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乌托邦之恶花: 自由民主国家还能继续容许中共这种全天候监控系统的全球性扩张吗?

图片来源:香港苹果日报 (中国随处可见密密麻麻的摄像头)

近日,福克斯新闻记者霍莉﹒麦凯 (Hollie McKay) 发表了一篇名为“反乌托邦立据:中国一流的大规模监视系统如何威胁全球自由”的专栏文章。作者自2007在福克斯任职以来,广泛报道了来自伊拉克、叙利亚、也门、阿富汗、巴基斯坦、缅甸和拉丁美洲等战区的情况,并调查了世界各地的全球冲突、反人类罪、恐怖主义和侵犯人权行为。

文章指出,据北京市公安局宣称,北京的每一毫米都由高清摄像头监控。如果通过面部识别算法与储存在秘密数据库中的图像匹配,可能会使你因为在自家门口做的事情而面临法律麻烦;私人聊天中谈论政治的消息可能会让你失去工作。然而,这只是冰山一角,也是中共及其反乌托邦梦想的开始。正如中共领导层所倡导的那样,这可能对犯罪起到威慑作用,但同时也意味着其公民隐私和言论自由的丧失。

中共监控技术已成为人权滥用的关键工具

文章称,中共当局几十年来一直在努力消灭新疆的维吾尔族穆斯林人口,近年来,中共将成千上万的新疆人被送到了政府所谓的“再教育”的集中营,而这些行为极度依赖数字化监视技术的创新。

中共开发的名为“一体化联合作战平台”(IJOP)的系统,具备审查整个人群的能力。它可以迅速产生被分类为“可疑”人员的名字,这些人可能因此被拘留,而这完全取决于他们出国旅行的方式,安装的移动应用程序以及私人消息中使用的关键词语,甚至只是问别人在哪里祈祷。IJOP可以在几秒内过滤掉数十亿个数据,并展示关于你的一切资料:从照片、家庭住址到身份证号码,教育程度,互联网浏览历史记录和家庭成员信息。

此外,监视措施还包括敦促邻居告密,将中共官员直接安置在家里以及将QR码贴在房门,以便警察可以追踪查看所有人的行踪。

然而,不只是少数群体被监控。据安全自由协会(SFS)执行主任约瑟夫·胡米尔(Joseph Humire)指出,中国每六个公民中大约就有一台闭路电视摄像机,这使得中国成为世界上最被监视的国家。

根据微生物学家,活动家/发言人林晓旭(音译,英文名Sean)表示:“中共的目标人群是任何有独立思考能力的人,面部识别涉及许多技术,包括面部动作单元分析,面部表情识别,深度神经网络分析,面部肌肉运动识别,地形建模,深度机器学习和超级计算机技术。”

中共国的社会信用系统反乌托邦之恶行

文章还指出,最近北京集中了其监控工具的“弹药库”,创建了社会信用系统,依据该系统的评分,中共政府可以对认为有问题的中国公民的线下或线上活动进行处罚。

美国企业研究院(AEI)的中国政策专家,研究员扎克·库珀 (Zack Cooper) 解释说:“政府可以利用这些社会信用评分对中国公民的旅行,银行账户,奖学金和其他活动施加限制,从而迫使中国公民遵守中共的愿望或接受严重的个人和职业限制,许多此类活动都是由中国公司根据政府的要求进行的。”

然而,这种社会信用评分模式具有超越国界的广泛吸引力。

库珀继续说道,“一些专制国家将中国视为控制大量人口的典范。另一个优势是,中共国公司有可能获得13亿个人的记录,比起人口更少,更关注数据隐私的国家而言,中共可以更容易开发和改进复杂算法。因此,近年来中共国公司在这方面取得了长足的发展。”

专家们还强调,近年来,中共国主要垄断了人工智能(AI)和面部识别(FR)市场,借此机会,中国正在打造监控技术的全球规范并支配了相关的监管环境,主要是为了使其公司可以进入并占领全球市场。

中共监控技术正在全世界继续扩展

文章称,试图永久掌控权力的独裁者很欢迎这种大规模监控技术,因此很多国家正在采购中共的监控技术。胡米尔也推测,这项有争议的技术正在被销售到拉丁美洲国家,尤其是委内瑞拉。中共控制的中兴通讯股份有限公司在委内瑞拉开发了一种新的智能身份证。

胡米尔表示,“马杜罗政权是中共的战略盟友,因此这是预料之中的事,然而,这在拉丁美洲其他地方也正在发生。在阿根廷北部省份胡胡伊,中兴通讯已经出售了带有600部摄像头的监视系统,价值约3000万美元。在邻国乌拉圭,中兴捐赠了2000多部监控摄像头,用于监视乌拉圭与阿根廷及巴西的边界。在巴西,华为的设备已嵌入了政府的基础设施以及巴西中央银行等一些机构。”

卡内基基金会(Carnegie Endowment)的一份报告显示,总体而言,中共已经向全球60多个国家出口了监视技术,其中一些国家人权记录较差,因此他们无法从发达国家购买这种技术。

文章还援引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e)于2020年4月的一份分析报告称:世界各国和城市越来越多地选择采用中国的公共安全和监视技术平台。这一趋势的驱动因素是复杂的,尽管人们担忧安全性和隐私性,但由于中国地缘政治利益的扩大,其技术公司的市场力量不断增强,以及受援国的状况使中共技术成为有吸引力的选择。有些时候,部分国家和中共国签订的金融协议中,采购监控技术的条款竟然和中共国为后续技术发展提供融资的条款进行了捆绑。

胡米尔补充说:“中共认为人工智能对其未来的军事和经济力量竞争至关重要。一带一路倡议将由中共国建造光纤网络上的数字化丝绸之路,将互联网流量暴露在中共情报机构的监控之下。人们担心中共国会进行经济报复,因为世界上许多国家都负债于中共国。从中共国进口人工智能或监视技术的国家中有一半是位于一带一路上,并且依赖于这些基础设施贷款。”

随着去年年底起源于中国武汉市的新型冠状病毒的激增,许多专家担心,已经强大的监视引擎只会以创纪录的速度得到加强,因为中共以进入了紧急状态为由向科技公司提供资助,用于开发旨在抑制传染病蔓延的产品。

美国政府已经开始反击

最后文章表示,针对中共侵犯人权的大规模监控系统的反击已经在路上。川普总统周五宣布,他打算很快签署一项行政命令,将在未来六周内禁止中共国开发的视频共享应用抖音和微信。此外,美国政府长期以来一直在警告其他国家不要让5G公司华为在其境内运营。上个月末,美国在其经济黑名单中增加了11家中共国公司。通过这些制裁措施,这些公司将无法获得美国公司和技术的支持。

评论:从马路上密密麻麻的摄像头,到面部识别和人工智能的应用,以及登峰造极的社会信用体系,中共国试图监控其国民,打造反乌托邦的恶行已经被识破。自由民主的国家还能继续容许中共这种全天候监控系统的全球性扩张吗?

原文链接

翻译:Allan Wang
校对:晴天小蚂蚁

+1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joop12345
6 月 之前

消灭ccp

0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reurl.cc/g8m6y4 🌹 欢迎大家订阅 - GTV频道1: https://gtv.org/user/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GTV频道2: https://gtv.org/user/5ff41674f579a75e0bc4f1cd 8月 0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