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kTok正面临着集体诉讼

作者:喜马拉雅联盟加拿大农场 坐看云起时

校对:HUH

Senate bill seeks to ban Chinese app TikTok from government work ...
图片来源:Techchurch

继华为5G之后,TikTok成为新的焦点。自上周五川普总统宣布将考虑禁用TikTok后,中共外交部发言人再次以“不要打开潘多拉的盒子”相威胁。微软对抖音收购的一波三折反映了美国当前内部各种势力的激烈角斗。正当此刻,抖音又面临着一项集体诉讼。

据NPR电台八月四日的报道,TikTok因窃取儿童数据并发送到中共国面临着集体诉讼,而此项诉讼已成为联邦法院的一项重大法律行动。

数十名未成年人通过他们的父母,指控这款视频分享应用收集了他们的面部特征、位置和联系人的信息,并将这些数据偷偷地发送到中共国的服务器。

在过去的一年里,TikTok的用户分别在加州(该公司在加州设有办事处)和伊利诺伊州(伊利诺伊州要求科技公司在收集个人身份数据之前必须获得书面同意)提起了20起独立但类似的联邦诉讼。

现在,这些诉讼已经合并成为集体诉讼。

周二,联邦法官小组裁定,此案将在美国伊利诺伊州北区地方法院进行审理。法官John Z. Lee被任命为主审法官。

原告律师要求法官把此案扩大为全国范围的集体诉讼,这将影响到数千万美国用户。

TikTok断然否认指控,并尽一切努力避免卷入一场旷日持久的法律战。川普政府认为母公司在中共国的TikTok是一种国家安全威胁。川普总统周一表示,TikTok必须在9月15日之前出售给美国的购买者,否则将在美国 “关门大吉”。微软公司则承认,它正在试图收购。

TikTok正在争取驳回此项隐私诉讼。但如果诉讼成立,该公司将面临数亿美元的赔偿。

最近,根据伊利诺伊州同一法律对Facebook使用面部识别技术提起的诉讼,以创纪录的6.5亿美元的数据隐私赔偿和解。法律专家表示,如果法院批准TikTok诉讼为全国性案件,那么和解金额可能会超过Facebook的赔付金额。

伊利诺伊州的这项法律被称为《生物识别信息隐私法》,该法案”一直令美国许多公司恐惧,担心会有人提出类似的隐私索赔。”参与起诉TikTok的33名原告律师之一Lesley Weaver说。

TikTok的律师表示,该应用既没有采集用户的生物识别信息,也没有向中共国发送任何数据。但同时也争辩说,即使该公司将数据传输到北京,也并不违反任何法律。

“本应用的隐私政策里标明,用户数据将与TikTok的企业关联公司和第三方商业伙伴及服务提供商共享,这也是以广告为商业模式的免费社交网络App的标准。”TikTok律师Tony Weibell在提交给法院的材料中写道。

TikTok是否把数据送回中共国?

关于TikTok的国家安全争论的焦点是,到目前为止,没有人提供直接证据证明Tiktok将美国公民的信息发送到中共国,或准确地说,给中共。

TikTok表示,其美国用户的主要服务器在弗吉尼亚州,备份服务器在新加坡。该公司表示,收集到的美国数据从未送给在中共国的服务器或中共当局。

但这说辞与原告律师聘请的技术专家的调查结果相矛盾。技术专家研究了TikTok数据的收集和历程,根据诉讼书,他们声称大量信息被发送到中共国的服务器,“由与中共国政府合作的第三方控制”。

“这些信息包括了TikTok用户的精确物理位置,甚至在建筑物里的室内位置。根据TikTok用户的使用情况,信息还可能包含了精神或身体健康、宗教观点、政治观点和性取向,”用户的律师在法律文件中写道。

原告律师们拒绝为此文件发表评论,不愿向NPR透露他们的专家信息及专家所采用的调查方法。

诉讼书中提到,TikTok一经下载,无须用户注册开通,立即开始收集数据信息。用户录制的视频,即便自己没有保存,TikTok后台却仍有该视频存储。仅仅下载了TikTok却未曾打开使用,它也在手机中不断地偷盗大量的个人数据。诉讼认为,这是一种未经用户同意的严重违法行为。

用户的律师表示,这款应用隐藏偷盗行踪,在手机中 “秘密窃取”信息。

“他们通过混淆源代码的手法,从用户的移动设备中获取的私人和个人身份的用户数据和内容,”诉讼书上说。

TikTok否认在用户同意其服务条款之前就开始收集任何数据。但对从用户那里收集数据则毫不讳言。专家声称,大多数智能手机应用收集和存储的数据和TikTok一样多—–或甚至更多。

TikTok的法律团队表示,这起诉讼是基于对该应用如何收集数据以及如何处理数据的 “完全背离事实”的分析。TikTok律师魏贝尔认为,这起诉讼如同许多美国政客和硅谷科技巨头一样,表达了一种强烈的所谓恐华情绪。

“这起诉讼是基于(并引用)与这些反华政客和公司竞争对手们对TikTok的攻击、猜测、假设和暗示的种种说辞,”Weibell在一份文件中说。

魏贝尔拒绝向记者评论该诉讼。

TikTok称应基于用户协议撤销该案

TikTok的服务条款中包含了所谓的仲裁条款,该条款使得用户同意任何对该公司的投诉永远不能成为集体诉讼的一部分。

但根据加州法律,仲裁条款不适用于未成年人。如果他们认为自己受到了伤害,仍然可以提起诉讼。原告律师也表示,由于数据收集发生在任何服务条款被同意之前,因此应该适用于任何年龄的用户。

不过TikTok强烈要求驳回该案件,理由是用户首先没有权利提起诉讼,因为仲裁条款强制要求在法庭之外解决纠纷。

如果监督此案的法官评委会站在TikTok一边,该案件就可能面临分崩离析。但如果评委会同意原告的意见,双方将开始商议谁能加入集体诉讼,以及将涉及多少钱的问题。

根据伊利诺伊州的生物识别法,在未经某人同意的情况下采集身份数据,每次盗取最低处罚为1000美元。如果证明该秘密窃取属于恶意窃取,每次盗取的处罚可高达5,000美元。

根据市场研究公司Sensor Tower的数据,TikTok在美国的下载量已经超过1.8亿次。该诉讼给微软对抖音的收购造成了一定的影响。

未决诉讼带来的风险很可能会成为微软这家软件巨头在正式提出收购TikTok之前的审查内容之一。但参与此案的律师表示,这起诉讼不可能让微软这家估值1.5万亿美元的公司打消念头。

一些参与诉讼的律师预测,TikTok会尽力在出售前达成和解,以使自己 “更有卖点”。但如果这起诉讼成为全国性的集体诉讼,可能会导致TikTok在未来数年深陷法律诉讼并花费庞大的法律开支。

微软在一份公开声明中许诺,如果它买下TikTok,美国公民的所有数据都将留在美国境内。目前已在境外存储或备份的信息,微软将确保这些数据在转移后从境外服务器上删除。

评:抖音和所有中共国的手机应用程序对用户信息的采集分析是中共超限战中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共正千方百计地利用自己在美国的代言人试图阻扰或挽回中共软件应用在美国被禁用的命运。霍利议员在八月五日的福克斯采访中明确表示,TikTok是中共安置在美国的特洛伊木马,并对微软的收购是否能完全保障TikTok用户信息安全表示了疑问。令大家欣喜的是,彭佩奥国务卿八月五日发表的清洁网络五大措施,从软件,硬件到实体各方面彻底地与中共脱钩,保障了美国下一步行动的大后方安全。正如路德社所分析的,闹得沸沸扬扬的TikTok收购看似往后退了0.1步,但清洁网络五大政策在实质上却是往前进了10步。这说明了此届美国政府对中共有深刻的认识,并且对中共的各项追责都按照美国的法律程序,一步一步坚实地在向前推进。

霍利议员谈微软收购:https://gnews.org/zh-hans/287283/

+4
2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joop12345
6 月 之前

消灭ccp

0
anwang1
6 月 之前

聪明的美国人赶紧起诉赔偿 再告腾讯 百度 …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