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版2020年8月8日郭先生GTV连线日本樱花团

202088日文贵先生连线日本樱花团直播

VOG战友之家听写组

文贵先生:今天五、六次起起睡睡的,因为昨天是我父亲生日,我怎么也睡不好了。哎呀,也没办法给我父亲打电话,所以说心里边挺不舒服的。就是一直等着就给我父亲祈祷祈祷吧,因为他老人家生日、九十多岁了。再一个今天跟Peace、跟日本的战友连线,也很兴奋也很紧张,交织在一起,所以说就睡不好了。再一个期盼着Peace今天一上来,我以为你穿着三点式睡衣上来的呢,结果你穿这么隆重,连这个皇妃帽都带上了,看来这是不想脱了。

Peace女士:哈哈没有,我解释一下。因为这两天的直播里头,我说我们日本樱花团应该改成日本樱花部落,那我就当酋长了。然后应大家的允许,我就开始戴一个触角,其实这是一个羽毛。大家可能看不太清楚,很长很长,所以今天是酋长的感觉。然后本来想插很多的羽毛,结果就是说像个鸡毛毯子也不行呀。

文贵先生:这个一开始你说日本这个菊花、樱花,是日本文化当中是很有意思的,所以你看日本女的是最爱戴帽子的国家之一。这个我原来老到日本去,我就老问日本人:“你们知道为什么你们女性为什么爱戴帽子吗?”很多女性回答我的问题都是不一样的。你知道为什么日本女性爱戴帽子吗?

Peace女士:个子太低吧。

文贵先生:这是一个问题。挺好,聪明!这也配当文贵女朋友,回答问题干脆、伶俐、很聪明。日本为什么都戴这样的帽子呢?你看所有日本的帽子都走什么风,你发现没有?你发现了吗?

Peace女士:我是喜欢王室的感觉的。

文贵先生:是嘛,那为什么都是王室的感觉呢?你有没有发现?

Peace女士:请,请!

文贵先生:哈哈。我还真认真的。原来福冈日本前女友,她们家里专门收藏好多帽子,哎哟,多到不行啦!然后我跟她老爹聊天,她老爹跟我讲了很多故事。我说你们日本人啊,啥故事到你日本都得变50%,到韩国都变成韩国的啦。反正我了解的不一样,我跟他一说,他老人家很认真。最后过了一两年再见面的时候说:“ Miles你甭说,关于帽子的事情我真核实过,你说的都是对的。”日本的帽子挺有意思,我一看你戴帽子就突然想起这事。日本人的帽子所有来源都是英国女皇,它都是英国女皇。

peace女士:哈哈,我猜对啦。

文贵先生:你说的真是对的。英国女皇的帽子传的就是日本的皇室。就日本脱亚入欧的时候,虽然法国有巨大的影响,但是当时它的工业革命啊,脱亚入欧主要还是英国——当时是大英帝国嘛!对日本最影响的就是皇家的这个体制啊,就是当时的英女皇。英女皇这个家族的历史,特别是伊丽莎白家族包括当时的威廉姆王,对他们家族影响太大啦。所以说日本的皇室没有不学英国的历史的。那学历史就学皇家史,皇家史必学女王,女王必有帽子,所有日本女性的帽子由此开始。后来跟个高、个低还真没多大的关系,一个咱中国的文学家都是贬人家日本人呢。很多人没闹明白,日本女性啊,我跟你说说,你已经是日本人了,日本女性真的是世界上最高傲的女性。那你但凡跟日本女人睡过觉你就不一样,没睡过觉的你就别说、没资格说,这是开玩笑。真的!日本女性真的是很谦卑、很礼貌,但骨子里绝对高傲,这是一个;还有日本女性不一样的,日本女性是全世界最干净的,日本女性是全世界最不出卖男人的,绝对不出卖男人。你听说过日本历史上有多少伟大的故事啊!日本当初军妓的时候,你见过几个女人出卖男人的?这是日本女人身上了不得的地方。还有一个日本男人学会了女人一样——忠诚,日本男人只要你交了朋友,只要你跟日本交了朋友,日本说跟你交朋友了说,“我认为你是我朋友啦。”这不跟东北似的,东北人一见面三杯酒下肚,“大哥,大哥,咱是兄弟啦。哈尔滨现在姓郭啦,长春现在姓郭啦。”明天早上醒来,“你谁啊,你滚蛋,给钱” ,是吧!日本人不是这样的,日本男的轻易不说跟你交朋友的,交了朋友就是一辈子相守。我这经历太多了,都是我亲身经历的啊。

我从看守所出来,第一个投资者其中就包含了日本人,日本的大西家族——五十多个高尔夫,总部在大阪,大阪最大的博物馆就是他家的,大西进、大东进。大东进当时是支持共产党的,跟毛泽东直接见面的,跟周恩来见面的。后来是他们家开了北京第一个高尔夫——就是昌平高尔夫,现在给拆了、叫习给拆啦。这种历史让我认真的研究过日本,为什么男人会这样?后来他们很多日本朋友说,“你要了解日本男人要从日本女人开始了解起。”为什么从日本女人了解起?因为日本女人忠诚。日本女人的忠诚是影响日本男人忠诚、讲义气的根本开始。所以说日本交朋友真当你是朋友,日本交朋友的忠诚来源于日本女人的忠诚、对男人的珍惜。但是表面上对男人很尊重、很客气,但是你别装,你装在床上收拾你。永远在她面前,你都是在尘埃里边啦。

所以说Peace已经是日本人啦,听说你离婚100多次,太少啦!应该离婚1000多次,再加个0吧,我们也排排队。今天很荣幸参加日本团啊,开始我先跟大家说我对日本文化的理解,班门弄斧。你在这儿睡了三十年啦,当然比我懂得多了。请问你睡了三十年日本后的感受是什么?离了100次婚,啥感受啊?有多少日本人啊?Peace跟大家分享分享。

Peace女士:其实我接触的日本的男朋友很少。

文贵先生:都哪国人啊?

Peace女士:哪国人都有,但是很少有亚洲人。

文贵先生:哎哟,看来你是专门吃西方世界啊,是吧。哈哈

Peace女士:哈哈,没有,我个子太高啦。我只要一到美国去,或者……

文贵先生:村长来啦,哈哈帅哥,帅哥。咋样?G-TV的创始人还是创始人吧。比你了解G-TV吧!

Peace女士:七哥在问我的情史呢,村长你先介绍你的。

文贵先生:哎等等,你继续说。我天天倡导的是回东方,你是吃西方。咋吃的西方啊?

Peace女士:七哥,我不是吃西方,我是去旅游,那就太多啦。因为我每天都不用自己去吃饭的,太多人请我啦,所以没办法。

文贵先生:这咋感觉说的是我啊,这感觉。

Peace女士:我离婚之后,第一个请我的男生是一个英国人,他只有21岁。然后我儿子就说,“为啥他整天来找你啊,妈妈?”哈哈,我儿子都很奇怪!对,21岁,很帅,很帅。然后我记得他说的我最中意的一句话,就是我只要说什么,他都说“As you wish”,所以我觉得很绅士。

文贵先生:这是英国人泡女人的绝招 “As you wish” ,中国男人是拿信用卡、现金。村长刚刚你上来之前,我跟peace讲了一下我对日本的理解,日本的男人和女人的忠诚啊,为什么忠诚?日本男人的忠诚讲哥们,真的跟你交朋友认真的、负责任的。然后我日本的合伙人告诉我说,你要想了解日本男人讲忠诚、讲哥们,那你要先了解日本的女人。后来我真的认真的了解,日本女人不会背叛男人的。没有me too,在日本没有me too。你想让me too都不行。美国到处都是me too,哇塞,我到哪去,都害怕,一看到女性我都离得远远的。真的,一看屋里只有一个女的,我立马窜出去,我特怕被me too了你知道嘛!所以说日本这个国家很伟大。村长,你跟我说说你在日本,跟日本女性打交道的感受嘛?Peace专吃西方,你有没有吃吃日本的。哈哈

村长先生:今天是聊下三路是吧!

peace女士:你看到我今天的装扮了嘛?

文贵先生:还没到呢,裤腰带以上,还没到呢。你看她的样子没像脱的感觉啊,你还有点儿像。她没像脱的感觉啊,没准备啊。

Peace女士:我应该多拿几个围巾来,一个一个显就好了。七哥,我们今天discord里头还有好几位战友在等候着问你问题,还有向你汇报工作的,可不是光说玉米地的。

文贵先生:今天呐!阿信!铁钢毛、晓楠都来了吗?

魔女peace女士:对,阿信要来,勇气、还有马拉多纳都是你知道的。

文贵先生:还有JIU什么,JIU啊,200斤呐。

村长先生:很多人都在等。

魔女Peace女士:那是IT组的,还有克瑞斯。

文贵先生:克瑞斯,对,日本组现在我还比较熟悉的,非常熟的。所以说,我觉得日本这个国家真的是非常非常奇特的国家。日本这个国家这个民族,很多人没闹明白,就是对日本就妄加评价。这个日本他这个民族,你知道它挺有意思,它的宗教也很有意思。你把日本宗教和民族搞明白以后,你住在日本,你才能快乐。否则你搞不明白,一点都不快乐。我是非常喜欢日本,因为日本对我影响特别深。但你让我住在日本是不可能的,超过一星期我就受不了了。因为到哪都是礼貌到,让我礼貌到被礼貌了,就是严重不舒服、严重不舒服,到哪去好到我极为不舒服,所以我就必须离开。但是日本的朋友到现在都是我最好的朋友,日本的情史也是我一生难忘的。就是日本女人可真不像咱想象的,那么容易搞定的,可不是啊,日本女人可真不是!跟你交往,哎呦那骄矜着呢!我跟你说骄矜着呐!但是一旦认真的时候,是很认真,真的为你两肋插刀,两腚插刀都没问题。但是前提是日本女人玩真的,真不跟你开玩笑。

魔女Peace女士:玩真的。

文贵先生:中国男人跟日本人就有一样不能玩,你别瞎忽悠。一旦瞎忽悠,你一定会受到惩罚,这是日本女人真的不一样。中国女人就一定要听忽悠,听不着忽悠不爽,非得忽悠的,把忽悠上床的才算爽,这是我们真的是要改的。所以说村长讲讲你的经验吧!现在快到下三路了,现在裤腰带以上呢!

村长先生:经验谈不上,交往倒是交往过几个。就像您说的日本人和咱们中国人的思路是不一样的,他们整体来说还是比较就是讲诚信吧!基本上忽悠是忽悠不过来的,就得靠怎么说日久见深情吧!靠真心跟人家去交往。

魔女peace女士:是是

村长先生:不管是男的还是女的,基本上就是要看这个时间,时间是考验一个人最好的一个东西吧!

魔女peace女士:是,但是七哥,你要那个小心啊!就是如果有一天你来视察我们日本农场的话,你要小心。这男的是狼,女的是虎,一个一个都很厉害。就那天你那么一脱,这一下这群里可热闹了,太热闹了,每天笑得不行。

文贵先生:这当着帅哥美女给你俩说,这句真就吹牛的话。七哥这一辈子就经历了,什么事都经历过啦!是吧!最低的、最高的是吧!最宽的、最窄的,我都经历过。说实在开玩笑归开玩笑,这一辈子到现在的时候,就是说当你真的是面对男女之情的时候,什么事情是最重要的?什么事情?我还真的是,就是一个真字是最重要的和善。你一回到这个道理上的时候,你想想村长,你也肯定是丰富多彩的人生。我们的Peace都已经百次离婚了,那就更加丰富了,咱就不敢跟她比啦!

魔女peace女士:没有啦!

文贵先生:是不是!吃完东方,吃西方,咱还在东方刨地的时候,人家都吃西方了。是吧,更有经验!

魔女Peace女士:没有啦!

文贵先生:实际上男女之间就是真和善。你包括那天你看我穿、我脱衣服,很多人说就是脱。我在船上,你说哪次我下去去玩水去,我不可能穿着西装下去呀,穿的都是比我那天穿的那个,我那天穿的还是高的呢,是吧。还是高的呢一塑身衣内裤呢!那下去都穿最短的,对吧!那我不叫脱嘛,男人哪什么脱。但是我想给大家说什么呢?生活要有趣味性,没有趣味性的人生,男女之间长不了。日本这个国家另外一个缺点在哪儿呢?你知道吗?村长、还有Peace,就是这为啥日本爱喝酒啊!男的、女的趣味性都在屋里搞,所有日本的好事和快乐、喜悦都在屋里搞,你发现没有。这一到外面傻了,大家都变木偶人了。日本的这个文化和民族有关系,一到外边就变成木偶了,没有趣味性。但西方人呢,里外都一样。所以说你跟外国人打交道的时候,西方人就是Peace爱吃的、吃西方。是吧!他没有什么里外之分,所以你比较轻松,非常轻松。

那么日本的战友们,我觉得看到就刚才你说的“男人是虎,女人是狼的”。我不这么认为,我看到咱们日本的战友绝大多数狼长的是狼样,基本上活的都是非常可怜的。我觉得老虎也不像老虎,活得也都挺可怜的。因为中国人到了日本以后有两个不适应症。过于学日本礼节过度,把自己弄弯了。过于想矜持自己,结果在日本不入流。日本也不喜欢,中国也不是。我看到太多这样的中国朋友了,很多中国朋友跟日本人结婚,你知道日本的婚姻和中国是多少吗?唉!村长,我问你,你知道中国人入籍美国(口误)多少人?你回答我。

村长先生:入籍美国呀!这我怎么知道呢!

文贵先生:入籍日本的,入籍日本的。中国人入了日本籍的多少人?

村长先生:嗯!30万

文贵先生:30万!你说30万是吗?

村长先生:30-50万,不确定。

文贵先生:你那Peace?

魔女peace女士:我对数字最没概念了,千万别问我说这个。

村长先生:你是说就是中国人换上日本护照吧!

文贵先生:叫换成日本护照的,规划为日本籍的人,现在就是有护照、在世的。你不能往回几十年前说,到上周为止。我告诉你一个准确的数,相差不到100个。你看,不行吧!

村长先生:您说,不了解。

文贵先生:不了解,村长,Peace,我告诉你呀!这个是一周前日本的数值是116万5千多一点。

魔女Peace女士:天文数字。

文贵先生:韩国人你知道多少人吗?不知道吧!

村长先生:韩国更不知道,日本都不知道,韩国。

文贵先生:韩国是21万多,韩国是21万多。这就是日本人这个国家,你知道有多少中国人是非法待的日本吗?现在你知道吗?村长、Peace。

村长先生:非法啊!非法也得几十万吧!

魔女Peace女士:肯定很多很多,对,曾经二十多年前是更多,现在还好了。

文贵先生:到现在为止,日本就是大概在一个月以前,他们统计从过去70万降到了40万左右。就呆在日本40万左右非法中国居住者、居留者。这40万里面是在过去70万降下来,是什么时候降下来的?是在2012年降到已经30万了,“挎”就一下子上去,就上到六七十万,然后又降回来。但最近有点增加了,这不包含香港的。你知道日本,就让你看这个数字,我想给你聊啥事?你知道战友们,这一百多万中国人和加上几十万的非法居留的人,你知道在日本这个政府里边,日本人它内部就是在一两周以前开会,就是这些中国人在日本社会影响是巨大的。这个不是开玩笑的,这个影响是超出我们一般人能想象的。因为日本这个社会,他跟所有社会不一样。日本是1.23亿人口,是吧!中国现在将近一百三四十万待在日本。1.23亿人口,你看它一个京都、一个福冈,福冈几百万人一个小福冈、几百万人呐!美国一个镇就是几万人,你知道吗?一个福冈就几百万人,一个京都就几百万人。一个东京1000多万、大阪1000多万,你看看像那个九州都几百万,他住的密度大。那你想想中国人这一百多万在哪住着呢?你想想就中国人在日本影响有多大。所以日本这个战友啊!我跟你说Peace、村长不是开玩笑的。爆料革命战友,这一百多万人,如果散在美国的话,你根本就看不见了,它都不可能形成力量。是不是!这一几千在加州,那几千在达拉斯,那几千夏威夷,你形不成力量的。但在日本由于他的国土面积太小啦,然后的中国人居住点又太集中了,你知道吗?这一百多万人这像一个小核弹一样,你知道吗?这就是国中之国呀!你知道日本的民族是哪两个民族呀?Peace你在那块,你在人家睡了30年了,你说说。

魔女peace女士:光说睡睡睡,大和民族。

文贵先生:多少呀?大和民族。

Peace女士:不晓得,我对数字真的没感觉。

文贵先生:你呢村长,你说说村长。

村长先生:日本就两个民族,一个就是传统的,就是像Peace姐说的大和民族,还有一个是北海道那边的叫爱奴吧、爱奴族。

文贵先生:你去过琉球吗?

Peace女士:哦,对了,冲绳,冲绳。

文贵先生:日本的民族是琉球族,被称为小日本就来自于琉球。你到日本去你真的发现小。哇塞我到那以后,我发现我这个太高了啊,高得不好意思了都。琉球真漂亮啊,琉球!中日之间、中台之间、中亚之间,我可以告诉你最漂亮的地方不是香格里拉,是琉球。那个地方接几万人,一共是10个警察,被美军占领了、美军托管,是拿美国护照的。日本人梦寐以求的想琉球,日本的民族实际上90%琉球族,后来是说大和民族现在也90%。所以你看他两个教很有意思。你知道日本的宗教是怎么排的吗?村长啊,什么教?你说。

村长先生:呃,是什么呀?按人数啊是按什么呀?

文贵先生:日本什么教?你说吧。日本最多的教什么教?

村长先生:日本是神教,神教。日本人自己创的神教。

文贵先生:神教,多少人啊比例?

村长先生:基本上都信。日本人是神教也信,基督教也信,佛教他还信。

文贵先生:佛教是多少人啊?佛教是多少人?

村长先生:佛教得有个一两千万吧,到处都是寺庙。

文贵先生:你在日本多少年了,村长?

村长先生:二十多年。

文贵先生:媳妇是中国人、日本人?

村长先生:没媳妇。

文贵先生:天啊,天啊,我得给你现在我要给你招婚等一会啊,一会给你招婚。我跟你讲啊,日本这个国家、这个民族就给你讲它的双重性。日本这个国家93%是神道教,叫神道不叫神教,神教你完全是错的,不对的,你得叫叫神道。你给日本说神教,他是很不开心的,一定要说神道。在日本的神道里边,就中国人说什么,不是道教,不是那个什么咱们中国人叫什么?叫做儒教,就类似这感觉,你把我看低我了。他觉得教是信仰,叫神道教,叫神道。第二个是什么?他叫很有意思,叫佛教。你知道他俩各占比例多少吗?刚才你说的是错的。各占90%,那这怎么不180了吗?不是的。他既信神道就是佛教,他把佛教给变成神道了。你懂我意思嘛?所以这90这个比例。1%的人信基督教,很少的基督教,1%到0.7你知道吗?很夸张的是中国人在日本,将近40%的人是信基督教的。所以说跟日本的官员聊天的时候吧,你一定要记住,就是白天穿西装时候聊,一种聊法;吃饭前喝啤酒的时候,一种聊法;喝完这个白酒以后把领带扯了,一种聊法;然后大家脱光了去泡澡的时候、共同浴的时候,是一种聊法。就是日本的这种这个国家,你说变态也好多重性也好,这是文化所决定的啊。琉球族在日本是真正的小日本这个词来源,平均个高1米43、1米43个。后来日本在二战大量的这种这种混血的诞生啊,还有一个就是说各族的进来。日本是推崇混血的,就喜欢这个Peace吃西方的,最好是把西方给并过来,直接给并过来。日本人招儿,日本人不觉得我这个事不对的啊,挺好的。咱中国人一弄就民族主义来了,我的女人怎么能跟西方人睡呀!你这拉倒吧你,我能睡西方的女人,我不能西方的人跟我们的女人睡,这是变态的民族。在人类地球面前,哪有什么东西方?什么白黑黄啊是吧?不存在这个东西但愿。

日本这个民族它厉害在哪呢?脱亚入欧这招儿玩得太厉害了。这个日本在脱亚入之前,美国的林肯总统的秘书啊叫黑艾德穆,国务卿就已经到了日本去了,“直接你让我揍你啊,开放国门啊,你还是跟我美国走啊,你还是说我直接派大兵来?”哎,哥们儿别打别打啊,直接我打开国门欢迎美国人来做生意,很现实。这是为什么日本人现在控制的白宫后面的黑艾德穆住的那个,他是国务卿,还是当时的一个林肯总统最最重要的人啊。多少年了,最后日本脱亚入欧,把鞋板脱了,直接就跟法国人、德国人、英国人玩上了。然后人家把自己的1米43的小个子啊小日本,逐渐变成了今天高过中国人平均的。日本的身高现在1米7几了,那不是开玩笑的,寿命比我们高40%,高40%,非常高,而且不管男女都这样,而且人家腿比咱直,人日本罗圈腿,现在咱们的腿,我的腿比人日本人罗圈多了是吧,这个日本这个国家,这个种族的进化和他这个包容吸收和他这个这个一个岛国,所有的岛国都是排外的,所有的岛国都是排外的。过去的5000年文明大概在一半时间在海洋里国家里控制的,西班牙、葡萄牙是吧,英国、法国是吧,都是他们的这个这个海洋国家。咱们这个大陆国家很少,都是自己玩自己。日本这个岛国国家想试图领导世界没弄成,给打扁了。

但是日本这个国家的种族优化性是历史上从来没有的,所以说我们中国人现在到日本以后,你就是两种可能,一个你是被日本给优化了、同化了,一个你还独立于自己,所谓当你的中国人,那你就根本没在日本。那像这个Peace这种到了日本以后又吃西方的,这就属于国际派的,这完全是国际派你知道吧。所以说我们在日本的战友,你基本能看出来咱们日本、咱们战友们一连线,战友们一说话,就知道在日本你到底是在日本、根本没呆在日本,就是被淘汰派了说白了,或者是已经变成日本派了。那么像这个Peace这属于国际派的啊,吃西方吃到专业的是吧?那咱学不了。

Peace女士:我知道你是来埋汰我的,是吧?

文贵先生:不是,不是你有啥怕的啊?你说你昨天村长,我真的觉得非常可怕。村长你发自内心说,咱不兴在这块儿当成镜头就胡说八道的,你觉得世界上都21世纪了,还有人拿着别人的道德来骂别人的时候,你觉得这荒不荒唐?你觉得荒不荒唐?你觉得这个人类21世纪了,我们要拿别人的道德,“啊村长没结婚,或者村长结三次婚”,关你个毛的事啊你说。人家结几回婚你啥事?关键你结几回婚了呀?你是没结几回婚是吧,你天天晚上能睡好几个人,那你说这这是这是什么差别呀?不是你说这什么年代了,还在谈论这话题你不觉得荒唐吗?村长你对此发表发表村长的概念吧?

村长先生:嗯,我的概念啊一句话,自己合适就可以了,不要管别人说什么。

Peace女士:问题我就只离了两次婚啊,我现在从现在开始还要奋斗呢,我要向我的那个最起码十次吧,给自己定了一个目标好不好?

村长先生:离那目标还远啊。

Peace女士:对啊,慢慢来,从现在开始努力。

文贵先生:我跟你们说过我日本有个朋友,我在直播上讲过一次,她是一个非常棒的瑞士学习的律师,英文好到不行、又漂亮。回去以后就跟一日本的医院的啊,真是医院的不是跟你的,医院的一般都有钱啊,跟一个院长好,比她大,然后跟他好了,好了以后生了个儿子。

Peace女士:你是说我吗?

文贵先生:不是,这是真的我认识的这个我的女朋友啊,没有上过床的女朋友,咱先分清啊。这个人家这个女孩儿跟我特别特别好,英文也特别好,美国在日本的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啊。这个女孩跟那个男孩分了以后,这个男的是每月给她大概是相当于几万美元吧,就是一辈子补偿金啊。这个男的还玩好多,玩车你知道吗,玩好多车,但愿跟你的不是同一个男人啊。天啊,你别告诉我说是同一个男人!Peace我自杀了我。然后这个女孩每年都去旅游,到全世界旅游。我说你都旅游干啥?她说我到所有的世界地方就是猎艳我最喜欢的男人,她说所有的男人我几乎就跟他没有第二次回到房间的,她说但是我要保持我的健康的卫生。

Peace女士:七哥,这个完全跟我不一样啊。

文贵先生:你是吃西方,她那个整个是玩西方。但是这个女孩人家真的是,人家这个女孩儿说,“我为什么不可以享受我的生活,我为什么要这个老男人要玩我一生啊,我不喜欢啊,我也不差钱,老娘现在一年很有钱” 。在日本很有钱了,她律师很贵的。然后赚的钱,日本女人就是存很少量的钱,她都愿意花了出去。真敢花钱呢,哎呦我的妈呀出去大方着呢,在日本不大方,出国可大方了。就这样享受人生,她那孩子、她那小孩儿个子比她还高呢,而且人家就没有任何什么中国说的道德感,咱中国一道德就给道德没了。

Peace女士:我是有道德的好不好!

文贵先生:不是,你说的什么道德,他那个道德是虚伪的。我想跟你说的事情,这个人让我看了,就是日本女人让我真挺佩服的,没有一天鼻子一把、泪一把哭哭咧咧的,天天在诅咒这个男人呢、怨恨这个男人呢,跟她男人保持非常好的关系,那个男的老带着不同的女友跟她吃饭。就是为什么男女分开非的变成仇人,不能一起上床,那就是变成敌人战斗,我就要战倒你。非要这样吗?没必要这是一个,第二个咱看人不要拿道德去看人行不行。另外你看共产党或者一抓官员全是嫖娼,一抓官员全是养二奶。但是宣判这些人的人都是道德高尚。你看那个声嘶力竭在CCTV,“道德败坏,违背了党内的什么什么”。这帮王八蛋比谁都坏,被抓之前被谁都坏。

中国这个国家、这个民族最变态的就是虚伪,伪道德、伪良知,然后完全是对谁都是批评的,对谁都是张嘴就是骂人,张嘴就是批评人。你知道咱有个战友在中东的,他前天给我发了个信息,发个儿子的照片,我想他现在正在看着呢,他发的我心咯噔一下子,当时我特别不舒服。这位战友跟我特别好,儿子就站正经坐着、拍个照片。我说你干嘛呀给儿子拍这个照片,他说…我说你别把儿子弄成这样行不行,这儿子成你木偶了知道吗?中国爹妈对孩子一开口就是指责,就是我永远对的,我是爹我就是对的,我是妈我就是对的,你必须听我的,你不听我你就是错的;跟朋友之间我权力大、我官大,我是正科级你是副科级,我说啥都是正确的;在家里面这个男人在外边挣钱,跟女人一说话,“你懂个屁”。就永远都是靠啥说话?永远就靠官阶,靠那个所谓的自己的比你强点的优势。他完全忽视了人性,完全忽视了真实。所以共产党他也这样,老子是政府啊,我是官员呢,我是CCTV呀,我对谁批评都是对的。这个世界有两样东西是不可以碰的,一个人都是有隐私的,每个人都有隐私。你不可以用一个你所谓的你认为的标准来评判别人的隐私,这是胡扯的事。第二个,你批评别人之前你做到了没有,这是不可以碰的,你有没有资格评判。

在我们现在面对的社会当中你看看,我们日本那些所谓砸锅的,他每天在干什么?郭文贵干啥了,郭文贵干啥,郭文贵干啥了,郭文贵干啥了跟你个毛用啊,你干啥了呀?Peace离了100次婚,那你离几回婚啊?是,“我一次婚也没离过”。你压根就跟村长似的、就没结过婚,你当然离不了婚了,没人跟你村长结婚,谁跟你离呀,谁给你离呀?你还想离签字呢,谁给你离呀,对不对,没人给你离,便宜你了。你像那日本叫什么我忘了叫什么砸锅的,我估计他一辈子没人给他离婚,谁跟他离呀,在日本离婚是很光荣的好不好,有人跟你离婚就说明有人跟你结过婚,没结过婚咋离婚呢,对不对呀?所以说你知道这是我们现在很可怕的。昨天我在那块正心情不舒服的时候,我的一个同学发的信息,一个人砸锅的一个评论。他说我看别人砸你的时候,我特别开心。我说为什么呢?他说我看到他们砸你的时候,我看到他们的可怜、可恨、可悲。他说我每次看到他们写那些东西,他们根本不了解郭文贵,说明共产党跟本不了解跟你这场战争的本质是什么。他们砸你把你砸的越来越强、越来越硬。我这个同学是个很重要很重要的位置,他说我后天要去韩国,我这两天要去韩国,陪着王八蛋去韩国。我说去韩国干嘛去?过两天就知道了,他说我们头两天去了日本,跟日本官员见面。他说日本官员见了我们呀,他说你都不能想象,他说每个人现在就像三孙子见了祖宗一样。就是日本这个国家现在这个病态,他崇拜强权。只要人家很庄重的跟他讲,“你看习主席说了,两国之间,我们两国之间是历史上最好的时期,你们做出了最明智的政治选择,个人关系我和安倍首相是最好的,我们两国关系找到了一个最容易相处,又不让两国之间付出巨大代价的这么一个两国领导人的关系。”领导们都是鞠躬什么,啥原因你们知道嘛村子?日本崇尚实力、超级崇尚实力,女的、男的都这样,这个日本国家你有钱、你有权,你拳头比我硬,我绝对跪下来。但是如果你不比我硬甭给我说话,你别教育我。我挺服日本这点的,你别看他鞠躬,我真不恨他,你别拿道德审判日本。Peace、村长说日本咋那么软?你不软你试试,你在日本一个文明国家,是全世界文明国家是第二大人口国,除了美国就是他了——第二大经济体。你想啥呢?中国在这块成天威胁他,他能做出最明确的选择。你跟老美干最大的受益国就是我,第二就是印度。所以说你从这看的时候,日本现实不现实?现实。日本人与人之间现不现实?超级现实。在日本国什么人不现实,就是在日本还没有跟日本人睡过,根本混不到Peace的那种吃西方的级别了,完全没饭吃、没水喝的混蛋们,在那块用他的所谓中共的道德水平和思想在日本活着,这是悲剧呀,可怜呀!你俩人说说,别让我一人说,谁问谁呀?

Peace女士:没让您一个人说,我们都插不上嘴好不好,七哥,我不是吃西方啊,女孩子出去吃饭一定要让男人请的,自己不能掏腰包的,这个一个礼节。我是一直知道这个礼节的。我们discord战友在等着呢,等着跟您提很正经的问题呢。好,Grace。

Grace:我听的都忘了提问这件事了,七哥好。

文贵先生:你好Grace,漂亮美女,吃西方还是玩西方,哈哈,你跟着这领导可别学坏了啊,开玩笑啊。

Grace:没有没有,我们领导是非常棒的。好我介绍一下,我是IT组,我是负责我们的搜索引擎项目组,那我先简单介绍一下我们的情况我再提问。可以吗七哥?六月份的时候七哥告诉我们搜索引擎是我们G系列一个非常重要和核心的技术。那当时七哥也给我们很大的鼓励,我们也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尽可能快的把这个搜索引擎的框架搭建起来了。现在可以运转起来,战友们也可以使用了,我们起名叫G-search,可以搜索到我们核心战友的YouTube频道,比如说路德频道、秘密翻译组频道。另外呢战友创建的网站,我们也可以搜索了。我们现在正在准备扒取G-TV的信息,想实现G-TV的外部搜索。还有就是我们组现在在语言AI技术方面也有我们自己的创新。我们的魔女姐帮助我们的G-search已经推广到各大农场,给我们积极的反馈,我们很受鼓励。另一方面,我们这个领域内的战友都能知道就是如果我们以像谷歌那样搜索引擎为目标,我们实现这个事情就是一个非常庞大的工程,需要研发很多关键的技术。所以我们现在就是刚刚起步,就像电动车一样而已,所以我们就是在想,如果想实现一个真正强大的搜索引擎,我们肯定需要和其他农场战友团队合作的,所以我就非常想了解一下就是在未来有没有可能和比如说像硅谷研发基地这样的战友团队合作,共同开发我们的这个搜索引擎?感谢七哥!

文贵先生:谢谢Grace,你这不是问问题,是做广告呢。按照电视台的规定,给你咔呲一百次了。能提出你问题的人,世界上没有。但是我是当局者,我参与了,这次日本沾小便宜了。行,没事,我都听明白了。实际上你问的问题就是如何跟战友们合作?如何能和硅谷的技术合作,然后现在已经做到这个程度,下一步怎么办?我简单回答你:第一个,所有战友的资源都可以用;第二个,你这搜索的我看了你这东西了。我基本简单跟你说:我到日本餐厅去吃寿司,结果进日本餐厅以后,日本厨师告诉我说,郭先生,你是用大米做的寿司还是用高粱米呢?我说,用大米。然后问,你用中国大米还是日本大米?我说,日本大米。他说,日本大米是大阪大米还是北海道大米?现在你进入这个阶段,知道吗?为啥我从来不回答你们,Peace你看我从来不回答。有两个核心问题,就你连门都没摸着呢。这个搜索是现在世界互联网最牛的、最高端的技术。它的搜索的两个前提是你做不到,你永远不可能做到:第一个,为什么只有google全世界?它大量的时间积累了信息,它在全世界各地布置的搜索引擎和它数据备份和它的硬盘和数据的搜索,所以它累积的结果。你没有这个累积的结果,你是做不到的。现在你是在日本,最重要的是你要做日本的文字的搜索。

那咱就说日本吧,现在你那个?给你做好了服务器,但你现场你那个日本字的搜索技术,现在就是一进门,做寿司的米还没确定呢,你做强大是不可能的,就是技术的开始,门你都没摸着,第一。 第二,硅谷也好,小羊那里,我们小羊绝对是高端的科技的人才,我们硅谷好多战友绝对是世界最高端的。但人家和你合作的时候,你都不具备那条件。你现在想吃美国硅谷,你家大米还没搞明白呢。你现在要做啥呢?我告诉你Grace,你现在不是广告,先把你家锤子给准备硬了,你要准备一个,服务器咱没问题,就你那个结构、技术、包括那个爬虫技术,网络叫爬虫技术。还有你能不能把日本1.23亿人口的市场拿下来?雅虎日本干了多少年?雅虎没弄成,雅虎给叫孙正义给吃了。你要是有这个本事,有这个能力、有这个团队、有这个视野,我就可以把日本雅虎给你买了给你。现在日本雅虎天天想卖,孙正义我给他打个电话,我说我们把日本雅虎给买了。他现在还有些小股份,到时候把股份分完了,可以的,他等于是关了。他为啥弄不成?你想过吗Grace、Peace?如果日本,甭说你是什么英文领域,甭说你能搜索G-News、GTV,你那叫敏感字查询,这不叫爬虫技术,你别搞错了,我的Grace妹妹,千万别把这个当成你的核心技术,那不是,那是你的菜刀,那不是红外线瞄准枪。你能把日本1.23亿国家拿下来,我告诉你价值多少钱,我这么跟你说吧,马上500亿美元。你什么时候能做得完?两年。你能开始跟人说,我可以给你评估成50亿美元开始起,你算这个账,我就不给你在这细说了,所以你讲给我那些都可以,你能不能接得住,你的团队有没有这个能力?就你那二、三个兄弟姐妹。为啥我从来不回复?我不想伤我女朋友Peace的心,说,还没开始你就踹我两脚,是吧?我就别吱声了,今天公开给你们回复了,谢谢Grace。

Peace女士:谢谢谢谢,勇气,简单明了啊,七哥站着呢。

勇气女士:郭先生好!我是勇气,在樱花团实业组任组长,我现在的工作就是为了迎接将来G系列的工作,在樱花团内部挖掘和储备人才,还有和团队在研究G系列如何在日本推广。另外一个工作是这个月底的829大游行,带队樱花团参加大阪举行的草根行动,已经对接了草根小哥。我的问题是,看了郭先生的脱聊,G-Fashion呼之欲出,随着后面的G-Club、G币陆续的推出,请教郭先生,是如何考虑G系列在日本的落地?为了做好准备工作,我们的团体如何对接G系列的团队?谢谢!

文贵先生:谢谢勇气,特别高兴勇气这个问题清楚、脑子明白,这个目标也很清楚。就是首先感谢你们草根小哥。草根小哥这个人,大家我相信都熟悉了,绝对是一个中国男人、绝对可信,我希望大家全力支持他。他不需要做这些事情,他各种条件都不需要,他是一个最最中国基础性的、一个可以生活很好的家庭男人,他各种条件都具备。他做这些事情是完全支持让中国人有法治、民主的自由社会,真的是一个可信赖的、有共同信仰的人,谢谢你!关于这个那个脱聊以后,激发了你们各种,这才产生了我们今天脱聊。我在船上,只要不裸光,我脱太正常了。你看我旁边,每天无数个男男女女,穿得都少极了,咱们这个脱聊的主题是由Peace开始的,咱们就保留下来吧,这是知识产权归Peace日本樱花团所有。那么刚才有说这个事情,整个你是组长,上次的抗议727,绝对是成功的,很了不起的!对中共在日本是很大影响的。中共国绝不接受在日本国、法国这样的国家,他认为我已经绝对控制了,你有这样规模的抗议是不行的。所以草根小哥的抗议现在遇到了各种挫折,所以大家一定要支持他,我全力支持他。因为你们开了头,你们打了个突然袭击,你成功了。Peace你再试试去,保证不让你原来那样。勇组长、村长你们做得特别棒,那么这次大阪的游行会非常艰难,各种事都会发生。

Peace:我派勇气去跟草根小哥一块组织,带我们的队伍去支持草根小哥,然后我们也同时在东京和名古屋同时举行,然后会做成一个日本全国规模的抗议活动,这是在8.29,希望看今天我们直播人来报名。谢谢,请下一位。

文贵先生:太好了,太好了,我再说一下给勇气说一下,没回答完。G系列如何在日本落地的问题,咱们全世界的农场会有一系列的全面的计划,日本G系列将对你们很有用,我要跟你们说的是为什么你们很重要?G系列里面首先一个是G-Fashion 和G-Club,咱们所有G-Fashion是唯一我们在G-Fashion上注名所有产品仅限于欧洲意大利和法国,像土耳其都不生产和美国本国生产。我们会有部分产品比如眼镜就是日本生产的,也有很多特别的布料,你看咱们战友也已经做了很多布料了,虽然现在一个没选上,但是我们未来会选的,就是日本的布料。那么未来G-Fashion是唯一除了欧洲、美国一个第三方生产基地,这个意义非常重大。另外一个G系列、G-Coin、G-Dollar我们跟日本的金融机构政府沟通,日本政府现在私下里面最支持我们G-Coin、G-Dollar的,因为日本政府最想通过G-Coin、G-Dollar排除美元之外的第三方交易,那未来在日本就我刚才说的,包括我们一开始Greace说的,还有些你问的问题都是一样的,要把你的基地队伍建好。G系列、G-Coin、G-Dollar、G-Fashion、G-Fashion生产,包括G-Club,我希望未来在日本成立G-Club以后,所有买G-Club会员的钱就根本不要离开日本,就在日本就地消化,买眼镜、买产品、买Fashion、买布料,然后所有的日本买G-Coin、G-Dollar就在日本当地消费。说着说着又有点暴露了。所以我第1步要从日本开始,所以这事很大很大,谢谢。

Peace魔女: next Tomato, please ,简单明了啊。

文贵先生:80万人了。

Peace魔女:我们有一个战友问文贵先生你的胸围是多少?因为今天是脱聊。

文贵先生:胸围是多少啊?我这块还真有,我给你看看,我还真有,原来真没有,这次因为给我每天做衣服。我这女朋友多了去了,Peace你可别吃醋。

Peace魔女:我还吃醋?我吃酱油我。

文贵先生:没在这,我还不知道,是在另外一个手机上,在另外一个手机上,我还真不记得。但是现在你看我瘦太多了,你看我这个西装上一次做的,现在都不行,昨天Bonia来的时候他下一大跳你知道吗?我的裤腰线原来是最大的时候,在国内的时候是56的西装,然后头一段时间是五十二的西装,现在是四十八西装还大,还是不太满意。

Peace魔女:还有一个是我们舔刀王战友提出来的说,文贵说了好几次的那个猫屎咖啡很贵很贵,到底有多贵?

文贵先生:猫屎咖啡大概有100多个级别吧,100多个级别,它是从比如说你买1磅、250镑,250镑英国这个镑,因为它都是被英国垄断了,250镑是1磅合到25万,25万镑1磅,不同的级别。我看一下,我给你们看一下,昨天班农先生被震了一下子,昨天班农先生…,我给你们看一下这个表。那个咖啡未来我今年已经跟他们商量好了,商量好以后我想今年把大部分买下来,我希望猫屎咖啡未来能让我们的战友,突出贡献的战友能享受一下真正的、特别定制…。你们千万别在市场买的那个包装好的叫猫屎咖啡,大概120美金和到1万美金一包,就一小包千万别买,百分之九十都是假的。它不叫假的,它不是纯自然的,它都是被授权的东西,不是真的。请!

Peace魔女:七哥,我们日本参加五眼联盟意义有多大,从现在开始,日本政府会走向怎么样一个阶段,我们在日本要做一些什么?请!

文贵先生:玛莎给我发信息说脱聊是我的知识产权,不是Peace的,我纠正是属于玛莎的,Peace是第二,直接到二房去了,大房出来了。五眼联盟这件事情你可以这么说,五眼联盟我觉得共产党挺绝的,你知道吗Peace。就是你知道让安倍最伤心的事情,他这一辈子我觉得最伟大的是他要跟美国签全世界的这个贸易协议,叫阿尔法协议。结果川普总统一上来就给他踢回去了,那个没干成把安培整个心伤透了,伤透了。而且那个要签了对日本影响太大了。结果让安培最后跟川普总统试了好几次,就是也想吃西方、睡西方没弄成,伤心欲绝!这个时候共产党聪明,这是谁出的招你知道吗?据我所知这是一个高人在日本的华人高人出的招。就是安倍最后是叫被习近平共产党给来了一个:五眼联盟我可以这样不阻止你,甚至你入常我都不阻止你,但是我们要做什么…。今年最难的是中共国1500亿美元的逆差,1500亿美元贸易额,这家伙增加,这是什么概念?货币就是最后互换从过去的360亿变成了5000亿,啥概念Peace,村长你想过没有?这是一个多大的增长。就是日本在西方,被西方屁嘣了以后,安倍然后就是直接就舔共产党的腚了,共产党现在就利用这个就玩大了。

今年中国的经济完全拜于日本在各方上给予倾斜,这才导致了五眼联盟它也能过,而且是在欧洲中共也支持它,而且在市场上货币协议包括现在支持日本一些金融机构在中国受到了特殊待遇。但是我告诉你们Peace、村长你们一定要在日本掀起来,日本如果真正要改弦易张把亲美改成亲华就是亲共,你要是亲共的话日本完蛋了。因为你在美国,你看那两派人确实就是说是美国人欺负日本人,欺负的人没法弄了,过去50年日本人的所有的钱都被美国人给偷走了,这句话一点都不为过。就是用什么金融系统,日本的金融是人类上最糟糕的。日本你看了多富有,都被美国人、欧洲人、华尔街骗走了钱,你给我找出日本的大企业哪个不是给美国打工的,确实是日本但凡有点动静,美国就给摁下了。真的是日本战后这些年都是跪着的,从来没有直过腰过。现在日本说我跪着了,我愿意跪着,你能不能让我一直跪着,别让我再趴地上了,就这美国人想让人趴着,确实欺负人家。

但是中共现在利用这个机会上去以后,他不是让你跪着、也不是让你趴着,他是真能让你消失。共产党可真有这野心,不是说怎么着的,日本政客现在有点急功近利,五眼联盟这回这个事很大,五眼联盟之后就是入常。共产党就玩游戏了,你入常,印度和日本的入常,一定玩这个游戏,然后世界各种国际组织,这时候干嘛?你放弃台湾,台湾的事你就别扯了,日本立马就是牺牲台湾、香港、人权,然后支持我共产党。这个时候,你去想一想村长、Peace这是多可怕的事情?就日本短暂的战略被共产党所谓的本来就不太重要,也没那么厉害的,让他们入常、让他们入世界组织,牺牲台湾香港中国人权。这个灾难的后果很可怕,你知道在日本,你别以为你在日本睡了30年,Peace、村长,我告诉你这100万人共产党是一个不会放过你们的。他们非常清楚,要么被我控制,要么就消失。日本是共产党一定要控制的,咱走着看,如果在一两年不灭掉共产党,两个国家的华人是最倒霉的,第1个是日本,第2个是美国。走着看,最最惨的,这就是大家要记住,所以你问的问题非常好,PEACE,你这有水平啊。

PEACE女士:所以这回我们抗议的时候,我们就喊出了“今天的香港就是明天的日本”。

文贵先生:非常好,谢谢,这个问题好。

PEACE女士:村长请,您的问题。村长…

村 长:   刚刚把这个麦克风关了。您刚才也说了,就是日本现在已经被中国共产党渗透得很厉害了,然后在一些国际大事上日本政府也摇摆不定。然后我们现在做的其中一个事,就是把爆料革命在日本加大宣传,但是我们的手段很有限,比如说跟周围自己的朋友,关系近的同事宣传一下,然后就是在网络上通过推特找日本有影响力的人,也就是这些手段。您有什么建议?就是局限于日本,能够更大力度的把这个爆料革命宣传出去,希望听听您的建议。

文贵先生:谢谢村长,我觉得您的问题问得特别好。我觉得咱们日本经历了过去三年爆料革命的各种事情之后,我们发现了,就是说,共产党在日本的渗透,我相信村长你是很有感受的,非常深,多层次,非常深。所以我首先感谢日本战友,到现在还一直在支持爆料革命的,灭共的,还有像你们这样,就是这么大的勇气,不惜代价出来支持灭共的,这真的是我们要心存感激。首先第一个,我觉得村长你要做的事情,我觉得,PEACE,在日本的团结比什么都重要,就这个火你别让它灭了,甚至别间断性的灭,就像你家火炉,你一会灭一会灭,你就不愿意点这个火了,这火就着不起来了。共产党最想的事情就是通过一个一个的小蚂蚱、小老鼠们就毁掉你这个火,让你间断性的、间歇性的熄灭,或者弱化,共产党的政策是很清楚的。村长、PEACE但凡你回看三年,挺郭、砸郭的人,被钱买了,被威胁了,还有原来就是间谍。你知道,你看那个相林混蛋东西,他从第一天就想拿着爆料革命捞钱的,是吧,这是百分之百的混蛋东西,还有一些原来打着爆料革命,又要借钱,又要骗钱,又要敛钱的,咱都没上他这个当。那么这些事情的背后,都是共产党的战略部署,都是战略部署。如何让这些战略部署不够成功,说实在话,你得把这个团队,真的有一拔人像今天我们的GREACE、永信,我们的“舔肛毛”啊,是不是?你像村长、PEACE,包括特别像小南你们这些战友,都很重要。包括头一段时间你们跟007发生的这种冲突,007绝对不是特务,但是个人之间,我希望你们一定要团结,所以第一个我告诉日本,能团结起来的本身就已经是灭共最核心的一个成功了。

第二个,我觉得你能做的事情最大的是什么?日本这个国家跟全世界不一样,有一百多万永居的华人,不包含台湾人,台湾人就已经三十五万,比整个韩国人多。韩国人才二十多万人,给了永居的。台湾是三十多万,很吓人的,那么再加上三十几万非法留在日本的,将近小两百万,一百八十万到两百万之间。而且非常的凝聚,让日本的这些战友真正的相信,我们樱花团是一个可信赖的战友。这次我说贷款的事情,失去最多的就是日本,一个战友的十亿美元借款。我给PEACE说,最想到樱花团做的,这是我们老战友了,最后一分钟说,郭先生,我先拿七亿进去,签了借款协议。我说我希望你留在樱花团,PEACE那儿。他说我不想留在这儿,一个是跟007的吵架,让我伤心了,第二就是我看了一会吧,有些人我不确定,他说PEACE绝对没问题,但是他说,你这回让我直接签吧。没办法,就让人家直接汇款了。但你仔细去想一想,咱就不说十亿和七亿美元,百分之六给他个人,百分之三留在樱花团,百分之三什么概念?十亿的话,一年多少钱?三百万股,三年就是一千万股,一千万股,咱不说是二十倍,十倍、五倍,是多少钱啊?那买东京任何一个大楼去了。就是你的一个情绪化,就把那一下给损失了,这多可惜呀。对咱这个战友来讲,他并不是对着这个百分之六来的。对我来讲,你想想,村长,不管通过谁都是百分之六,对吧?我希望所有的战友能找一个农场,签下来,农场给你百分之三,然后SARACA给他百分之六,给他百分之三,那这是多少战友能强大,农场能强大。这对爆料革命的意义不是多重吗?这不是一箭三鸟吗?你懂我的意思吗?村长,可是,就是因为我们不团结和当时的团队还没凝固好,失去太大了。这次,但是最早PEACE力挽狂澜,三小时搞定一个,三小时搞定一个,PEACE,她是个领导的料,PEACE完全没有被这个影响,三小时,三小时,三小时。我在某些国家收到钱的,都是在两、三个小时收到钱的,PEACE这个,咱们日本樱花团组织的,就是PEACE完全有这个能力,那么怎么能把PEACE的能力,能把这个绝对、特别的日本华人团体凝聚在一起,把这一两百万人的绝大多数连在一起。

还有,我要说的是,最有钱的中国老板和有钱的官方的人,真正挺郭、支持爆料革命的,就这三个国家,第一个国家新西兰,第二个国家就是日本,第三个国家就是英国。所以说你看看,你要把这个做好是多大?咱先别说你能干啥,你先把这两样你能干的,你自己觉得团队凝聚,拓宽视野,让所有人更加的了解、相信咱们日本樱花团,这是你能做的,完全取决于你;第二条,帮助战友,获得更多G系列的赚钱机会,这个你也能做到的,这是你、我能做到的,这是核心的;第三、第四个,你知道,第一,三个,想尽办法在日本增加媒体爆光度、影响力,增加社交媒体的各种办法,传播爆料革命,在你安全的情况下,这是你能做的;第四个,别讲日本太多深层次的问题,我不希望你们讲这个,什么五眼联盟啦,什么,我觉得真的,你们管不着也影响不了。我觉得你们做这四个最核心的是什么?在日本建立强大的、任何国家很难做到的,未来G系列的生产、服务,亚洲的基地。你把这个做强了,你手里有一百亿美元、几十亿美元,村长、PEACE,你们可不要吃西方的,你们吃全球的,对吧?想干啥干啥。这个世界上有实力你才有话语权。那美国为啥那么欺负日本?因为它有实力啊,所以你们要把自己经济强大、队伍强大、平台强大,让所有的日本战友看到,哇噻,跟着你们樱花团有钱赚,有未来、有安全,我有事你能保护我。你没这个能力你别说话,三个月以后你就消失了,半年以后你消失了,一年以后你消失了。没有共产党以后的日本,可以这么说吧,是在亚洲,日本和韩国是最核心的,最核心的地方。现在你要培育这个基地,你要珍惜这些战友,创建自己的、一个让战友生存的和发展的环境,这是核心的重要,谢谢。

PEACE女士:知道,明白了。七哥,我再提一个问题,就是现在我们在日本的战友,很多都是因为中国的这个护照在被绑架着,我们非常期待新中国联邦的护照什么时候可以发给大家,然后不会被中共的护照绑架。这个肯定是很多很多的战友在关心这个问题,尤其在海外的。

文贵先生:这个问题问得特别好。战友都过百万了,天啊,我一直在电脑前看着这个关注数,再有一个我在看其他的技术。我可以给战友们大家说,喜马拉雅护照基本上可以说是…我们有两种可能性,两种可能性,我得搂住。一种可能性,就叫喜马拉雅护照,这个喜马拉雅护照就是在某个国家、某个情况下,咱们的国中之国,像梵蒂冈一样。另外一种比较快的,因为现在有两、三个国家在谈的,比如说美利坚共和国,是吧,然后他给我们一个在亚利桑那,或者蒙大拿,那个地方,给我们一个叫做“特殊移民”式的一个通行护照,就像有点…我们建了一个特区,一个特区被它给托管了,就像现在刚刚在说的那个琉球一样,你拿的是美国护照,但知道是琉球的。还有那个塞班岛,美国那个塞班岛,在日本旁边儿那个,是一样塞班岛,算是美国,但是你也给发护照,你生了孩子是美国公民,但知道你是塞班岛的,是吧?跟夏威夷当年一样。这是两种可能。这两种可能取决于什么?时间点和… 就取决于一件事儿——共产党的灭共的一个进展。这个和G系列的发展,比如说昨天我讲到了啊,现在,所有共产党就希望咱们战友们不要获得G-TV股票。它利用这所谓的监管制度,这个美国的监管……它为啥美国股票值钱呢?你比如说G-TV在中国,你上市了,你像马云,他一折腾,他……给他那什么睡过觉的处女,弄一万股,然后给他江志成,弄上一百万股,他就弄了!但美国,现在我郭文贵要给我谁……给我自己弄上一百股、一百股、一股,只要是不合法,那100%送监狱去。川普总统都不行。没有人可以行。所以它值钱嘛!监管严重。那么,你投诉的时候的呢,不管真假,他都要核实一下子,是吧?这就保护了你投资者。它利用这个漏洞,它黑我们G-TV,但是G-TV它更值钱,它是不让……所有的共产党不让战友们有任何海外你安全存钱的地方。共产党从没让一个中国人在海外有安全存钱的地方,你告诉我有一个么?一个都没有,包括你Peace、村长,任何一个战友。它只是没有关注你,它只要关注你了,你的钱就必须被消失,账号被关,被取消,啥都没啦,是吧?这是最起码,大家突然冒出来一个爆料革命、新中国联邦!啊,你要让中国人有安全存钱的地方,还有安全赚钱的地方。哎哟,这个……这个共产党害怕了,这才出现了这种……一个国家的力量,来黑咱G-TV,它是不让你有存钱安全发展的一个平台。它也知道这个G系列将对共产党……把它血全抽干了,那不用灭共,它自己就死个球的了,是吧?那么现在我们,好啊,你不让我们战友有G-TV股票,我们已经有啦!是不是?这个一千把椅子你想弄是弄不掉了,是吧?美国政府也不可能,这是合法的,100%合法的。所有的控诉、麻烦,全来自VOG,全是VOG几乎,大概就两个是真正投G-TV出了问题,100%。这为什么我说各地的农场一定要把法律程序要做好,因为你不要成为这个G-TV大家成功人士的麻烦。大家……我们已经起飞啦,结果后面发来一堆人,在后面儿拽着绳儿,这个飞机在那儿晃呢,那能行么?就你不要成为累赘,希望日本各……这个Peace樱花团做的非常非常好,简单扼要没麻烦,非常好。这个你不能在媒体上乱讲话,你这乱讲话是不可以的。你像那个……头两天Sara发了一个信息,她只是情绪化地表达。说如果FBI调查我们,那我们会怎么样。结果惹麻烦啦!国内战友说,怎么着?Sara你们被FBI调查了?我说没有啊!我们的律师都给我打电话,同一时间,他说这怎么回事儿?结果就有人把这个信息,你看那些欺民贼、共产党,就发到这些所有的媒体上去了。结果,我说没有这事儿。这不是你乱讲话的,你要说你被FBI调查,你说我没有被FBI调查,那你这100%你就完蛋了,你是不可能否认的。否认的本身你就是犯罪,不是犯法,你就是犯罪,你就是撒谎嘛!咱没有,你自己说那干嘛去?再一个,你可转债啊什么可转股这话你不可以这么说的。借款就是借款,就严格地遵守法律框架,大家集体行动,集体的……保护大家的利益,不能因为任何人出问题。那么这个时候我们要干嘛?接下来?G-TV完了,马上G-club上,G-club我们现在怎么办?G-club你买了会员卡,大家你知道,你这个……村长你未来,你一辈子你没有G-club。你不可能你花那个价钱,来买Ban,Downey,RT的所有这些设计的服装,你永远不可能……用那个价。你们一辈子都不可能。它不可能发生的!只有G-Fashion让你能有,它本身就是一个最大优惠,未来可能发展空间,它本身怎么给你股票是犯法的!不能提股票,咋办?共产党不让你们有,我现在就不但你……原来是一把椅子,原来共产党说在全世界都没有椅子,只能到我这儿来,坐着茅屎坑里边儿了。现在给了Peace,给了村长你们一人一把椅子了,它不爽,而且在美利坚共和国,他觉得我怎么办呢?我整不死你啊!我也说了不算,你有了椅子你下一步你有啥啊?你还有床呢!你还想有个Peace Room呢,是吧?卧室呢!啊,现在我来个大的,接下来我不但要给你们椅子,村长我要给你啥你知道?你在日本你最想要啥?你知道不Peace?你最想要啥?现在给你俩,你俩一人有了一亿美元了,你俩想日本想买个啥,我听听,说实话,直接说!

PEACE女士:啊……(村长:先买个媳妇儿)哈哈哈。

文贵先生:你呢?Peace?他不用买,都买他。

PEACE女士:这买来的不值钱的,我想要啥?我想要啥?我真没什么想要的。我……我现在,我其实这两天,我看了一个不动……那个不动产啊,是特别适合我们做G-Fashion的总部。

文贵先生:就是房子嘛!(Peace:想要那个楼)就那个楼嘛!(Peace:对)我告诉你,你在日本,农场,还有村长,Peace你们就没长脑子,你们就没想有一亿美元。我就看你俩,所以很突然。我告诉你村长,你拿了一亿美元,先在手里搁的时候,你俩有了,你第一件事儿,就给你买个大房子,亚洲人90%都是这想法。这让你有了大钱,第一个给自己买个大房子。这是为什么亚洲的房地产一直是主流经济的原因。一定会的。(Peace:买银行)然后再钱剩下就买银行去了,我知道银行老让老娘不高兴了,老子买银行。一定是这样子的!因为你所有的都花完了。我告诉你,我让已经有战友,有1000个人有了一个全世界上最安全的椅子,最能发财的椅子。那个椅子可能变成钻石的椅子都可能,金椅子是肯定的。我要让我们的战友们,我要想办法,合法的,让共产党永远不可挑剔的,包括曾经支持过我们爆料革命的这些捐款的战友们,冒着生命危险的,他们太不容易。我们没有一分钟可以忘掉他们。包括像你们这样的717……727上街游行的战友们,我不但要让你们有一个椅子,我要让你们拥有一个大的房子!

啊,有椅子不算数,这个椅子在人家家搁着。我让你村长,我要让你从过去的有股份,有那个……那个股份……有股权……有股票,我让你变成股份,要有当股东,shareholder!不是share,shareholder!股东!我跟那律师,律师说你疯了吧?律师说你都疯了吧?我说我疯了我也不会花一小时一千多美金五百美金请你有这十几个人给我来听我说废话,我有毛病啊?对吧?为什么这么做?共产党怕的,就是我们要做的。共产党只要是骂咱的,否定咱的,就是我们要做的!共产党骂的人就是我们战友!共产党要害的人就是我们兄弟!共产党最怕你们有椅子,我让你们有了;共产党最怕有了这个……股票,你们有了。它最怕你们拥有一个公司的股东,哇塞,这美国人可吓死也不敢给你踢出去!我下一步就要让战友们,曾经过去三年支持爆料革命的,任何一个战友,分批分层次,让他成为股东。例如:日本成立G-Club公司,完全独立吧?你告去吧!Peace樱花团成立的,碍你个毛事儿啊?你告不着我吧?樱花团是G-Fashion的10%股东,合法不?Peace,村长合法不?这个G-Fashion是用……是一千亿美元的市值,未来我跟你讲,我现在,我进来的时候……我……我发行一千亿股票,我不等于是一千亿美元啊,我可以定价0.001……0.0000001,你管得着么?这是各国法律都一样的。是不?村长?那我现在给村长发个一万股,你只需给我一块钱。比如说,甚至可以给我一分钱都可以。根据我定一千亿的股本是多少,分化到你那儿去。你懂我意思了?那我……我让你的名字,Peace,樱花团战友们,加拿大战友们,俄罗斯的Masha的战友们,意大利的小皮匠的战友们,英国大卫的战友们,不管是哪儿的。还是我们这小羊,硅谷的,还是我们图桑的面具先生,不管谁,还是澳大利亚安红木兰那,阿明老师CC那。我只要把你名字列上去,我让你……只要你拿了股金你就是原始股东。

但是我下次再私募的时候,我定价就是一块钱一股,或者十块钱一股,你懂我意思了吗村长?那你每个人就是股东,你还告我啥?你到美国来告我你告不了,你玩烂流氓烂不了,你想在银行使坏你使不了,你把美国白宫炸了都搞不了,我让战友成为…我不但让你拥有一个椅子,变成金椅子,我让你变成一个房东。而且这个房子会生房子,啥叫厉害… 所以说Peace、村长,你俩想过没有啊?就像Peace在一个月前她说:“哎呀七哥,你就老说我,算了,我不当村长了,你让别人当吧,你看看我这都完了。”哎呀我说:“Peace,就这你都完了,我说你这能干啥呀?”现在跟一个月前不一样了吧村长?多大的变化!就像一个战友似的,上星期五,“呱唧”七千万美元汇过来。他说:“七哥你知道我投那把椅子我投了50万,我现在汇完七千万我啥感受吗?”我说:“什么感受?”他说:“七哥,我把七千万汇完,我觉得我这一辈子所有事都干完了,我剩下就是想干啥干啥。”他说:“我这钱就在这块放着,我就觉得共产党天天有警察跟着我,就想惦着我的钱。”他说:“我就觉得不知哪天我就被消失,我觉得我比王健都得惨。”他说现在我这儿子、我这外甥,他的闺女结婚了,他有个外孙,我这外孙,看着我就舒坦。我觉得…钱在美国,钱进了郭先生的那个屋子里面,我还有了把椅子,我现在还有了借款,我还有6%的利息,你说我还需要啥?郭先生,我踏实啦。哎,我说你这话说的我就觉得…我说我要是骗子呢?他说你是骗子没问题,美国只要不是骗子就行。他说你是骗子美国是骗子也没问题,共产党只要灭了,G-TV在这呢,没有人可以拿走。他说只要是这APP被停了,你敢把G-TV停了吗?你停了你犯法,美国也不让你停,因为是美国监管的公司。这就是有钱人和没钱人最大的差距。

村长,我希望你们在日本真的是多讲……我看到日本很多节目做的非常棒,但是你们能不能像文可一样、像江财神一样、像长岛哥一样,你们做点有质量的财经节目,叫日本(战友)懂。村长你想过这个问题吗?这个战友他为啥那么有钱啊?人家是研究,人家懂规矩、懂法律。不是Peace你情绪化:“我不当村长了”。不当村长你当啥去,是不是?人家就是让你不当村长的。在这种情况下恰恰你更要当村长,是吧,那么当村长的价值是什么?你要给战友们谋福利,怎么谋福利?你看,郭文贵是骗子,他能骗你啥?我现在我在法律上我连1毛钱的权利也没有,我动1分钱是不可能的,是吧,钱1毛钱没动,是吧,G-TV的1毛钱没动,都在那儿呢,是不是。第二个,就算郭文贵是骗子,G-TV也是骗子啦,美国政府就撒手不管了吗?不可能的!最重要的,你钱在美利坚共和国的法律系统里,和日本这种文明国家的法律系统里,和新西兰、英国、法国、俄罗斯。你包括俄罗斯它不可能像共产党把你的钱给你吞咯,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俄罗斯也一样。德国、加拿大、我们的意大利,这些国家不可能把你的钱给吞了的。那么这种情况下,跟共产党即将灭亡的体制,和共产党现在的流氓到处抢劫的这个流氓体制,它是多大的本质不同,请告诉我。你安全了,没人能碰得了你!连这个国家总统川普说:“我把村长的钱变成我的吧。”你看他敢说吗?想他都不行,不敢想。

所以说,G-TV在这儿摆着呢,你想想咱APP没了,我可以告诉大家,没有我绝对…你可以问一问美国什么时候把微信给最后加上去的?就是我们战友,写完报告,我可以告诉你,你可以问木兰,问秘密翻译组,所有香港的11个官员,当时是17个,他们说香港官员不能超过12个,你只能给我们选11个(官员)的名单。然后呢中共那选几个,最后是选半天,全是咱秘密翻译者一个字一个单子弄好的,这个木兰和秘密翻译组可以作证。连那个排序,惩罚他制裁的排序,一个都不差,一个都不差。我们为啥变成11个人呢?因为里面缺了王岐山,缺了习近平,是吧,要不然直接就上去了是吧。所以这是我们做的。微信,当时人家跟我们联系的时候说:“到底是什么最重要,对中国人破防火墙?”我们是老顽童,还有我们的心声是整个出了这个计划的,大家看到写了大概几十版。我说现在这版还没最终报告给他,我说中国最危害的,最后一分钟我告诉他,我说微信。他们说抖音啊,还有Zoom,我说抖音你别写,它不这么重要,微信最重要。他说你确定?确定!你知道美国人荒唐到什么程度,他真不知道微信那么重要。最后临时战友赶快写,写了大概大半页纸,微信什么什么情况,最后把微信“吧唧”给放上去了。

本来是6家,本来是中共的6家,抖音、微信、Zoom、百度、还有阿里巴巴,给他写上去了,还有一个秒视频。最后是共产党做工作呀,川普总统肯定要玩一下政治,“吧唧”给他弄上去了。但是微信给干掉啥概念啊?G-TV、G-News,G-News未来可能比G-TV都要值钱,G-News。接下来咱们这个一系列的东西,人类上现在在病毒面前什么最赚钱?刚刚今天早上,我跟一个投资者说,我说我可以告诉你,你看看微信被干掉的时候,当时微信其中的前五大股东之一,那是我们的合伙人,我的基金合伙人,Miles你疯啦?你知道我这基金跌多少钱了吗?跌多少钱了?跌了1千多亿啦。哎呀,我说你做好准备吧,可能比这还多。我就把电话挂了。给我发了一堆信息,别折腾了什么什么的。结果早上醒来我才发现,哪是什么1千多亿啊,跌了3千多亿啦。但是你知道美国这个股票,这几个Facebook、TWitter、Youtube涨了多少钱你看看,它可不是涨了3000多亿港币的股指啊,它是直接就…3000多亿才5、600亿,它直接就涨了1000多亿美元啊。这就是我说的新中国联邦会让你美国人…只要别跟共产党勾兑,长期赚钱,干净的钱,不用磕头的钱,更大的钱,美国人傻了。那么如果这些钱咱现在G-TV,咱这儿所有都具备的话,这钱大多数跑咱这儿来呀,那还想啥呢对不对呀村长、Peace?

所以说这回我们把微信…我当年我就说过,我说你告诉马化腾,你把我关掉,把我那么多战友关掉,我一定把你灭了!当时还有抖音,我说告诉抖音,我一定会把你灭了,还有Zoom,把我们Sara、VOG所有战友…我一定会把你灭咯!为什么?你是邪恶的!你是好人我灭不了你,对不对?阿里巴巴我一定蚂蚁金服给你灭咯。还有平安集团,黑掉我们大楼是不是,盘古大楼,一定会他它给列上去,一定会得到惩罚的。汇丰银行关掉了我们所有战友的账号,而且给香港运动所有孩子的账号全部关掉,而且协助共产党和平安一起,敲诈威胁我们香港的孩子,我一定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记住我今天说的话。但是这些被干掉以后最大的受益者是美国,第二就是我们爆料革命新中国联邦。这不是开玩笑的,所以这次我们让G-Club,共产党跟我们玩这个,我们在全世界有多少公司知道吗G-Club现在?600多家。我们到任何国家成立G-Club,我说我要求两条,第一条,你这个国家银行,国家安全部门必须承认,必须做出书面保证,我来,我保证到你这儿的钱我不拿走,但是你得彻底保护我,不被共产党威胁,全部写文字。我可以告诉你,中国人在过去5000年从来没有一个人让世界上这么多国家的国防部、情报部门、政府给你写保证的,没有!只有我们能做到,不但要保护要做到,我这G-Club公司在你这国家,任何人也不能查询,谁也不能让知道。为什么?我加入你这国家的金融安全系统,你必须得保证,我100%跟你配合的,但你必须得保证我的安全,因为未来G-Coin、G-Dollar那是上万亿,几万亿美元的事情。全都欢迎,在金钱面前,在西方的资本主义社会,不仅仅Peace你能睡西方,你能吃西方,钱是征服西方唯一最好的工具,它叫资本主义,它叫资本主义。社会主义就是谁有权力谁有主义,谁有关系谁有主义。在西方是资本主义,我们有钱呐,我们有钱呐。村长想要啥有啥,只要你别违法,只要在法律范围内,所以说咱们的G系列未来是什么概念?大家记住,为啥我说要把那个捐款的法治社会、法治基金的人,给大家一个房子。我要股票你打我,你不是要打我吗,共产党?我现在让他有房子,我不但给他椅子。这就是咱新中国联邦,爆料革命的厉害。共产党完了三年了,哪件事不是战完之后,打完之后,我们赢得更大?我们每天,从昨天到现在收到好多信息。投资者,被威胁,啊,退款啥的。兄弟姐妹们,你见过全人类上有过去一星期来,Peace、村长你最有感受,这么多人想给我钱的,你见过吗?你见过吗?全世界到处排队要给我们钱。他越打、越压,我们给钱的人越多。他这就是物极必反的一个必然反应。信任、未来,你想想,Peace,就日本最起码就有30-40亿美元。你想想这啥概念啊,村长,啥时候出过这经历过?一个新西兰的战友,一个人说:郭先生,你要20亿,20亿,要5亿5亿,你说我投多少。我说你只投1亿美元。他帮找的银行,我说你就把钱开在那里,钱不要动它。给这个银行承诺,这钱我不拿走,但是安全由我。

我们法国,我说了好几天,我说你到小皮匠那去,他说我绝对不能去,我这不能让任何人知道。在法国,一个巨大的中国企业,在那里滞留资金大概十几亿欧元。这次大概投了2亿欧元。我说你就留在法国,我们绝不拿走,未来就在法国付了。你去想想,村长、Peace,我们现在全世界有多少国家有别人不知道多大的钱。这跟当年国民党灭掉共产党的时候有什么差别?非常近似,就是共产党是国民党,我们现在掌握着民心财富,巨量的海外财富。巨量的海外信任和民心,G-Coin、G-Dollar一旦上的时候,你去想想,全世界唯一一个双系统的,一个是跟黄金链接的叫G-Dollar,一个跟美元链接的叫G-Coin。 这两个系统之间可以互相用,而且现代唯一一个货币,是跟有实体消费的,就是G-Fashion,你可以直接买东西的,没有啊。比特币完全没有,没有一个货币做得到的。你马上可以换美金、换欧元、换日元,都可以,而且我要金子可以马上换金子。然后我现在买内裤、买胸罩买啥都可以。你脱聊、裸聊,买飞机、买大炮都行。你见过这种货币嘛,从来没有,美元能做到吗?美元也做不到。更夸张的,我们这里边将无限扩展,会有G-Mall,G-Mall未来Peace可以开一个自己的服装店。村长可以开一个什么艺术品店,都是可以的。它无限的延伸,让你花钱花得很容易。就在你手机上就可以,在你电脑上就可以。然后你想变金子变金子,想变现金变现金。昨天我说了人类上面临最大的两个问题,一个我说共产主义,共产党威胁,中国共产党。第二个就是整个货币危机即将到来,都在印钱,包括日本,这日本更夸张。日本这五万亿美元里边,水分最起码20-30%,最起码,哎呀,“嘣”就没啦。只有黄金,只有货币可以兑换的,这种全世界都可以花的钱,才是真正的叫stable currency,稳定货币。

所以说你想想, 村长、Peace,你们日本战友要看的远一点。一个月以前你能想到是今天这样嘛?一个月以后是啥样你能想到吗?我在两三年前我说把微信干掉,把抖音干掉,你们不觉得我是神经病嘛?你看看怎么干掉,包括百度啊,什么马云啊,都得给他干灭。但是未来亚洲最最强大的队伍战友,需要抓住机会的就是日本战友。你们的技术、团队、资金、整个计划一定要周密的、有高度的、有宽度的计划。日本会做多大啊,那会做多大啊。Peace、村长啊,拜托了,看得远点吧。还有啥问题,请说。

PEACE女士:一定一定,Discord,现在可以连了嘛? 没有。

文贵先生:没事儿,没人了你的意思,没问题了?

PEACE女士:我们人很多,现在好像就是声音出不来了。

文贵先生:1.57个million,我的天呐。

PEACE女士:真的,好害怕啊,天呐。

文贵先生:这都是因为你有魅力啊。

PEACE女士:我是不是要请保镖了。

文贵先生:都是因为你这魔女,大长腿呀。

马拉多纳战友:OK,七哥你好,我是马拉多纳,我目前在义工团主要负责G-TV借款业务登记,在组内也担任一些具体的工作,然后这次我参加729大会一些具体的活动,负责当天的现场转播的工作。我今天的问题是跟我很多一样从事外贸行业比较关心的问题,就是ccp跟美国较量进入白刃战阶段了,这种情况就是对国内外贸行业外汇清算业务会有很大影响。如果是这种情况,我们应该在什么时间点弃船逃跑,或者是放弃这些业务。就是未来我们应该怎么做,希望七哥能够指点一二,因为这个是涉及到我们小蚂蚁吃饭的问题。我的问题完了,七哥。 

文贵先生:马拉多纳,村长派来剿匪的,你知道Peace,这可真是老战友啊。每次我直播,必有留言。而且村长剿匪,我没想到他长那么帅,我以为他老人家了,可惜没媳妇,属于扶墙派,跟我一伙属于扶墙派。每次直播他俩都有留言,而且都是感动的,是吧,文贵都记着的,是吧。所以这真是我的亲兄弟啊,马拉多纳,刚才你问的问题,我跟你回答,我从直播到现在,电脑上不是用我的名字登记的。G-TV最起码退出20次。你想想现在事实有多少人吧,你想想事实,就是我在这儿,就是独立的Wi-Fi他都被强制退出,你想想有多少人在线,就是这是游客,咱这游客占99.9。你看多可怕啊,所以GTV共产党怕到什么程度。我要跟你说的国内的贸易,我有同学是做贸易的,还有做广交会的,这发大财了。在几年前牛到啥程度?说七哥咱老家第一个直升机是你飞回去的,是你啊,我得是第二个。他租了个直升机,我那个是军用飞机,他租了个飞机。结果是人家飞到聊城以南10公里就不能飞了,说那不能飞,结果他就很沮丧。很有钱啊,也在日本,他的女儿在日本。在大阪读书的,留在日本,嫁给日本人了。很有钱。这回惨了,这下这个贸易赔大了。一个是病毒,本来是共产党这个贸易额下降。大家知道做贸易的两个最大的问题,结汇难,还有一个就是货币价格不稳定导致赔。现在又来一个病毒,你签了合同你不能兑现,或者说现在你根本就买不着,两边市场根本不对接,就你无法确定这个定价再加上这个外汇的问题。接下来的外贸他有两个具体特征啊。我这个同学我跟他说了个主意,他原来觉得不会那么糟吧。现在他觉得是了,做贸易的,做贸易的现在面临个最大的机会和最大的挑战。特别是对中共国。什么是最大的机会?在日本是最大的机会。日本现在是美国唯一还给你留了点缝儿,就说白了中共可以绕到日本,可以把所谓的made in China 可能模糊化,然后来到美国的,你把这个东西要整明白了。首先你得对得起良心啊。你别搞假贸,你这赚大钱了。因为别人做不到,你身在日本,你要有经济实力,你要有关系网,你有很好的货源。你这个能赚大钱,就是你利用好这个灾难。第二个现在就是货币这块,如果你把国内外货币这块能打通,那你这了不得了,你可赚大钱了。因为这个机会太大了。我觉得对日本的战友,做贸易的只要你脑子清楚反而是你前所未有的机会。你对待其他国家,像国内的战友想到海外做,你完全靠国内过去那共产党那个输出贸易,那你完了,你不可能了,因为不确定性太多,挑战性、风险太大。货币、贸易、政治、运输、病毒都可怕。相反在日本,你比如说口罩,你要是日本做好的口罩现在到美国买,美国人买着舒服着呢。你是Made in China口罩,对不起了,你多少钱我也不敢用了。未来就是整个Made in China这个PPE整个这一套系统没人敢碰的。

那么你要是在日本现在你要是能做好贸易方面跟这PPE有关系的,你有长远的办法的话,你能把中共在西方进不去的,你能通过日本进去,你是第一赚大钱的。第二个就是美国必须从中国买的,确实过去那个加工型的,国际性的、出口型产品,你能通过外汇、你能通过日本进到美国来,还保持原来的价格,那你赚钱大了,包括欧洲市场。所以说两头你全吃了,过去是香港人干的事,现在香港人已经歇菜了,就在日本、台湾、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这些国家能做。现在越南也是可以的,越南这个GDP现在的成长20-30%,还有某些领域增长了百分之几百,这是很夸张的。而且日本(越南)的各方面优化都是前所未有的,啊那个越南啊,那么越南跟着谁啊?跟的是日本。所以你把越南市场,把日本市场和中国、美国市场、欧洲市场搞起来,你这个贸易做太大了,要做多大做多大。这就是我的建议,谢谢,我们亲爱的马拉多纳,谢谢你啊。

PEACE女士: 下一个,请。

(番茄哥你试一下能发言吗?)

文贵先生:我能听到啊。

PEACE女士:小段金,你也可以提一个问题啊,这么好的机会。

小段金:那个魔姐,刚刚郭先生已经把很多我们想提的问题都解答了。

PEACE女士:哈哈,是啊。七哥我前两天看直播你试穿的那个G-Fashion的口罩非常的漂亮,能不能给我们日本、我们的樱花团先做一批呢?我们可不可以购买一下?

文贵先生:这口罩咱们现在正在做,肯定不会让你们购买,送给你们的,肯定的。你看啊,这个,就这个那天展示那个,这是鳄鱼皮的那个,它这个非常漂亮,但我觉得有点闷得慌,你知道吗?有点闷得慌,太豪华了。你看这个,这个太酷了,太高级了,它就有点闷得慌,你看到没有?是不是啊,有点闷得慌,但是很漂亮啊。但这个真的棒,这个是Brioni的,它这个有这个胆,你看,它有这个胆,特别舒服,而且非常非常舒服,它这个鼻子这块呢,做得很艺术,外边是丝的,特别是女性……

PEACE女士:对对对,就这个,就这个白边这个。

文贵先生:我们现在要生产,生产完各地的战友都会送,发到你们当地以后,均匀的发,然后由你们来共同分配,正在跟他协调中。你看,这个好,你看,戴上以后就像没戴一样,因为这个地方它特别舒服,这儿,然后鼻子这块,它很聪明这个Brioni,咱这个G-Fashion的这个设计师会设计的比它还好,你看,这非常好,这个蓝跟今天我的西装这个蓝太配了,哎呀,一不小心就穿出时尚了。你看是吧?

PEACE女士:七哥,那个香槟色的全身的那个好好看,好漂亮啊,好多人想买。

文贵先生:咱们接下来,哎呦,我现在跟你们一谈这个G-Fashion过两天我保证你们会尖叫,你像你这样的大长腿的,你像咱们村长派来剿匪的,我可以告诉你,你会爱上G-Fashion的,就日本人会爱死G-Fashion的。就咱们这个设计师Ben全世界第一,好莱坞所有的、足球、体育、明星最追捧的人,等着要他的衣服,现在是要签约我们,这本身就是个大新闻。过两天就会,我估计一旦公布出来会在世界上引起重大关注。他就是当年的爱马仕的第一设计师,就像Micheal Kors一样,就像Prada那个设计师Simon一样,Dolce & Gabbana的设计师就是那个,那个Coaster一样,他就是那个级别的。这个人简直是个天才,包括那个Downey,这都是最最最最,世界上最最最unique的人。所以说你看到的太多了,太多了。昨天我看到他们给我发来的东西,昨天我看到的咱们一个G-Logo啊,咱们战友设计了一百多万次,就是没有一个人能沾上边的,我可以告诉大家。就是人家咱们这个公司,我给你们露一眼啊,今天爆点料啊,他们不让我爆的,你看人家做这个,你看看啊,你看看人家做Logo咋做出来的……

PEACE女士:哇,好棒啊!

文贵先生:你真的是,咱们也都想做好,你看这个Logo,他这个你看看人家的,你看看咱们战友你看看,他是直接从地上砸出来一个Forever,G-Fashion,啪一个这个G,哇塞,看得让你热血膨胀啊,你看,“唰”一下子给你蹦出来。所以说我给你看一个,这女装啊,我让你看女装你会……你会……,哎呀,我看的时候,这女装啊,咱们所有的女战友们都会疯掉的,没给你们展示,因为我们极为保密女装,女装要很神秘的。这哥们太神奇了,我们很荣幸的就是说,你看那个衣服看上去很简单,但是它这个设计真是,这是女孩的,这是女孩的,这女装太神奇了,你都不知道我看一以后我觉得咱们女战友看了以后都会疯掉的,真的会疯掉的!你们真的会被G-Fashion吓到的我可以告诉你们。所以说接下来,G-Fashion、G-Club、G-Coin、G-Dollar的上市把共产党会彻底给它震傻,彻底震懵它。

PEACE女士:那天你穿的那一身,我儿子都想要。

文贵先生:那他绝对喜欢啊,年轻人、爱时尚的人100%喜欢。

PEACE女士:现在为了追你们,因为他听不懂中文嘛,现在整天看这个War-room。

文贵先生:红蓝,你看着女装,哇塞,我跟你讲,就这个女装我看到我心脏都快停住了,哇塞!太天才了。因为我跟他在沟通啊,这种天才真的在世界上没办法,就人家就说到,你看咱们战友咱们画画画,人家啪就把要的感觉就直接立体化给你拽出来了。哇塞,你那种感觉,哎呦,受不了!啪,那个G-Fashion一拉出来,直接大写字,你就没办法,你看这个蓝,哇塞,他怎么能这么有才华呢?你看这个帽衫他能做出这个样子啊,因为这是个视频。就你没法想象,就那个女孩现在紧身裤这一套东西,它那个线条拉,然后把女孩这个胯部、上部怎么拉起来,这种线条、这种细节,这种人工学的背后再加上艺术,太美了。你像这口罩大家都做,你看美国那口罩,每个人嘴上就像趴了一个屎壳郎似的你发现没有?连总统戴的那个口罩,黑呼啦呼的,多难看啊。就这样勒着,就这样,露个下巴,多难看啊!他就能把这个比例,他就能给你做到这样。你看,它最重要的是,它会把这儿(下巴),你看到没有?你看,川普总统戴的那玩意儿好像是下边没有了,少一块,然后美国人带花的,全看着像个屎壳郎似的扣着,多难看啊。这种优美,你看有这个白边,再加上这个金属,你看它必须有这个文化。所以你看我们战友们画了一百多万,哇塞,各种变形。就人家那个质感,直接从里边“嚓”给你拽出来,天空中出来一个,就直接砸到你脸上去,G-Forever,G-Fashion,哇塞!那种感觉就一种颜色,白色,是吧。你看那个女的,你没法看那个视频,就那个女孩就做在女孩护领那个衣服。

我们现在发展一个玉米地系列,还有玉米地的。大家你想想啊,那什么感觉?那我穿那个西装Brioni,你看这里面是蓝的,看上去很容易是吧?看上去很容易蓝的,这是蓝的。然后这块儿是深灰色,所有这个地方这个细节你再细了看,它是深蓝的。这个丝让你穿在身上,它是反面的,它为啥用反面呢?就让你穿上去,因为你外面这个我这个料呢是一个220织的,它有一点点暗格的,它让你穿在身上的时候它有点挂你的衣服,所以你会穿上不会觉得有风进来呀。有时候比如说村长他是男士穿衬衫的时候,如果里边都滑你觉得老是粘不上的感觉你就不舒服了。它要贴身,一定要贴在这儿,让跟你的衣服要有点黏合度。哎,它就又给你弄这个。如果外面是毛的,它里边给你用滑的。它让你增加透气性,所以你穿着很舒服。你看,这样你不会觉得后面不舒服。就这点细节,他说中国人多可怕,五千年前那是世界上最大的文明古国。哎呦,我们这是最好的位置,北魏都是世界上最好的衣服,现在都没人做的到。所以今天我们全被共产党毁了,破四旧全给杀掉了。

那么你看我老带灰色领带对吧?你们老看。这个你们一定说…这个是cotton这是给我做的。你看我很多灰色,你看,你看这是cotton的。它这个你看,它这个料子,你看是吧?它整个是看上去很简单,它是一根一根线织出来的。你看过我穿,但它绝对不是一条,它绝对不是一条。这个就是说,这个时候你可以穿,它是95%的棉,5%放的开司米,我这个天气就可以穿。有的你看,我冬天戴的一样的颜色,但是完全是羊毛、羊绒的。然后呢,有时候,我很少戴丝的领带。因为我不喜欢丝的,亮晶晶的,所以我都喜欢这种纯的。所以说你看我这个领带打上以后,那个Brioni来给我开会,昨天给我弄那个胸罩,胸罩装。新中国联邦战服,太滑稽了啊。你看他是世界上最好的做这个领带的。但让他看到给我设计这个领带,他就说Miles我们真的是做不了这种领带。这就是外国为啥有时尚,中国没一个时尚品牌都没有。一个都没有,这很夸张的。人家做不到的,绝不装,绝对不copy。你看我那天穿的那个衣服有人说,国内有一百多块钱买的,那个淘宝网。你说你把淘宝网是中国人最大的耻辱,啥都copy人家的。关键你copy哪怕像一点都行,完全不像,都是化学的料。得皮肤病、皮肤癌,特别是女性乳腺癌和女性生殖毛病。这些年多的,除了化学污染、空气污染更重要的是服装污染。这个现在已经证明了,就是女性的胸罩和女性的内裤,是导致女性再次污染和得癌症最严重的来源之一。你想女性最敏感的地方就是你的胸部和你的最美好的部分。你想想这竟然是化学的,这个化学都在身上磨来磨去。你想想它怎么可能不得病,什么叫化学的?化学就是毒的,就这么简单,人是不能碰的,这不最简单道理吗?你看这个衣服人家为啥说我要你两万八美元?两万八美元它是,你这是纯棉的。咱们的一copy,看上去可像,完全是什么完全是化学的。你看昨天班农先生他,他每天看到我的生活,还有我们的将军。他们俩,美国人还见过这?他听都听不懂。他看到我每天做衣服的时候,他觉得你咋还有时间干这事儿啊?我让你看一下,你看看这个价格,看到了吗?你看着这价格了吗?两万八还有十六万美元的一套西装的价格。什么料子啊?就是这个料子。这是料子钱啊,这是给了我五折的,这是带金线的。看看这个是吧,是吧,带金线的。所以在世界上一年只做五套到十套,而且你有钱…他说日本天皇每年这个场子,给他做三套衣服。每年给日本天皇,天皇做都是深灰色的多。天皇的人是几个人去拿,男的,抱着这个衣服回去,给天皇做出来,日本人缝上给他穿。还有日本的天皇的夫人,从来他们不会拿天皇去宣传。他只允许这几人。女皇,女皇好的衣服的帽子全是用这个料子做的。那么这个衣服给我的都是五折的价格,为什么?我是全世界最大的买家。我现在跟他商量,你怎么能把它量产让我的战友也能穿上这衣服,价格降下来?他说只有一个办法,你把它量产,从过去一年产上200个样式,我现在改成20,000个样式。然后呢,20,000个样式这个料和产品你得提前都付钱。我今年定后年的产品,然后你要承担市场风险。这时候能降到多少钱?大概我们能2000美金就可以拿下,2000多美金。你想想,这很夸张的。

如果让村长穿上这个衣服了,村长他不是找不到,他不是没媳妇儿,他一天能娶10个媳妇儿。为什么?你的自信也不一样,我穿在身上,你说我现在穿这个衣服我给你直播,我可舒服。我也是穷人出身,我最穷的穷人出身,但你让我穿个一两百块钱的衣服,我确实不舒服。这人真是的,就是贱毛病,能上他不能下呀,你知道不?你吃过好东西了,你见过你这美大长腿的时候,人家就不一样了。再看这腿不一样长了是吧?所以说他见过好的了,他就不一样了。这就是为什么领带,衬衣每一件你都要求不一样。啥叫fashion呢?fashion就是让你自信,让你更爱自己,让你更多的机会,让你生活更加积极。更重要的事情,我觉得一个好的衣服让人呢,每天真的能更多的快乐,真的穿衣服是穿给自己的,不是穿给别人的,然后特别特别的快乐。

那么G-Fishion而且没有任何的什么,你儿子能穿的,你不能穿。我们的G-Fishion第一个主题就是,我说要记住,什么样的年龄都能穿。所以说班农现在天天减肥的其他动力,你看瘦多少?瘦35磅了,35磅了班农,从来没有过。35磅了,昨天晚上我们厨师换一个厨师来,这个来了,给他晚餐就是一碗汤,六片牛肉,结果给他加了一个炒米。放在那了,我在那看着,伸手就抓米。哎,我说放着放着,拿着一半,给他一半。哎呀,这个脸不高兴。他说Miles我已经35磅了,你让我把那点米吃了嘛。我说你把这肉吃了,多一块都不能吃。35磅了,而且我每天让他站着,他老爱坐着。我说你每天必须是不能超过一个小时坐着,必须站起来。他就站着,35磅了,现在他看中我衣服,他看我的每天的衣服。Miles这件我也得做,这件我也得要,这个我也得要。拍个照,我留着,我也得做。这就让他更加积极的意义,我老鼓励他。我说你看你有60多岁,你有那么长的头发,这是男人长头发很少的。我说你看你,而且他很帅的,个也很高。现在就剩一肚子了,他腿并不粗。肩现在他整个人,他是56的西装,现在52他能套上去了,已经,就剩一肚子了。现在从怀孕10个月到怀孕4个月,我说你把它削平。他绝对有超过80%的可能性2024年总统,80%的可能性。美国人选总统从来不选小个子,不选小个子的。美国人选总统穿着、大肚子、小个子几乎很难。所以说他的,而且尼克松六年就被干掉了嘛,你看福特就一期嘛。所以说他这个形象,一旦没这个肚子,就他要选的话是,他这个媒体大王,那他是非常有可能的。所以说长头发,高个儿是不是啊?而且现在全世界都往右转的时候,你想美国人遇到了Antifa这种威胁都想选一个这么个货。我说你这个货,必须赢。他说,我这个货必须赢。所以我每天鼓励他。现在这个一圆原来他怎么想穿时装啊?现在这穿时装每天看到我这个衣服,他都傻了。我今天穿这个西装,他说Miles你没有穿过吗?我说没有穿过,然后摸摸,我也得做一套。我说可以啊,你把你肚子整没了,你穿上吧,要不然你穿上像孕妇装。他说你不要老侮辱我好不好?但是这就是G-Fishion,没有任何年龄界限,他从来没有感受我穿哪个衣服,觉得他不能穿。我说所有的九十岁,十几岁都能穿。

G-Fishion展示出来那一天,你们就会明白我说的啥感觉。我可以告诉你,Peace你看你这是模特儿出身,穿时装出生,G-Fishion出来会让你们所有人改变你的穿衣风格。我看你穿衣服色彩多,有花纹,女孩嘛,是不是都这样?我告诉你当年爱马仕的老板,当时我跟他一起吃饭,我发现他夫人穿衣服从来没有一个戴花的。

PEACE女士:我这个,七哥你能猜出来是什么牌子吗?

文贵先生:我真识识看,这个啊,这个是香奈儿的,还是Issey Miyake,我看不明白。 

PEACE女士:Celine。

文贵先生:Celine啊,我最喜欢的牌子,Celine,太棒了。

PEACE女士:我也最喜欢这个牌子。

文贵先生:Celine现在也是LV集团控制100%, Celine是未来的爱马仕,一定的。非常棒,Celine非常棒。当时的夫人啊,我说你怎么都是纯色衣服,而且都非常鲜艳的颜色。但是一到法国穿的全是很深的颜色。但有一次到他家去穿的那个爱马仕,每年出一季的花棉袄,极花的花棉袄啊。太帅了漂亮。她说Miles,我是老年人,老年人是要穿鲜和花,但花仅限于是在胸前。她说我穿深色是因为我在法国很多同事见我要庄重,在亚洲穿鲜,因为我是老年人,但是我鲜但是不花,在法国是穿纯但不鲜。这个人这个优美的感觉,你看咱们国内这个不管是睡衣,还是男女内裤,不戴花不叫衣裳,所有的连拖鞋都是花的,简直是受不了了。完全是乱掉找不着人了,人都找不着。现在这个色彩是服装中核心,穿错颜色就全完蛋了。第二个就是颜色大小尺寸,你看你穿的这个颜色尺寸太适合你了。我看你穿的这是小号s号的,你那么高个子还穿的是小号的,很适合你。所以说你看这个腰和这个肩部是太棒了,太好看了,要脱了更好看了。所以说这个衣服G-Fashion就是适合个例,让中国人改变生活方式、穿着方式,太重要了。你看川普总统,俺俩一个领带制造商,他永远斜条领带或者是纯红领带。每次他们都是说你能不能别打那么老长,他的领带都成笑话了。所以说咱们的G-Fashion将是在日本开辟新天地,你要做好准备。

Peace女士:我们一定做好准备,七哥您一定很累了。因为七哥一直在站着。我先代表我们战友们祝福您的父亲生日快乐,长命百岁!上次和七哥连线也是您的生日,我是幸运之星吗?每次都是七哥或者家人的生日,我也姓郭,所以我也算是七哥家里人了。村长说两句,然后让七哥休息了。

村长:今天已经两个多小时了,非常感谢您,一个是给了我们很多建议,然后一个是让我们在境界上更加提高了。然后带着我们的战友们一起朝喜马拉雅前进。

Peace女士:是的,我们在不断学习中,因为七哥站的高度太高了,我们樱花团的战友说,如果不理解的先执行,因我们没有七哥这个高度啊。因为我知道七哥是个很英明的、有大智慧的会顾全全局的,所以我们一定会跟随七哥,一定会执行好任务的,七哥您休息吧。非常感谢您跟我们的连线。 

文贵先生:明天是硅谷的小羊。咱一起为新中国联邦、香港、台湾、西藏人民祈福。阿弥陀佛。谢谢村长、Peace,谢谢所有的战友们。

+3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joop12345
6 月 之前

相信 感恩 跟随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