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自由党政府的无所作为 正中中共下怀

喜马拉雅联盟加拿大农场 坐看云起时

校对上传:HUH

图片来源:Youtube

8月12日加拿大著名的专栏作家Terry Glavin在《国家邮报》强烈地抨击了当前国际形势下加拿大自由党政府应对中共的驼鸟政策。他在文中指出,特鲁多政府的无所作为,拒绝承认自己现在面临的困境,是因为无法从道德伦理层面上认识到加拿大面对中共国的卑微。

伦理学家和道德哲学家们提出的 “电车问题”虽不足以涵盖当前特鲁多政府在应对中共绑架和监禁加拿大人迈克尔-科夫里格和迈克尔-斯帕弗尔,以及应对中共政府悍然挑战仅余不多的国际规则时面临的所有困境,但它仍极具有指导意义。

最简单也是最广为人知的电车问题是一辆失控的有轨电车正朝被绑在铁轨上的六七个人冲去,你控制着换轨开关。如果你不拉它,这六七个人就会死。但如果你拉动开关,电车就会转换到另一条铁轨上,杀死站在这条铁轨上的一个人。

在这个公认的两难选择中,拉动开关将杀死的是在2018年12月被中共国安绑架的科夫里格和斯帕弗,此前加拿大刚刚应美国司法部的引渡请求拘留了中共的 “国之重器 “,电信巨头华为公司的首席财务官孟晚舟。孟晚舟目前在其温哥华萧克尼西区所拥有的豪宅中等待时机,而她的律师团队则竭尽全力地利用加拿大法律的每个条例来避免她被引渡到美国。

如果不拉闸,那六七个人就会被杀,这六七个人不仅包括无数在中共对香港这个半自治城市发动的残酷镇压下面临着被逮捕、被判无期徒刑威胁、被消失的香港民主抗争者,还包括新疆的一百多万穆斯林,他们正在遭受大规模的拘禁和被征召为奴,其迫害规模之大自二战纳粹德国迫害犹太人以来所未曾见。而这只是这六七个人所代表的比较明显直接的例子。

周二,在加中关系特别委员会的一次会议上,科夫里格和斯帕弗的案子作为一个电车难题,以一种特别荒唐的方式出现了。自由党议员Peter Fragiskatos暗示国际特赦组织关于加拿大对香港受威胁的民主人士进行的营救行动是轻率的,他说这样的行动将影响加拿大为释放科夫里格和斯帕弗所做的努力。

而事实上,加拿大为解救科夫里格和斯帕弗所做的努力是可悲的、极其令人尴尬和灾难深重的失败,但这一切完全没有在证词中体现出来,也没有人在意。在大赦国际与加拿大香港联盟、加港连线和人权观察的代表向委员会提出的措施中,有一项是:政府应该尽快为香港的高危民主活动人士扫清一条来加拿大的道路,并利用《为外国贪官受害者伸张正义法》制裁和冻结香港最恶劣的侵犯人权者的资产,包括北京的重要傀儡–香港特首林郑月娥。

Fragiskatos特别针对提问:”如果加拿大按照这些方针采取行动,这两个Micheal的前景如何?””如果这些举措将大大降低释放科夫里格先生和斯帕弗先生的前景,这样做合理吗?”

这是一个有趣且相当显见的问题,加拿大应该与其盟友合作,遏制和控制中共的暴行。但Fragiskatos早有自己的答案。”如果加拿大政府朝着这个方向前进,我想知道在中共国的加拿大人,即两个迈克尔的后果。”

这就是特鲁多政府无能也无力应对中共对国际秩序毁灭性威胁的完美总结。正是这个建立在规则上的国际秩序在过去75年左右的时间里,保障了加拿大的和平与安全。现在加拿大却站在一边,无以应对。仅仅在两个Michael 被绑架时就该意识到的,加拿大已不可避免地陷入的严重道德危机事件和与中共对峙的选择题。重要的是,加拿大所面临的是一个特鲁多政府完全没有正确理解到的道德困境。

这与我们看到的WE Charity和SNC-Lavalin丑闻中的问题是一样的,还可以一直追溯到三年前特鲁多去阿迦汗的私人岛屿度假时被发现违反了《利益冲突法》第5、11、12和21条的事件,他一直不明白自己错在哪里。前议会道德监督员玛丽-道森上个月严肃地指出,遵守道德行为要求对特鲁多来说并不是源自本性的事情。道森认为”一个人不会两次做同样的错事,“更像是存在盲点或其它问题。”

所以加拿大并没有拉动轨道开关,甚至还没有去开始考虑电车该走哪条轨道。特鲁多政府只是站在那里,或拒绝承认它目前所处的困境,或是根本上无法从道德伦理层面上认识到当前加拿大面对中共的卑微地位。一组轨道上是科夫里格和斯帕弗。在另一套轨道上,是成千上万的加拿大人,他们正受到中共及其代理人的追捕、恐吓和威胁。正如加中关系特别委员会周二所警告的,中共单方面强加于香港的法律,并不仅仅针对香港人,而是针对全球所有人,不论国籍,不论所处何地。

所以,加拿大只是呆站在一边,时不时地把外交部长弗朗索瓦-菲利普-尚帕涅(François-Philippe Champagne)拉出来,表达一下对事态的担忧、失望和不满。

而这也正是习近平的中共希望看到的。

+5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joop12345
6 月 之前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