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鹰团专题:班农事件

本专题包括以下内容:

  1. 前言
  2. 翻译:对班农先生的起诉
  3. 翻译:郭文贵先生对此事件之声明
  4. 翻译:《福克斯新闻》名主持人Dobbs论是否与”深层政府”有关
  5. 结束语

召集人: Beicy-数学老师

评论/结束语:文明明;校对

审核:InAHurry,TCC

Page:拱卒

一、前言

8月20日,史蒂夫·班农(Steven Bannon )先生以联邦欺诈罪受到起诉的消息在美国和中共国几乎同时登上新闻。与班农一同被指控的还有另外三人,被控罪名为在修建美国— 墨西哥边境墙募款过程中涉嫌欺诈行为。在被拘留数小时后,班农先生在美国纽约南区联邦地区法院出庭,否认所有指控罪名,于下午六点左右以500万美元获得保释,并立刻离开法庭。

虽然,该案才刚刚开始,我们还不清楚其中的细节,无法对案子内容作具体的评论。但是,这条新闻在中美两个国家发布的时间上很耐人寻味。在美国的新闻首发了此消息后,仅20分钟,中共国的人民日报就立刻转载了,随后立即被其它媒体纷纷转载、发酵,快速登上头条。似乎这条新闻的翻译、审稿和审核在讯息严格控制的中共国也异常的迅速,让人有种早已谋划好的感觉。而且,班农先生是川普总统的前首席战略顾问和2016年总统大选的主要推手。在临近2020年总统大选之际,有很大可能重回白宫,再助川普总统一臂之力。班农先生在这个时间点上受到调查和起诉,将会对今年的大选产生怎样的影响呢?相信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判断,个人认为,这将对那些可以独立思考,全心全意期望美国能够再次强大的选民们产生重大的影响并会做出明智的选择。

文贵先生在得知班农先生的消息后,发了声明,表示爆料革命与“我们筑墙”组织或班农(Bannon)与该组织的活动无关,班农先生也将不再担任GTV媒体集团(GTV Media Group,Inc.)董事会成员。但是文贵先生高度赞扬了班农先生是中国争取自由与民主的坚强盟友,是我们的兄弟和英雄。在班农先生离开法庭时,新中国联邦的战友们也在法庭外声援班农先生,为班农先生欢呼,240多万的在线观看直播的人数也证明了我们爆料革命的战友是团结的,是有情有义的,也在实践文贵先生对战友不放弃、不抛弃和不丢弃的承诺。

最后,班农先生的被起诉和保释,进一步说明了民主国家、法制社会的优越性,它给了公民起码的安全和权利保障。在美国,任何人可以因为任何事起诉任何人,虽然有时它的民主会被利用或乱用,但是它的底线是保障每一个人都有权利为自己发声,不会在拘留或开庭前被跳楼死、被抑郁死、被开枪自杀死。所以,CCP 的官员以及家属们一定会羡慕班农先生,并在这事件下深思吧。

二、对班农的起诉

新闻来源:National Review 《国家评论》

作者:安德鲁-C-麦卡锡

发表时间: 2020年8月20日

翻译:万人往

PR:InAHurry

对班农的起诉

如果被定罪,可能受到的处罚将会是非常严厉的。

《国家评论》的扎卡里·埃文斯(Zachary Evans)报道了司法部对前川普竞选经理、白宫顾问史蒂夫·班农(Steve Bannon),以及另外三名共同被告的起诉。其他三位共同被告分别是:布赖恩·科尔法奇(Brian Kolfage),一名在服役时参加伊拉克战争而被截肢的空军老兵; 安德鲁·巴多拉托(Andrew Badolato),班农长期的合伙人;以及蒂莫西·谢伊(Timothy Shea),他曾帮助科尔法奇(Kolfage)发起“我们建墙”运动,而该运动据说是这起涉嫌欺诈的核心。

今天公布的起诉书表明,主要是由美国邮政检察员和纽约南区检察官办公室的检察官对此案进行了大量的调查工作。事实上,调查显然在去年秋天就已经开始了: 根据起诉书中披露的内容,在2019年10月,一家金融机构已向被告透露他们正在接受调查。电汇欺诈和洗钱指控酝酿了很长时间,邮政检查员似乎已经从大量银行账户、房地产包裹和至少一辆汽车的动向中仔细追踪了这些资金。这些都已经在起诉书的没收指控中被逐项列出,没收指控是在定罪后可能面临的重大监禁和巨额罚款之外的惩罚。

案件中的筹款计划规模很大,但它并不复杂。根据起诉书所指,2018年底,在谢伊(Shea)等人的帮助下,科尔法奇(Kolfage)通过GoFundMe(起诉书中称其为“众筹网站”)发起了一场最初名为“我们人民筑墙”的运动。其理念是,普通公民筹款并将款项捐献给政府用于在南部边境修建边境墙。该活动作为一項筹款機制获得了快速成功,它很快就收到了1700万美元的捐款承诺,并最终获得了2500万美元的捐款。

如要释放资金,GoFundMe(众筹网站)要求有一个可以转移资金的实体,并保证资金将用于活动的既定目标。为了能帮助他完成上述工作,科尔法奇(Kolfage)找来了班农(Bannon)和巴多拉托(Badolato)(在起诉书中被描述为“企业家和风险投资家” ——尽管明显地可以有很多不那么恭维的描述来形容巴多拉托(Badolato))。

两人随后接管了该运动的日常组织和运营, 并根据税法第501(c)(4)条成立了一家名为“我们建墙公司”的新非营利组织。该组织的网站提供了有关“我们建墙”组织的顾问委员会的信息,除了一些知名人士以外,该委员会还包括担任总法律顾问的堪萨斯州前州务卿克里斯·科巴赫(Kris Kobach)。起诉书中没有表明其他这些人参与了所谓的欺诈计划。

该网站将“我们建墙”与川普总统倡导的边境墙倡议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并突出展示了一张小川普(Donald Trump Jr.) 加入科尔法奇(Kolfage)参加2018年的一场筹款活动的照片。小川普曾在会上称“我们建墙”这项努力是“私营企业的典范”。据《纽约时报》报道, 在周四的指控被宣布后,小川普在一份声明中说道,除了曾在上述唯一的宣传活动中赞扬了这项活动以外,他没有参与这项活动的任何事务。川普总统在表示了他不太熟悉“我们建墙”这个活动之后,他表示,他并不喜欢这样做,因为这是“出于炫耀的理由”,而且他认为用私人捐款来支付边境墙的费用是“不合适的”。

Kolfage

要把GoFundMe(众筹网站)上筹集的捐款转移到“我们建墙”,那就有必要进行第二次筹款活动,因为捐赠者必须“选择加入”——也就是说,他们将不得不同意款项转移。

为了说服捐赠者们这么做,这些被指控的谋划者在公司章程、GoFundMe(众筹网站)网站公告、社交信息帖子和其他声明中郑重承诺,捐款将100%的被用于筑墙。捐款人得到保证,科尔法奇(Kolfage)“不会从这些捐款中拿一分钱作为个人补偿”,而且他“不会拿薪水”。据说班农(Bannon)曾在几个场合公开保证,“我是作为一名志愿者做这个工作的,我们是一个义工组织”。

然而,起诉书指控被告曾计划并确实为了自己的利益挪用了资金。据称,实现这一目标的主要方案是向班农(Bannon)控制的另一家非营利机构(在巴多拉托(Badolato)的协助下)支付约100万美元的“我们建墙”资金。起诉书引用了部分的短信,其中有一些非常得直白,这些短信揭示了“我们建墙”的资金流被转移到“非营利性”组织(Non-Profit-1)的情况,这样就可以将这些资金拨给科尔法奇(Kolfage)了。例如,据说,科尔法奇(Kolfage)曾在给巴多拉托(Badolato)的短信中对税法将要求“我们建墙”披露向非营利组织支付的款项表示担心; 而巴多拉托(Badolato)对此的回复是:“(这)比(让)你我(公开披露税单)要好,哈哈”。— 这显然是在暗指“我们建墙”的捐款不会支付给组织者的承诺。起诉书指控,为了掩饰一些报酬,“非营利性”组织(Non-Profit-1)向科尔法奇(Kolfage)的妻子签发了一份欺诈性的1099表格,声称向她支付了“媒体费”。

起诉书没有指明是哪家非营利机构。众所周知,班农(Bannon)经营着一个非营利组织——美利坚共和国公民(COAR)。起诉书称,“非营利性”组织(Non-Profit-1)的成立“是为了促进经济民族主义和美国主权”。这正是“美利坚共和国公民”(COAR)自称的使命,它的网站也描述了班农为“我们建墙”筹款的场景。据报道,“美利坚共和国公民”(COAR)的运作始于去年夏天,但我无法确定它是何时正式成立的。起诉书将从“我们建墙”向不明身份的非营利组织的付款追溯至2019年2月。

其他第三方实体被指控用来隐瞒“我们建墙”(We Build the Wall)付给科尔法奇(Kolfage)的款项,而且,为了补偿(这对)他们造成的麻烦,这些实体从被挪用的资金中也分得了一杯羹。例如,谢伊(Shea)被指控创建了一个实体(起诉书中称为“空壳公司-1”),而该实体从“我们建墙”(We Build the Wall)那里获得了数万美元的报酬。这其中的大部分钱都支付给了科尔法奇(Kolfage),谢伊(Shea)的空壳公司则保留了剩余的钱。据称,巴多拉托(Badolato)以相似的方式使用了由他的两名合作人(起诉书中没有指明姓名)控制的银行账户来转移资金。

据称,科尔法奇(Kolfage)总共收到了超过35万美元的资金,并把这些钱花在了房屋装修、游艇付款、一辆豪华SUV、一辆高尔夫球车、珠宝、整容手术、个人纳税和信用卡债务上。据说有100多万美元被转移到了班农(Bannon)的非营利性组织(Non-Profit-1)。除了给科尔法奇(Kolfage)的款项,班农还被指控将捐赠资金用于“与“我们建墙”(We Build the Wall)无关的个人用途和开支”。起诉书称:“四名被告共收受了数十万美元的捐赠资金,他们每个人都把钱在了支付各种个人开支上,包括……旅游、酒店、消费品和个人信用卡债务。”

起诉书还概述了“故意犯罪”的证据。据称,在被告得知他们在被调查后,科尔法奇(Kolfage)和巴多拉托(Badolato)开始通过加密消息应用軟件进行交流,而且向科尔法奇(Kolfage)支付的秘密款项也被停止了。在“我们建墙”(We Build the Wall)的网站上,所有有关科尔法奇(Kolfage)不会得到薪水的承诺都消失了,同时,网站悄悄地发布了一份关于他将于2020年1月开始获得薪水的声明。

如果被定罪,可能受到的处罚将会是非常严厉的。到目前为止,检察官已经提出了两项指控。电汇诈骗可能会被判处20年监禁,而共谋洗钱则可能被判处最高10年监禁。 由于每一项欺诈或资金转移行为在理论上都可以作为单独的重罪指控,因此,检察官可能会增加更多的指控; 但是,虽然这将增加法定的监禁风险,但不会改变量刑指南。如果快速地做个粗略的计算,这些指导方针 — 尽管法官不需要遵守 — 将要求判处10年左右的刑期(取决于各种调整的实施方式)。罚款和没收可能高达数百万美元。

We Build the Wall

最后想说的是。杰弗里·伯曼(Geoffrey Berman),在其最初(徒劳地)反对被免去纽约南区联邦检察官职务时,他曾表示他的存在是必要的,是为了保护办公室正在进行的调查,包括一些可能会影响川普总统的盟友和同事的调查。但司法部长比尔·巴尔(Bill Barr)反驳说,这是一派胡言,办公室的调查将不受干扰地继续,并在由曾担任伯曼(Berman)副手的奥黛丽·施特劳斯(Audrey Strauss)的有力监督下进行。

显然,对这位总统前助手的调查仍在全速进行。这位前助手曾与总统闹翻了,但他仍在作为政治盟友继续推动总统的政策。

原文链接

三、郭文贵先生就班农先生被捕事件的声明

郭文贵先生就班农先生被捕事件的声明

我们了解班农先生,班农先生一直是为中国争取自由和民主的坚定盟友。

我们过去与班农先生为中国民主而战的努力与“我们筑墙”组织或者班农在该组织的活动无关。

我们今天第一次了解这一主题。这些指控与我们任何工作都不相关。我们将避免发表评论,因为班农先生参与的事情正在发展中。同时,虽然班农先生专注于这个无关的事情,但我知道他将不会担任GTV Media Group, Inc. 的董事会成员。

我非常感谢,美国与中国共产党不同的是,为包括班农先生在内的所有在美国被指控的人提供无罪推定和在公正的法官面前得到公平审判的权力。

郭文贵,2020年8月20日

四、福克斯主持人指责“深层政府” 实施了对班农的逮捕

新闻来源:《卫报》

作者: 马丁-彭格利

发表时间:2020年8月21日

翻译:Beicy-数学老师

PR:TCC

福克斯主持人指责“深层政府” 实施了对班农的逮捕–班农说,(他们)这是“疯了”

娄·多布斯(Lou Dobbs)称“深层政府指派的人員”逮捕了川普的前顾问,后者对欺诈指控请求无罪

史蒂夫·班农(Steve Bannon)周四离开纽约曼哈顿联邦法院。照片:斯蒂芬妮·基思/盖蒂图片社

福克斯商业节目主持人娄·多布斯(Lou Dobbs)将前川普竞选经理史蒂夫·班农(Steve Bannon)的逮捕归咎于“深层政府”阴谋论。他在周四对一项为美墨边界墙募捐活动挪用捐款的指控,請求無罪。

班农本人是这一理论的主要传播者,该理论认为一未知政府性质的隐密力量正在与川普政府对抗。 但他也说过,这种想法是“针对疯子的”,而不应太认真。

唐纳德·川普最喜欢的福克斯主持人多布斯(Dobbs)在周四晚间的节目中讲了这事,他说班农“今天早上被捕,不是被联邦调查局或美国国家警察逮捕,而是在中国亿万富翁拥有的巨型游艇上巡游时被美国邮政总局的检查员逮捕。”

“是的,您没听错—-邮政署的精锐警察部队。他们被称为美国邮政检查局(US Postal Inspection Service),他们有权逮捕班农,而且这样做的方式是……某种程度上,深层政府使用美国邮政局(US Postal Service)的代理人逮捕了班农先生。”

据称,“深层政府”是官僚和执法人员的联合体,其存在是为了挫败川普的(执政)议程。班农在2016年大选时担任川普的竞选总干事,后來在白宫担任高级顾问,都曾热情地推展了这一理论。

然而,自从不再为川普(政府)工作以来,他一再对这一理论产生怀疑。

在《深层政府:川普,联邦调查局和法治》由詹姆斯·B·斯图尔特(James B Stewart)于去年10月出版时,班农说,“深层阴谋论是针对疯子的”,因为“美国不是土耳其或埃及”。

他告诉斯图尔特(Stewart),美国有一个强大的政府官僚机构,但是“没有什么’深不可测’的 ,清楚地呈現在你的面前。”

班农还向《围攻:川普被嚴厲指責》一书作者,记者迈克尔·沃尔夫(Michael Wolff)描述说他找了一个血鬼故事的来写,并向从事《川普的敌人:深层政府如何破坏总统任期》。这本书作家为川普助手科里·莱万多夫斯基和大卫·博西。

正如沃尔夫(Wolff)所引述班农所言:“您明白这(深层政府)一切都不是真的吧。”

原文链接

五、结束语

班农先生的案子在美国引起轰动是意料中的事情,至于班农先生被起诉的真正原因,也有多方猜测。福克斯商业节目主持人婁·多布斯(Lou Dobbs)将这位前川普竞选经理被逮捕的原因归咎于“深层政府(Deep State)”阴谋论。在周四晚间的节目中,多布斯说班农先生“今天早上被捕,不是被联邦调查局或美国司法警察逮捕,而是被美国邮政总局的檢查员逮捕。… 他们有权逮捕班农,而且这样做的方式是……在某种程度上,“Deep State”利用了美国邮政局(US Postal Service)的代理人逮捕了班农先生。”

道布斯的这一评论让此案的深层背景更扑朔迷离,以我们通常的认知不禁要问:参与逮捕欺诈案涉案人员的难道不应该是FBI 的探员或是当地警署的警察吗?由邮政署的警察来实施逮捕行动,难道是FBI 和司法管辖区的警察都没有参与此案的调查吗?还有,真的有所谓的“Deep State” 吗?如果“Deep State ”的传闻是真的,那么,他们在此案中,以及在美国政治和大选中将会起到什么样的作用呢?

编辑:【喜马拉雅战鹰团】

+5
2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lizhangfei
6 月 之前

班農,我們真正的朋友

+1
灭共52165 新中国联邦

take down ccp

+1

英國倫敦喜莊園 Himalaya London Club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8月 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