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命的掩盖: HCQ的政治意义

新闻来源:《True Pundit》

翻译/简评:TCC;校对:海阔天空;审核:海阔天空 ;Page:刀削面面

简评

这篇文章问了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 为什么福奇博士总是尽量减少和撤消HCQ的使用?”

如果有看班农作战室的人就知道,最近班农作战室的几位嘉宾是包括英雄医生科学家闫博士和社区医生泽连科等专家,把原因说得很明白了: 1. HCQ三合一是便宜的安全用药,无研发价值及市场潜力;2. 美国学术界对于非治疗性及非疫苗研究兴趣缺失;3. 各国对疫苗已投入天量的人力及资源,不能走回头路了。还有最后一点是最邪恶的, NIH(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和FDA(美国食品药品管制局)已将此药政治化! FDA有权利规定紧急药物,如果没有其他可替代药物,则可以不需要通过第三期大规模临床实验。如果HCQ三合一可以有预防效果,可以被FDA列为紧急使用药物,则大量医院公司研发出的疫苗将无法轻易地被FDA认可,这些医药公司的天量投入将要打水漂,与NIH和FDA有利益关联的公司将受到巨大的利益损失。而另一方面,疫苗的成功性是非常难以证明的,首先,疫苗必须要没有短期及长期副作用,并且被实验者必须接触病原。另外,如果这个病毒是CCP军方实验室人工改造的, 现在中共拒不与世界合作,科学家对新冠病毒知识知之甚少,怎么能短期内就奇迹般地研发出有效的疫苗呢?目前流感疫苗都不是完全有效。要制造一个人工病毒,而且不只一毒株病毒的疫苗是天方夜谭!

我相信现在多国高层领导人正如闫博士一样用HCQ来预防CCP病毒的感染。资料显示,NIH的福奇博士早在2005年就知道此药对SARS治疗及预防有效,相信一定也在服用的。闫博士曾提到,福奇博士是否愿意用他尿意检查来证明未曾服用HCQ?

正如这题目所言,这真是一个视人命为粪土的掩盖啊! 当真相大白之日,这些泯灭良心所谓的医生科学家们也应该与CCP受到像纳粹一样的审判!

致命的掩盖:福奇批准使用羟氯喹已有15年的历史,可以治愈冠状病毒; “没人需要死的”

安东尼·福奇博士(Anthony Fauci)对川普总统的“专家”建议导致了这世界历史上最伟大的经济引擎-美国-的彻底关闭,自2005年以来,他就知道氯喹是冠状病毒的有效抑制剂。

他怎么知道的?这是由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做的研究,而他正是所长。这与SARS冠状病毒引起的SARS疫情爆发有关,NIH研究了氯喹,并得出结论认为,它有效地阻止了SARS冠状病毒的发展。 COVID-19病毒也是一种冠状病毒,标记为SARS-CoV-2。尽管它与SARS-CoV-1病毒不完全相同,但与它具有遗传基因的相关性,并共享79%基因组,正如SARS-CoV-2的名称所暗示的那样。它们都使用相同的宿主细胞受体,病毒利用该受体进入细胞并感染受害者。

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安东尼·福西博士准备在参议院卫生,教育,劳动和退休金(HELP)委员会于2020年6月30日在美国华盛顿国会山举行的听证会之前作证。Kevin Dietsch /路透社

《病毒学杂志》(福奇NIH的官方出版物)于2005年8月22日发表了-坐稳了–“氯喹是SARS冠状病毒感染和传播的有效抑制剂。” (这是我始终强调的) 这真是个今日热门文章的标题。研究人员写道:“我们报告……氯喹对灵长类细胞的SARS-CoV感染具有强大的抗病毒作用。当细胞在用药物处理之前或之后暴露病毒时,会观察到这些抑制作用,这表明在预防和治疗方面均具有优势。”

当然,这意味着福奇博士(如右图所示)已经知道了15年,关于氯喹及其更温和的衍生物羟氯喹(HCQ),不仅可以治疗目前的冠状病毒(“治疗性”),而且可以预防未来的病例(“预防性”)。因此,HCQ既用来”治愈”,又可以作为”疫苗”。换句话说,这是一种用于冠状病毒的神奇药物。 NIH的福奇博士在2005年说:“浓度为10μM,可完全消除SARS-CoV感染。” 福奇博士的研究人员补充说:“氯喹可以有效减少SARS-CoV的感染和扩散。”

迪迪埃·拉乌尔特(Didier Raoult)博士是法国的”福奇”。他在使用HCQ治疗SARS-CoV-2受害者方面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功,所以他在2月25日就表示,冠状病毒已经完蛋了。

他和一组研究人员报告说,将阿奇霉素和锌同时使用HCQ可治愈80例患者中的79例,仅有“罕见且轻微”的不良反应。这些研究人员写道:“总而言之,我们证实了羟氯喹与阿奇霉素同时使用在治疗COVID-19中的功效以及在阻碍早期传染性的潜在功效。”

迪迪埃·拉乌尔特(Didier Raoult)博士(中), 图片来自网络

广为人知的VA研究只宣称HCQ无效,但结果却并不是这样的。当(其他)研究表明, (VA研究)等到患者几乎濒临死亡时才开始给药,其实在症状一出现就应立即开HCQ时,而且这HCQ不含阿奇霉素和锌,而这三者一起给药可使其具有极高的功效。处于危险群的个人,需要在出现症状的第一时间接受HCQ三合一治疗。

但是纽约州州长安德鲁·库莫(Andrew Cuomo)于3月6日在整个纽约州禁止使用HCQ,内华达州和密歇根州的民主党州长很快也效仿,到3月28日,整个美国都受到就地监禁的处罚。

美国在使用HCQ方面什么都没有进展,直到3月20日,美国总统川普逆往狂澜坚持要求FDA考虑授权HCQ非标签用途,可用于治疗SARS-CoV-2。

3月23日,弗拉基米尔·泽连科(Vladimir Zelenko)医生报告说,他已经治疗了约500名HCQ冠状病毒患者,成功率达到了惊人的100%。这不是福奇博士所嘲笑 “无根据” 的证据,而是临床上真实患者的实际结果。

“自上周四以来,我们的团队已通过上述药方为基里亚斯·约尔(Kiryas Joel)约350名患者和纽约其他地区的150名患者提供了治疗。在这个小组以及相关医疗团队提供给我的信息中,我们有0例死亡,0例住院和0例插管。此外,除了大约10%的暂时性恶心和腹泻患者外,我还没有听说过任何负面副作用。”

泽连科医生说:

“如果把这用在全国范围上,经济将更快复苏,我国将再次开放。让我告诉您一个非常重要的观点。这种治疗的费用约为20美元。这非常重要,因为您可以在全国范围内进行扩展。如果每次治疗费用为$ 20,000,那不是好了。

我所做的就是重新使用我们知道其安全性的旧药品,并以独特的组合方式在门诊中使用它们。

这些问题非常令人不安。如果福奇博士在2005年就知道HCQ有效,为什么不像泽连科医生那样在人们出现症状后立即使用HCQ?也许那时没有人会丧生,也没有任何人会被就地关押,只有病者才应在隔离区呀。用耶稣的话来说,需要HCQ的不是无症状者,而是病人。他们在有症状的第一时间就需要它。

尽管倒退的卫生保健机构希望仅在感染过程的晚期才施用HCQ三合一,但从医学角度来看,这是愚蠢的。一位医生说:“作为医生,这让我感到困惑。我无法想到一种传染性疾病-细菌,真菌或病毒-最好的治疗方法是将抗细菌,抗真菌或抗病毒药的使用推迟到感染进一步发展为止。”

那么,为什么福奇博士总是尽量减少和撤消HCQ的使用,而不是把这药物从一开始就使用?直到4月9日,他才开始进行HCQ的临床试验,当时已有33,000人死亡。

閱讀更多: Chloroquine is a potent inhibitor of SARS coronavirus infection and spread | 氯喹是SARS冠状病毒感染和扩散的有效抑制剂 (2005 的文獻)

原文链接

编辑:【喜马拉雅战鹰团

+3
2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joop12345
6 月 之前

谢谢

0
Security
6 月 之前

消灭共产党

0

英國倫敦喜莊園 Himalaya London Club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8月 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