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的轮回 ——从纳粹德国到今日中共

编撰:Salvatore Babones、天使、文佑(荆棘不鸟)、Lori文哒

20世纪30年代的德国和2010年代的中国之间的相似之处是深刻的。自由世界未能遏制德国的纳粹邪恶,直接导致了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国可能没有策划第三次世界大战,但遏制其邪恶的必要性同样深刻。就像1938年没有人能够确定未来7年的情况会变得多么糟糕一样,今天也没有人能够确定来自中国的情况。我们的目标应该是不要去发现。

“希特勒归谬法”是二十一世纪亚里士多德经典的十三种逻辑谬误清单中的独特补充。 当一场争论变得如此激烈,以至于一方将另一方的立场与纳粹德国的立场相提并论时,就会出现这种谬误。阿道夫-希特勒和纳粹是如此明显的邪恶,以至于任何与他们有关的东西都必须是坏的。所以,如果你想反对素食主义,只要指出希特勒是个素食主义者就可以了,证明完毕。

在国内政治中,川普-希特勒的比较已经变得如此例行公事,以至于它们已经失去了震撼的价值:个人”希特勒归谬法”(Reductio ad Hitlerum)的一个救命稻草是,它往往更多地说明了它的施用者而不是它的预期受害者。国际关系学者,也许对历史上的希特勒和他的谋杀政权有更多的了解,但值得庆幸的是,他们似乎不太愿意援引它来解决小事。

然而,现在已经出现了一个强大的、极权主义的党国,处于全球经济的核心,似乎有意压制少数民族,挑战国际边界。它交替地贿赂和欺负其较弱的邻国,试图建立一个广泛的专属势力范围。其不太有魅力的领导人已经建立了一种人格崇拜,直接从二十世纪的独裁者手册中走出来。而且它正在疯狂地武装起来。

这个国家当然就是中国。20世纪30年代的德国和2010年代的中国之间的相似之处是深刻的。自由世界未能遏制德国的纳粹邪恶,直接导致了二战和大屠杀。中国也许没有策划第三次世界大战,但遏制其邪恶的必要性同样深刻。正如1938年没有人能够确定未来7年事情会变得多么糟糕一样,今天也没有人能够确定来自中国的情况。我们的目标应该是不去发现。

中国特色极权主义

中国是一个1930年代模式的极权国家,这一点应该不再有争议。执政的中国共产党(CCP)在所有主要机构,从公司到大学到工会,都派驻了强大的政委。独立的宗教机构被禁止,未经批准的宗教团体受到严厉的压制。中国政府监控所有–实际上是所有–电子通讯。通信供应商配合政府的实时审查。加密是非法的。

种族灭绝是个很有分量的词,但无论用什么词来形容中国对西藏和维吾尔人的镇压,都与1930年代德国对犹太人的镇压极为相似。今天的中国没有已知的死亡营;1938年的德国也没有死亡营。但1938年德国有强迫劳动营,这预示着今天中国的强迫劳动营。而中国新出现的民族团结和汉族至上的言论,让人想起纳粹德国的民族主义。

民族的相似之处更深,因为北京越来越多地宣称要为所有华裔说话,无论是在台湾(中国要求与之合并)、东南亚侨民(类似东欧的德语少数民族),还是英语国家(类似希特勒对德裔美国人的不闻不问)。

香港可以比喻为中国的但泽,南海争端可以比喻为德国对莱茵兰、萨尔和苏台德地区的逐步占领和军事化。中国维持并在最近开始对印度、不丹和日本的部分地区提出领土收复主义主张。像1930年代的德国一样,今天的中国广泛使用”腊肠术”和其他”只差开战”的策略来迫使邻国做出让步。

然后是军事建设。在基本完成了地面部队的彻底现代化之后,人民解放军现在正集中精力发展其空军和海军。解放军空军正在拼命发展其歼-20隐形战机机队,解放军海军也有超大的野心,要建造和航行多个航母打击群。所有这些都是由一个不需要面对敌对邻国、几乎没有区外防务责任的国家进行的。

世界的责任

吝啬话语的时代已经过去:中国已经成为世界和平的威胁。十年前,人们对改革抱有希望还算合理。五年前,人们还可以认为,更多的参与可能有助于缓和北京的行为。但在2018年习近平修改中国宪法,取消任期限制,进一步集权,并将”习近平思想”写入序言之后,事情显然会在好转之前变得更糟。2017年,许多西方知识分子称赞习近平是反川普的。今天没有人会为他说话。

但对中国的新冷战不可能从华盛顿赢得。世界似乎希望美国挥动”仙女棒”,在不干扰全球贸易和投资流动的情况下,对中国的侵略行为宣布中立–甚至在世界卫生组织等联合国机构制造波澜。这是不可能的。美国无法将南中国海从咄咄逼人的中国渔船中摆脱出来,就像它无法在1939年将波兰从德国的侵略中拯救出来一样。

首先站出来对抗中国的国家必须是其邻国。这就是1939年的真正教训。二战开始时,比利时、丹麦、挪威、荷兰等西方天然盟国都宣布中立,徒劳地希望避免纳粹的侵略。其他西方中立国如瑞士、瑞典等甚至为了保住自己的皮囊而配合纳粹的战事。如果他们都能与英法站在一起稳固立场,德国就不可能在西欧取得多大的进展。

南海沿岸国家应该吸取这个教训。如果它们对中国的扩张主义采取强有力的共同立场,它们就可以有意义地利用美国对航行自由的承诺。但是,当它们不愿意投入自己的资源来抵制中国时,它们就不能合理地期望美国在它们的利益背后全力以赴。在南海问题上,没有中立的空间。

在技术方面,也没有多少中立的空间。中国将互联网军事化,为自己的利益服务。许多欧洲国家对美国提出不要将中国技术嵌入其数字基础设施的警告进行了强硬的反击,尽管美国推动的两个主要替代品(诺基亚和爱立信)本身就是欧洲的。美国最亲密的盟友英国最初接受华为进行5G网络开发,这是一个令人震惊的迹象,表明世界根本没有足够重视中国的威胁。

俄罗斯和欧洲要小心

6月,欧盟外交和安全政策代表何塞·博雷利说:”我不认为中国正在扮演一个能够威胁世界和平的角色。”他还重复了中国的保证:”他们没有军事野心,也不想用武力参与军事冲突。”当然,中国没有对欧洲构成直接的军事威胁。但这不应该让欧洲人放任自流。

80年前,许多欧洲人认为美国有责任将他们从极权军国主义中解放出来,尽管纳粹德国没有对美国构成直接的军事威胁。同样,在整个冷战期间,美国也一直在保护西欧不受苏联的影响,尽管美国和苏联本身并没有明显的争吵。今天,欧洲人必须比他们更认真地对待中国对世界和平的威胁。没有人要求欧洲海军在南海进行航行自由行动,但欧洲在外交和商业上对美国对华立场的支持应该更加主动。

即便是俄罗斯,也应该对中国的军事现代化更加警惕。中国在一些最先进的喷气发动机和导弹技术上依赖俄罗斯。虽然俄罗斯可能有兴趣反对美国在东欧和中东的政策,难道俄罗斯没有兴趣看到中国成为欧亚大陆绝对主导的军事力量!卖给中国石油是一回事。卖给它武器技术是另一回事。俄罗斯在与中国的合作上应该更加谨慎。

现在是世界开始正视中国的时候了,它甚至在自己的外交政策理论中也声称自己是中国:一个扩张性国家,一心想要实现军事现代化,夺取它认为自己在世界上的”合法”地位。正是中国对台湾、南中国海的大部分地区、日本的钓鱼岛和印度北部的大片地区提出了主权要求,而且中国经常宣传其军事准备工作,以便将这些要求强加于人。它的军事野心并不隐藏在一些晦涩的情报报告中。中共内部的喉舌《环球时报》也经常报道这些野心。

纳粹比较的夸张性理所当然地使严肃的外交政策分析家们不愿意使用它们。然而,中国在内外指标上都已经到了”1938年”的比较点。为了阻止1938年变成1939年,世界必须吸取1939年的教训。防止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办法,不是答应中国不断增长的要求,而是让世界采取原则性的立场,反对极权主义和军国主义。即使是对俄罗斯来说,只要站在利己的立场上就够了。但无论如何,必须采取立场,而且是现在。明天可能就太晚了。

原文链接:

https://nationalinterest.org/feature/what-world-war-ii-teaches-us-when-it-comes-standing-china-166575

+2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joop12345
6 月 之前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