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古开天

———浅论新中国联邦核心信仰内涵(一)

作者:宗示

你从哪里来?到哪里去?如果这话是小区门卫问你,那是安全问题,如果是警察问你,那估计是法律问题,如果是大学老师问你,那应该就是个哲学问题了。把哲学问题上升到国家法律层面,就会引导整个国家的价值观与道德体系的方向。新中国联邦是为消灭中国共产党而来,那么未来必须建立一个与全世界自由国家普世价值同步的价值观与道德体系。正如文贵先生在2020年6月4号新中国联邦成立日对联邦国旗中最大那颗星的定义,那是新中国联邦公民的核心信仰之星。

中华大地上的人类,自古以来,都有一种代代相传的信仰,比如盘古开天,女娲补天等等,这是从信仰层面回答“你从哪里来?”这个人类的永恒话题。即使是大权独揽,雄霸天下的皇帝,他们也自觉的称呼自己为“天子”,他们的权力不是来自于战争与杀人,也不是来自于父辈的传承,而是来源于上天的神授,是代替上天来到人间行使君王的权力。自从共产主义幽灵来到了中国,中国人民的苦难就开始了,那是一种对抗全世界普世价值的无神论反人类信仰。笔者先从达尔文进化论入手,论述无神论的错误。

达尔文的进化论主要依据是他在加拉帕格斯群岛看到的鸟雀种群。鸟雀的身体大小和嘴的形状各有轻微差异是自然选择的结果,因为有着粗壮鸟嘴的鸟可以在食物短缺的季节找到食物,其他鸟嘴不够坚硬的则无法找到食物而灭绝。自然选择是个很有说服力的理论,它可以证明很多物种在自然条件下进化为适应环境的多种物种。达尔文想证明,通过这个自然选择的过程,种群是可以在非智慧的引导下,产生多种物种,没有智慧,非设计,完全自然的过程就是达尔文理论的核心。1993年在巴哈罗聚会的科学家和哲学家,对达尔文理论提出了强有力的挑战。鸟嘴能解释物种的生存和灭亡 但是无法解释鸟从何而来,这是不同层面的问题。达尔文说,自然选择只有通过微小连续的变异来发挥作用,它不会发生巨大和突然的飞跃,但必须通过微小而可靠的,缓慢的步骤进行。我们就从组成大千世界丰富多彩的生命基本元素细胞说起。巴哈罗聚会的科学家迈克.贝希(宾州,力哈尔大学生物化学教授)说,达尔文时代认为细胞是一团简单的原生质,21世纪的现代技术发现,单细胞细菌里,充满了电路,组装指令和微型“机器”。有些分子可以象卡车一样把物资从细胞的一端运送到另一端,有些“机器”捕捉太阳能,并转化为可以利用的能量。人体的许多功能,比如听觉,视觉,嗅觉,味觉,知觉,血液流动,呼吸作用,免疫反应等等,这一系列都需要机器来完成的。单细胞分子细菌鞭毛这个机器,就很有代表性。它有一个推进器和钩状区,传动轴,驱动机,在五万倍电子显微镜下,可以清晰看到三维结构。这是一个宇宙中效率最高的机器,机器中的有些部件,可以每分钟十万转的速度运转,并且可以连接到另外一个信号感测器上,以便可以从环境中接受到反馈信号。更神奇的是,在这个快速转动中,却可以立马停下来,改变方向,并用每分钟十万转的速度做反方向运动。按照达尔文进化理论,如何解释这个细胞里面的驱动机,就是最大的挑战。迈克贝希提出来“不可简化的复杂性”理论,说的是在分子机器里面,缺少一个部件就无法完成工作。用日常生活中常见的捕鼠器举例比较容易理解。捕鼠器由五个基本部件组成,一个挂诱饵的钩子,一个强有力的弹簧,一个细小带弯杠子的锤子,一个用于固定锤子的固定棒,一个固定整个系统的平台。如果这五个部件中的任何一个缺失或者有缺陷,这个捕鼠器就无法工作。这个不可简化的复杂系统里的所有部件,必须同时存在才能发挥正常功能—捕捉老鼠。这个系统理论可以来说明细菌鞭毛推进器,它是由40种不同蛋白分子组成,这些成分是必须的,如果缺少任何部件,鞭毛推进器就无法工作。缺少任何一个部件,就无法在细胞里面组成了。从进化论的角度来说,不论是进化一个定子,或者进化一个转子,一个U型介面,一个转动轴,一个推进器,只要不是同时进化,就无法完成,还有,这些部件必须按照特定的排列组合成可以工作的平台,不然也无法存在。突然全部部件到位而排列组合,已经让达尔文理论中核心的细微而缓慢的逐步变化这个原则无所适从。分子机器这个不可简化的复杂性,严峻挑战了自然选择学说。根据达尔文理论,眼睛,耳朵,心脏等都可以随着时间,一较小的步骤积累而逐渐形成。而自然选择必须是对机体有用才可以得到保留,如果不起作用,则会被淘汰,无法传给下一代,也就是说,细菌鞭毛这些部件,必须同时形成并且有作用,才可以得以保留并进化。只是出现一个部件,是无法工作也无法被进化的。达尔文自己其实也意识到它的理论的局限。他说,如果可以证实,确有某种复杂的器官是不可能经由无数渐进而微小的变异而形成,那我的伦理就彻底崩溃了。

生物学有两大课题,第一 翅膀,眼睛这种结构的生物体是怎样从已存在的生物体中产生的。  第二 地球上最初的生命是如何起源的。达尔文在《物种起源》中,没有很详细的解释,他只是假设说,有各种氨气,磷酸盐,光,热和电流在某种条件下,经过化学反应,生成了一个蛋白分子。并且预备发生更加复杂的变化。 蛋白分子基本上承当了细胞内所有的功能。而组成蛋白分子的更小单位氨基酸中,现在知道至少存在三万种蛋白分子,每一个都由20种氨基酸排列成不同组合。就象字母一样的排列。如果排列正确,就形成有功能的蛋白质。氨基酸排列次序极其关键,如果排列不正确,就会形成一个没用用处的链条,在细胞中被销毁。蛋白分子的这种精确排列,是由谁来决定的呢?在细胞里面更小单位的DNA双螺旋结构中,隐藏着丰富的信息,科学家称之为A  C  T  G 四种碱基符号,正是这些信息,决定了蛋白分子排列。也就是说,在自然选择中,如果没有DNA,那么细胞就无法复制,无法复制就没有自然选择。到此,进化论基本成为了谬误。在现代科学中,已经被证实了。( 顺便说下,路德时评节目从2020年1月19号开始,在英雄科学家闫丽梦的指导下,不断讨论到病毒DNA和一系列相关知识。)

那么,生命是如何来的,这个问题的解答有2个方案,一个是自然进化,一个是被设计。排除了自然进化,就剩下唯一的可能,生命是被设计出来的。现代科学借助电脑模拟,清楚看到了有智慧设计的特征。进入细胞核之后,DNA链条是合成分子蛋白的指令中心,一个分子机器首先解开了一部分DNA双螺旋,使得遗传信息暴露出来,另外一个机器就过来拷贝这段DNA遗传信息,形成另外一个分子叫“信使RNA”,然后,这个携带着遗传信息的RNA分子,穿出了细胞核门卫细胞核孔到了外面,进入核糖体工厂里,开始不停组装,复制。建成了一个氨基酸系列,然后离开核糖体,进入到一个桶状的机器,被卷成具有特定功能的分子后,再释放出来,被另外一个机器,带到它需要的地方去。在这样微小的结构中,有如此精密协调的机器在运作。这明显是具有智慧的设计和制造。分子遗传学的这个发现,提供了强有力的证据,证明地球上的生命,是由设计而来。而不是自然进化。

数学家邓博斯基提出了一个界定“设计”的理论。统计学上小概率的事物或者事件,符合某种可识别的模式,人们就可以探测到智慧的活动。比如,在海边沙滩上,你看到海水冲击形成的波浪纹线条,同时还看到了有“新中国联邦”这样的字样出现在沙滩上,那么,很容易就可以想到,波浪纹是自然形成的,同时,波浪无法形成文字,“新中国联邦”这样的痕迹,必定是智慧形成的。也就是说,小概率和特定性,形成了信息。这些信息存在于细胞中,证明细胞是一种智慧产物,是被设计出来的。在已知的宇宙中,没有一个物质,能够比DNA储存的信息更多,传递的信息更有效。人体中完整的一套DNA,含有30亿个碱基,DNA分子碱基的特殊排列方式,可以传递详细的指令和信息,就象有意义的文字和字母,或者电脑程序中的二进位数字,这种智慧的结晶,会让人类在丰富多彩的宇宙中,得出这样的结论,人类,是被另外一种更高级的智慧设计制造出来的,那么,这个设计者是谁呢?我们中国古代的先人已经给出了无限接近事实的答案,我们就顺着祖先的答案,给出这个结论吧—–盘古开天!

回头在来看看,马列主义出炉的年代,科学技术不发达,科学家也无法对细胞内的结构和原理做深入的研究和分析,这给了达尔文进化论一个客观上无法反驳的基础,通过对达尔文进化论理论的大力宣扬,给全国民众洗脑人类是从猿猴进化而来的,也就是说,不存在神,

不存在造物主,不存在盘古开天,女娲补天,不存在天子,不存在佛主道主,不存在上帝和真主,只有共产主义才是人类最伟大的存在,进一步给出了只有共产党才是中国人的大救星这一结论。达到了树立共产党是中国甚至全人类最伟大的存在这一目的。而共产主义,提倡的就是暴力革命,谁拳头大谁就是统治者,高高耸立在所有人头上,最后的结果就是为了独裁创造了一个无法辩驳的理论和道德世界。逻辑链就是进化论–无神论—暴力革命—共产主义—共产党—个人独裁。从现实中我们可以很容易看到,个人独裁的制度,对整个社会价值观和道德观的危害。独裁制度权力是从最高往下逐级传递,而下级为了获得权力,必须对上级负责,而不是对下级或者广大民众负责。遍布各地的地沟油,本来就是危害人类健康的东西,但是生产者通过贿赂政府官员,使得他们能继续生产,而低级官员又通过贿赂上级官员,获得权力和利益。一级一级往上贿赂。形成了一个腐败的价值观和道德体系。教师,医生,法官这三个社会道德的保护器,最后也沦落成罪恶的帮凶。整个社会价值观和道德的崩溃,正是共产党极权独裁的核心破坏力。

随着休斯顿领事馆被关闭,蓬佩奥国务卿在尼克松图书馆发表演讲,标志着中美两国政府的关系,走到了历史的转折点。两国政府的对抗,从贸易开始,延续到外交,新闻媒体和自媒体,司法,又因为中共病毒而扩大到了包涵医疗卫生在内的许多领域。美国政府官员多次在公开场合说,中美对抗实际上就是价值观的对抗,是全世界自由国家普世价值观与中共共产主义独裁的对抗。爆料革命的战友,既要为消灭中国共产党而努力,也要为新中国联邦核心信仰而努力。

突然想到文贵先生的盘古大观,不知道当时建设这个大厦的时候,是否也因为跟信仰有关而命名。战友们有机会的时候替我问问<_>。

+1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joop12345
7 月 之前

谢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