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国社会教育乱象根源分析(三):学校里爱的缺失是教育行业建设失败的结果

作者:喜马拉雅联盟加拿大农场 沙鸥

校对:熊妈妈 上传: HUH

摘要:在教学异化成为简单劳动后,考试的分数就是教师工作、劳动时间的另一种量化形式。 学生不是教育的目的,只是教育愚弄的对象,是学校和教师自证合格的工具,或表演跪姿的道具。中共国教师、医生的人设崩塌,并不是他们天生冷漠、残酷,而是中共国教育,卫生行业建设失败,是极权统治下制度性犯罪的结果!

爱的本质是无条件给予,而不是索取和回报。这样的爱,只有期望家庭中父母能够做到。在学校要求教师无条件的爱学生,是不现实的。在中共国,教师只是一个付出劳动、获得薪水的职业。教师对学生的爱,和医生、护士对病人的爱一样,是对待弱势群体的道德要求,是一种职业规范。在中共国学校里,教师以暴力和冷暴力伤害学生的现象层出不穷,这不是爱的缺失问题,而是教育的行业失范导致教师的人设整体崩塌。这个问题多年来愈演愈烈,有中共国文化对教育的错误认识的原因,更有中共伪政权作恶的原因。

西方对教育的认识,是“引出”,教师在教学中的角色和地位是“助产士“。这种认识是以教育对象为中心,学生是教学过程中的主体。教学是一个因材施教,因势利导的艺术的活动过程。教学结果因人而异,不能也不可能预先设置目标和要求,因而也不可能根据一个单一的标准对教学活动进行评价。我们在西方国家看到,对教师的从业资格要求很高,但一旦进入这个行业,教师的教学活动和职业地位就会受到尊重和工会的保护,没有各种要求、检查和考核。

而在中国,从造字之初,先人对教育的认识就是一种以教育者为中心的管教活动。教师是教学活动的主体和中心。教学是一个强加、灌输而不是引出的过程。春秋时期,在社会、学术风气相对自由环境的影响和要求下,虽然孔子也提出了“因材施教“的说法,这也只是在教学时机的把握、教学方法的应用上因人而异。从孔子对学生的诸多评价中我们看不到他对学生的尊重,又谈何以学生为主。我们将他的教学和与他同时期的苏格拉底的”引出“式教学比较,二者高下立判。唐宋以后科举盛行,教学的死板、僵化、暴力,教育对人的摧残更是不言而喻。

中共国的学校教育不仅没有改正传统教育的弊端,反而使教育问题进一步恶化:设定教学目的;固定教学内容;规定教学方法。最后落实到考试,以此来衡量教学结果。

考试的内容不外乎知识积累和解题技能,这二者都可以通过反复强化训练获得。通过强化训练,教学的性质由艺术活动蜕化为技术活动,再进一步异化成为简单的体力劳动。以高考为导向形成的唯分数论,价值观单一问题成为社会诟病,千夫所指的弊病。但把中共国教育的问题和弊端只归结于高考,还是片面和肤浅的。如果我们对以高考为代表的考试内容、目的做具体分析,就会对中共国的荒谬教育,对中共伪政权的作恶过程有更深刻的了解和认识。

在教育的定义中,我们明确了教育的内容是教学生做人,做人包含两个方面的内容,一是自立;一是立人。自立是学习谋生立身的技能,在今天,这大致与理工学科的内容对应;立人是学习与人和谐相处之道,这大致与社会人文学科的内容对应,比如西方学校里的公民课、社会课等,都是教授学生现代的社会科学、政治科学知识、教育学生如何与人相处,服务社会。所以,正常、正当的教学内容设置,都是着眼于学生健康、全面的发展。

中共国教育则不然。中共国学校所谓的文科,完全不是科学。在统一的教材中,历史充满谎言,政治充斥错误,语文则是糅合二者的说教怪胎。中共设置这些学科,目的不是让学生获得现代社会科学知识,而是通过编造谎言来获得政权的合法性,通过灌输错误来维护其暴力的正当性。也就是说,中共在国民教育,在教学的内容中夹带了大量的私货,留下了天大的后门。就像本来应当为用户服务的华为手机,变成了为中共服务的间谍设备一样,本来应该为了学生发展的现代教育变成了为维护中共统治的洗脑说教。

谎言的天敌是真相,错误的天敌是逻辑。为了维护这些谎言和错误,中共国通过建立防火墙,删改历史来防止学生追寻真相。它也不允许学科规划、课程设计中出现逻辑课程,以此来钳制学生思想,防止学生独立思考。但不是所有真相都能永远掩盖,也不是每个灵魂都能被封锁的。于是,中共就以考试为工具,将教育资源、经济利益的分配与考试成绩挂钩,以最大限度传播谎言和谬误,达到控制人民的结果。

中共伪政权设立的高考,主要的考试内容就是考察学生对被灌输的谎言、错误的知识量。知识越多,考分越高,洗脑越成功。政府再以考分为标准,向学生分配相应的学习资源,向学校配置相应教育资源。所以在中共国,学校的本质就是政府的洗脑工厂,教师就是政府雇佣的洗脑工人。当生产材料(生源素质)、生产工具(教学硬件设备)、生产效率(教学方法)大致相同时,劳动时间和劳动结果是成正比的。换言之就是,在教学异化成为简单劳动后,考试的分数就是教师工作、劳动时间的另一种量化形式,教育行政部门将教师报酬与考试成绩挂钩,实际上就是在按劳(动时间)付酬。为了落实监督教师的劳动,教育行政必然竭力缩短考察评价的周期,将以学年、学期为单位举行的考试变为月考、半月考,周考。学习是一个接收、消化、反刍、提高的过程。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教育本来是一个熏陶、涵养、等待的长周期过程。如果学习与考试的间隔很短,越简单粗暴的教学手段越容易提高成绩、分数,而这个成绩却是急功近利、涸泽而渔,以摧残学生身心健康为代价的结果。而学校、教育行政部门为追求分数,对教师伤害、甚至虐待学生的罪行只会视而不见,纵容保护。可以说,每一个教师伤害学生的个案背后,都是教育行业一个集体在作恶。

批评中共国学校教育“价值观单一”,不应把“价值观”简单理解为“分数”,把高考视作价值观单一的罪魁祸首。在分数后面,是被中共捆绑的经济利益。价值观单一的本质和根源,是中共极权统治者占有了全部社会资源。只要其占据全部资源的现实不改变,只要它为维护其邪恶统治进行的洗脑教育和与之相应的资源分配体系不改变,高考的内容、形式是什么无关紧要,改变这些对解决中共国教育问题不起作用,也没有意义。即使取消高考,高校招生采取恢复高考前的推荐制度,社会价值观单一的现象也不会改变,只不过这个价值观会由“唯分数论”变成“唯力气(最高两百斤)论”、“唯血缘论”、“唯权力论”等等,本质上都是中共一元占有、支配全部社会资源。

学生不是教育的目的,只是教育愚弄的对象,是学校和教师自证合格的工具,或表演跪姿的道具。教师关注的是与自身利益荣誉相关的分数,而不是学生的健康成长,就像现在医生眼中没有病人、病情,只有处方抽成一样。中共国教师、医生的人设崩塌,并不是他们天生冷漠、残酷,而是中共国教育,卫生行业建设失败,是极权统治下制度性犯罪的结果!

+1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joop12345
7 月 之前

谢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