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总统说的医药“中间人”是阻止羟氯喹的背后势力?

川普总统为了降低药价,于7月24日签署了三项行政令,其中之一就是宣布取消中间商在药物买卖当中的佣金及提成,以降低病人的药物价格。这些中间商(或称“中间人”)霸占巨额医药市场的利益,瘫痪的国会用种种羁绊使这一现象愈演愈烈。川普总统最后终于利用DACA和国会达成交易,才能向高药价开战。由于川普总统在最近的演讲中暗示他已经动了这些势力的蛋糕,他们势与川普总为敌,在大选前如火如荼的电视广告大战中充斥大量的攻击川普总统的广告即是他们所为,“所以每当你看到某制药公司针对我的广告时,你就知道这意味着药品价格正在下跌。”

那么这些中间人又是谁呢?川普总统在多次演讲中说:“没有人知道他们是谁。他们可能比制药公司还赚更多的钱。” “他们几十年来赚的钱实在令人难以置信,甚至无法估量。他们赚得太狠了。” 川普总统从年轻时刚开始关注政治时,就注意到了美国药品市场的黑暗,他立志要改变这种黑暗,为人民谋福。在川普当选总统以后,可以想见,这些利益集团也想左右他,但是不同于以往的总统,川普总统是用自己的钱参加竞选,还有草根百姓的支持。他说: “药品公司不参与我的竞选活动。我不需要他们的钱。我没有要他们的钱。” 但是这并不能阻止这股强大势力对他的威胁。这种威胁在川普总统在8月6日的演讲中可以强烈地被人感受到。

郭先生在7月30日G-TV直播中揭露,少数几个家族却控制了美国的大部分的医药产业,他们的巨额财富连比尔·盖茨都无法比拟,为了卖新药赚钱不惜让美国人民在疫情中因无法使用廉价的羟氯喹而大量死亡。他还揭露他们“能让总统闭嘴” “是美国最大的医药集团,全世界黑社会都没有医药赚钱。”他曾当面质问过他们:“就是你们这帮中间人,就是这种华尔街的金融巨佬,美国的西方的巨大的资本背后的黑暗力量,你们在帮助共产党把火给扔到了你们美国家里边去。然后别人喊救火的时候,你要消防费用。不就是你们、不就是你们要干的吗?你们现在趁着这个人类的危机,想发大财。”

下面收集的这些川普总统的两周多以来的,所有关于医药中间人的公开讲话片段和郭文贵先生的直播讲话片段供读者阅读和思考。

川普总统7月24日发布会

白宫英文全文汉语翻译全文

我今天要签署的四个行政令,将要完全重新改造我们处方药市场,并在价格和其它方面做出调整,以使所有美国人都能负担得起这些药品。

……

但是在我的政府中,我们挺身而出去反对药品游说者和特殊利益集团,并反对一个被绑架的系统。“绑架的系统”:你们以前曾听说过这个词。我正在解绑这个已有数十年历史的系统。我们正在做早就应该做的事情。

我今天要签署的第三项革命性的行政令将阻止中间商,防止这些中间人从中牟利。没有人知道他们是谁。他们可能比制药公司还赚更多的钱。公平地说,制药公司(大型制药公司),他们在疫苗研发方面做得很好,他们在治疗方法上做得很好。我可以告诉你,因为我经常与他们打交道。但是我认为中间商比他们赚更多的钱,而他们做的不多,也许他们什么都不做。有人说他们什么都不做。没人知道他们是谁。但是中间商正在牟取暴利。药房利益管理人员和人们只是用这种高昂的药价欺骗医保患者,而自己却获得巨大的折扣。巨大的折扣。他们几十年来赚的钱实在令人难以置信,甚至无法估量。赚得太狠了。我可以告诉你,一些非常有钱的人今天会非常不喜欢我。我可能非常了解他们。我可能会在棕榈滩碰见他们。但是没有人知道他们是谁。我听了好几年的关于“中间商”的事情。“中间商” 对吧,Alex?他也不知道他们是谁,但他知道他们很富有。不过他们将不会再继续这样富裕下去了,因为处方药价格将会下降。

……

在我们已经破产数十年的荒谬制度下,我们甚至不允许对药品价格进行协商。你相信吗?我说:“我们要谈判什么?” 我们被禁止,我们受到国会对药品价格谈判的限制。你们能想象吗?你们说:“我想要一个更好的价格。” “对不起,先生。你们不允许这样做。那是非法的。”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系统?您知道世界在看着我们,他们嘲笑说:“这都是些什么傻瓜!” 但是他们对我们客气。不过事实并非如此,这必须结束,好吗?

川普总统7月27日发布会

白宫英文全文

记者:总统先生,关于行政令,您在周五签署的行政令降低了处方药的价格,为什么您要等到总统任期三年半之后才签署这些行政命令?

总统:降低药品价格是很大的事情。 我国的药品价格将大大下降。 是DACA的决定使我可以干这件事。 DACA的决定使我可以做一些人认为总统无权做的事情。 我被赋予了这种权利。 药品价格将大幅大幅地下降。 没有其他总统被允许这样做。 没有其他总统能够做到这一点。 没有总统能做到我在处方药价格上所做的事情,顺便说一下,在其它许多事情上也是如此。

川普总统7月28日发布会

白宫英文全文)

我们将做巨幅地(我们三天前才签了字)降低处方药的价格。巨幅地降价。可能是50%以上,无论是受惠国家条款还是其它条款。我的意思是,我们正在谈论的可是个巨大的数字。您知道,您去一些国家以10美分的价格出售一粒药,而在美国的价格是2美元。而且这是出自同一家本工厂,药一摸一样。你在全世界各地看到的低药价,成本都是由美国人承担的,人们要到加拿大买美国生产的处方药。我不会让这样的事发生。

因此,约翰,我认为令人兴奋的事情之一是(没有什么媒体报道,不过没关系,人民都懂的),我们将大幅降低处方药的价格,这是前所未有的数字。51年以来第一次降价。现在,根据我上周签署的行政令,我认为在某些情况下,药品价格可能会下降50%甚至更高。

川普总统7月31日登海军陆战队一号前答记者问

白宫英文全文)

我们正在努力进行的另一件事是非常重要的,那就是处方药的价格。 制药公司可不高兴。 实际上,我认为他们会在打广告[抹黑我]。 但是从某种意义上说,我们正在搞一个处方药的法案,我们其实已经签署了该法案,很快就会生效,这将使我们与世界上任何地方的药价保持一致或更低。 目前,在美国,由于多年的积弊,我们拥有世界上最高的处方药价格。 我们很快就会把价格降到最低。

川普总统7月31日发布会

白宫英文全文汉语翻译全文)

我们正在做的另一项非常重要事就是调整处方药价格。

到目前为止,我们支付的费用是世界上任何国家中最高的。您看德国,看英国,加拿大和其他国家,它们所付的钱只是我们所付钱的一小部分。我们正在做一系列(相关医疗法案的)指定和签署,并且很快就会生效。我们同时也在做配对资金和各种各样的事情,这将使我们的药品价格下降到前所未有的水平。我们正在做的是没人想想象过的事情。


坏消息是,制药公司并不喜欢唐纳德·川普,他们会做广告(来反对我),他们已经开始了。我已经看到他们(对我负面宣传)的广告。(但是)每当你看到某制药公司针对我的广告时,你就知道这意味着(他们)药品价格正在下跌。而且他们药品的价格将下降到一个前所未有的水平。

……

药品公司不参与我的竞选活动。我不需要他们的钱。我没有要他们的钱。如果他们这样做了,无论如何对我来说都没有关系,但我不是依赖制药公司的人。我们称它为“大型制药公司”。大型医药公司可能是所有说客中最有说服力的说客。也许,我不知道。也许律师游说团体也很强大。但是大型制药公司也会在那里(游说)。我们必须做正确的事。

自从我记得,他们就一直在谈论降低药品价格,自从我真正感兴趣关心政治以来,实际上当我还年轻的时候。我们一直在谈论降低药品价格和减少处方药。

我会告诉你,您将会看到我们国家历史上最大的降价。我们并不是在说1%。如您所知,去年,药品价格下跌是51年来的第一次。自从我当了总统,药品价格在51年内首次下跌。现在,您将看到甚至不相信的数字,这将是公平的。

其他国家只付一小部分钱,这是不公平的,我的意思是他们支付我们所支付的一小部分(价格)。我们负担着所有研发和促销费用以及其他费用;这些成本都由美国来承担。他们不付钱。没有付出什么。除此之外, 他们说:“这就是我们要付的,这就是它(药品)的价值。美国将支付剩余的差额。”

我的意思是,这就是他们的购买方式。他们去了-我不会提到有关公司和国家的名字。但是他们说:“这就是我们要付的。美国将弥补差异。” 这种事情将不再发生。

川普总统8月3日发布会

白宫英文全文汉语翻译全文

正如您可能已经注意到的那样,大型制药公司用大型广告抵毁我。但与此同时,他们正在打电话给我。他们想知道是否可以达成协议。我对人们说:发布这些广告的唯一原因是因为我使药物价格正在为你们下降。他们明白这一点。我认为我们的人民理解这一点。

……

现在,制药公司将要做什么,也许他们会提高价格,也许他们会降低价格,或者他们只是放弃并直接便宜得多地卖给我们。所以发生了很多事情。

同样,折扣我们有非常富有的人,没人听说过他们。没有人知道他们是谁。我猜在某些情况下,他们可以是制药商。在某些情况下,他们是个人。我们正在做折扣,而回扣归人民所有。它降低了药品的价格。

因此,我们签署了一系列四项内容(行政令)。您会看到,在相当短的一段时间内,药品价格将以没人能想到的速度下降。

在51年中,我们唯一一次药物价格下跌是在本届政府期间。五十一年了药价一直上涨。那是去年有了一点小小的下降。但现在这是一个巨大的下降。这是没人相信的下降。参议员给我打电话,国会议员给我打电话:“请不要这样做。” 但是,除了我们希望他们做得很好之外,大型制药公司对我而言没有任何意义。我们希望他们制好疫苗。我们希望他们做必须做的事情。

因此,我认为您将在接下来的四、五、六个月内看到药品价格下降的情况,这可能需要花费一些时间才能实现,而未来价格将是您无法相信的。但与此同时,他们在星期五下午打来电话,他们想见面,看看是否还有其他事情替换。他们不喜欢最惠国国家条款。我明白那个。

川普总统8月4日发布会

白宫英文全文汉语翻译全文

很久以来,我听说中间商有钱。他们称他们为中间商。他们非常富有。没人知道他们是谁,但他们是非常有钱的人。

我们正在做回扣。我们正在从其它国家购买,例如加拿大,在非常糟糕的制度下,该国以比美国允许的价格少得多的价格购买药品。我不称其为“古老”;我称其为“不好”,因为这实际上意味着制药公司获得更高的价格。

但在跟我们类似的系统下,如果德国有10美分的药片,我们的价格是2美元,我说我们想要最惠国待遇,我们希望得到的药片价格与最低的国家相同。如果他们卖给某个国家的价格低于其它国家,这就是我们想要的价格。制药公司对此不太满意,大型制药公司。

川普总统8月6日发布会

白宫英文全文汉语翻译全文

有一种人被叫做“中间人”。我不知道都谁是中间人。我不知道。他们从来不说“中间女人”所以他们政治不正确。但我很久以前就听说过“中间人”这个词,他们非常有钱。他们太有钱了。没人知道他们到底是谁,也不知道他们是做什么的。他们比医药公司赚得还多。你知道,公平的说,医药公司至少还生产了产品,而且还得是个好产品。但是中间人….. 好吧,我把中间人的回扣砍掉,然后药就降价了,钱又回到买药的人的手里。

所以我有很多敌人。这可能会是你们最近最后一次看到我了。很多非常、非常有钱的敌人,他们对我做的事很不高兴。但是我认为我们有机会这么做,而且没有其他总统会像我这么做。没有其他总统会做优惠国这样的折扣,以非常少的价格从其他国家采购。没人能这么做。很多人不高兴,他们是非常有钱的人,他们很不高兴。

川普总统8月11日发布会

白宫英文全文汉语翻译全文

我们听到了顶尖科学家、政府和制药公司领导人的最新汇报,而现在他们对我不太满意。 他们花费了数百万美元打广告 (攻击我),因为我创造了药品最惠国的事情,将使药品价格降低40%、50%、60%甚至70%,这样的数字以前都没有人想象过。 因此,当您看到这些广告时,请记住:这意味着您的药品价格正在下降。 当您看到广告攻击总统时,这很简单,这意味着药品价格将很快下跌。

郭文贵先生730日直播

朴昌海先生:羟氯喹是治疗中共病毒的目前最有效的药品,在各国推行并不是太顺利,后面是否有利益集团在控制这方面的问题?

郭先生:朴先生好!百分之百的在西方国家,它绝对不是完美的,就是西方的人权、法治、自由,它付出的代价也是非常大的,没有一个完美的制度。当时二战之后,罗斯福和丘吉尔说,资本主义制度不是最好的,但是和独裁的共产主义比,它还是可以接受的。

现在的资本主义社会里,谁要资本?资本就是爹,资本就是正义,有资本有主义,没资本没主义,这就是我第一天爆料说的。在西方,你干什么事都看资本。

……

那你想想羟氯喹,羟氯喹影响了两个利益,谁的利益?知道吗?兄弟姐妹们,大家都在骂,说影响了谁的利益啊?大家你们知道吗?谁最不想羟氯喹让你用啊?你想想。

……

真正的不让你发声的,能让总统闭嘴,总统天天我吃药,都不让你发声的,美国最大的医药集团,全世界黑社会都没有医药赚钱。我告诉你,就在这对面,你查一查,就我对面的这家,全世界第一个上市的,就是咱们叫芬太尼的毒品公司,就是对面这家,家族四、五代了,千亿美元的资产,现在你知道他面临着什么问题吗?出事了,芬太尼死了那么多人,所有人都在起诉他家族,所有资产都查封,这是唯一一个房子,我惦记了十来年了,这个地方最大的一个房子,是在一个(  **  )空着,这个房子现在没被收走,他家还住在这儿。你知道这很可怕呀,兄弟姐妹们,你不知道他当年有多牛啊,什么比尔.盖茨,哪轮得着你啊,人家当年医药是美国,比黑社会、比黄金、比什么都赚钱,西方国家,药永远被垄断的。所有的医药股,是美国总统选举必要去的,必须参与的,现在他面临着家破人亡,全部都完蛋。隔壁那一家你知道是谁吗?全美国第一家合法大麻上市公司老板,你知道发生啥事了吗?因为这俩我都认识,我不好意思说私事,家里边突然死人,然后破产。这些公司背后的政治力量是多大,你知道吗?

你要是说现在这个羟氯喹,你要说羟氯喹开放了,非处方药,大家都可以买,非常便宜,这是多大机会?大家算一算,一万亿到两万亿。这帮人可聪明了,这帮人可聪明了,很多人都来自于以色列那边的聪明人,99吧,他一算账,老子花五亿、花十亿我都能搞一个总统出来,我凭啥我让你的两万亿、三万亿啊?这个力量大了去了,较量,这个力量背后,你谁也不敢说。因为美国,你去看看,FDC 【注:FDA】,美国整个的CDC,医疗局,你看看那些人是干吗的?最早给共产党P4实验室拿钱的,武汉实验室,最大的钱是他们给的,这个世界上荒唐的事情可不是你们想像的,都是华尔街跟共产党,共产党很多事它搂着哪,它也是傀儡。这些医药集团,医疗科技巨头,最怕你把处方药给开放了,你能想像到吗?小小的几个人在拿全人类的命开玩笑,就不让你吃这羟氯喹。

羟氯喹,现在我可以告诉你,绝对管用,这是为什么最近我在全力推进,美国要开放处方药,开放处方药这一粒多少钱啊?严格讲就是200克的那个十版的,共产党是一板的,十版的等于咱国内的十盒,大概真实价格是20美金就可以了,甚至是8美金,成本大概在3美金左右。他们想卖多少钱?他想卖50美金到100美金,这比毒品的利润还要高出十倍,甚至二十倍,所以这个背后的利益太大了。这些利益大到的程度是要颠覆全人类,但我相信他是弄不了的,最近这种较量,由于咱们天天的通过各种渠道在分发,说救命要紧,而且现在让他们知道了,下一个目标,要干掉的不是别人,干掉的就是以色列,干掉的就是你美国,你必须把这个处方药开放了。那么各种证明、各种技术,经过六个月,全人类几千万人感染,和在前线数以几十万、百万的医生和护士的证明,和死而复生的病人的亲身经历,以命换回来的结果,羟氯喹、阿奇霉素,绝对管用。

但是这就是资本在西方的邪恶,社会主义叫权力主义,有权力有主义,权力是你背后的黑手,在美国,资本主义,所有的坏事也是资本背后使的黑手,资本主义,现在资本的力量在控制着真相,控制着人,不让你去得到救助,不让你得到救治,这就是事实啊,所以第一力量的核心就是美国华尔街和华尔街背后的老大,科技股、医药股背后的巨头,资本力量,可悲啊,这也是这次病毒能带来的好处。

我相信财富、科技、资本主义的形式都将得到巨变,所以我们这些人很幸运,我们是走在人类最前端的这一拔人,看到了全世界最大的政治、经济、资本各种游戏的这种最后一次较量。然后将诞生人类上,过去公元2000多年了,我觉得公元也好,公元前也好,我觉得万年的人,这个地球将面临着新的选择,我不相信社会主义会存在了,我也不相信资本主义还这样存在,所以我们的人生将丰富多彩,每时每刻都在巨大的变化。从这个对面,25家全美国最有钱的犹太人,还有两家中国人,中国人人家是三代前都来了,现在看,90%的房子在卖,破产,家族后续无人,突然家里死人,都这事。所以说,我几乎看了几家,我跟他们说,我说我们中国人是佛教徒,我相信轮回,我说你们这些人都是作恶多端,卖芬太尼,卖大麻,你家不死人谁家死人啊?为啥别人死人啊?对不对啊?然后那个哥们,美国的一个最大的药厂,我不能说出名字,最大最大的药厂,专门跟我说,MILES,你能不能不提我们家名字?我说我就是提你家的名字,我下一步就专提你家的名字,我说你掌握了最大的药厂,你为啥不呼吁羟氯喹开放?

他说羟氯喹开放,我们吃啥呀!所以说那你就要面临着上天的审判。我说你有没有想过一个问题,共产党家房子着火了,这个病毒是来自共产党的家的。他家着火,咋你家死人呐!为啥你家死人呐?谁都能、为啥朴昌海家着火了,哈恩家出事了。那啥原因?你朴昌海干的。你这个着火是你点的,你为啥烧到哈恩家呀!对不对呀!这很简单的道理嘛!我说现在帮助共产党家着火,你家死人,那就是你们这帮中间人,就是这种华尔街的金融巨佬,美国的西方的巨大的资本背后的黑暗力量,你们在帮助共产党的火给扔到了你们美国家里边去。然后别人喊救火的时候,你要消防费用。不就是你们、不就是你们要干的吗?你们现在趁着这个人类的危机,想发大财,他不吱声了。

他说你这是幻想没证据,我说世界上需要证据的都是愚蠢的货,我相信事实,西方法律里面有一句非常著名的话,当你一个个人和国家机构在一起的时候,我不需要出示证据。按照法律,我控告方、指控方,政府机构要出示证据说,证明我说的是错的。我说是你出示证据。第二当事实显而可见,可第三方认证的时候,不需要证据,事实高于证据。我说现在人在死,羟氯喹管用,你们不让用。然后你是这几个大医药的控股方,美国医药,你们这几个家族控了百分之六七十。你说谁是放火的?共产党是放火的,你是助火的,把火给放燃,烧人家家的中间人。这就是很简单的事实嘛!对不对呀!

翻译:【战友之间玫瑰园小队】整理:【Michelle】校对:【JoyJoy】【GM31】编辑:【Michelle】

战友之家玫瑰园小队出品

相关新闻:

+4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joop12345
6 月 之前

0

Himalaya Rose Garden Team

“but those who hope in the Lord will renew their strength. They will soar on wings like eagles; they will run and not grow weary, they will walk and not be faint” 【Isaiah 40:31】 8月 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