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的变革和觉醒,一切皆因中共!

编译:WN

2020年7月初,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在“国防战略更新”和“军事结构计划”中宣布:“我们的地区正处于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最重要的战略调整之中。”许多人将此视为澳大利亚战略方针的根本转向。澳大利亚的国防计划看似遥不可及,但这一转变可能会改变印太地区的基本安全动态。

2020年国防战略更新是对澳大利亚2016年国防白皮书的修订。这一快速修订表明澳大利亚领导人认为自己的安全环境已迅速恶化。尽管文件很少明确提及北京,但造成此安全侵蚀的原因是显而易见的。该战略更新指出:“印太地区的军事现代化的发展速度超过了预期。”在过去五年中,亚洲总体国防支出占国内生产总值的百分比实际上有所下降。但仅在中国,其国防开支呈现大幅增长态势。

带来不安的不仅是数十年来一直不断建设中的中国军事力量,他们日益激进的军事动议也引起了越来越多的警觉。在过去的几个月中,北京对香港实施控制权,闯入台湾领空,炮火瞄准菲律宾海军,骚扰马来西亚船只,使一艘越南渔船沉没,与一艘日本海岸警卫队的船只碰撞,重燃与印度边界冲突的硝烟,并对澳大利亚进行了大规模网络攻击和赤裸裸的经济胁迫。

在此背景下,莫里森总理在6月时表示,澳大利亚人不能无视周围发生的事情。基于这些挑战性事件,政府在经济工作上配置资源之外,承诺将增加国防投入,增强威慑敌对国家的能力,并更多地关注澳大利亚的邻国地区。总理在未来10年内安排了2700亿澳元(合1900亿美元)的国防开支,这一承诺将在2020年至2021年间使国防开支增长至GDP的2%。总理称这是安全性和稳定性的需要。

这项宣布使得澳大利亚有望在增强威慑能力方面重新进行战略调整,特别是在远程打击能力上。官方承认风险在不断增加,这可能导致澳大利亚不得不准备在一段时期内进入自卫战争,相应储存更多的燃料和弹药。其他关键举措还包括增强网络安全和太空能力,部署水下监视系统,扩大军队规模以及增强应对来自政治和军事胁迫的混合战争的能力。

堪培拉的战略转型有可能显著改变澳大利亚的军事能力,地域定位和区域承诺。它还可以从根本上改变澳美联盟内部的动态和责任关系。堪培拉的战略更新向美国和世界显示出三个需求迫在眉睫:向亚洲投入更多的资源,加强与盟友和合作伙伴的能力建设以及明确联盟中的地域优先级。

澳大利亚舆论认为,奥巴马(Barack Obama)政府和川普(Donald Trump)政府都对美国盟国的“不公平负担”进行过批评,现在华盛顿应该对堪培拉 客观上的战略分担感到欣慰。

尽管之前一项调查显示,73%的澳大利亚人不同意配合盟国所做的相关国防开支,但澳大利亚政府已承诺大幅增加军事开支,政府明确这是“对我们自身安全承担更大的责任。”这与中国日益激进的行为有关,与美国的请求无关。无论如何,澳大利亚的战略都将以部署资源作为支撑。

澳大利亚期待美国做出更多自己对亚洲资源的承诺。 2011年,时任总统奥巴马承诺“亚太地区是头等大事。”然而澳洲国防高级防御专家米弗洛诺(Michèle Flournoy)承认, ,时至今日,“华盛顿并未兑现其亚洲“枢纽”的承诺。美国在该地区的军队人数仍然与十年前相似。”

多年来,美国及其盟国一直担心中国的远程导弹武器库是对盟国军事基地和水面舰艇的不断威胁。但是,美国一直以来行动太慢,他们无法采取有效的应对措施,特别是在分散性空中和海上干预系统上,这使得中国威胁美国及其盟国资产的能力更加复杂化。堪培拉政府已经表示有意通过利用其自身的地区反制能力中和北京正在崛起的电力投射系统,并“使敌对力量和风险基础设施远离澳大利亚”,这就是为什么澳大利亚计划加强“潜艇,先进的远程打击武器,远程驾驶战斗机,海上采矿和进攻性网络能力”。总之,军事方面的收购计划有望颠覆和限制北京的扩张力和投射能力。堪培拉修订的地域重点包括:从印度洋东北,到海洋和东南亚大陆,再到巴布亚新几内亚和西南太平洋。在过去的二十年中,澳大利亚在与美军在阿富汗和伊拉克的作战行动投入巨大。但是,当今澳大利亚最大的威胁在于她的邻邦地区。这也是美国最需要澳大利亚的地方。

美国军方特别是海军陆战队,正在努力追求其军事防御和反制能力。澳大利亚的战略更新应该成为进一步推动这些努力的优先级,并为之提供适当的资源。可靠的空中和海上封锁能力可以抵消中国的军事投射力量,但要使其效力最大化,则需要盟友间紧密的协调合作。

但这种联盟的协调所产生的影响,会削弱澳大利亚在亚洲其他地方开展业务的能力吗?例如,针对中国寻求更多海上控制的第一岛链(即东亚沿岸的第一批群岛)内部的突发事件,澳大利亚将发挥什么作用?特别是美国对澳大利亚在台湾可能发生潜在冲突上有何期待?

2020年7月底的澳美部长级咨情工作会议上,我们似乎并没有看到预期的答案。澳大利亚外交部长配妮(Marise Payne)女士表示,不完全赞同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 先生的意见,她说澳大利亚和中国有“强大”的交往和安排,并不愿意“破坏”这个关系。自从新冠病毒疫情以来,澳大利亚在教育、旅游业和农产品出口上受到来自中共的威胁和遏制,在中国市场受损,但是煤炭和铁矿石上半年对中国出口量却比去年同期增长10%以上, 澳大利亚在经济上对中国的依赖性相当大。在澳洲舆论界普遍失声或发出唱假声的时候,我们似乎觉得爆料革命任重道远,美国反共的大锤还应更加猛烈。但是别忘了,全世界是澳大利亚率先反对华为5G建设;中共病毒在澳洲并不肆虐之时,是澳大利亚作为全球五眼联盟国之一,敢于对中共国提出调查病毒疫情真相;澳大利亚7月的国防战略更新计划表明澳大利亚认识到自己的繁荣,安全和稳定已受到侵蚀。莫里森总理表示,“几十年来有益于我们繁荣和安全的机构及其合作模式,当前正在不断加强,我建议进行不可逆转地强化。”他承认,回顾世界陷入战争深渊之前的20世纪30年代,并结合今日之共相,“可能会令人深思”。在那段黑暗的时期,民主政体缺乏足够的团结,武装不足,也不愿实质性地抵抗侵略行为。那不应该是一个绝望的警示,而应该是提醒在“需要回应”的情况下付诸于行动。

无论是执政党莫里森总理还是反对党亲共领袖艾博尼资(Anthony Albanese )都清楚认识到,战争离我们不再“遥不可及”。8月15日在二次世界大战结束暨太平洋胜利日75周年之际,澳大利亚全国进行了病毒阴霾之下的庆祝活动,媒体做了相应的二战专题报道。澳大利亚虽然在言辞上没有配合美国正义联盟,但是早已做好迎战准备。值得一提的是,澳大利亚不能忽视,当下中共病毒肆虐,早已把全世界推入了生化袭击之下,中共对本国的专制包括单方面撕毁中英联合声明的国际条约,侵犯香港政体,镇压香港人民,这种独裁行为就如同其利益输送一般同样会输出到全世界。中共的威胁远远不止是其纸老虎般的军事力量,而更多的是其渗透、欺骗、残暴的共产主义的恐怖主义性质。全世界民主国家必将发掘真相,追责中共,相信这不会太遥远。军事战略变革之后撬动的将是经济领域、民生领域的变革。希望澳大利亚的媒体不再失声或唱假声,唤醒民众觉醒也不要太久,为之而战的将更多地是我们的自由之价值观和法治、民主之体系。

原文出自:https://www.ussc.edu.au/analysis/australia-is-having-a-strategic-revolution-and-its-all-about-china 

+3
2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Security
6 月 之前

灭赤匪

0
joop12345
6 月 之前

0

烧火棍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8月 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