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美元的支配地位是否会被撼动?

图片来源:FX Empire

据美国《外交》杂志的一篇文章所述,20世纪六十年代,法国财政大臣瓦莱里·吉斯卡德·埃斯塔因(ValéryGiscard d’Estaing)抱怨说,美元的支配地位使美国享有“过高的特权”,可以向世界其他地方廉价借钱并过上超过自己能力的生活。从那以后,美国的盟友和对手都经常对这一观点老调常弹。但是,过高的特权注定要承受过重的负担,这体现在美国的贸易竞争力和就业上面,随着美国在全球经济中所占份额的缩水,这种负但似乎变得越来越重而且不稳定。美元至上的优势大部分要归功于金融制度和大型商业的增长,但成本通常由人工承担。因此,持续的美元政策有可能在美国内部加剧发展不平衡甚至政治上两极分化。

维持美元地位的负担和优势

美元的地位不是被预先规定的。多年来,分析人士一直警告称,出于经济或战略原因,中共国和其他有影响力的国家可能会决定放弃美元并使其货币储备多样化。迄今为止,没有理由认为全球对美元的需求正在逐渐萎缩。但是,美国还有另外一种方式可以失去其作为世界主导储备货币发行国的地位,那就是因为其国内经济和政治成本持续增高,它自愿放弃美元支配地位。

在川普总统执政期间,美国已经放弃了多边政策及安全承诺,促使国际关系学者讨论该国是否在更广泛的战略意义上放弃其美元地位,但其他许多国家希望美国继续提供安全保障,世界上很多国家还是想要美国保持美元作为储备货币。

美元的主导地位核心是来自全球的需求。外国资本流入美国是因为美国是安全的货币存放地,而且这个世界也没有其他的替代选择。这些流入资本比起贸易融资所需资本要小多少倍,他们给美国带来了巨大的财政赤字。换句话说,美国并没有过上超过他们自己的能力生活,容纳了全世界的过剩资本只不过是做好事罢了。

美元地位也是美国国内资本分配的结果,在美国造成了赢家和输家。主要赢家那些充当掮客和资本受众的银行机构,它们对美国的经济政策施加过大的影响。输家就是产品制造商和他们雇佣的工人。世界对美元的需求推高了美元的价值,美元价值过高,造成美国出口商品价格过高,国外对美国商品的需求减少,从而导致制造业的收入和工作机会减少。那些成本由“锈带”等地区的摇摆州不成比例地承担,结果又依次加剧了社会经济分化,促进了政治分化。曾经是这些地区经济的中流砥柱的的制造业工作机会已被转移到海外,在他们身旁只留下了贫困和怨恨。

助力大量资本流动的成本在美国国内将来可能会增加,并且将变得更加不稳定。随着美国在全球经济中所占份额的不断缩水,流入美国的资本增长将与美国经济规模有关。这将加剧美元霸权的分配后果,使美国金融中介机构从中受益,并以损害该国的工业基础为代价。这也很可能使美国政治更加紧张。鉴于这些日益严峻的经济和政治压力,美国将变得越来越难以实现更加平衡和公平的增长,同时仍是全球过剩资本的首选目的地,这意味着货币被过高估值和去工业化。

镑的教训

从19世纪中叶直到第一次世界大战为止,英国是世界上主要的债权国,而英镑是国际贸易融资的主要货币。 在此期间,在所谓的金本位的原则下,货币的价值基于对黄金的可赎回性。 英国拥有世界上最大的黄金储备,其他国家则以黄金或英镑储备黄金。

在20世纪上半叶,英国经济下滑,其出口竞争力下降。 但是由于英国遵守金本位制,出现贸易赤字意味着将黄金转移到国外,这样减少了流通领域的货币数量,并压低了国内价格。 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英国与其他几个国家一起暂停了金本位体制。到战争结束时,它成为一个债务国,而积累了巨额黄金储备的美国已取代它成为世界主要债权国。

英国于1925年恢复了金本位制,但它是以战前的汇率水平恢复金本位体制的,这意味着英镑被大大高估,黄金储备被耗竭殆尽。 英国的出口继续受到打击,它剩余的黄金持有量减少,迫使其削减工资和产品价格。 该国的工业竞争力下降,失业率飙升,引发了社会动荡。 1931年,英国永久放弃了金本位制,实际上意味着放弃了英镑的主导地位。

1902年,当时的殖民大臣约瑟夫·张伯伦(Joseph Chamberlain),有个著名的言论,将英国描述为“疲惫的巨人”。 国际关系理论家和外交政策分析家们对美国衰落的程度和程度,甚至对“后美国”世界的前景进行了辩论。

资本涌入将继续推高美元伤害美国制造

目前,美元看起来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具统治地位。即使美国经济陷入衰退并裁掉了数百万个工作岗位,但对美元的需求却在增加,就像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一样。 外国人士在三月份出售了大量美国国债,但他们将它们换成了美元。 美联储(Fed)向全球经济注入了数万亿美元,以防止国际金融市场紧缩,扩大了与其他中央银行在2008年使用的货币互换系统。

然而资本的涌入将继续伤害美国制造商,CCP病毒的大流行引起的衰退加剧只有工人才能感受的痛苦。为了缓解“锈带”等地区日益严重的经济和政治压力,美国应考虑采取措施限制资本进口。 一种选择是向全球经济提供更少的美元,将货币的价值推高到外国人不愿购买的程度。 这样做会降低美国贸易的竞争力,并压低本已过低的通货膨胀率。

作为世界主要储备货币的供应者,美国没有清晰的继任者。例如,要让资本自由地流入和流出中共国,就需要对该国经济破除政治体制上的阻碍,进行根本性的改革。欧元区也不能够接手作为储备货币的供应者,只要它的增长依赖出口和相应的出口资本。

美国可能会强制征税,以惩罚短期的投机性外国投资,但免征长期的外国投资。这样的政策将通过减少资本流入(贸易壁垒触及的问题只是症状而不是原因)来解决贸易不平衡的根源。这也将减轻当前对自由贸易的抵制,并减少金融机构的非生产性利润。

通过降低美元的价值并提高美国出口竞争力,它还将限制美国的金融中介机构获得超额利润,并且使美国工人受益。

评:结合郭文贵先生发起的爆料革命和他曾经的爆料来看,CCP从娘胎里出生就善于造假,编织谎言。个人认为,目前美元及美国所面临的问题很大一部分是由于CCP的不公开不透明,控制欧盟,和中共国的流氓体制造成的。相信随着CCP非法政权的崩塌,将来全新的国际社会秩序将会彻底合作解决美元的危机,而新中国联邦的货币或许会在未来没有中共的全球货币体系中画出浓重的一笔。

原文链接:https://www.foreignaffairs.com/articles/americas/2020-07-28/it-time-abandon-dollar-hegemony

翻译报道:匿名

校对整理:人间四月

+5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joop12345
6 月 之前

0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reurl.cc/g8m6y4 🌹 欢迎大家订阅 - GTV频道1: https://gtv.org/user/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GTV频道2: https://gtv.org/user/5ff41674f579a75e0bc4f1cd 7月 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