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总统在签署降低药品价格的行政命令时的讲话(2020.7.24)

新闻简述:川普总统于7月24日在白宫南苑礼堂中,在签署药品降价行政命令时发表讲话。声明了药品降价的必要性,赞美了为药品降价做出努力的人们,并让一些受益者代表发表讲话。

讲话全文摘要

药品降价行政命令在对降低药品价格、特殊需求、以及外国对我们的剥削方面做出前所未有的贡献,要求联邦社区卫生中心做出调整,将他们从制药公司获得巨额折扣直接送还给患者,缩减与其它国家地区同类药品的价格差距,阻止中间商倒买倒卖牟取暴利,要求医疗保险公司以与其它国家相同的价格购买药品,为美国人民带来廉价药品的实惠。

我向大家保证,这将是一次非常重要的会议,所以请各位给我一点时间。我们今天要谈论的与“药品定价”有关。如您们所知,国会为此进行了数十年的努力。我们现在正在做的事情对于美国公众来说将是不可思议的。

因此,今天,我正在采取大胆而有历史意义的行动,以降低美国患者和美国老年人处方药的价格。

在对降低药品价格、特殊需求、以及外国对我们的剥削方面,往届政府没有做任何事情,他们毫无作为。仅在上届政府任职期间,药品价格就飙升了55%。由于我的政府自上任以来采取了积极行动,我们成功地降低了药品价格,这是51年来的首次。但是这种降价仍然无法达到我所预期的目标。我正在特别为我们的伟大老年公民们寻求帮助。这就是我们今天正在做的。您会听到一些令人震惊的消息,因为我们正在做别人认为不可能的事情。这将产生不可思议的影响。

不幸的是,几十年来,我们一直在等待国会为美国大众降低药品价格而采取行动,而不是只为一小部分人。但是,即便只是对一小部分人,他们也什么都没做。我也不愿再等待了。

因此,今天我要签署四个全面的行政命令,这些命令将导致药物成本大幅度降低,大幅度的。我们已经使它们降低了一些,但这还不够。正如我所说,这是51年来的第一次,但这还不够。它们代表着总统颁布的影响最深远的处方药改革,史无前例。

我们的卫生和公共服务部长亚历克斯也来到这个重要会议上。亚历克斯在哪?谢谢。亚历克斯·阿扎尔(Alex Azar)。 医疗保险和医疗补助中心(CMS)局长,你们俩做得很好!西玛,谢谢!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局长史蒂芬·哈恩(Stephen Hahn)博士,他确实在加速治疗药物和疫苗的研发。我刚刚从一些大型制药公司那里听到消息,他们说FDA确实在推动这个流程。这非常重要,史蒂芬。您可以加快步伐,好吗?(笑声)谢谢。很好。我们对此表示感谢。卫生资源与服务管理局局长汤姆·恩格斯(Tom Engels)。汤姆,谢谢你。汤姆,非常感谢您的光临。

我们也很高兴请到了来自佛罗里达州 — 出色的州,州长罗恩·德桑蒂斯 — 出色的人。非常感谢。最后你也要说几句话?好。我们的朋友,众议员马特·盖茨(Matt Gaetz),你在哪里 — 嗨,马特,你今天很安静嘛。我从来没有见过你那样。感谢你,马特,你做的很棒。非常感谢。 佛罗里达众议院议长何塞·奥利瓦(José Oliva)。何塞,非常感谢你!做得好。以及许多其它州和地方的官员,今天也都来了很多。非常感谢你们来到这里。

我今天要签署的四个行政令,将要完全重新改造我们处方药市场,并在价格和其它方面做出调整,以使所有美国人都能负担得起这些药品。

第一份行政令将要求联邦社区卫生中心做出调整,将他们从制药公司获得的有关胰岛素和肾上腺素自动注射剂(EpiPens)的巨额折扣直接送还给患者。您知道,胰岛素变得如此昂贵,人们已经无法承受。人们迫切需要它,但它已涨到你不敢相信的水平。同样,EpiPens,在过去的六,七年里,EpiPens的价格高昂到可怕的程度。可怕的,可怕的涨幅,从很低的价格变成了天价。我们正在对此进行改革。这些药品提供者不应在获取折扣的同时,向他们最贫困的患者收取巨额的全价费用。按照这个行政令,受影响患者的胰岛素价格将降至每天只需几美分,每天几美分是一个你无法想象的数字。这可以节省大量成本。

我今天下午签署的第二份行政命令,将允许各州政府、批发商和药房做一些其他政治家许诺了数十年但却从未做到的事情。他们从未做到过。我们最终将允许从加拿大和其它国家安全合法的处方药进口,这些国家的同类药物价格要低很多。您无法相信,它们的差异达到70%,80%,90%,30%。同一家工厂生产的相同药物,相同的东西,相同的包装盒,相同的药片,可是,价格却降低了50%,60%和70%。

这就是自从罗恩当选以来,我和他一直在讨论的事情,而我一直想这样做。从法律的角度来看,这需要花费很长时间,而且我们都已经解决得很好。

因此,你们将在佛罗里达州和其它州节省大量的药品成本费用。而且我们有许多州也想这样做。罗恩真的走在最前列,我要这么说。还有些州也追上来了。它很快就赶上来了。不会花他们很长时间才弄清楚这个道理,罗恩。这是显而易见的。

我们为所有研究和开发支付费用,而其它国家却不会支付这些费用,而我们的消费者则必须要付费。这已经持续了数十年。美国人平均支付的医药费是加拿大人的三倍以上。很多人去加拿大。我总是能看到人们去加拿大买药,然后把处方药带回来,因为这样他们节省了很多钱。这种旅行很值得。奥巴马·拜登政府承诺结束这种不公平现象,承诺进口药品,但他们从未做到。他们无法完成它。他们很多事情都没有做到。

但是在我的政府中,我们挺身而出去反对药品游说者和特殊利益集团,并反对一个被绑架的系统。“绑架的系统” —你们以前曾听说过这个词。我正在解绑这个已有数十年历史的系统。我们正在做早就应该做的事情。

我今天要签署的第三项革命性的行政令将阻止中间商,防止这些中间人从中牟利。没有人知道他们是谁。他们可能比制药公司还赚更多的钱。公平地说,制药公司 — 大型制药公司,他们在疫苗研发方面做得很好,他们在治疗方法上做得很好。我可以告诉你,因为我经常与他们打交道。但是我认为中间商比他们赚更多的钱,而他们做的不多,也许他们什么都不做。有人说他们什么都不做。没人知道他们是谁。但是中间商正在牟取暴利。药房利益管理人员和人们只是用这种高昂的药价欺骗医保患者,而自己却获得巨大的折扣。巨大的折扣。他们几十年来赚的钱实在令人难以置信,甚至无法估量。赚得太狠了。我可以告诉你,一些非常有钱的人今天不会非常喜欢我。(笑声)我可能非常了解他们。我可能会在棕榈滩碰见他们。(笑声)但是没有人知道他们是谁。我听了好几年的关于“中间商”的事情。“中间商” 对吧,Alex?他也不知道他们是谁,但他知道他们很富有。不过他们将不会再继续这样富裕下去了,因为处方药价格将会下降。

所以这是一件大事。这是非常重要的步骤。它本是很久以前就应该采取的。它们将产生很大的影响。我不用告诉你们最近几天当他们听到我打算这样做时给我打了多少个电话。连很久没有与我通话的人也给我打电话。通常,制药公司会给这些中间商50%的处方药价格折扣。可是,这些折扣通常不会体现在药房的收银台,也就是说不会转换给大众。这项行政令定每年将使数十亿美元,我的意思是,数十亿美元的折扣落实到患者身上,每年为美国人节省成千上万美元的药品费用。个人每年将省下数千美元。你们无法想象我们今天谈论的事情将会产生多大的影响。

我们的领袖马克·梅多斯(Mark Meadows),一个伟大的领袖也在这里,简直不敢相信,因为他是一位非常成功的国会议员。很久以来,他一直想去做这件事,但他们从未实现过。我明白这是为什么。他有巨大的压力。他们给总统施加巨大的压力,不让这样做。

我今天要签署的第四个也是最后一个行政令,这是最重磅的一个行政令,将会结束压迫在美国患者和美国老年人身上白吃白喝行径。几十年来,我们的公民对处方药支付了全世界最昂贵的价格,没人能比。其它国家在相同的药物费用的支付上却要少得多,再重复一次,这些药物是完全的包装盒,来自完全相同的工厂、完全相同的公司。他们只支付我们的公民所付费用的10%,20%,30%。在某些国家同样药的售价为1美元,我不会点出他们的名字。他们都是盟友,对吗?他们称他们为“盟友”。我称他们为“所谓的盟友”。但是,1美元的药在我们的国家可能卖7美元,8美元。完全一样的药。在完全相同的药物,我们的价格要比德国,加拿大和其它国家高80%。

这意味着美国人正在资助整个地球上巨大的药物研发费用。我们承担着这些的全部费用;他们什么责任都不承担。他们说:“我们就付这么多。” 在某种程度上来说,他们是社会主义国家。因此,我们正在为降低社会主义国家的药品价格而付出代价。这是如何运作的?这是如何发生的?这些原本是应该在很久以前就解决的问题。即使从我们的角度来看,我们本来可以更快地完成它,但是我们必须经历漫长的等待期,漫长的时间。这是不可思议的一天。这只是重要的一天。这是重要的一天。我已经等了很久了。

我们难以置信和愚蠢地承担了所有药物研发的全部费用,从对制药公司公平的角度而言。获得批准可能需要15年的时间。一个简单的药物就耗资数十亿美元。这也意味着美国的纳税人正在有效地补贴外国的社会主义医疗体系和许多其它国家的卫生福利。我们将结束这种剥削并恢复自由企业的原则,但这甚至与自由企业无关。说实话,这与常识和勇气有关。

根据这一变革性的行政令,医疗保险将要求以与其它国家相同的价格购买药品。以前我们为药品支付四到五倍的费用,如果有人支付1美元,而我们过去是支付5美元的话,现在我们将支付1美元。现在将要发生的是他们的价格增加,我们的价格将大大减少,而且我们都会同意2.5美元或2美元,直到我们最后决定的那个数目。

但是,如果某个国家在付钱,无论在哪里,只因为他们有更好的谈判者,因为比我们有更聪明的人。这就是问题所在。也许他们是很诚实的人。谁知道?很多可能性。但是我们有,我们现在得到了世界上最低的价格。再也不必说“哎呀,为什么完全相同的药物在其它国家会便宜得多呢?”

我们也决心让其它医学上先进的国家为最昂贵的药物支付费用。与其说支付最高的价格,医疗保险和其它药品购买者将支付最低价格。迄今为止,医保(Medicare)是世界上最大的药品购买者。最后,我们将利用这种强大的力量为每个人争取到更公平,更低的价格。每个人都将获得更公平,更低的价格。这并不是说低百分之一半,而是要低很多。

在我们已经破产数十年的荒谬制度下,我们甚至不允许对药品价格进行协商。你相信吗?我说:“我们要谈判什么?” 我们被禁止,我们受到国会对药品价格谈判的限制。你们能想象吗?你们说:“我想要一个更好的价格。” “对不起,先生。你们不允许这样做。那是非法的。”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系统?您知道世界在看着我们,他们嘲笑说:“这都是些什么傻瓜!” 但是他们对我们客气。不过事实并非如此,这必须结束,好吗? 

我看到你是一个我们所说的“粉丝”。你一定是医生。你是医生吗?是啊, 医生知道。医生知道。您已经知道很多年了。我们不被允许进行谈判。你相信吗?我们必须采取行动了。

对今天我要签署的行政令,我很高兴地宣布,一些主要的制药公司的负责人要求召开会议,讨论如何才能快速大幅度地降低美国人的药品价格和自付费用。他们想做正确的事。他们将做正确的事。看,我认为他们在治疗方法和疫苗研发方面的工作是如此重要。我们将在星期二见到他们。我们将在这里看看结果吧。这本该是很早以前就完成了的事情。

这家制药公司高管将于周二来到白宫,他们对如何大幅降低药品价格有一些方案。我们已经将它们交给您了。我不知道他们有些什么好的办法来代替所谓的“最惠国待遇”。最惠国待遇,这意味着我们在世界上任何地方都能获得最低的价格。谁得到了最好的价格,那就恭喜你了。非常感谢您成为一名优秀的谈判代表,因为我们现在也获得最低的价格。早就应该这样做了。

如果这些谈判取得成功,我们可能无需执行第四个行政条令,这对他们来说是一个非常强硬的条令,很强硬,我明白这一点。对于我们的制药公司,我们是非常尊重他们的。因此,我们将在周二看看他们想说些什么吧,也许他们有一个不错的主意,但必须是非常实质性的。他们实际上支持补贴回扣规则,因为他们说(回扣)使你不需要做很多事就可以赚钱,而且我相信,他们赚到很多的钱。如果不是那样,如果我们之间不能达成交易或缺乏共识,该行政令将被执行。

第四个行政条令“最惠国待遇”,是最重要的一个条令,虽然其它几个也很重要。顺便说一下,这四个都很重,但是,第四项行政条令的执行将一直保留到8月24日,希望制药公司能拿出一些可以大幅降低药品价格的措施。现在时钟开始倒计时了。因此,是8月24日凌晨12:00,最惠国待遇的条令将生效。而且,马克,请您注意:是12:00-不是12:01,好吧?

与此同时,我们正在为应对中国病毒的治疗疗法和疫苗开发做非常努力的工作,这是我们的首要任务,而且正在以创纪录的速度进行。哈恩博士,非常感谢你!太棒了!你真的很棒。本月有两个疫苗候选品已经进入临床试验的最后阶段。对吗?在接下来的几周内,还有更多的疫苗将进入最终试验。

我刚才在与一个人谈话,他们正在研发治疗方法,不是疫苗。坦率地说,这是对我来说最令人兴奋的消息。我们现在可以走进医院并使人们的情况变得更好。我更喜欢那个。但是,从长远来看,疫苗会更有用。

所以这两种方法我们都有。这二者的进展都很快和很顺利。而且,我猜想,早期的成果已让我们欣喜若狂,对吗?已经不仅是高兴了。

对那些最有前景的候选疫苗品,我们正在投入大规模生产。因此,生产的第一天就意味着我们已经找到了答案,否则我们不会下如此的赌注。这是一个很大的赌注。因此,在我们获得批准的第一天,它将立即可以使用,医生,对吗?因此,如果我们得到批准,通常需要三年至四年的时间才能达到我们现在所取得的这个成绩,人们说需要这么长的时间,然而实际上,我们只用了几个星期就完成了。那真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另一个讨论的事情是那些正在批准中的药品,这个流程本身可能会耗资数十亿美元,并且将等待12年,15年之久。在哈恩(Hahn)博士和斯科特(Scott)的领导下,您们付出了很多;斯科特·戈特利布(Scott Gottlieb)-我们将这个时间缩短了不到一半,而且我们还会进一步缩短。当然我们必须确保它是安全的。

在所有这些里,我们有一个叫“尝试权”的东西,即,当我们拥有一种我们认为是好的药物。马特·盖茨(Matt Gaetz)对此给予了帮助,在他还是国会议员时,他使其获得批准。我们得到了伟大的人们的鼎力相助。

“尝试权”是很了不起的一个发明,如果有一款新药是有效的,但是为了安全起见必须经历非常漫长而详细审核的过程。如果某人身患绝症,病得很重,那么这个人是扛不过去的。因此对一个病情严重的病人,我们通过了立法,而人们为此争取了42年。这就是“尝试权”,即人们在一个协议上签名,协议指出如果药品效果不好,病人将不会起诉药品公司,不会起诉保险公司,也不会起诉我们的国家。如果他们有钱,可以去别的国家,去亚洲,然后去欧洲;他们走遍世界,希望找到治愈的方法。他们身患绝症。如果他们没有钱,很不幸,他们就只能毫无希望地回家,等待着生命的终结。 

在这些事情当中出现了一个问题,它是制药公司面临的最大问题。他们不想让病人在他们的样品中,而那些病的人想要在样品中。因此,我们创建了一个单独的示例,以免对这些公司造成伤害。但是从另一方面来说:如果该药物是可行的,还有什么比这更好的测试方式吗?某人身患绝症,而后突然得救了,我们有这样的例子。太不可思议了。这是一个了不起的方案。我希望有人能够写一个有关它的报道,因为它是我们所做的事情之一,对此我感到非常自豪。我甚至喜欢这个名字:试用权。他们有权尝试一个需要两年或三年才可以被通过的药物。他们是身患绝症的病人。

以前,您会说:“好吧,他们病入膏肓,即便如此,我们也不想给他们一种会伤害他们的药物。” 那么,他们将会 — 他们将要死亡,但他们仍然不想给他们服药,因为他们认为这个药可能很危险。也许在某些情况下,这可能是危险的。但是我们在该方案上取得了巨大成功。我为此感到骄傲。

此外,我的政府已确保了全球90%的雷姆昔韦(Remdesivir)药物供应,这对美国产生了巨大影响,我们的研究每天都不断涌现出许多有前景的治疗方法。当我们采取这些历史性行动时,今天获益的美国人民已经加入了我们的步伐,他们从我的政府为减少医疗保健和处方药的成本而采取的措施中受益。我们将有一个庞大的医疗保健法案,我们将在很短的时间内提出,它将是非常完整的。

今天,我们在处方药上取得的进展,我们将会看8月25日发生了什么。我们是否会做“最惠国待遇”还是不做,将取决于制药公司。但是,我们在很短的时间内在医疗保健方面的成绩是令人难以置信的。我们还有另一个移民方面的议题。这是一项庞大的移民法案。我认为这也是一项任何人都没有想到我们能够做到的事情。因此,这真是太棒了。

保罗·马登(Paul Madden)是一位每天都依赖胰岛素的老年公民,他为此付出了全部的财富。保罗,如果可以的话,请您谈谈您的经历?谢谢保罗。(掌声。)

保罗:非常感谢。(他取下口罩)这样你们就可以听到我的声音了。

总统:这样比较好。

保罗:总统先生,非常感谢您抽出时间与大家分享几个要点。非常支持您在降低胰岛素和其它糖尿病相关药物的价格方面的工作,我们每天有3千4百万美国人依靠它们来维持更健康,更充实的生活。

正如你们所知,我叫Paul Madden,是波士顿人。我患有胰岛素依赖型糖尿病已有59年了。自从去年开始享受医保以来,我很快意识到,由于价格过高,我已无法负担继续购买对我最有效的处方胰岛素。飞涨的成本影响了我的生活质量。记住这个数字:3400万人糖尿病人。这个影响对我是如此之大,以至于我甚至开始使用有30年之前的胰岛素来维持生存,而这款旧药在平衡我的糖尿病方面效果不佳。

总统先生,您为确保医疗保险可以负担得起胰岛素,确保我和数百万使用胰岛素的老年人实现更健康、更高效、更独立、更幸福的生活。感谢您一如既往地致力于帮助所有使用胰岛素的人和糖尿病患者的都能承担得起费用,使我们的子孙后代能直接受益于我们健康的改善。谢谢。(掌声。)

总统:非常感谢!谢谢保罗,很棒!这在以前是要花很多很多美元的,那是大多数人无法承担的,而现在真的是每个月只花一分钱。

我要感谢西玛。您在那件事上的工作非常努力。西玛,你能说说这个吗?关于价格,请过来一下,Seema Verma,等等,你能告诉他们我们为急需的胰岛素都做了些什么?(掌声。)

VERMA:好吧,我们在总统领导下开发出“老年储蓄计划”,它将把老年人的胰岛素成本降低到每月35美元。这意味着节省了66%的费用。(掌声。)

我可以告诉你们,副总统和我去了宾夕法尼亚州,有一位先生向我们走来,给我们看了他的胰岛素,他说:“您每年能为我节省5,000美元。”

所以谢谢您,川普总统!谢谢你的的领导!(掌声。)

总统:非常感谢!说的太好了。谢谢。太棒了!那是巨大的、一个巨大的差异。

今天来自马里兰州布伦瑞克市的牙科卫生医师安德里亚(Andrea Eckles)也来到了我们这里。安德里亚,请上台说几句话。谢谢。请。(掌声。)

安德里亚:谢谢您,总统先生!

总统:非常感谢。

安德里亚:我叫安德里亚·埃克斯,我是马里兰州不伦瑞克市的一名牙科卫生医师。我的丈夫在一场不幸的车祸中去世,我成了寡妇,当时我的双胞胎女孩只有四岁。我们的家庭健康保险是我丈夫的公司所提供的,而我突然发现自己不得不全职工作,并且把我的孩子送进全职的日托,因此我的财政十分紧张。这是好几年前的事了。

那时,我唯一的医疗保健选项是我在一个很小的牙科诊所工作,所以当时我唯一的医疗保健选择是我所说的“无法负担的医疗法案”。我要支付非常高的保费和共付额,完全无法负担处方药。有趣的是,您提到了肾上腺素自动注射笔(EpiPen),我必须购买EpiPens和喷雾剂,以至于,到了我完全无法负担续药EpiPen的地步。我想我家里可能还有一个15年前的EpiPen,因为它的费用是00美元。但是,在我的情况下,这导致了 —

总统:他们的起价是多少?那么,700美元,他们的起价是什么?

安德里亚:本来EpiPen,我记得好像是20美元的共付费,那是在我们第一次获得它的时候。然后每年,您知道,它一直在上升,直到我偶然地结束了 — 随着时间的推移,所有这些增加和共付额累积,我最终有了超过15,000美元医疗债务。我只是一个普通人而已,我并没有什么重大疾病或其它任何问题。

但是在您担任总统期间,我的保费成倍下降,而我的保险金范围却增加了。我的共付额几乎消失了,您知道,或者说下降了很多。而我过去为自己预算的处方药是每月150美元,现在则是每月15美元。因为您,我每个月少花数百美元。这样的节省开支对于像我这样的单身母亲来说,确实有着很大的意义。因此,我只想发自肺腑地向您表示谢意。

总统:谢谢你,谢谢你!

安德里亚:感谢您所做的一切,感谢您为所有美国人提供的这些政策!

总统:非常感谢你!这是太好了!

安德里亚:谢谢。(掌声。)

总统:这真是太好了。我很感激。的确是有很大的不同。那不是百分之一或百分之二;而是很大的百分比,是很大一笔钱。我要非常感谢你们两个。非常感谢你们。

今天的行动将我政府的不懈努力得以持续,我们以较低的成本提供更好的医疗保险。我签署了一项行政命令来对抗肾脏疾病。这是一件大事。这是一件如此美好、如此重要的事情,包括有更多的移植和更好的治疗方法。那些患有肾脏疾病的人会经历地狱般的折磨。他们的生活就是地狱。我们做了很多事情,我们为此感到自豪。我们确实看到了一些令人难以置信的结果。

我们极大地扩展了远程医疗范围,为所有美国患者和家庭提供更多远程医疗资源。在这病毒大流行的时期,远程医疗使用率上升了,我想说它已经成千上万了,大约是1,020%。没有人想象过。它实际上是非常好的。这也是从流行中产生出来的一件好事;坦率地说,人们正在意识到它的好处。确实效果很好。

我们坚决捍卫医疗保险和社会保障,我们将始终保护,我们一直在保护,保护共和党人,保护我们所拥有的条件,这一点非常重要。您现所拥有的条件将不会有任何改变。

我们结束了禁止药厂和药剂师告诉患者如何购买较便宜药物的套用条款。我们以前有一个条款,如果您去找药剂师,我没有说错,这甚至令人难以置信,那就是你不能谈论价格。如果柜台后面的男人或女人开始谈论价格,那会发生什么呢?你会把他们的执照拿走吗?这简直是不可想象的。

所以想想看,这就阻止了,它阻止了药剂师告诉患者如何购买更便宜的药物。我们有一种便宜的药品,价格也一样好,但“我不能谈论它。” 他们甚至不能说。我不知道为什么。你能想象这些事情吗?

我们批准了数量创纪录的低成本仿制药。我们增加了仿制药数量而不是增加行政管理。许多仿制药,从我所听到的情况来看,所有仿制药,有时人们想看到标签,但他们说这些药和其它仿制药是一样的质量,而且您付的钱还要少得多。我们增加了预算,超过了任何政府部门。无法与我们相比。

而且,我们把胰岛素费用设定了上限,我们刚刚讨论过,对许多医疗保险受益人和其他许多人来说,每月的费用仅为35美元。正如您所听到的,这将省下很多的钱。

“试用权”,我曾经说过这个,并为它感到骄傲。对我而言,没有比美国人的健康和福祉更重要的了。对我来说没有什么比这更重要了。

伴随着今天的行动,我们将结束数十年来华盛顿的背叛和空洞的承诺。你们曾经违背了好多的约定。我会说“完全失去信用”。你们已经受够了,这是完全的空洞的承诺。

我们将病人置于说客之上,老年公民和特殊利益之上,我们把美国放在第一位。当您看到我们是怎么考虑最惠国条款这个问题时,在8月25日生效的基础上,我们会看到,看到它们有什么好处。但是,当您仔细想想,我们在做什么?我们把美国放在第一位,当您听到其它国家在毒品价格方面取得了更好的交易时。

有人跟我说,“这比医保更重要。” 我们正在做医保,但这比什么都重要:药品价格。他们被宰了 — 被药价给宰了。

非常感谢你们。我要感谢大家的到来。我想问亚历克斯先生,如果可以的话,我想请亚历克斯部长上来说几句话,然后我将签署一项行政命令。

我还要请佛罗里达州州长 — 罗恩,你也要上来说几句话。我们将登记,你会外出购买这些药物,并为佛罗里达州的人民节省50%或60%的费用,其他人也会加入你的行列。这是伟大的。

我想让你告诉我你是怎么做的。我会非常快地行动,因为现在所有媒体都在这里,您承受着巨大的压力,你过去没有过这样的压力。

我会告诉您有关罗恩的一件事,迈特会告诉你,他很好的处理了压力。而且你做得很好。非常感谢你。请,Alex。

AZAR部长:好的,总统先生,非常感谢您在这里的领导。您向我们所有人提出了四个目标:结束外国随意的行为,改善我们为药品付款的联邦计划方式,降低公民的自付费用以及药物价格。

您在2018年5月制定了《药品定价蓝图》。在此之前,每年都有大规模的药品价格上涨,大规模的价格通涨。自您的《药品定价蓝图》发布以来,那种程度的通货膨胀已经停止,这是一个不可思议的成就。

但是您说:“那还不够。我想要更多,给美国人民带来更多改变。” 而今天,您做到了,允许进口。在您之前的总统们一次又一次地承诺允许,允许从低成本国家安全进口药物。您是第一个兑现承诺的总统。您将有州长DeSantis的州和部落进口计划;您将有一个个人进口计划,个人可以从国外以低成本获得药物;并且您将有一个胰岛素再进口计划,让美国人可以以较低的价格从加拿大再进口胰岛素。

您将针对联邦健康中心。您将针对那些在胰岛素和EpiPens方面获得了巨大的折扣的问题。您将确保低收入的美国人能从这些折扣中受益。

而您也要对付中间商。每年给中间商的300亿美元隐密回扣,现在将流向医保患者,当他们出现在药房时,由于总统的大胆行动,当他们出现在药房时,他们平均可获得30%的折扣和自付费用。

我们要结束外国占便宜行为时,对付外国的社会主义制度,这些制度一直站着美国老年人对昂贵药价的支付的便宜。现在,他们也必须公平的承担应有的份额。我要告诉您,您所做的和正在做的,在对药品价格的改革上,你做得比美国历史上任何一位总统都做得更多。您有 —(掌声)

总统:谢谢。

AZAR部长:您正在对抗药品公司,正在对抗中间商,您在与欧洲社会主义者做斗争 — 所有这些都是为了那些出现在药房柜台前的被遗忘的美国男女。为此,我为您今天的工作感到骄傲。谢谢总统先生。

总统:非常感谢。太好了,Alex。谢谢。(鼓掌)谢谢亚历克斯。

罗恩,有请。

德桑蒂斯州长:总统先生,谢谢您的领导。当我们于2019年在佛罗里达州开始立法会议时,我们的众议院发言人何塞·奥利瓦(José Oliva),他今天也在这里,他说他有一个庞大的医疗保健议程。于是我们做了一些不可思议的事情,例如扩大远程医疗,废除需要证明书的法律。但是他真的很想在处方药领域上大展拳脚。我也是,因为这显然是一个问题。

但是我告诉过何塞,我说:“听着,我们必须找到一种我们将能够完成某些事情方法。” 我不想只是扔出一个信号弹,然后很道德的表示我们正在做一些关于药品的事,结果却什么也没发生。因此就有了需要联邦政府批准的法律条款。

我们在佛罗里达有一个计划。我们前进了。我去找您了。这项法律至少已有20年了。其他总统有能力拉这个杠杆,但他们没有这样做。我上前问您,并不是每个人都赞成您这样做。有很多人在对您说:“不要这样做。” 但是您全神贯注于为公众降低药品价格,尤其是我们佛罗里达州的老年人们。这一点是非常清楚的。

所以,当佛罗里达州向前迈进时,我们知道我们得到了您的支持。我们知道这一天最终会到来。我认为,事实上,今天我们站在这里 — 显然,佛罗里达,我们做了一些基础工作,但实际上,这是总统领导的结果。

因此,佛罗里达人民,我要感谢您在这方面与我们一道。就像我说的那样,这本来需要近20年的时间才能完成。它还没完成。 所以,您就是促使它完成的人。

总统先生,谢谢您!

总统:非常感谢您,罗恩!谢谢您!(鼓掌)谢谢。

我们将签署这四个非常重要的文件。我只想感谢艾米,祝贺你,艾米!这是一个很高的水平,您将做得非常棒。罗素,恭喜你。他刚刚得到确认,我们很感谢。很棒的工作。帕特,非常感谢你的到来。我们很感激。非常感谢你。

好,我们去吧。

(签署行政命令。)(掌声)

非常感谢大家。

结束

阅读白宫英文原文  

翻译:【Guanghan宝宝】【Melody太阳的旋律】校对:【奔腾的长江】

战友之家玫瑰园小队出品

+1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joop12345
7 月 之前

0

Himalaya Rose Garden Team

“but those who hope in the Lord will renew their strength. They will soar on wings like eagles; they will run and not grow weary, they will walk and not be faint” 【Isaiah 40:31】 7月 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