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PN调查发现NBA中国赛区学院存在严重的“中国教练虐待球员,学校缺乏真正教育”等诸多人权问题

作者:Steve Fainaru &Mark Fainaru-Wada
编撰:Cash2019、文佑(荆棘不鸟)、文非、文肯尼

NBA在中国50亿美元的生意,不仅包括商品销售,还包括培养中国年轻球员的工作。ESPN调查发现,NBA员工抱怨培训项目存在诸多人权问题。

早在2019年10月的一条支持香港抗议者的推特, 聚焦NBA与中共的复杂关系之前,ESPN的调查发现,NBA联盟就面临着自己员工在“NBA中国青少年发展项目”中关于人权问题的投诉。

据多位直接了解投诉情况的人士透露,NBA在中国的三所训练学院中任职的美国教练告诉联盟官员,他们的中国合作伙伴对年轻球员进行身体虐待,而且也没有提供应有的学校教育,尽管专员亚当-西尔弗曾说过,学校教育是这个项目的核心。

NBA在新疆开设了一所学院,遇到了很多问题。新疆是中国西部一个警察管制的省份,现在有100多万维吾尔族穆斯林被关押在铁丝网集中营里。消息人士说,美国教练在新疆经常受到骚扰和监视。一名美国教练曾三次被无故拘留;他和其他人因为是外国人的身份而无法获得住房。

一位联盟前员工将他在新疆工作时的氛围比作”二战德国”。

负责国际业务的NBA副专员兼首席运营官马克-塔图姆在接受ESPN采访谈及调查结果时表示,NBA正在”重新评估”并”考虑其他机会”,该学院项目是在中国政府运营的体育设施外运作的。上周,联盟首次承认关闭了新疆学院,但当被追问时,塔图姆拒绝透露人权是否是一个重要因素。

“我们有些惭愧,”塔图姆在谈到中国的学院项目时说。”我们在这里学到的一个教训是,我们确实需要更直接的监督,并有能力在适当的时候进行人员调整。”

10月,休斯顿火箭队总经理达里尔-莫雷在推特上支持民主抗议者,导致中国政府将NBA从国家电视台撤下,使联盟损失了数亿美元。由于冠状病毒大流行,NBA在休战4个半月后准备在本周恢复比赛,这一争议还在继续纠结中。中国中央电视台最近表示仍然不会播出NBA比赛,美国立法者也对联盟与中国的商业关系提出了质疑。

ESPN的调查是在莫雷的推特之后开始的,它揭示了NBA与中国之间的利益关系,也表明了与一个压制自由言论并被指责为文化种族灭绝的政府做生意的成本。它说明了在一个对纪律、教育和安全等问题有着明显不同态度的社会中经营所面临的挑战。报道是基于对直接了解联盟在中国活动的几位前NBA员工的采访,尤其是球员培养计划。

该计划于2016年启动,是NBA在中国这个痴迷篮球的市场中培养本土球员战略的一部分,该计划使NBA中国成为一家价值50亿美元的企业。大多数前员工在匿名的情况下发言,因为他们担心损害他们未来的就业机会。NBA官方要求现任和前任员工不要为这篇报道与ESPN交谈。在给一位前教练的邮件中,一位公关官员补充道:”请不要提及,NBA已经建议你不要回应。”

一位曾在中国为NBA工作的美国教练将这个项目描述为 “运动员的汗水营”。

至少有两名教练因控诉年轻球员受到虐待而离职。

三位消息人士告诉ESPN,其中一位在看了中国教练殴打青少年球员后要求并接受了转会。另一位美国教练在合同结束前离开了,因为他认为学院的教育缺失是不可理喻的。他说:”我不能继续每天出现在这里,看着这些孩子,知道他们最终会成为出租车司机”。

消息人士称,在学院开办后不久,多名教练向联盟负责NBA中国区国际业务的副总裁格雷格 斯托特(Greg Stolt)以及联盟在中国的其他官员投诉了有关身体虐待和缺乏学校教育的问题。他们说,目前还不清楚这些信息是否传递给了纽约的NBA官员。NBA拒绝让斯托特发表评论。

两名前NBA员工分别向ESPN表示,学院的教练们经常猜测,西尔弗是否已被告知这些问题。”我说过,’如果[西尔弗]出现,我们都会立即被解雇’,”其中一位教练说。

塔图姆说,NBA收到了”少量”关于中国教练虐待年轻球员的投诉,并立即通知当地政府,联盟对”与我们的价值观相悖”的行为”零容忍”。塔图姆表示,当时并没有向纽约的联盟官员报告这些事件,包括他本人和西尔弗。

“我会告诉你们,学院运动员和每个参与我们项目的人的健康和卫生是最优先的。”塔图姆说。

塔图姆确定了四次单独的事件,不过他表示只有一次是由NBA员工正式书面报告的。其中有三次,教练报告说目睹或听到了身体虐待的情况。第四次事件涉及一名球员热衰竭。

“我们做了一切我们能做的事情,鉴于我们有限的监督,”塔图姆说。

三位曾在NBA中国工作的消息人士告诉ESPN,中国教练的身体虐待行为比塔图姆指出的事件要普遍得多。

NBA请来了有G联赛和一级篮球联赛经验的精英教练和运动训练师在学院工作。一位前教练描述说,他看到一位中国教练在近距离将球射向一位年轻球员的脸,然后”踢他的肚子”。

“想象一下,你有一个13、14岁的孩子,却有一个40岁的成年教练在打你的孩子,”这位教练说。”我们是其中的一部分。NBA也是其中的一部分。”

据几位在中国有球员培养经验的人士透露,中国教练对球员进行身体上的管教是很常见的。”对于大多数老一辈人来说,甚至包括我的祖父母,他们认为体罚是理所当然的,甚至认为这是一种爱和关怀的表达,但我知道这可能会受到生活在中国以外的人的批评,”英国诺森比亚大学体育管理助理教授郑金明说,他在中国大陆长大,并写过大量关于中国体育系统的文章。”老一辈的人还是把它看作是训练的一个组成部分。”

2012年,NBA聘请布鲁斯-帕尔默在中国南方东莞的一所私立篮球学校担任技术总监,这个项目的前身是学院。这所学校有一份赞助协议,每年向NBA支付近20万美元的费用,并允许学校以”NBA训练中心”自居。

帕尔默在东莞待了5年,他说他多次警告中国教练不要打、踢或向孩子们扔球。他说,在一次事件后,他告诉一位教练。”你不能这样对你的孩子,这里是NBA训练中心。如果你真的觉得要打一个14岁的男孩,而且你认为这会帮助他或者让你感觉更好,就把他带离校园,但不是在这里,因为NBA不允许这样。”

帕尔默说,学校的校长告诉他,打孩子”已经被证明是有效的教学工具”。

据三位消息人士透露,这个问题在NBA学院中非常普遍,以至于教练们多次向包括斯托特在内的NBA中国官员请教如何处理他们认为是身体虐待的问题。这些教练被告知要向NBA驻上海办公室提交书面报告。一位教练表示,提交报告后没有再遇到问题,但其他教练表示虐待行为仍在继续。

“我们没有对当地教练负责,我们没有权力,”塔图姆说。”我们没有对当地教练、学术项目或生活条件进行监督。可以说,我们的参与度比我们想要的要低。”

中国的人口是美国的四倍,对NBA来说,中国是一个爆炸性的市场。联盟收入的飙升部分是由2011年退役的前火箭队中锋姚明的成功推动的。

塔图姆表示,联盟就学院项目的发展向姚明和中国的其他专家寻求建议。他还表示,NBA中国的董事会听取了包括新疆在内的三所学院的规划和布局,并补充说ESPN在董事会中占有一席之地。ESPN发言人表示,ESPN”是一个无投票权的董事会观察员,并拥有NBA中国的一小部分股份”,拒绝进一步评论。(比赛由互联网巨头腾讯公司在中国进行直播,腾讯公司和ESPN也有合作。)

推出学院对NBA老板来说有一个首要目标。”找到另一个姚明”,据两位接受ESPN采访的前员工透露。

当西尔弗在2016年宣布计划在中国开设三所联盟运营的学院时,他表示目标是”全面培养精英运动员”。

“国际顶尖的潜力球员将受益于完整的球员发展方法,将NBA品质的教练、训练和比赛与学术和个人发展相结合,”西尔弗说。

在2016年北京的新闻发布会上,NBA专员亚当-西尔弗表示,NBA在中国的三所训练学院的目标是 “全面培养精英运动员”。

联盟在宣布学院的新闻稿中说:”这项举措将采用360度的整体性方法来培养球员,重点是教育、领导力、性格培养和生活技能。”

接受ESPN采访的NBA员工表示,联盟的许多问题都源于将学院嵌入政府运营的体育设施的决定。塔图姆表示,这些设施让NBA可以使用现有的基础设施和精英球员。但这种安排使NBA的活动处于中国官员的指导之下,中国官员选择球员并帮助确定训练。

“我们基本上是在为中国政府工作,”一位前教练说。

在NBA赞助的东莞基地工作后,联盟聘请帕尔默对学院进行评估。他得出的结论是,这个项目”存在根本性的缺陷”。帕尔默说,这不仅让NBA的员工处于中国的权威之下,还妨碍了联盟与中国最精英的球员合作。

塔图姆说,事后看来,NBA可能”有点天真”地认为这种结构给了联盟足够的监督。

在新疆,球员们住在狭窄的宿舍里;房间本来是供两个人居住的,但一位前教练说,双层床被用来让多达8到10名运动员住在一个房间里。球员们每天训练两三次,课外活动很少。NBA教练和官员开始担心,虽然教育被宣布为学院计划的支柱,但体育局并没有提供正规的学校教育。当球员们–有的只有13岁–不训练、不吃饭、不睡觉时,他们往往无人看管。

一位教练说,当联盟官员访问中国时,得知NBA学院的球员没有上学时,他们似乎措手不及。

NBA能够达成一项安排,即浙江学院的球员将在当地一所国际学校接受教育。但在新疆和山东的类似努力没有成功。

塔图姆说,中国官员告诉NBA,学院里的球员将每周上六天课,学习英语、数学和运动心理学等科目。他说,当NBA员工后来提出关于孩子们是否在学校上课的问题时,中国官员向他们保证说他们在上学。

但两名前联盟员工表示,他们直接向上海的斯托特投诉,称他们手下的球员没有上学。

在过去的一个月内,当NBA准备在佛罗里达州恢复比赛时,它开始面临与中国关系的新问题。田纳西州参议员玛莎-布莱克本(Marsha Blackburn)和俄亥俄州参议员乔希-霍利(Josh Hawley)分别致信西尔弗,质疑NBA为何在国内促进社会正义,却无视中国的侵犯行为。这些信件是在中国宣布针对香港的一项新的国家安全法后不久发出的,该法赋予当局广泛的权力来镇压要求民主的抗议者。德克萨斯州参议员克鲁兹(Ted Cruz)最近也在推特上与小牛队老板马克-库班(Mark Cuban)就中国问题争吵。

霍利在信中质疑NBA,球员穿的球衣上可以表露的不包括支持中国人权的信息,被批准的信息仅限于社会正义和黑人生命运动。

“鉴于NBA的为中共政权残酷镇压开脱和道歉的混乱历史,这些遗漏令人震惊,”霍利在发给媒体成员的信中写道。

其中一位收信人,ESPN记者阿德里安·沃纳罗斯基(Adrian Wojnarowski)回复了一句脏话,霍利随即在推特上向他的23.5万名追随者发出了这封信。ESPN和沃纳罗斯基分别发表了道歉,该记者被停薪停职两周。

在新疆,NBA在一个因侵犯人权而臭名昭著的地区开设了一所学院。

近年来,中国政府升级了对高科技监控的使用,限制了行动自由,并建立了大规模的拘留设施,政府将其描述为职业培训中心,批评者则将其描述为关押少数民族,特别是维吾尔族穆斯林的集中营。政府说,这项政策对于打击恐怖主义是必要的。9月,美国与30多个国家一起谴责”中国对维吾尔人的可怕镇压运动”。有关新疆分裂主义暴力和中国政府镇压的报道可以追溯到几十年前。

塔图姆说,NBA在2016年宣布在新疆启动培训学院时,并没有意识到新疆的政治紧张局势或人权问题。

2018年春天,美国开始考虑因那里的人权问题而对中国进行制裁,这个问题成为美国国内越来越多媒体报道的主题。2018年8月,Slate发表了一篇文章,标题为”NBA为什么会在新疆?该联盟正在世界上最严重的人道主义暴行地之一经营一个训练中心。”

后来,NBA会收到国会领导人的批评,但直到上周,NBA一直没有解决人们的担忧,也没有对该基地的状况做出任何说明。

在莫雷10月推特事件后不久的某个时候,学院的网页被撤下。

在ESPN的追问下,塔图姆一再回避关于新疆普遍存在的侵犯人权行为是否对关闭学院起到了作用的问题,而是提到了”很多因素”。

“我的工作,我们的工作不是对每一个侵犯人权的行为都采取立场,我不是每一个人权状况或侵犯人权行为的专家,”塔图姆说。”我会告诉你NBA代表的是什么。NBA的价值观是关于尊重,关于包容,关于多样性。这就是我们所代表的。”

在NBA表示离开新疆之前,一直积极参与游说美国政府处理维吾尔族权利问题的美国维吾尔族活动家努里-特克尔告诉ESPN,他认为联盟一直在间接地将”反人类罪”合法化。

一位曾在中国工作过的联盟前员工想知道,NBA在围绕”黑人生命问题”的问题上表现得如此进步,并因一项法律(要求变性人使用与出生证上所列性别相对应的卫生间)而将2017年全明星赛搬出了北卡罗来纳州的夏洛特市,但在中国政府打压同样针对NBA员工的情况下,NBA如何能经营一个训练营。

“你不能两全其美,”这位前雇员说。”……你不能在2月份的时候在这里宣传黑人历史月,而在中国,他们在集中营,所有和你合作的人都在打孩子。”

塔图姆表示,NBA”有着悠久的历史,我们的价值观是关于包容和尊重,以及消除文化隔阂。这是我们的主张,也是我们作为一个组织的身份。我们确实认为,参与是弥合文化鸿沟的最佳方式,是跨界发展比赛的最佳方式。”

中国NBA市场的飞速发展是由退役NBA球星姚明成功推动的,图为2012年与时任主帅大卫-斯特恩(左)的合影。

新疆的镇压主要针对维吾尔族人,但外国人也受到了骚扰。一位美国教练说,他在10个月内三次被警察拦住。有一次,他被带到车站,关了两个多小时,因为他当时没有护照。由于安全限制,外国人被告知他们不允许在新疆租房,大多数人都住在当地的酒店。

塔图姆说,联盟不知道有员工在新疆被拘留或骚扰。

在NBA新疆学院训练的大部分球员都是维吾尔族人,但接受ESPN采访的联盟员工并不清楚是否有球员受到政府镇压的影响。

去年秋天从新疆回来后,在佛罗里达IMG学院和The Citadel任职后加入NBA的力量教练考宾 罗伯特(Corbin Loubert)在推特上发布了一篇CNN的报道,描述了该CNN记者在新疆如何面对监视和恐吓。

“我过去一年在新疆生活,可以证实这篇报道的每一个字都是真实的,”罗伯特在推特上说。”最大的挑战之一不仅是我面临的歧视和骚扰,”他补充说,”而且对我身边的维吾尔族人面临的歧视和骚扰视而不见。”

罗伯特拒绝了ESPN的多次采访要求。

在莫雷的推特事件之后,去年10月,八名美国议员–包括纽约州众议员亚历山大-奥卡西奥-科特兹和克鲁兹,在给西尔弗的信中呼吁NBA”重新评估”新疆学院,以回应”一场大规模的、由政府主导的民族宗教压制运动”。

尽管NBA现在说已经在2019年春天离开新疆,但联盟并没有回应这封信。新疆学院的网页很快就消失了。

上周,联盟在回复田纳西州参议员布莱克本时写道:”NBA与新疆篮球学院一年多来没有任何瓜葛,双方关系已经终止。”

约翰-庞弗雷特(John Pomfret)的2016年著作《美丽国度和中央王国》(The Beautiful Country and the Middle Kingdom)涵盖了中美关系的历史,他称把学院放在新疆的决定是”一个巨大的错误”,使NBA成为”大规模侵犯人权的一方”。

“关闭它可能是最聪明的做法,”他说。”但从NBA的角度,你可以清楚地理解为什么他们不想公布。因为这样一来,你就是在给中国添堵。你会说什么,’我们因为人权问题而离开’?这比莫雷的推特更糟糕。”

塔图姆说,联盟决定终止与新疆设施的合作,因为”它没有权力,也没有能力对这些当地教练采取直接行动,我们最终得出结论,那里的项目是无法挽救的。”

塔图姆说,NBA通知其在新疆的教练员,联盟计划停止运营,教练员随后被”迁出”。但当塔图姆被告知,多个消息源告诉ESPN,NBA从未将关闭新疆的计划告知教练员时,塔图姆表示,他其实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对话。

两名消息人士对NBA有计划在2019年春天离开新疆提出质疑。一位教练表示,联盟到夏天还在寻求其他教练转移到那里,联盟对布莱克本的回应”完全不准确”。

“他们还在试图让人们去那里,”这位教练说。”它并没有因为塔图姆说,’我们要结束这一切’而结束。”

“他们可能最后说,’我们为什么要这么做?”他继续说道。”就像我们从一开始就告诉他们,’我们为什么要在这里?我们是NBA,我们没有理由在这里。”

编者观点:

NBA作为一个世界上最成功的商业篮球联盟,对外扩张市场是很正常的行为。姚明在美职篮的成功,给NBA带来了中国大陆14亿人的巨大市场。在中国开设篮球学院,也是正常的商业需求。在莫雷的推特事件前,被利益冲昏头脑的投资者忽略了中共的邪恶本质。让一帆风顺的NBA中国公司遭受重大经济损失,祸不单行,莫雷的挺港言论引爆了中国大陆被洗脑大众的心态,他们疯狂抵制NBA,尤其是火箭队,让自己在中国大陆的颜面扫地。NBA的进退两难,让他们看到了打交道对象的本来面目。

中国大陆的人口众多,篮球市场前景广阔。但因为中共的存在,一切都变了。NBA投资者没有意识到中共洗脑和培养了众多“自干五”和“小粉红”,日常生活是正常人,并无异常。一旦触碰到脆弱和扭曲的“爱国”自尊心,像DDOS一样触发出来,中共在他们脑子植入了“木马”程序。莫雷事件爆发,NBA被他们的“唾沫”所淹没。

中国的传统文化不可否认有其糟粕,例如“不打不成材”等。传统教学采用行为主义的理念,并衍生出许多把学生当“禽“在”填“,或把学生当”兽“在”驯“的教学策略。即使在当下,很多中国大陆的教师仍未摆脱这一传统糟粕。并且中共在教育上并未用心,没有建立现代化的教育体制,中方教练打学生的情况一再出现其实是中国教育的缩影,文化教育背景不同的美国人当然不可理解。

没有科学规划的体育制度,让文化学习和职业体育训练分离,往往造成职业球员难以理解和执行教练的要求。过度重视体育训练,忽视文化课也是中国职业体育需要改进的方面。

NBA在人权“重灾区“新疆开设学院,本就是对美国”民主灯塔“的一种侮辱。既然中共能够将数百万新疆人送入”集中营“,实行纳粹化管理,对美国教练的不尊重也在情理之中。

通过一次次事件,美国人应该逐渐清醒起来,正如当纳粹进攻波兰的时候仍昏昏欲睡,绥靖出危害世界的纳粹。中共就是当今的纳粹组织,它的野心并不小,但其实现目标的手段方式却十分隐蔽,容易麻痹对手,中共比纳粹更有过之而不及。NBA的教训就是一个很好的案例,当金钱和普世价值同时发难时,美国人的选择决定了他们自己的命运。

原文链接:https://www.espn.com/nba/story/_/id/29553829/espn-investigation-finds-coaches-nba-china-academies-complained-player-abuse-lack-schooling

+4
4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joop12345
6 月 之前

消灭ccp

0
maliya
7 月 之前

愿NBA早日看清形势,脱离ccp!

0
灭共52165 新中国联邦

take down ccp

0
guiyouzhonghua
7 月 之前

take down ccp!推倒防火牆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