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的教育工作者担心像”文革”时代一样被清洗

新闻来源:《卫报》;作者:Verna Yu in Hong Kong;发布时间: 2020年8月1日

翻译/简评:游戏小哥;校对:Julia Win;审核:InAHurry;Page:拱卒

简评:

香港反送中运动已历时一年多,中共用了各种无耻的手段,始终无法彻底赢得香港人街头的抗争。通过统计被抓捕人的身份,发现大部分是有着自由思想的年轻学生,因此这也是中共通过建立国安恶法彻底废除香港100多年以来传承的英式教育的手段。自97回归以来,中共对无法颠覆香港的教育制度一直耿耿于怀。面对国安法的实行、红色洗脑教育、遍地文字狱、新疆模式,有良心的知识界人士的继续抗爭将是阻碍重重。希望早日推翻中共极权的統治,使香港教育界不必经过這文革式的压迫。

“像文革大革命时那样” :香港的教育工作者担心被清洗

因为当局试图争夺与其对立的年轻一代的思想,教师和教授们面临着打压.

香港的在校学生6月就一名教师因“政治信仰”被辞退而抗议。 老师担心新国安法会增加对他们的审查。 摄影:Tyrone Siu /路透社

对于香港成千上万的大学教授和老师来说,接下来的几周将是他们为新学年做准备的紧张时刻。

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后,全市的大学、学校甚至幼儿园都将在7月通过《国家安全法》后首次恢复上课,在清除教师中的“坏苹果”的呼声中,他们将受到前所未有的审查。

自一年前反政府抗议运动席卷香港以来,教师和学校一直受到政府官员和亲建制阵营的严厉攻击。在那种能让人联想起1966年至1976年的中共国文化大革命的语言中,教授和老师被广泛指责用所谓的异端和激进的议程“毒害”年轻人的思想,并培养与当局对立的年轻一代。

仅在过去一周,就有两名活跃于政界的学者被开除。 而在同一周,还有四名学生活动家因国家安全罪被捕,以及 12名民主候选人被取消了立法会选举资格。

法学教授戴耀廷(Benny Tai)是被中共国官方媒体大肆诋毁的2014年“雨伞占中运动”的创始人之一,他在周二被香港大学解雇。 去年,戴耀廷还因领导公民抗议运动而被控妨害公共秩序罪入狱。

雨伞占中运动领导人戴耀廷在周二被捕。 照片:王安/路透社

中联办称解雇是“正义之举”,并指责他“煽动”学生。 由中共国控制的文汇报说,这是大学姗姗来迟的“祛除毒瘤”。

戴说,他被解职“标志着香港学术自由的终结”,他“为目睹我心爱的大学的消亡而心碎。”

曾在香港浸会大学任教11年的民主派立法会议员、社会工作讲师邵家臻说,他对雇主拒绝与他续签合同感到“震惊”。

去年因占领抗议活动而被当局指控“煽动公众滋事”并入狱的邵家臻在1月份被免职,同时,大学启动了与他的罪名有关的纪律处分程序。

他说:“他们(当局)在与参加占领运动的人秋后算账,而且还试图通过法律和我们的职业起诉我们。” 浸会大学拒绝对此事发表评论。

香港保安局局长李家超周四在接受中共控制的《大公报》的一次采访中发誓要除掉教育部门中导致香港青年中毒的“坏苹果”。

李家超说,当局将“严厉惩罚公共敌人”,并力争在两年内根除“危害国家安全的病毒”。 国家安全法要求政府加强对学校和学术机构的监督。

国家安全委员会成员李家超说,他的首要任务是“处理学校”,他援引统计数据说,在反政府抗议活动中被捕的人里,约有40%是学生,100多人是老师。

香港将进入一个不允许任何独立思考的反智时代

陈健民教授

在过去的几个月中,教育局确实采取了一系列措施来加强对学校、教师和学生的监管。

6月,教育部长告诉学校,对抗议北京实施《国家安全法》的学生或教师进行纪律处分。 与此同时,该局还表示,新教师需要完成有关职业操守和国家发展的强制性培训计划。

该局已禁止学生高喊政治口号以及在学校唱抗议歌曲。 该局负责人还告诉学校,如果学生对国歌表现出不尊重,学校可以报警。 一位允许她的学生在音乐考试中演唱抗议歌曲的音乐老师也因此被终止合同。

据报道,在公共图书馆撤出亲民主人士的书后不久,该局要求学校审查其图书馆书籍以遵守禁止分裂、颠覆、恐怖主义和与外国势力勾结的新国安法。

对于有“操守问题”的教师,例如那些宣扬自己政治立场的教师,如果学校不配合教育局的调查,教育局甚至可以吊销校长和教师的执照。

接受《卫报》采访的教师和教授将他们面临的恐吓比作“文化大革命”期间的那种恐吓—那是中共国一场针对知识分子和其他特权阶层的动荡的政治运动。

一位学校老师,帕特里克·莫,因其在社交媒体上发表的评论而受到教育局的警告。莫说:“这就像在文化大革命时期一样 – 你所说的每个字都可能被用来对付你…你因为担心惹上麻烦,所以进行自我审查。”

一位在去年的抗议活动中曾在网上发表批评警察暴行的言论的历史教师发现自己遭到警察工会和教育当局的谴责。 亲北京的新闻媒体和在他学校门口抗议的团体,使他感到受到了恐吓。 他虽保住了自己的工作,但被禁止教授通识教育,因为这一学科被指责会“腐蚀年轻人的思想”。

他(历史老师)说:“我现在说的每一个字都要小心谨慎。我们不敢再讨论抗议和政治议题了。”

《国家安全法》通过后,一些学者还被要求避免在课堂上讲授涉及政治敏感的内容。

批评人士说,对直言不讳的学者和教师的政治立场进行攻击,这对香港学术自由是个坏兆头。

邵家臻表示,除非学者拥有言论和思想自由,否则学术机构不可能成为真正卓越的学术机构。

他说:“你不能在鸟笼中进行研究。对于我们的年轻人来说,教育他们注意红线和禁止进入的区域,并要求他们不去跨越红线是非常糟糕的教育。”

今年早些时候从监狱获释的2014年运动的联合创始人陈建民教授说,中共当局打算启动 “思想改革” 议程,这就像过去几十年来针对知识分子的政治运动一样。

这位社会学家(陈建民教授)说:“对于任何涉及中共国的问题,都会有有利于中共的标准答案…并一定是支持一党统治的。香港将进入一个禁止独立思考的反智时代。”

原文链接

编辑:【喜马拉雅战鹰团】

+2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joop12345
6 月 之前

消灭ccp

0

英國倫敦喜莊園 Himalaya London Club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8月 0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