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小毛、王浩、张曙光对于三峡变形的种种解释存在哪些漏洞?

作者:Diago

据新浪2020年6月20日21:54发布的转自澎湃新闻的官媒证实三峡大坝变形?专家:纯属恶意炒作

【日前,一条“官媒证实三峡大坝变形,水利部:做好防大洪水的准备工作”的网络传言在社交媒体上引起关注。  “这一说法纯属恶意炒作!针对三峡大坝变形的不实传言,去年已经澄清过一轮了。另外,所谓的大坝变形和防大洪水之间也没有必然关联,拼接在一起,容易引起公众误解和恐慌。” 中国水力发电工程学会副秘书长张博庭在接受科技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张博庭认为,有必要对相关常识再次进行普及,以免不实传言混淆视听、误导公众。】

对于幼儿园还没有毕业的我来说,中共专家在这次辟谣中有很多硬伤,下面一一列举如下——

1、【长江勘测规划设计研究院总工王小毛介绍,三峡工程大坝为混凝土重力坝,最大坝高181米,最大坝底宽度126米,其防洪设计、抗震设计、建筑物稳定和应力的控制等均采用非常严苛的设计标准。】

作为专业人员来说,在讨论和阐述专业问题时,不应该用主观性的描述,对于本条中提到的防洪设计、抗震设计、建筑物稳定和应力控制均采用“非常严苛的设计标准”,就属于主观性描述,因为设计标准本身并没有严苛和宽松的评定等级,设计标准只有国家或地区级标准和设计对象应用类别的区分,比如三峡是采用欧洲标准还是美国标准还是中国标准,具体的标准编号是多少?只有向公众说明这些有据可查的设计标准,公众才可以用自己的判断标准来评定三峡的设计标准到底是严苛还是宽松,但是我非常怀疑当年边拆迁、边设计、边施工的三峡工程在设计过程中是否有这样的系统性的设计标准,或者说一轰而上的三峡到底有没有做这些可追溯的完整的资料存档。

2、【王小毛表示,在大坝变形方面,相邻坝段沉降差异均在2毫米以内,坝体无不均匀沉降;坝基水平位移变化很小,在监测误差范围之内,坝基是稳定的;坝顶向下游最大水平位移为30毫米,符合国内外已建混凝土重力坝变形规律,各项指标均在设计允许范围内。】

疑问一:坝体无不均匀沉降,那么坝体总体均匀沉降了多少?

疑问二:坝基水平位移每次观测值和累计观察值分别是多少?监测误差范围是多少?

疑问三:坝顶向下游最大水平位移为30毫米,坝底向下游最大水平位移是多少?

疑问四:这些数据符合国内外已建混凝土重力坝变形规律,参照了国外哪些重力坝的变形规律,各项指标的设计允许范围是多少?

最大的问题就是,三峡大坝在这个世界上是独一无二的,中共在人类历史上也是独一无二的,所以拿其它已建混凝土重力坝来作为三峡的标准是不可信的!另外三峡大坝的任何一毫米水平位移都是不可逆、不可修复的,因为在大坝充水侧的水体静压和水流冲击作用是持久的,这种对大坝的整体推力和不同位置的不同剪切力所造成的水平位移和裂缝均是逐年累计和叠加的,其破坏力和危险性不是线性增加而是指数级增加,而在设计标准含混不清的情况之下,仅仅用在设计允许范围内是不负责任的!更不能用“坝顶向下游最大水平位移不起过30毫米”来说明“大坝结构稳定性非常高”,按这个逻辑,请王小毛解释一下,坝顶向下游最大水平位移量超过多少毫米时,就说明大坝结构稳定性不高了?

另据朝鲜那些事儿2020年7月21日9:42发布的官媒罕见证实三峡大坝位移变形 专家:旨在增加透明度安抚社会

【国今年入汛以来最大洪峰上周六(7月18日)抵达三峡大坝,中国官媒证实大坝当天出现位移、渗流、变形等,但指这些现象均在正常范围内。受访专家称,官媒承认三峡大坝变形实属罕见,旨在增加透明度并适度安抚社会的担忧。】

我们同样要认真看一下,到底专家说了哪些砖家的话——

1、【重庆市协和心理顾问事务所所长谭刚强接受《联合早报》采访时说,中国社会高度关注三峡大坝安全性之际,官媒此次承认大坝在正常范围内变形,旨在减轻民众恐慌心理。谭刚强说:“(官媒)通过撕开一些缺口,做一些预警,万一(大坝)出现特殊情况,也相当于有退路。让民众有心理准备,总比不承认好。”】

这是狗屁,预警不是通过官媒撕开缺口来实现的,而应该是踏踏实实的把事实真相向公众公布,另外会出现什么样的特殊情况?是官方提前预知的溃坝?让民众有心理准备的最好办法就是中南坑二十四小时不间断在三峡旁边办公!

2、【中国经济周刊》7月16日则引述中国工程院院士、水文学与水资源学家王浩表示,三峡大坝坝体的安全性没有任何问题,大坝是依照能抵御“万年一遇”超大洪水而设计,即便被洪峰流量逾每秒12.43万立方米的水力冲击,坝体仍可安然无恙。从数字上看,三峡大坝采用的是大坝家族中最可靠的类型——混凝土重力坝,全长约3,335米,坝顶最高处达到181米,它的构筑一共使用了1,700万立方米混凝土和46万吨钢筋,按照混凝土平均密度2.4吨/立方米计算,整个三峡大坝的重量达到4,100万吨,依靠钢筋混凝土的硬度和自身的重量让它拥有强大的抗打击能力。由此“大坝崩溃”论有些站不住脚。】

王浩院士可能不是结构专业的,当然我也不是,但是三峡大坝受到的打击不是来自于其混凝土重力坝的抗压能力,三峡大坝所承受的主要是静态的沿大坝高度每增高一米产生的一吨力/平方的压强,这种压强作用下对大坝产生的扭矩,还有因为水流冲击产生的冲力力矩,在这些力矩的作用下,对大坝产生了持久的剪切的力,钢筋抗拉、混凝土抗压、钢筋混凝土抗拉性能高和抗压性能好这些都不能克服剪切力,钢筋拉不断但是可以剪断,就是这个道理,所以用重力坝来解释三峡崩溃论站不住脚实属驴唇不对马嘴,我知道王浩院士可能是贿选上的,但肯定是有院士水平的,但是这种解释方法不是幼儿园未毕业的草根所能理解的。

3、【中国三峡集团总工程师张曙光则说,从目前实验结果看,大坝混凝土至少500年不会有问题。他强调,三峡大坝在设计允许范围内的“弹性变形”并不可怕,这是所有构造物受力后都必然会有的现象。三峡大坝也有完备的安全监测系统,共埋设1.2万多个仪器监测点,哪里有异常会即刻报警。】

张曙光的至少500年不会有问题是基于目前的实验结果,其实实验只是对部分因素的模拟而不是全部,任何物质从变形到损毁都是量变到质变,压倒骆驼的不是最后一根稻草,但在最后一根稻草加到骆驼背上之前,骆驼一直是不倒的状态,你不能因为之前的999根稻草没有压垮骆驼,你就说它可以承受999+根稻草,同理张曙光不能因为现在的实验就用线性的预测至少500年不会有问题;至于 1.2万个仪器监测点,这算多还是算少?这1.2万与完备的安全监测系统之间并没有直接的因果关系,因为人类的知识就包括“你不知道你不知道”的那一类。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3
3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joop12345
7 月 之前

0
Ximulaya
7 月 之前

意思很明显,我建造的时候,就是奔着万年去的,但是现在的洪水不是万年的级别,当然就挡不住了,多少年,都是老共说的算,老共说亿年也可以,破坏力超过亿年,那坝体也扛不住,全凭嘴说

+1
maliya
7 月 之前

豆腐渣工程

0

艾格

7月 2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