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确制导的中共病毒——位于新疆与哈尔滨的两家兽医研究所

7月15日,新疆报告新增确诊病例1例。

7月16日,新疆报告新增确诊病例10例。

7月17日,新疆报告新增确诊病例22例。

7月18日,新疆报告新增确诊病例13例。

7月19日,新疆报告新增确诊病例17例。

7月20日,新疆报告新增确诊病例8例。

7月21日,新疆报告新增确诊病例9例。

自15日至21日,新疆累计确诊80例,其中多数病例都在乌鲁木齐

7月20日,乌鲁木齐官方网站红山网称,目前对于此次疫情的感染来源“尚未可知”。根据流行病学调查,“今年以来所有确诊病例和无症状感染者均无境外旅居史”。

那平白无故新疆怎么就突然爆发了疫情呢?

新疆毗邻哈萨克斯坦和俄罗斯,俄罗斯疫情一直都很严重,哈萨克斯坦最近的疫情也突然爆发,一种情况是在新疆的中共病毒是由这两个国家传进来的,但源头现在暂时没有找到。

尽管中共最近辟谣了一则病毒由哈萨克斯坦女患者输入的消息,原因是现有病例都没有“境外旅居史”,但不排除有来自境外感染者未被发现的可能。

前些天,中共驻哈萨克斯坦领事馆发布了警惕哈国疫情的公告,随后中共媒体开始吹风出现新病毒,同时强调哈美两国在哈国的阿拉木图实验室的合作,意在甩锅病毒来源。

不过随后这些消息都被打脸。

新疆和哈萨克斯坦疫情的爆发都有点蹊跷,由于哈萨克斯坦有与美国合作抗共的意思,中共可能利用中共病毒影响地缘政治形势。

路德在节目中爆料,美军在哈萨克斯坦基地已经布局好了,班农之前去哈萨克斯坦就是做这事的。

如果中共将新疆的疫情归结于哈萨克斯坦的“新病毒”,并要求进入哈萨克斯坦调查,或是投放中共病毒搞乱哈萨克斯坦(结果导致临近的新疆也爆发疫情),都能起到破坏美军联合哈萨克斯坦抗共的作用。

值得注意的是,新疆境内建有新疆畜牧科学院,该科学院兽医研究所的P3项目办人员在2012年曾和军事医学科学院七所的研究员一同前往香港大学P3实验室进行座谈交流。

军事医学科学院七所即为国家生物防护装备工程技术研究中心,所长为祁建成,他曾发表论文介绍法国P3实验室的控制系统。

此次座谈交流会可能是路德所说的军代表去验收项目,也可能是探究如何在内地建设P3实验室。

新疆畜牧科学院兽医研究所专门从事畜禽疫诊断、防治技术研究,其中设有动物病毒研究室,主要研究领域就包括病原分离和免疫机理的研究。

该研究所还与中国境内另一家兽医研究所——哈尔滨兽医研究所有过多次交流。

哈尔滨兽医研究所拥有中国唯一的大动物生物安全四级设施,所辖实验室包括国家禽流感参考实验室和国家非洲猪瘟专业实验室。

可以发现,新疆畜牧科学院研究所和哈尔滨兽医研究所都与哈萨克斯坦有着深刻的学术交流。

哈尔滨兽医研究所的P4实验室是中国除武汉P4实验室、军事科学院P4实验室之外的唯三家实验室,在2018年通过验收,主要研究方向是动物传染。

最值得关注的是,该研究所有一名中科院院士,叫陈化兰,她曾在美国CDC流感分中心做博士后研究,是中国第一位世界动物卫生组织专家,也是现任国家禽流感参考实验室主任,带有该所的动物流感基础与防控研究创新团队。

陈化兰是研究H5N1的“权威”,H5N1又与中共病毒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1997年香港爆发H5N1以来,病毒只能从禽类传染到人,在人与人之间的传播能力很小。

陈化兰曾经研究过H5N1病毒要发生怎样的改变,才会使其在人与人之间传播

在研究中,陈化兰团队交换了H5N1的基因片段和H1N1的基因片段,用重组出病毒中最致命的来感染豚鼠,结果发现这些病毒能够在豚鼠之间转播。

这项研究实际上证实了这种病毒可以在哺乳动物间传播。

我们可以发现这些重点研究所所在的地方,不论是武汉、哈尔滨还是新疆,都是疫情重灾区,这种巧合不禁让人浮想联翩。

如果中共不公开病毒真相,将是对人类文明的灾难。

+4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joop12345
7 月 之前

谢谢

0

立武

7月 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