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进入Lockdown2.0时代

作者:G-Power

8月16日,位列新西兰“八大”之一的AUT大学1名学生病毒检测呈阳性。当日新增感染病例13人,现存病例69人。

8月11日,新西兰最大城市奥克兰一家四口病毒检测阳性。由于病毒源未知,让全球为数不多的病例清零的国家之一—新西兰,打破102天无社区新增病例的记录,进入Lockdown2.0时代。当晚,新西兰召开紧急发布会,宣布奥克兰进入三级封锁。8月14日,总理Ardern再次宣布,奥克兰地区封禁时间继续延长12天,其他地区维持二级水平。

为何感染病例激增?

自8月11日至今,短短5天时间,新西兰新增感染病例49人。而在上一次爆发,新西兰从1增长到49,却用了22天时间。幸亏有上次封城的经验,否则如此迅猛的爆发速度,会让许多人无所适从。

截至8月16日,过去3天已经进行了63231次检测。新确诊的49名病例中包括,一名1-4岁的女孩,一名5-9岁的男孩,一名10-14岁的少女和一名15-19岁的少年,特别是还有一名不到1岁的男婴。目前,确诊族裔主要涉及毛利裔和太平洋族裔,库克群岛前总理也确诊感染。确诊病例涉及奥克兰的4所学校,并且可能会牵扯更多学校,奥克兰以外地区也发现感染病例。

相比起第一次疫情数据,为什么此次传染速度如此之快?据RNZ报道,奥克兰大学政府建模专家Hendy说,根据他所建立的模型,因确诊路径不明,有几十例是非常可能的。另一位病毒专家Baker认为,在爆发显露的时候,病毒已经繁殖了几代,这个过程大约3周。

这一推断好像印证了政府前期的某些动向。就在11日紧急发布会前不久,卫生部长Hipkins呼吁民众备好口罩;卫生总干事Bloomfield接受了病毒测试,并告诉民众“二次爆发只是时间问题”;总理Ardern考察了口罩工厂。这些行动,在封城之际也遭到媒体和反对党的质疑,政府是否隐瞒了某些病毒信息。

此轮病毒源自何方?

总理Ardern在发布会透露,新西兰政府正在细查病毒来源,但目前仍然是迷。

周四下午,副总理Peters接受澳大利亚ABC记者采访时称,据他掌握的消息,这次疫情与隔离系统的漏洞有关。

这一论断不禁让人们联想到一直在发生的隔离者外逃事件。自七月份以来,新西兰的管制隔离酒店发生了至少5起“逃离事件”。

但卫生部长Hipkins对副总理这一言论表示不满,他告诉TVNZ记者,“目前没有证据支持这一点”。总理Ardern和卫生总干事Bloomfield也曾暗示,这次病毒爆发可能不是由于隔离系统的漏洞,而是通过冷冻货运返回新西兰。

这一波中共病毒的首位病例,是在美资冷链公司Americold工作,没有海外旅游史,也没有与确诊病例有密切接触。截至目前,该公司有3名员工及其7名家人检测阳性。据媒体报道,由于该公司与墨尔本分公司有业务来往,而墨尔本公司之前也发现阳性病例。新西兰有关部门已联系澳洲方面,就两地病毒的关联性展开调查。

众所周知,中共为了愚弄大众,将疫情责任归咎于进口海鲜,难道新西兰也在抄中共作业吗?中共媒体《每日经济新闻》称,自7月以来,中共国已有9地再进口冷冻视频外包装或集装箱检出阳性样本,而最近几天更加频繁。8月14日, CCTV报道西安副食品批发市场厄瓜多尔冷冻白虾检测结果阳性。8月12日,深圳龙岗进口冻鸡翅表面检出病毒。8月11日,山东烟台企业进口冷冻海鲜外包装检测阳性。

这两者之间有什么联系,现在还未可知。但是,如果这次病毒的来源是冷库,那么新西兰需将其边境限制从人扩大到货物,尤其是冷藏类商品。不过耐人寻味的是,8月13日,新西兰驻华大使馆在其官方微博发布信息称,“在困难时期保持贸易畅通对恢复经济的韧性至关重要。中国是新西兰最大的贸易伙伴,在全球贸易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影响的情况下,两国贸易总体保持了相对平稳的态势,反映了新中两国贸易的互补性。”

相比起进口的货物,奥塔哥大学公共卫生教授Wilson怀疑,更大可能性是与边境有关,比如某个工人从处于管理隔离状态的某人那里感染了病毒。目前,新西兰已对在机场一线工人和边境移民处工作人员,进行了病毒检测,未显示有相关性。

为了寻找病毒来源,新西兰也启动了基因检测。据Newshub介绍,奥塔哥大学的Geoghegan博士也对病毒样本进行了基因测序,已鉴定出最初四例的基因组序列。卫生总干事Bloomfield周四指出,这些病毒样本与英国和澳大利亚的样本同属一个家族,但与之前的本地样本都不同。

那么,这次爆发有可能是中共投毒吗?目前从披露的信息看,没有直接证据证实。但根据中共统治中国人民70年无底线的经验,综合美国、澳大利亚等疫情大爆发的形势,一切皆有可能。早在3月23日,郭文贵先生也在直播中发出中共投毒预警,“共产党到意大利去、到伊朗去,……一定是有人继续在这个地方投毒,抹到金属上,……或者派染上病的人,“啪啪啪啪”给你喷喷,公交车上抹一抹,到超市里香蕉上给你抹一抹,这是很可怕的!”

开放羟氯喹最为紧迫

自7月10日以来,逃亡美国的中国科学家、中共病毒现场人证闫丽梦博士先后接受美国Fox、Warroom和Newsmax专访, 揭露病毒源自中共军方实验室,指出WHO和中共联合腐败,掩盖事实、误导世界,最终导致了这场人类大劫难。8月3日,新西兰媒体NZherald也报道了闫博士第二次接受Fox采访的新闻和事实。可以说,冠状病毒就是由中共制造,用来威胁统治世界的生化武器。

中共病毒对整个世界产生了巨大的影响,造成超过2000万人感染、90万人死亡,极大改变了人类的生存方式,破坏力超过第二次世界大战。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经济展望》,预计2020年全球经济将萎缩4.9%。病毒造成人的生命、精神及经济损失,最后找谁去算账,只能是中共。

然而,疫情带来的一而再、再而三的全国停摆,已成为柔弱的新西兰不能承受之重。第一次疫情重创新西兰旅游、航空、教育等各个领域,经济下滑1.6%,创下29年来最大的季度GDP降幅;失业人数接近08年世界金融危机时的水平,超过30万人领取失业补助。这回的二次爆发,对新西兰的政治、经济和社会稳定都会带来严重伤害。新西兰有可能推迟总统大选,奥克兰街头已出现反政府Lockdown游行。失业率将会继续攀升,据ASB经济学家预测,在目前的预警环境下,每星期损失近5亿纽币。

新西兰的Lockdown 2.0时代,病毒早已变异,疫苗也遥遥无期。当前最为急迫的是,政府尽快开放羟氯喹,预防公众感染和快速扩散,救治阳性病例以避免更多的死亡。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

+1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joop12345
6 月 之前

0

烧火棍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8月 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