CCP滑向深渊——欧盟开始抛弃中共

编撰:文小明 、SMHLIN、Akimi、文肯尼

欧盟开始抛弃中共——法国成为欧盟成员国中第一个向中共展现强硬姿态的国家。 7月8日法国外长勒德里昂在法国参议院听证会上明确表示,中共强加于香港的新国安法严重违背基本法规定的“一国两制”,对此法国不会坐视不理,将在适当的时候公布法国政府打算采取的反击措施。他还说法国将协助欧盟,一同采取措施反击中共。

7月9日,法国外长无视中共国警告,重申了他的态度,并得到西班牙外长龚萨雷兹的支持与响应。

法西两国外长的表态是6月30日欧盟声明的延申。 当日,港版国安法通过后,欧盟随即发表声明,表示对该法“严重关切”,这暗示着欧盟将对中共采取强硬立场。

法国外长此次表态与其5月相比,态度变化较大。 5月27日在参议院听证会上,勒德里昂还只是表示对港版国安法感到忧心

德国内部对默克尔政府亲共立场的批评声也日渐响亮。

在默克尔领衔的基民盟党派成员中,担任德国联邦议院外交委员会主席的罗伯特·吕特根( Norbert Röttgen)严厉批评德国外交部在香港国安法问题上没有采取公正的态度,反而迎合中共,鼓励德国公民对港版国安法持默许态度。 此前,德国外交部提醒赴港和在港的德国公民要“谨言慎行”以免触犯香港国安法。

德国总理默克尔被指责在回应港版国安法的问题上过于软弱,而且她对中共的政策导向也已严重违背当今世界的灭共大势。绿党议员雷哈德·布提克法(Reinhard Bütikofer)认为:“尽管默克尔的对华政策在过去带来了很多好处,但如今显然它已经落伍了。”

即使是默克尔总统的亲密盟友、欧洲议会中右翼欧洲人民党领袖曼弗雷德-韦伯(Manfred Weber)上月底在港版国安法通过时也大声喊出:“今天我要和香港人民站在一起。”

为什么法德,尤其是法国,开始转变对中共国的态度?

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中共撕毁了《中英联合声明》。 与中共独裁者嗜权不同,法德在内的西方国家注重契约精神。《中英联合声明》是中共对西方国家的承诺,其中,第三条明确规定“香港特别行政区享有行政管理权、立法权、独立的司法权和终审权,现行的法律基本不变”。而此次港版国安法的通过事先并没有对香港立法会以及民间社会进行任何有意义的讯听或征求意见,严重损害了香港的高度自治地位,损害了中共对香港享有独立立法/司法/终审权的庄严承诺。从在华外资企业发展的角度看,如果中共能撕毁国与国之间的承诺,又如何能期望它可以遵守对外资企业的保护政策呢?全球资本又怎可能从中共国合法合理合规赚到真金白银呢? 偌大的14亿人口的市场对于外资外企又有何意义呢?

何况,中共的全球侵略性扩张政策也严重伤害到了法国的国家利益。非洲,尤其是西非海岸线经中非向东区域曾是法属殖民地。 法国至今对这些国家有巨大的影响力,法语是非洲的第二语言

2019年3月,一直亲共的法国总统马克龙访问东非吉布提时警告说,中共日益增强的经济影响力可能对非洲国家的主权构成威胁。他指出,中共贷款附带的条件长远来看可能是危险的,有可能使非洲国家掉入债务陷阱。他还表示:“中国是一个世界大国,近年来在许多国家扩大了自己的影响力,特别是在非洲国家。短期内看可能很好,但长期看结果往往会很糟糕。”

中共的战狼外交也惹恼了法国。2020年4月12日,中国驻法大使卢沙野以“一名驻法外交官的观察”为名义发表虚假评论,指养老院护理人员擅离职守,集体逃离,导致老人“成批饿死、病死”。 卢沙野的文章虽不点名但却是指向法国的养老院体制,并批评“种种这些,却未见西方主流媒体大量报道,深入调查,揭露真相。这些标榜公正客观的媒体和专家良心何在?职业道德何在?” 后来经法国媒体查证,中共大使馆攻击法国的这段话出自『法国西部报』一篇报道的某一段落,提及却是西班牙发生的一件事。

中共官方诸如此类虚假评论引发了法国的愤怒。 法国外长勒德里昂于4月14日急召中共驻法大使表示抗议。自戴高乐六十年代无视冷战氛围与中国建立大使级外交关系以来,还极少发生法国政府紧急召见中国驻法大使的事情。

那法国为何选择现在站队?

一个可能的原因是法国对新冠病毒的起源存疑。 虽然4月17日马克龙办公室一位官员称尚未发现新冠病毒与武汉病毒研究所之间的确切联系,但欧盟内部支持调查新冠病毒起源的呼声越来越浓。 欧盟政治家们包括欧盟执委会主席冯德莱恩、德国外长马斯、总理默克尔以及发展部长穆勒等都多次要求中共说出病毒真相。但中共对这些要求一概忽视与拒绝。

4月29日叛逃至美国的病毒学及医学博士闫丽梦说她到美国的原因就是要揭露新冠病毒真相。 她有可能已将相关资料交给了西方各国,因而促使法德站队于民主香港这一边。6月5日,曾经明确表示 “西方霸权已终结”,要向中俄靠拢的马克龙态度鲜明地表态,要力挺“一国两制”。

法国现在表态力挺“一国两制”也得益于欧盟内部亲英美势力的崛起。以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为例。冯德莱恩女士出生于比利时,曾是共产主义恐怖组织“红军派”的绑架目标,因此她逃至英国,使用化名在伦敦警察厅的保护下入读伦敦经济学院。 冯德莱恩女士很享受伦敦的生活,称伦敦是“现代性的缩影:自由、生活的乐趣、及可以尝试一切。 这些给了我一种内在的自由,我一直保持至今。”

因此,可以想象这段经历使冯德莱恩女士充分认识到共产主义的罪恶,英美生活的自由。 当然,她成为欧盟内部亲英美势力的代表也就不足为奇。

欧盟亲英美势力的崛起使美欧重塑跨大西洋联盟成为可能。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去年9月出访欧洲时,除了会见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之外,还会见了刚刚当选欧洲议会主席的戴维·萨索利,候任欧盟委员会主席的乌尔苏拉·冯德莱恩、欧洲理事会主席夏尔·米歇尔,以及被提名为欧盟外交政策高级代表的何塞普·博雷利。耐人寻味的是,蓬佩奥当时没有与任何一位当时在位的欧盟领导人举行会晤。

截止本篇文章发稿时,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奥布莱恩、副顾问博明正在巴黎与英法德意政府机构领导人举行为期三天关于中共的专题会议;欧盟外交及安全政策高级代表博雷利表示:“为回应中共在香港实施的国安法,欧盟将对中国采取反制措施”。反制措施可能包括扩大“敏感技术”的出口禁令至香港、调整对香港的旅行建议及重新评估与香港之间的引渡协议等等。

中共正在被欧盟抛弃,反击中共的世界正义联军正在形成。共产党,你完了。

0
2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5 月 之前

… [Trackback]

[…] Find More Information here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264852/ […]

0
trackback
5 月 之前

… [Trackback]

[…] Info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264852/ […]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