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中共恶法,西方科技公司将何去何从?

C:\Users\Administrator\Pictures\未标题-1 拷贝.jpg
图片来源:ft.com

安德里亚·奥沙利文(ANDREA O’SULLIVAN,是詹姆斯·麦迪逊研究所技术与创新中心的主任,该研究所位于佛罗里达州塔拉哈西。她的研究重点是新兴技术、加密货币、监控和开放互联网)于2020年7月14日在《理性》杂志网站撰文指出,面对中共要求提供用户信息以铲除异见人士的命令,美国科技巨头会进行抵制吗?

文章指出,香港作为西方的“卫星城市”曾有过一段辉煌的历史。二十年来,香港一直在抵抗日益强大、现代化的中共(CCP)强权统治,这实属不易。上个月中共强行颁布《港版国安法》(NSL),该法的目的是为了镇压近期席卷全港、激烈反对中共暴行的抗议活动,但随着中共恶法的公布,香港这场空前的“伪主权自由主义”闹剧终于要收场了。

文章接着指出,随着《港版国安法》的出台,香港异见人士宝贵的言论自由已经受到威胁,个体科技公司和全球互联网的格局也面临着不确定的未来。该法赋予香港当局广泛的权力,以铲除他们所谓的“分裂国家、进行恐怖活动、颠覆国家政权、勾结境外势力”的组织,这对一个政府来说已是司空见惯。同时,《港版国安法》披上西方政府华丽辞藻的外衣,承诺保护“人权”,包括“言论自由、新闻自由、出版自由、结社自由、集会自由和游行示威自由”。亦即,除非这些活动被新成立并受中共监管的“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委员会”认为实际上是合法的,否则根据该委员会制定的法规,那些香港的自由斗士会被认定为秘密恐怖分子,他们将在特别法庭接受审判,最高可被判处终身监禁。

《港版国安法》严禁讨论任何有关香港独立或中共暴政的话题,这给香港的美国科技公司带来诸多问题。许多美国公司仅在大陆开展一部分业务,有些公司基本上被中共拒之门外。在香港设立办事处可让他们在中共国占据一席之地,而不会公开受到中共法规的约束,也不会受到西方的公开批评。

作者转而提到,现在,《港版国安法》正使这种情况发生改变。中共正通过“维护国家安全委员会”和“中共驻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办公室”对香港施加更直接的控制,该办公室完全受中共控制而不受港府管辖。随着中共控制与港府自治之间的界限变得越来越模糊,你要宣称与建少数民族集中营的中共不合作、不扶持,就更难了。而《港版国安法》要求科技公司高度配合,其中第43条授权香港警方调查涉嫌颠覆中共政权的案件,警方可以要求信息发布人或服务商(美国科技公司)移除信息及提供协作,包括解密客户信息。如果服务商拒绝合作,警方可申请搜查令并强制执行。第六节还提到关于警方秘密监视的规定,概述了警方申请“截取通讯和秘密检查”权限的程序,以及“侵扰程度较低的秘密监察”快捷审批程序。

换句话说,科技公司要在香港经营,无论是外国还是当地的,都须按要求向警方提供资料。若不接受,可被判处罚款10万港元(约合1.3万美元)和监禁六个月。

C:\Users\Administrator\Pictures\未标题-111.jpg
图片来源:wsj.com

作者不禁疑问,美国科技公司在香港会有怎样的未来?一些业内大佬已经开始抵制该法,脸书、谷歌、推特和微软已经暂停处理港府索要用户数据的要求。在他们看来《港版国安法》不会太过繁琐,也许等风声过去,这些美国科技公司就会恢复正常运营。香港当局试图通过声明新法只针对一小部分特定的人群,来缓解人们的担忧。或许是,或许不是。我们会期待任中共摆布的司法部门来告诉我们他们何时会滥用权力吗?

作者同时强调,滥用权力的可能性很大。《港版国安法》并不只适用于香港人,第三十八条规定,“香港特别行政区永久性居民或非法人组织在香港特别行政区以外实施本法规定的犯罪的,适用本法”— 也就是你。希望你喜欢中共!如果你不喜欢中共,就请你别批评我的观点了。很难找到办法避免香港的科技人才外流。美国的科技公司会不会直接对中共说“别烦我,一边儿凉快去”?他们或者哪路军队?美国政府是否会代表大科技公司支持与中共的冲突升级?搞边缘政策的可能性显而易见。

《港版国安法》不仅仅是将香港纳入中共长城防火墙的第一步,中共还试图将管辖范围扩大到开放的互联网上,这个问题是许多公司的商业模式所固有的。像谷歌、脸书这样的公司靠数据驱动的广告收入生存。他们通过积累个人信息和行为数据来赚钱。任何国家的执法人员都想掌握这些数据,而要做到这一点可能不费吹灰之力,特别是当他们有一个世界强国政府做后盾时。

文章从另一个侧面指出,这是一个奇怪的情况。多年来,美国政府一直在挖掘利用这些丰富的数据资源对境内外人员进行调查。尽管中共不依法进行审查,但势力雄厚的公司往往与权贵家族关系密切,他们怎么帮助对方都可以。对于美国境外热爱自由的人们来说,这种反共姿态无疑带有些许维护权力的虚伪味道。

不可否认,西方的互联网比中共墙内互联网更加开放,但只限于互联网尚未有效挑战西方的权力中心。在中共国,加密技术的合法性已令人怀疑。美国领导人也不甘落后,出台了《EARN IT法案》。

文章继续强调,这并非要淡化香港异见人士和开放互联网所面临威胁的严重性。我们必须强烈抵制和批评《港版国安法》,因为它将人的生命置于巨大的危险之中。但像《美国爱国者法案》的出台也是如此,我们只是已经习惯了自己的“自由网络”。对开放互联网的挑战来自美国和中共国以外的许多国家,譬如,澳大利亚的加密战争、德国的仇恨犯罪法案、欧盟的通用数据保护条例、巴西对WhatsApp的争夺,现在印度也来凑热闹。为了短暂而美好的时刻,技术保障了网上的免费空间。随着政府变的愈加精明,这些免费的社区资源将变得更加稀缺。

文章最后指出,局势发展的总体效应将加快催生一个更加私密的网络。分布式网络将取代可被用来审查或追踪个人信息的集中式平台。身份将更加基于假名和以声誉为基础,而不是与那些可能被强势团体压迫的机构联系在一起。发送字节的行为将不受控制,即使赋予这种行为以力量的技术开发人员真的希望它不受控制。至少,这是新一代“密码朋克(区块链等加密技术社区或人员)”的愿景,在我们谈话的时候,他们正在努力构建这些技术。越来越清楚的是,各国政府 — 即使是那些自称遵循自由主义原则的政府 — 除了符合其当前全球实力战略之外,对确保真正开放的互联网毫无兴趣可言。我们不能依赖国家。我们抵制审查和监控的最大希望来自那些通过精心设计、旨在抵制审查和监控的技术。问题是,当前的互联网用户何时会决定他们什么时候受够了。

【评】班农先生在《班农作战室》(EP179期)节目中采访莫拉·莫伊尼汉(Maura Moynihan)时说,中共国的防火墙都存在数十年了,如今还在那里,怎么会这样?莫拉·莫伊尼汉认为,美国的大型科技公司需要对此负很多责任,美国科技和安全公司转移了大量技术给中共,中共利用这些技术监控、奴役人民。很不幸,现在香港也即将与自由世界“隔离”。不过,就在昨天川普总统正式签署《香港自治法案》并签署终止香港特殊待遇的行政命令,开启经济、金融、科技领域与中共脱钩的步伐,涉及港版国安法的机构和个人都会被封杀,任何与中共勾兑的科技公司都将付出代价。正义或许会迟到,但绝对不会缺席。

原文链接

翻译报道:wenyin文因

+5
4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joop12345
7 月 之前

谢谢

0
maliya
7 月 之前

正义或许会迟到,但绝对不会缺席!

0
emiratesrose1985
7 月 之前

加大制裁 加速灭共。

0
战友时尚联盟
7 月 之前

西方一定会联合起来灭共

0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reurl.cc/g8m6y4 🌹 欢迎大家订阅 - GTV频道1: https://gtv.org/user/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GTV频道2: https://gtv.org/user/5ff41674f579a75e0bc4f1cd 7月 1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