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沉默的人权轴

新闻来源:《中国传媒研究计划》;作者:David Bandurski; 发布: 2020年7月9日

翻译/简评:Hemingway;校对:沐子璐璐;Page:面面

简评:

该报道,就香港国安法的事件,为我们大致勾画出了一幅全球媒体的真实图景。对古巴支持中共的一份声明中各签署国的媒体报道的一一列举,让我们清晰地看见CCP的价值观在国际上是多么孤立无援。这些在古巴的支持声明中署了一个名字的国家,若是有意避免报道,各国的真实立场不言而喻;就算每个国家都是无心的忽略,也可以看出新华社所宣传的得到国际大多数认可的“重大胜利”是一个多么虚伪和丑陋的自我陶醉。

但在程序角度看,不论CCP用了什么方式,都让这份声明在人权理事会这个重要的场合发布了出来,这很能说明中共这么多年“一带一路”和“援非”等战略布局的真实意图。关于一带一路,从起始一天起,就充满了争议。在这些地方的众多投资,明显是无经济利益可图的(否则西方资本早就趋之若鹜)了。因此CCP在此地方的投资活动,显然是只算政治账,不算经济账。这次联合国古巴发表的声明,以及后面大量签署了一带一路协议,和与中共协商债务偿还问题的非洲国家的跟随,就是一带一路投资的真正“回报”所在。

除此之外,没有监督的国际组织,滋生大规模的腐败,也是中共BGY的绝佳目标。这些在人权理事会上支持中共““响亮”的声音,和各国私下的集体“沉默”形成地滑稽和鲜明的对比,让我们必须反思,这些国际组织曾里设立的初衷。以及今天它们从多大程度上,能够践行它的初衷?

中共沉默的人权轴

7月1日下午,香港居民在新出台的国安法下挣扎发问:还有多少“行使我们的自由”的空间?与此同时,隶属上海共党官方机构的上海解放日报正在运营一个新媒体平台。《上海观察家报》(的新闻头条用这样欢快的语气写到:“ 27:53!人权理事会对香港的国家安全法进行了考验。”

《上海观察家报》回应了前一天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第四十四届会议上发生的事件。那天,他们发表了两通声明。英国驻世贸组织和日内瓦联合国大使朱利安·布雷思韦特代表27个国家发表了第一条声明。布雷思韦特强调说,中英《联合声明》是“在联合国注册的具有法律约束力的条约”,而中共在“未经香港人民,立法机关或司法机构直接参与的情况下通过了国家安全法”破坏了“一个国家,两种制度”的约定。

而第二则由古巴代表50多个国家发表的声明与布雷思韦特相反,强调了不干涉原则和国家安全是一个国家的主权问题。古巴声明说:“我们认为,每个国家都有权通过立法,维护国家安全,并称赞了为国家安全果断采取的的行动。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欢迎中共国立法机关通过决定,以建立和完善香港特别行政区(香港特区)的法律框架和执法机制,以维护国家安全。并重申中共国关于遵循“一个国家,两个系统”的准则。”

一些人认为,古巴支持中共国主张的对香港国安法问题上,应采取不干涉和国家主权的原则的表态,显然有一定的分量。人们清楚地看到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很大程度上向中共国倾斜,尤其是在2018年美国决定退出人权理事会以来。Axios提供了一张表明了支持中共在香港立场的国家的地图,显示出,大多数支持中共立场的人都签署了“一带一路”倡议,其他许多加入古巴声明的非洲国家,也正与中共在偿还债务问题上进行谈判。

戴维·劳勒在他对人权战线故事的综述中写道:“这是迄今为止最清楚的迹象之一,表明哪些国家正在对抗一个正在崛起的超级大国。至少在人权方面,这些国家正在站队。”

然而,仔细研究一下人权理事会报道的案例,最有趣的方面之一,是如何通过中共官媒,将明显的分歧在全球报道中扩大的方式。

换句话说,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就关于人权和国际关系准则的全球媒体的报道一分为二种对立的立场,我们会发现,分歧并不是存在于西方((例如27个批评中国的国家) 和“其他国家”(第三世界国家)之间,实际上是存在于中共控制的媒体和所有其他媒体之间。前者传达了清晰无误的信息。尽管中共媒体试图将香港的事情圈在所谓“不干涉和国家主权”框架内,但这些原则世界其他地方的人通常不用,所以只是中共媒体将其主张,通过一些中共国媒体的渠道广播出来而已。

耻辱轴心国家

一些人将支持在人权理事会上亲中共的国家称为“耻辱轴心国家”。但是,人权理事会的声明之外,组成这个“轴心国”的国家似乎没发表任何言论,他们的媒体似乎也没有发表任何关于香港和国安法的报道。唯一似看似动发表言论支持香港的国安法,并反对将其与人权问题联系在一起的国家是俄罗斯。但该国没有在古巴在6月30日发表的声明上署名。正如俄罗斯俄塔社报道的那样,俄常驻联合国内瓦代表纳纳迪·加蒂洛夫称人权战线的讨论“有偏见和政治化”。但这句话的出处是加蒂洛夫的推特。

用英语在谷歌输入“人权理事会” +“香港” +“古巴”进行了高级搜索,但结果仅显示了少数几个不是中共官方媒体的消息来源。其中包括报道过两个人权战线声明的Axios和福克斯新闻。

除了Axios和福克斯新闻以外,报道“古巴反对意见”的报道来源都与中共官方的新华社,进行了内容共享,或者共享了俄罗斯的内容。但这些内容最终的来源都是新华社。

例如,马来西亚的“星报”网,7月1日发布了新华社的一篇报道,“Aseanplus News”属类下的标题为:“ 52个国家欢迎中共国通过香港安全法。” 报道前就标明了其来源为新华社。

《澳门日报》7月2日也转载了新华社报道,“古巴在本届会议上宣读的联合声明的署名国家数量有望增加。”菲律宾《每日论坛报》网站当天的标题是:“ 52个国家欢迎新法案。”该副本再次出自新华社。报道同样内容的还有孟加拉国的《每日观察家》。

由纳瓦瓦克特集团出版的巴基斯坦《国家》,在2019年12月与新华社签署了合作协议,并于7月1日发表了一份报告。报告强调了古巴的声明,并引用了新华社和环球时报作为消息来源。但该报道是直接从俄罗斯卫星通讯社来的。卫星通讯社与6月30日人权理事会会议上的新华社原版新闻摘要结合在在一起。新华社摘要的标题是:“紧急:古巴代表52个国家欢迎中共国通过有关维护香港国家安全的法律。”

但这媒体报道上最最显着分歧之一,就是古巴声明文本的由来。尽管英国在人权理事会上的声明已全部在政府网站上公布,但古巴显然并未公开其声明。我们无法在该国外交部网站或其他政府门户网站上找到该声明的文件。

我们在哪能找到古巴声明的文本?在中共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团网站上。渐渐,古巴看起来像是个奇怪的提线木偶。这是古巴自己的声明吗?还是古巴发表的中共国声明?

对古巴声明的所有引用的来源,均来自中共国官媒或中共国外交部。中共国外交部于6月30日表示,中共“高度赞赏古巴和其他国家大声宣扬的正义之声。这再次证明了正义是人民的核心。国际社会的多数,都充分理解并尊重中共国为维护国家安全所作的正义和合法努力。”

然而,这种“国际社会的多数”如此完全沉默,却是多么奇怪。与英国的声明如此不同的是,尽管英国的声明列举了其他签署国家。但这些国家,以及欧盟中的一些国家,有些也分别独立做出了声明(例如瑞典,德国,日本)。

鉴于是古巴在人权理事会上做出了亲共声明,所以我们可以假设古巴媒体应该报道了此事。但看起来,他们并没有。搜索古巴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的官方文件Gramma的英文在线版本,找不到“香港”的搜索结果。

过去一周,Granma的西班牙语版报道中确实出现了“香港”,但是仅有的相关三篇文章只是报道了香港国安法的通过,以及中美在此问题上的争执。古巴自己的言论似乎无处可寻。Granma中所写的香港故事的构架,并没有其(在人权理事会的)声明中强调的国家主权和不干涉立场相呼应,除非是显然源于中共国外交部的言论(而且提到了美国国务卿迈克·庞培的回应等等)。

还有哪些其他国家报道了古巴的支持声明?

尼加拉瓜是在古巴声明中签字的一个国家,但该国在当地媒体或政府报道(基于针对性的URL搜索)中均没有报道自己对该声明的支持。总部位于马那瓜的日报La Prensa报道,由于“有争议的”新国家安全法,英国广播公司和德意志维尔的报道不断流传,7月4日在香港发生了“危机”。尼加拉瓜的另一主要出版物La Jornada于7月1日的报道,使用了西班牙新闻社欧罗巴新闻社(也引用香港电台)的副本,称香港警察已禁止“亲民主的反对派”进行示威,理由是感染CCP病毒的风险。其中,没有提到人权理事会的声明。 Confidencial是该国的另一种主要纸质出版物,也没有在最近几周的报道提及中共国和香港。

需要指出的是,尼加拉瓜的媒体也定期报道中共国的人权问题。在2019年9月中止出版前,El Nuevo Diario作为该国长期以来顶级报纸之一,在其头版上刊登了《纽约时报》的完整视频报道,其中,中共国境外维吾尔族社区的成员,在报道中讲述了其亲戚目前的悲惨故事以及被关押在新疆的拘留所。

沙特阿拉伯是人权理事会上古巴声明的另一个支持者。但是,沙特新闻社显然在过去一周,没有关于香港国安法的英文版报道,而中文版中只提到了两国外交部之间就“战略伙伴关系”进行的简短电话往来。沙特阿拉伯最大的广播公司之一Al-Arabiya的网站,有广泛的阿拉伯听众,但也没有阿拉伯语的报道香港的报道,只在货币波动报告中,提到“人民币稳定,由于担心华盛顿和北京之间,由于香港公民自由上的外交紧张关系,投资者避免多头寸。”但该广播公司用英语发布了西方的报道,包括6月30日路透社的报道,并指出英国,日本,台湾和欧洲对国家安全法的强烈反对。

在非洲,吉布提共和国加入了古巴的声明。吉布提共和国的媒体很少,且受到国家的严格控制。党搜索国有的吉布提广播电视公司(RTD)的法语报道,自6月26日(当时的报道主题是“中吉关系的发展”)以来,找不到在中共国或香港的任何报道 。在莫桑比克,国有日报Noticias没有任何涉及香港问题。私人报纸O Pais也是如此。

埃及的Masrawy新闻门户网站,为中东广泛的阿拉伯语社区提供服务。它使用了法新社的副本报道说,香港的国家安全法是“有争议的”,并且没有提及古巴在人权理事会上的声明。Egypt Independent是该国主要的英语报道来源之一。其在报道香港近况时,仅采用了路透社和美联社的新闻稿,也没提及人权理事会。 Daily News Egypt是该国最主要的英语日常新闻网站,无耻地重新转载了新华社关于中共7月1日取得的巨大成就的宣传,但没提及香港的国安法或HRC。(为了公平起见,我需要说明《埃及每日新闻》从许多新闻平台为消息来源,自由地报道或转载,在这次转载新华社的宣传的右边,也出现了关于新疆“集中营”的报道。)

当然,这篇报道中所列举的绝不是详尽的搜索结果,且依赖于对作者不懂的各种语言(乌尔都语,阿拉伯语,法语,葡萄牙语,西班牙语)的有缺陷的机器翻译。我欢迎其他人的意见和分享,谁看到了古巴关于香港的声明,被任何媒体自豪地报道为自己共同价值观的。

但显然,关于香港国安法的所谓“主权和不干涉框架”仅是中共国(和俄罗斯)画出来的框架。而且也就是传播古巴HRC声明内容,除此没有其他国家,用任何方式提及或者独立地回应。

框架是这里的重点。古巴(中共)的声明虽然反映了中共对人权机制的影响,但主要是中共为维护自己在人权问题上的框架而做出的努力——因为这些问题特别涉及其国内事务。这种策略的要点,是将其在国家主权和不干涉方面的优先立场用在了世界绝大多数人权问题上。

当“国际社会的大多数”如此沉默时,这意味着什么呢?

原文链接

编辑:【喜马拉雅战鹰团】

+2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joop12345
7 月 之前

蓝金黄的作用

0

英國倫敦喜莊園 Himalaya London Club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7月 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