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总统总统关于香港正常化的行政令

针对中共强行实施港版国安法的行为,美国川普总统在7月14日签署行政令,命令美国各部门在国务卿和财政部部长领导下,展开对香港民主自由造成侵害的所有个人和实体的实施制裁,包括冻结资产和限制移民和非移民入境等措施,同时希望制裁能遏制并减少中共对香港自治地位的进一步侵蚀。

总统关于香港正常化的行政令

对外政策 | 发布日期:2020年7月14日

根据美利坚合众国宪法和法律,包括1992年《美国-香港政策法》(《公法》第102-393号)、《2019年香港人权与民主法》(《公法》第116-76条)、《2020年香港自治法》(2020年7月14日签署生效)、《国际紧急经济权力法》(IEEPA)(《美国法典》第50编第1701节及以下)、《国家紧急状态法》(NEA)(《美国法典》第50编第1601节及以下)、,1952年《美利坚合众国移民和国籍法法典》第212(f)条(《美国法典》第8编第1182(f)条)和《美国法典》第3编第301节, 赋予我作为总统的权力,

我,美利坚合众国总统唐纳德 · J · 川普,根据1992年《美国-香港政策法》第202条,认定香港特别行政区(香港)不再具备足够的自治权以享受美国特定法律及本行政令所述相关规定中赋予的与中华人民共和国(PRC或中国)的差别待遇权。2020年5月下旬,中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宣布要单方面任意对香港进实施国家安全法。这项宣布仅是中国最近的一系列行动之一,这些行动旨在日益剥夺1984年《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政府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关于香港问题的联合声明》(《联合声明》)下中国承诺给予香港人民的自治权和自由权。因此,2020年5月27日,美国国务卿发表声明指出中华人民共和国从根本上损害了香港的自治权,并分别根据修订的1992年《美国-香港政策法》第205条和第301条向国会认证和报告,香港不再适用美国法律待遇,可等同于1997年7月1日之前的适用香港的美国法律情形。2020年5月29日,我指示各行政部门和机构的长官开始着手取消美国法律赋予香港的区别于中国的差别待遇政策豁免。

此后,中国兑现了对香港实施国家安全法的威胁。根据这项法律,如果被中国认为有分裂或颠覆国家政权的行为 — 可能包括像去年那样的大规模反政府抗议活动 ,香港人可能会面临终身监禁。由陪审团审判的权利可能被中止。诉讼程序可能会秘密进行。中国通过新成立的 “维护国家安全办公室 “赋予自己广泛的权力,以发起和控制对香港人的起诉。同时,法律允许中国可以在仅仅怀疑外国人违法的情况下将其驱逐出境,这有可能使记者、人权组织和其他外部团体更难对中国针对其对香港人的做法进行追责。

因此,我认为香港的局势,包括中华人民共和国最近采取的从根本上破坏香港自治的行动,对美国的国家安全、外交政策和经济构成了不寻常和特别的威胁,而这种威胁大部分来自美国以外, 在此,我宣布,针对这一威胁,全国进入紧急状态 。

鉴于上述情况,我特此决定并下令:

第1节    美国的政策要求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为了美国的国家安全、外交政策和经济利益,暂停或取消对香港的差别和优惠待遇。

第2节   根据1992年《美国-香港政策法》第202条(《美国法典》第22编第5722节) ,我在此暂停1992年《美国-香港政策法》第201条(a)节修订款(《美国法典》第22编第5721节(a)条)在以下法令中的适用:

(a) 1990年《移民法》第103条(《美国法典》第8编第1152节注);

(b) 1952年《移民和国籍法》第203(c)条、第212(l)条和第221(c)条修订款(《美国法典》第8编第1153(c)节、第1182(l)节和第1201(c)节修订条款);

(c) 《武器出口管制法》(《美国法典》第22编第2751节及以下);

(d) 1950年《国防生产法》第721(m)节修订条款(《美国法典》第50编第4565(m)节);

(e) 《2018年出口管制改革法》(《美国法典》第50编第4801节以下); 以及

(f) 《美国法典》第19编第1304节。

第3节    各机构负责人应在本令颁布之日起15天内,根据适用法律,为达成本令而采取一切适当行动,包括:

(a) 根据《 国际紧急经济权力法》,在符合适用法律和行政命令的情况下,修订本令第二节所述法令中赋予香港和中国不同待遇的所有条款;

(b) 修订《联邦法规汇编》第8卷第212.4(i)条,取消香港护照持有者拥有而中国护照持有者不享有的优惠。

(c) 撤销《出口管理条例》,《联邦法规汇编》第15卷第730-774条规定产品的出口香港、再出口香港以及在香港境内(国内)转让的许可证例外。相较于产品出口中国、再出口中国以及在中国境内(国内)转让,这些许可证例外为香港提供了差别待遇;

(d) 根据《1990和1991财政年度对外关系授权法》第902(b)(2)条(《公法》第101-246号) ,终止该法第902(a)(3)条规定的出口许可暂停,只要这种出口许可暂停是阻止向身在香港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外的香港人出口防御物资,而这些香港人已在此令颁布前获准接收此类物资的;

(e) 发出终止《美利坚合众国政府与香港政府移交逃犯协定》(TIAS 98-121)的意向通知;

(f) 发出终止《美利坚合众国政府与香港政府关于移交被判刑人的协定》(TIAS 99-418)的意向通知;

(g) 采取措施结束在国务院国际执法学院向香港警务处或其他香港保安部门的成员提供培训;

(h) 暂停在现已过期的《美国内政部美国地质调查局与香港中文大学空间与地球信息科学研究所关于地球科学科技合作的议定书》(TIAS 09-1109)指导下继续合作;

(i) 采取措施停止《富布赖特交流计划》中来往于中国或香港的参与者的未来交流;

(j) 发出意向通知,终止美国政府与香港政府互换照会中对来自船舶国际运营收入所得税对等豁免的协议(TIAS 11892);

(k) 在可行及符合适用法律的情况下,基于人道主义考虑,在年度总统决定的难民入境上限内,重新安排分配给香港居民; 以及

(l) 就进一步采取必要谨慎措施以结束赋予香港的特殊条件和优惠待遇方面,向我提出建议以供考量。

第4节   下列人员目前属于美国境内的,和随后属于美国境内的,或目前或随后由任何美国人持有或控制的所有财产和财产权益均被冻结,不得转让、支付、出口、提取或以其他方式处理:

(a) 有以下行为的任何由国务卿在与财政部长商议后确定的外国人,或财政部长在与国务卿商议确定的外国人:

(i) 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法》授权下直接或间接参与胁迫、逮捕、拘留、监禁个人的,或负责或参与制定、通过、实施该国安法的;

(ii) 直接或间接负责、共谋或参与以下活动的:

(A) 破坏香港民主进程或制度的行动或政策;

(B) 威胁香港和平、安全、稳定或自治的行动或政策;

(C) 有关香港的审查或其他活动,禁止、限制或惩罚香港公民实施言论集会自由的,或限制对自由独立出版物、在线或广播媒体的访问的;或

(D) 在香港对任何人进行法外引渡、任意拘留或施加酷刑,或在香港实施其他严重损害国际公认人权或严重侵犯人权的行为;

(iii) 在以下机构担任或曾经担任过的领导或官员;

(A) 任何实体,包括政府部门,从事或其成员从事过任何(a)(i),(a)(ii)(A), (a)(ii)条款中所述行为的;

(B) 或从事过此节(a)(ii)(C)所述行为的实体;或

(B) 其财产和财产权益根据本令被冻结的实体;

(iv) 为依据本节规定财产和财产权益被冻结的任何人提供实质性协助、赞助、或提供财务、物质、或技术支持,或商品或服务支持的;

(v) 由依据本节规定财产和财产权益被冻结的任何人直接或间接拥有或控制的,或直接或间接为财产冻结人行事或代表其行事或意图行事的;或

(vi) 成为依据本节规定财产和财产权益被冻结的任何人的董事会成员或高级行政人员的;

(b) 除法规或依据本令可能发布的条例、命令、指示或许可证另有规定外,任何在本令发布日期前签订的合同或颁发的许可证或执照,本节(a)条中所述禁令均适用。

第5节  我在此认定,对于《国际紧急经济权力法》第203(b)(2)条(《美国法典》第50篇第1702(b)(2)条)所规定的各类物品的捐赠,如果捐赠人、捐赠接受人或捐赠受益人是本令第4节认定的财产和财产权益被冻结之人,这种捐赠将严重损害我处理本令所述之国家紧急事件的能力,我特此禁止本令第4节所述项目的捐赠。

第6节  本令第4节(a)条所述禁令包括:

(a) 禁止本令第4节(a)条规定的财产和财产权益被冻结之人捐献或提供资金、商品或服务,或成为这些资金、商品或服务的接受人或受益人;

(b) 禁止接受上述此类人员捐助或提供的资金、商品或服务。

第7节   符合本令第4节(a)条中一项或多项标准的外国人及其直系亲属,或由国务卿认定的被此类外国人雇佣或充当他们代理人的其他外国人,他们的非限制性移民和非移民入境美国都将损害美国的利益。因此,此类人员的移民和非移民入境美国都将被暂停。这些人应被归为2011年7月24日第8693号公告(暂停受联合国安全理事会旅行禁令和《国际紧急经济权力法》制裁的外国人入境)第一部分规定的人员。国务卿应负责按照其根据第8693号公告已经建立或可能建立的条件和程序执行本节。

第8节  (a)  禁止任何规避或避免、旨在规避或避免、违反、或试图违反本令规定的禁令的交易。

(b)  禁止制造任何旨在违反本令规定禁令的阴谋。

第9节   本令的任何规定均不得禁止雇员,受赠方或其承包商从事联邦政府的公务交易。

第10节  本行政命令的目的:

(a) “人”是指个人或实体

(b) “实体 “一词是指政府或该政府的代理机构、合伙企业、协会、信托、合资企业、公司、集团、集团分支或其他组织,包括国际组织。

(c) “美国人 “一词是指任何美国公民、永久居民身份外国人、根据美国法律或美国境内任何司法管辖区组建的实体(包括外国分支机构),或美国境内的任何人;和

(d) “直系亲属”是指配偶和任何年龄的子女

第11节   对于财产和财产权益根据本令被冻结而在美国合法居留的人,考虑到他们能够立即进行资金或其他资产的转移,我认为如果事先告知这些人的话,将使得本令第4节的惩罚措施失去效力。我因此决定,要使措施有效得以实施以应对本令中所指的国家紧急状态,我们没有必要对本令第4节所列事项或裁定做事先通知。

第12节  我在此授权财政部长,在与国务卿协商下采取上述行动,包括采纳规则和条例,如有必要的话,运用《国际紧急经济权力法》授予我的所有权力来执行本令。财政部长可以根据适用法律,在财政部内部下放这些权力职能。 美国所有部门和机构均应在其职权范围内采取一切适当措施执行本令。

第13节  我在授权财政部长,在与国务卿协商下,根据《国家紧急状态法》》第401(c)条(《美国法典》第50编第1641(c)条)和《国际紧急经济权力法》第204(c)条(《美国法典》第50编第1703(c)条),就本令中所指的国家紧急状态向国会提交定期和总结报告。

第14节 (a) 此行政令不应被解释为损害或妨碍:

(i)   法律授予行政部门或机构的权力;

(ii)  管理和预算局局长有关预算,行政,或立法提案的职能;

(b) 此令必须依据有关法律,按照可用拨款予以执行;

(c)  此令不意在,也不会在实质上、程序上、可执行力上给法律或任何公权力,包括它们的部门、机构、或组织、官员、雇员、或中介、或其他个人创造违背美国国家的权益。

第15节   跟据《联合声明》中规定的条款、义务和预期,如果我认定中国对其行为做出的改变足以确保香港享有充分的自治权,从而获得美国法律赋予的与中国不同的差别待遇,那么我将重新考虑依据此令所做的决定以及指示和采取的行动。

唐纳德 · J · 川普

白宫,

2020年7月14日

阅读白宫英文原文

翻译:【Naomi (文花开) 】 【Connor54 】 校对:【Sarathecat 】

战友之家玫瑰园小队出品

+3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joop12345
7 月 之前

挺 一大锤

0

喜马拉雅玫瑰园小队

"For everyone practicing evil hates the light and does not come to the light, lest his deeds should be exposed." [John 3:20] 7月 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