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账权 DT特战旅金融课堂第二课

点击加入:DT特战旅金融讲堂

作者:长工satoshi/文章整理:西川stanly

上周说了反洗钱法, 简单概括来说, 金融机构拥有了至高无上的权限。我反对洗钱,反对恐怖主义金融活动, 但是我认为不应该建立在牺牲公民自由权利的基础之上。盗国贼欧美洗钱没有受到任何影响,只知道普通人的日常生活受了影响。

个人财产神圣不可侵犯, 这包含了交易自由;即如果你不能证明我的资金有问题或者我的交易对象有问题, 或者交易本身有问题, 你就没有权利阻止我交易.七哥的GTV是洗钱还是诈骗? 至少法院没有这么说,甚至都没有立案,你作为一个银行有什么权利直接贴上”诈骗的标签”。

所以今天,我们就来讲述这种给他人贴上标签的超级权利,记账权。

记账在日常生活里虽然是小事,但是我们内心其实认为这是神圣无比的一件事。抬头三尺有神灵;做坏事要三思;欧美人说的Karma;和佛学里的因果。菩萨畏因,众生畏果。大家潜意识里都有一个神灵在给每个人的每件事 “记账”, 并且相信 这位神灵不会记假账,更不会遗漏。更不会发生如下图所示的这类事。

广义记账权,个人最基础的底层信息。

我们一生下来, 就带着账本。你是谁, 你几点出生, 男女, 父母是谁,都有账本。公民ID身份是最基础的账本! 这个记账权在 “政府”。民主社会, 政府会把很多记账权分出去, 比如婚姻登记, 一些地方太平绅士就可以直接处理。欧美国家, 我没有记错, 很多神父也可以处理这件事。集权国家, 那这个就只有政府了。从你生下来, 经历不同的教育阶段, 到结婚, 到工作, 都是账本。

你的学历是你年轻时候的重要账本, 你小时候最关心的是成绩单这个账本。我们都天然相信这是公平公正的。因为学校不会作假。但是, 万一他们作假了呢? 而且, 不需要承担后果怎么办?前段时间, 沸沸扬扬那个高考被冒名顶替的,被冒名顶替最后还要道歉。这说明了什么?账本的公正安全 其实是整个社会最最底层的一个建设。

基于公民ID 这个基础底层的账本, 在这个上面, 出来的学历教育, 财产登记, 银行账本, 我们可以理解成“二层账本”。二层账本里面我们十分关心的, 或者相当关心的, 那可能就是你在金融机构里的“账本”。

你存进多少钱, 出多少钱, 银行给你记账。从你选择某个银行开户的那一时刻开始, 银行就是你心里那个神!他对你而言拥有了神圣的权利。你相信他的账本, 几乎等同于相信上帝一样。也因为银行账本的”可信”, 所以衍生出很多东西: 比如你拿着这个银行的账单流水, 去另一个银行借贷。你不会自己制作一份流水单拿去借贷,因为没有用。可以这么说:银行几乎所有的特权来自于这个记账权!

那么你会问: 好了, 我也老老实实记账, 我会有这个超级权利么? 我就老老实实记账,不干别的!另一方面,记账权应该怎么来,政府赋予还是,某种竞争机制竞争产生???

不得不说: This is a million dollar question,这是一个值一百万的问题。

在生活里, 很少人会问这些问题,既得利益者, 更不会向你说出秘密。我追根刨底, 追到记账权,这是不是最基础,我也不知道。但我肯定的是, 记账权, 肯定是超级权利。因为, 潜意识里, 这已经是神的权利!

分布式账本

好的, 这一段, 先到这里。我们来看区块链, 分布式账本是什么?记账的核心问题: 谁给谁记了什么!哈耶克先生在探讨计划经济, 就围绕“谁给谁计划了什么“,我致敬一下这位大师。弄清楚金融问题, 上面那些花花套路, 我们不需要被迷惑。弄清楚金融, 先研究经济学本身。经济学本身, 不是关于钢筋水泥, 而是关人, 人的意图和行为。再次致敬一下米塞斯。

我们先说分布式账本。说之前我先说结论,区块链都是分布式账本, 分布式账本不一定是区块链。我们简单形容一下分布式账本: 我们每个人都有一本魔法书, 上面写了我欠DT 100万。然后我给DT打了30万,这个时候人手一本账本的大家都看到了, 长工给DT打了30万, 还差70. DT不能说我没打钱, 我也 不能说自己根本没打, 然后骗大家说打了。我如果偷偷把还千DT70万改成7000, 我一改, 大家也都看到了,我无法作假。

分布式账本可以这么粗浅的来理解,这个形式的账本, 比中心化的是不是科学很多对吧。我想, 大家的回答, 肯定是的。这个比中心化的账本科学多了,至少互相监督。

现在我再问: 现在是谁在记账?我可以不可以记账?是所有人都在记账,还是所有人都有记账权?比如说, 我们三家银行, 跨境汇款,跳过SWIFT, 我们三家弄一个分布式账本, 就可以了吗?

今天你去维基百科,你去谷歌,没有清晰定义区块链。今天我定义一下区块链和分布式账本的核心区别, 真正的秘密在于“矿工”!谁可以做矿工,谁有记账权。”写”账本的权力, 是被赋予, 被授权, 还是竞争而来,这是最核心的问题。这里面的差别就在于你记账权的产生。授权的本质是Proof of Stake,竞争的本质是 Proof of Work。这里谈到了共识层面的问题,PoS在今天的资本主义世界里面是主流,比如股份制公司。但是PoS又一个大Bug,这个大Bug是今天很多问题的源头。

那么,做矿工的前提条件又是什么呢?问题越挖越深了,这个问题有点太广泛。我举例来说, 挖矿这件事. 比如你挖ETH, 表面上你不需要经过ETH ,比如Vitalik 来批准, 但是其实你做的那一刻, 你同意了ETH的协议, 按照他们的规则参与挖矿。

你要证明你记得帐是合法的,那你需要不断证明。你可以否认别人的帐本,别人也可以否认你的。对于比特币的孤块竞争,我可以讲很久。孤块竞争,本质上就是记帐权的竞争。从分布式帐本,到区块链, 我很高兴,我们又回到谁给谁记什么帐的问题。永远抓住核心本质,记账权。

编辑:【喜马拉雅战鹰团】

+4
2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joop12345
6 月 之前

谢谢

0
81301527
7 月 之前

共匪的所谓反洗钱法律就是为了给共匪洗钱和蓝金黄自由世界而存在的,只有灭共才是真的反洗钱

0

DT

7月 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