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kTok是中共输出精神鸦片的平台 川普出重拳击碎其幻想

  • TikTok不仅仅是中共对自鸦片战争到毛泽东革命之间的百年屈辱的“复仇”,它其实就是鸦片——是一种数字芬太尼,是让自由世界的孩子们为即将到来的中共帝国而兴奋的精神鸦片。
  • TikTok的传播速度比中共冠状病毒还快,它现在在全球每月有8亿活跃用户。而且它比中共冠状病毒更具传染性,几乎近半数的美国青少年都使用过TikTok。如果TIkTok是个病原体的话,那这种传播速度和范围就像黑死病。但它是一个应用程序, 所以 字节跳动现在的估值约在 1000 亿美元左右。
  • 20世纪60年代末,在文化大革命期间,中国儿童批判他们的父母的右派行为。而2020年,在中共冠状病毒封锁和 “黑人的命也是命 “抗议(Black Life Matter)期间,美国青少年在TikTok上发布自己指责父母种族主义的视频。其实TikTok才是那个很丑陋, 很丑陋的。而切断它连接中共帝国环状监狱的热线,是至少我们可以做到的。

—————- 来自斯坦福大学 尼尔·弗格森(Niall Ferguson)

图片来源:https://news.sky.com

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的米尔班克家族高级研究员,政治和经济历史专家尼尔·弗格森(Niall Ferguson),于年 8 月 9 日在彭博社发表了一篇有关TikTok的专栏文章。弗格森曾任哈佛大学、纽约大学和牛津大学的历史教授, 并是总部位于纽约的咨询公司格林曼特尔有限责任公司的创始人兼董事总经理。

弗格森在这个针对TikTok面临禁令的观点文章中,提出了他认为TikTok该被禁的原因。他说,他花了半个小时试图理解那些普通人和他们的狗、在厨房或健身房做傻事的无厘头视频片段,又弄明白了现下很火的动物们随着托诺 · 罗萨里奥的《库利基塔卡》跳舞的模因后,他问他八岁的儿子他究竟还应该看些什么,结果儿子推荐了跳舞的雪貂,而他却怎么也没找到这个视频。

就在这样三十分钟的TikTok经验后,他不禁问自己,这件事怎么会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威胁呢?而随后他突然有了顿悟。TikTok不仅仅是中共对自鸦片战争到毛泽东革命之间的百年屈辱的“复仇”,它其实就是鸦片——是一种数字芬太尼,是让自由世界的孩子们为即将到来的中共帝国而兴奋的精神鸦片。

TikTok的历史背景和成功秘诀

2012年,曾在微软短暂工作过的中国科技企业家张一鸣,创立了北京字节跳动科技有限公司(Byte Dance Ltd.),这是一家专注于智能手机的内容供应商。他的人工智能驱动的新闻聚合器今日头条是一个热门产品。2017年11月,他花了10亿美元购买了一款创立于美国,名为Musical.ly的口型同步应用程序,该应用当时已有一个快速增长的用户群,尤其吸引了许多12至24岁的年轻女性。随后他又将Musical.ly与字节跳动的短视频应用程序抖音合并,成为了现在的TikTok。

TikTok的传播速度比中共冠状病毒还快,它现在在全球每月有8亿活跃用户。而且它比中共冠状病毒更具传染性,几乎近半数的美国青少年都使用过TikTok。如果TIkTok是个病原体的话,那这种传播速度和范围就像黑死病。但它是一个应用程序, 所以 字节跳动现在的估值约在 1000 亿美元左右。

那么,TikTok成功的秘诀到底是什么?佛格森认为最好的答案来自本 · 汤普森(Ben Thompson)。汤普森的Stratechery新闻简报已成为所有技术领域人必不可少的基本读物。汤普森上个月写道,首先,模拟媒体的历史已经告诉我们,”人类喜欢图片胜于文字,且最喜欢的是会动的图片。其次,TikTok的视频创作工具确实 “对非专业视频摄制者来说,是易于使用且具启发性的” 。也就是说,连白痴也会用。再者,与Facebook不同,TikTok不是社交网络。它是一个基于 AI 的投喂算法,是利用采集个别用户的所有数据来将反馈给用户的内容优化的应用程式。汤普森认为:”通过把视频库从网络制作的视频扩展到其服务上任何人制作的任何视频,TikTok (抖音)利用其用户生成内容的庞大规模,再藉其算法,确保用户只看到他想要看的精华内容。换句话说, ” Tiktok 是以移动为优先的 Youtube”, 而不是带着有趣视频的 Facebook 。它是一个 “基于对互联网的富足假设而生的娱乐实体, 而不是一个基于好莱坞的稀缺性假设而生的娱乐实体” 。

TikTok的问题所在及现况

那么TikTok有什么值得不喜欢的呢?答案似乎不少。

佛格森指出,今年2月,TikTok因涉嫌非法收集13岁以下儿童的个人信息而被联邦贸易委员会罚款570万美元。今年4月,该应用又因携带儿童色情内容和未能阻止网络欺凌而在印度被马德拉斯高等法院暂时禁止(禁令很快被撤销)。但是真正令张一鸣头疼的是其他地方。去年11月,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对字节跳动收购Musical.ly一案开始进行调查,理由是有可能影响到美国的国家安全。一个青少年视频应用程序会对这个星球上最强大的国家造成威胁?可能吗?近来CFIUS似乎对中国的投资十分敏感,2010年,它迫使中国游戏公司北京昆仑科技公司出售同性恋约会应用程序Grindr。

而佛格森认为TIkTok已经成为中美新冷战的最新受害者。但是与美国,包括中共冠状病毒在内的其他事物不同的是,两党对中美冷战是有一致共识的。去年10月,参议院少数党领袖、民主党人查克·舒默(Chuck Schumer)和共和党参议员汤姆·科顿(Tom Cotton)共同呼吁对字节跳动进行国家安全调查。他们说原因是,作为一个中共国公司,字节跳动受制于中共的网络安全规则,而该规则规定,它必须与中共政府共享数据。TikTok 在其隐私政策中也承认:”我们可能会与我们集团母公司、子公司或其他附属公司共享您的信息 “。

佛格森说张一鸣无疑是一位伟大的企业家。而就算他个人不是威权主义者,他也是个政治顺从主义者。字节跳动的第一个应用程序,“内涵段子“,于 2018 年被中共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关闭。张不得不道歉说,其内容”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不一致”,并郑重承诺以后字节跳动将进一步深化与中国共产党的合作。

文章中指出,直到上个月,张一鸣的计划是主动地将字节跳动从中国分离。与其他中国科技巨头一样,字节跳动也是一个在开曼群岛注册的”可变利益实体”,并计划在香港或纽约公开上市。它声称,来自 TikTok 的所有美国数据都存储在美国数据中心,并备份在新加坡。今年5月,前迪斯尼高管凯文·梅尔(Kevin Mayer)被任命为TikTok的新首席执行官和字节跳动的首席运营官,这些都是张一鸣先生朝这个方向进行的明确信号。

但是没想到的是,川普总统却把这个计划一巴掌打坏了。6月31日,川普威胁要在美国下令禁用TikTok。周一,正当微软似乎准备收购TikTok在美国的业务时,特朗普提出了他典型的,非正统而且很可能是非法的建议,即美国政府应该获得某种安排费。然后在周五,他发布了一项行政命令,要求字节跳动在45天内将TikTok出售给一个非中国企业,否则TikTok会被禁用。(腾讯控股有限公司的短信应用程序微信也将被禁止)。佛格森认为川普要求分一杯羹是错的,但他对TikTok下达禁令则是对的。仅凭任命一位美国首席执行官并不能让TIkTok得以继续在美国运营,因为尽管内容再空洞,TikTok确实构成了对美国三个截然不同的威胁。

TikTok对美国的三个威胁

第一个其实是一个好的威胁:是它对过度强大、监管不力的Facebook公司构成的威胁。佛格森认为美司法部当时不应该允许Facebook收购Instagram和 WhatsApp。而现今,由于TikTok已经成了视频平台领先者,Facebook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不得不试图以周三刚推出的新功能 “卷轴” (Reels)来撕毁TikTok,就像当年Facebook藉Instagram的 “故事” 功能(Stories)来撕毁Snapchat一样。但无论结果如何,卷轴一定不能成功,而且Facebook 也不可以成为TikTok的所有者。因为Facebook在美国公共领域的巨大恶性影响不是在于对国家安全的威胁,而是在于对美国的民主本身的威胁。且自2016年以来,它所谓的进行自我监管的努力,其实在很大程度上是一个骗局。

TikTok构成的第二个威胁是儿童。和Facebook,YouTube,Twitter一样,TikTok也针对用户参与度进行了优化,通过其算法引导用户观看”为你”页面上的内容来使你上瘾。也就是说,AI 会不断学习您喜欢什么,然后为您提供更多类似的内容。未来的史学家会惊奇地发现, 我们没有给我们的孩子海洛因, 但却给他们TikTok。

佛格森认为,TikTok确实像海洛因一样危险。因为TikTok的用户大多仍是喜欢口型同步视频年轻女性。这类视频已成为吸引恋童癖的磁铁。这些人可以在TikTok上发送色情信息给视频中的女孩们,甚至用一个称为 “二重唱” 的功能,混音视频和他们一起跳舞。在TikTok上对未成年人的性骚扰案件不胜枚举:今年2月,一名35岁的洛杉矶男子因涉嫌与至少21名女孩(其中一些只有9岁)进行”色情与不雅”的谈话而被捕。

TikTok的第三个威胁是地缘政治。对于常驻台湾的本·汤普森来说,过去的一年发人深省。此前,他并不重视中共的政治和意识形态动机,但现在他成了 “新冷战士” 。他认为,中共对科技的作用的看法与西方截然不同,中共完全打算将其反自由的意识形态出口到世界其他地方。汤普森说:”如果中共不仅在其境内,也在我们的国家内企图扼杀自由,那么,切断一个藉其精巧设计来满足欲望而扎根人心的媒介,对我们而言正是符合维护自由的利益的。

无法掩饰的中共帝国野心

佛格森表示,如果想要了解共产党近来是如何使用人工智能来建立一个连奥威尔的老大哥都比之逊色的监视王国 — 它其实更像叶夫根尼扎米亚廷(Yevgeny Zamyatin)1924年的小说《我们》中设想的反乌托邦 — ,可以阅读罗斯·安徒生(Ross Andersen)最近在大西洋杂志(the Atlantic)发表的,题为”环形监狱已经来了“的文章。

正如安徒生所说,”在不久的将来,每个中国人只要踏入公共空间,人工智能就可以立即将他们与海洋般的个人数据相匹配而识别出来。这些数据包括他们的每一个文字通信,甚至他们身体独特的蛋白质结构。而随着时间的推移,AI算法将能串连各种来源的个人数据(如旅行记录、朋友和同事、阅读习惯、购买记录等)来预测政治阻力“。而且,中共国许多著名的人工智能初创公司都是乐意帮助中共的商业伙伴,这已经够糟糕的了,但更令人担心的是如安徒生所说,所有这些AI技术都将用于出口。而从中共进口这些国家包括玻利维亚、厄瓜多尔、埃塞俄比亚、肯尼亚、马来西亚、毛里求斯、蒙古、塞尔维亚、斯里兰卡、乌干达、委内瑞拉、赞比亚和津巴布韦。

又,佛格森指出,中共对美国攻击TikTok的回应其实正曝露了他们的思路。在Twitter上,由中共政府控制的《环球时报》主编胡锡进称川普此举为”公开抢劫”,并指责他把” 曾经伟大的美国变成一个流氓国家”,又警告说,”当类似事件一再发生时,就是美国一步步向衰落之路前进之时” 。没错, 这正是熟悉的美帝国主义的衰落与灭亡的论调。那么它的根据在哪呢?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中国政治理论家强世功于2019年4月发表了一篇颇具启发意义的文章,他在文章中为这种中国野心的帝国性作了铺垫。他认为,世界历史就是帝国更替的历史,而不是民族国家的历史,民族国家其实是一个相对较新的现象。他说:”人类的历史肯定是帝国霸权竞争的历史,它逐渐推动帝国的形式从原来的本土性质走向目前的全球帝国,并最终会走向单一的世界帝国 。而我们这个时代的全球化就是”单一世界帝国1.0,是由英美建立的世界帝国模式”。但是,这个英美帝国会从内部“瓦解”,是因为”三个无法解决的困境:经济自由化带来的日益加深的不平等,政治自由化带来的国家失败、政治衰败与治理失效,以及文化自由化带来的堕落、虚无“。而且,西方帝国也正受到”俄罗斯抵抗和中国竞争”的外部攻击。而这不是因为中俄要建立一个欧亚帝国来替代西方帝国,而是”一场争取成为世界帝国中心的斗争”。

佛格森说,对于这些论点他是同意,但他也认为如果有任何人还不怀疑中共正在试图接管世界帝国1.0,并意图把它变成基于中共定义的“自由文明“帝国2.0的话,那大概也不会去注意到其实中共已经在世界执行这一战略了。中共成功地把中国变成世界的一个大工厂,就像过去的美国一样。而且现在有了一个所谓的”一带一路”的世界政策(Weltpolitik),这是一个庞大的基础设施项目,看起来就像1902年约翰·阿金森·霍布森(J.A. Hobson)所描述的西方帝国主义一样。中共利用进入中国市场的机会为奖赏,向美国公司施加压力,迫使其配合中共的需求。并在整个西方,包括美国在内,进行”影响力作战”。

以“文化冷战”还击美国的丑陋面目

美国在美苏冷战时期削弱苏联的许多方式之一就是发起”文化冷战”。这是让苏联人看到在美国人可以在苏联领先的比赛中击败苏联的策略, 例如菲舍尔对斯帕斯基的国际象棋之战(Fischer v Spassky); 芭蕾巨星鲁道夫·努列耶夫(Rudolf Nureyev)的投奔自由;1980年奥运的”冰上奇迹”美苏冰球战。但它主要还是用美国流行文化的不可抗拒诱惑来腐蚀苏联人民。1986年,古巴革命领导人切·格瓦拉(Che Guevara)的亲密战友,法国左派哲学家朱尔斯·雷吉斯·德布雷(Jules Régis Debray)曾哀叹道:”摇滚音乐、视频、蓝色牛仔裤、快餐、新闻网和电视卫星的力量比整个红军都大 “。法国左派嘲笑称之为”可乐殖民化”( “Coca-colonization” ),但是巴黎人还是喝可乐。

然而,现在,这种策略已经转向美国。佛格森感叹说,在他2018年在于斯坦福大学主持的一次辩论会中,科技亿万富翁彼得·蒂尔(Peter Thiel)曾说了一句令人难忘的格言:”AI是共产主义的,而加密是自由主义的”。而今TikTok已经验证了这句格言的上半部。20世纪60年代末,在文化大革命期间,中国儿童批判他们的父母的右派行为。而2020年,在中共冠状病毒封锁和 “黑人的命也是命 “抗议(Black Life Matter)期间,美国青少年也在TikTok上发布自己指责父母种族主义的视频。佛格森最后说,如” 请不要丑陋 “( “Please don’t be ugly.” )这样空洞的标语现在也深深印在他脑中。但是他想指出的是:其实TikTok才是那个很丑陋, 很丑陋的。而切断它连接中共帝国环状监狱的热线,是至少我们可以做到的。

评:作为一个历史学者,佛格森精辟深入的见解令人佩服。谁能想到一个简单愚蠢的手机应用居然有这样的邪恶目的隐藏在后?唯有美国政治家和人民的觉醒和中国人民的良知才能阻止世界沦为共产帝国主义的玩物。为了未来的世代能呼吸自由的空气,有尊严,不受监视的活着,灭共之路真是我们唯一且必须的选择! 

原文链接

相关链接:

尼尔·弗格森斯于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的演讲。

翻译报道:匿名

校对整理:瑞安平

+4
2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joop12345
6 月 之前

0
灭共52165 新中国联邦

take down ccp

0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reurl.cc/g8m6y4 🌹 欢迎大家订阅 - GTV频道1: https://gtv.org/user/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GTV频道2: https://gtv.org/user/5ff41674f579a75e0bc4f1cd 8月 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