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农战情室323 zelenko疗法·硫酸羟氯喹特

作者:VOG翻译组 椰子哦耶    编辑:VOG翻译组 flasher

耶鲁大学的病毒学家Harvey Risch博士在节目上呼吁美国一线的医务工作人员为羟氯喹发声,这是合法并正确的用药,病人们迫切需要得知真相。底特律的研究针对的是住院病人,在住院前期服羟氯喹可以有效降低死亡率。但我们第一步应做的是用药物预防病人发展到住院的阶段,而羟氯喹就是有效药物之一。在病人出现症状的第五天就要用药,尤其对于有其他慢性疾病的60岁以上的高危患者应尽早用药 。 理论上的黄金标准在很多现实案例中都不具有效性。只有基于超大样本的随机检测的结果才具备可靠性。随机检测本身就有瑕疵,所以人们必须考量其他因素。例如一位治疗过400位或800病人的医生,只有2例死亡比例,这就是真实可靠的证据。

Jack Maxey提到印度官方也积极推进羟氯喹的使用。有着12亿人口的印度,新冠病毒死亡人数3万8,而只有9百万人口的纽约死亡人数已经达到3万3。

Risch博士称在西印度给30.4万人服用三种不同计量的羟氯喹的研究发现,在安全剂量以内,服用剂量越多的人感染病毒的几率越低,对于已感染的病人,每天服用剂量越大,他们因病毒致死率越低。这就证明了羟氯喹既可以预防新冠病毒,又可在感染初期有治疗作用。在意大利和葡萄牙研究数据都表明,服用羟氯喹可以降低一半感染CCP病毒的风险。

Jack Maxey谈到他觉得西方世界正在被欺诈,早期开始使用羟氯喹的地区如拉丁美洲和中东,死亡率远远低于美国,他认为美国应感到羞耻,没有及时挽救那么多人的生命。

Risch博士认为,在短时间内,应以药物疗法预防为主,因为疫苗的研发需要大量时间,在短时间内研制出疫苗不现实。

Jack问到,是否有研究来比对henry ford医院使用羟氯喹和纽约其他未使用羟氯喹的医院的就诊结果?

Risch博士认为这样的对比更难证明药物的有效性。在同一家医院,对进行药物治疗,和未接受药物的病人进行研究,并考虑进他们为什么接受或未接受药物治疗的原因,会更好的控制变量,更容易证明药物的有效性。

Jack问到,鉴于美国一半的死亡都集中在80岁以上的人,我们是否可以考虑让这部分高危人群服用羟氯喹来预防?

Risch博士表示赞同,且有些地方已经开始这样做。这是很聪明且可行的办法,观测他们是否会产生心脏疾病(概率非常低)。同时给年迈的,患有慢性病的老人服用锌,因为锌可以防止病毒复制,羟氯喹只是帮助锌进入细胞。所以从养老院非常适合推行这样的预防措施,我们可以进一步观察效果。

Jack问:是否需要进行随机对照研究来证明羟氯喹对ccp病毒的疗效?

Risch博士,面对当下这场危机,我们不需要。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对药品有不同的批准机制。通常状况下,药物可能要经过5年的随机对照试验研究才能够得以批准。但紧急用药批准不需要长期随机对照研究这项条件。在3月28日羟氯喹已经获得药品管理局对于住院重症病人的紧急用药批准。而那时他们依据的证据还没有我们目前掌握的前期治疗的证据充分。药监局现在对羟氯喹的新冠病毒前期治疗效果要求随机对照试验与他们3月份直接批准羟氯喹成为医院重症患者紧急用药的行为根本不一致。现在的问题是没有一线就诊经验的的学术医生及有着利益冲突的官僚机构在指导一线救人的医生如何用药,这样的荒唐行为无法让人接受。

Jack提到,现在很多违背主流声音,支持羟氯喹的人被自己的同僚攻击。一些医生竟然因为为病人开羟氯喹被医院的药剂师威胁。

Risch博士称,现在有医院和医疗委员会竟然以吊销执照为威胁,不许一线治病救人的医生谈论羟氯喹。这荒唐至极。

Jack提到这周的重磅新闻之一是,Henry Ford医院已被禁止评论任何科学研究,因为他们的研究结果让他们倍受攻击。

Risch博士,纽约的一家医院的包含6000个样本的研究结果和Henry Ford的研究结果一致证明,羟氯喹在住院初期使用治疗新冠效果显着。他呼吁更多的医生站出来为羟氯喹发声。

Jack 表示,关于羟氯喹的使用,很明显看出政治力量的较量和做祟。如果能够尽早使用羟氯喹做预防及治疗,我们可以尽快复工复产,让社会重回稳定的状态。

Jack问闫博士:新冠病毒毒性会不会自动衰减,最后像一代SARS一样自己消失?

闫博士称,这样的推测是基于病毒来自自然。可SARS-cov2不同于以往我们遇到的任何一种病毒。像她之前所说,病毒序列和各种证据均表明,这个病毒完全不是来自于自然,是经实验室技术改造的病毒——她和团队的学术报告中会进一步向人们解释;所以这个病毒不会像自然界的病毒,最终与宿主免疫系统进化到一个平衡状态。目前世界各地已经出现第二波甚至第三波疫情,我们必须要寻找到病毒的起源才能知道这场大爆发是如何导致的,以及为什么病毒对人的亲附性那么强——用常识就可以判断证实,这些证据都指向病毒来自中共人民解放军的舟山蝙蝠病毒这一信息,而且一些特点被加强了——比如它们容易攻击遍布人类全身的ACE2受体,所以它们的攻击目标很多,而且是致命的;因为病毒会和细胞结合,对身体下游造成损伤,细胞因子风暴诱发血栓。如果仅凭自然衰减,全人类的健康都将遭受巨大损害。所以我们必须找出病毒是如何被修改的,及病毒的生理特征,从而开发出药物或是用已有的安全药物,如羟氯喹来进行预防及初期治疗,并且开发疫苗;这些都是我们战胜CCP病毒需要做的。

节目连线zelenko医生,让他谈一下自3月份开始他就开始对病人使用的zelenko疗法和效果。

Zelenko医生称,首先他想告诉美国民众,对CCP病毒,我们是有治疗及预防办法可以终结这次疫情的。他所在的社区,居住密度很大。病毒到来后的一周内,大部分人都感染了。当时没有现成的治疗方法,全世界都是在忙于制造呼吸机。他认为这个方向是错误的,因为最先应做的是防止病人发展到住院阶段。新冠病毒有三个阶段:第一阶段,病人开始出现一点症状来社区医院就诊;第二阶段,病人住院;第三阶段,病人上呼吸机。他的目的就是在第一阶段治疗病人,让病人免于住院。他搜集各方资料,结合临床症状进行快速治疗,而不是等到出检测结果后再进行治疗。通常人们会在病症出现的第4或5天前去就诊,立即治疗可以免于病情发展到不可控阶段。他开始这样做后,他的病人便开始不用去医院了。他的团队在3月-6月间诊断了2200名病人,他负责治疗800名60岁以上,有慢性病的高危人群——高危人群死亡率只有5%。这个前期治疗的临床数据是全球唯一的。在这样的危机面前,要求随机对照研究是在犯罪。治疗新冠最重要的环节就是前期治疗——正如你家着火的话,你会立马灭火,而不是等到火烧遍了房子才去叫消防队灭火。目前大部分医生让病人回家观察三天,之后再去医院——这已经错过了最佳治疗时间。

Zelenko医生称,他的疗法使得重症病人的死亡率降低了85%,如果美国可以在早期采用他的疗法,就可以避免90%的人死亡。如果把人当作人看,治病救人要远比从他们身上赚取更大利润要重要。他的这种疗法其实不止作用于新冠病毒,对于其他RNA病毒感染也同样有效,但这样廉价而有效的药品会对暴利的制药行业产生巨大利益冲突。过去65年的经验证明,孕妇和儿童都可以长期安全服用羟氯喹,毫无疑问羟氯喹是人类历史上最安全的药物之一。

+6
2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joop12345
6 月 之前

谢谢

0
灭共52165 新中国联邦

take down ccp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