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污染比你的想象要严重得多!

作者:Dsn

各种媒体报道核能发电时,是一边倒的称赞清洁、高效、安全等等。我们几乎听不到关于核能的负面看法。而实际上没有缺点的人和事是不存在的,今天我们来谈一下核能发电的现实威胁。

1  制造精炼核燃料棒污染很大

最常见的铀矿化学形态是八氧化三铀,英文名Uraninite。提纯的核原料生产,在开采矿石过程中因成本而放弃了大量铀含量0.05%以下的放射性岩碴形成核废料。再用化学手段提纯其中的铀氧化物,需要耗费非常多的硝酸、纯净水、各类化学试剂对环境影响很大。最终90%矿石被精炼掉成为核废料。之后还需要将铀-235从大量的同位素中分离出来,通过气化、离心等方法精炼出核燃料棒,这个过程又会产生新的更重辐射量的核废料。这个环节是利用核能过程中对环境产生影响最大和最深远的,也是最容易被忽视的。

高危“乏燃料”以及众多核废料

目前保有量最多的核发电站最主要的运用第二、三代核反应堆技术的,最常见的美国西屋公司70年代设计的AP1000反应堆。核燃料的有效转化率只有1-2%。

精炼核燃料和燃烧后的“乏燃料”的放射性是指数级差异,我们不谈数据,讲比较直观的说法:全新未燃烧的精炼核燃料棒元件,你可以把它拿在手里,反应堆里卸出来的“乏燃料”元件,不要拿,只要没有防护分分钟人死在当场!

“乏燃料”是核反应中产生的几十种乱七八糟的高放射性、高温(衰变热)元素的混合物,除放射α射线、还有比较难防护的βγ射线。“乏燃料”中不同放射性物质半衰期差异极大,比如Co60几十年就衰变结束了,比如Pu239却要衰变上几百万年,而Th233的半衰期已经超过了亿年。

乏燃料虽然只占整体核废料体积的3%,但占整体核废料96%的放射量。以大亚湾核电站为例,每年产生就产生约50吨乏燃料,而中核电、中广核电合计二三十座大功率核电站每年产生的高危高辐射乏燃料数量之多可想而知!而其中大部分都在电厂内部的冷却池中暂存。处在长期不稳定的状态。

核电站报废后产生的核废料

核电站的设计寿命一般为40年,之后难以保证运行安全必须停运报废,进行拆除。核电厂的退役,是一个比核电厂建造的逆过程更复杂的解构过程。因为在建造时材料、设备都是清洁的,退役拆解时,由于放射性的存在,施工方案会更复杂、过程会更漫长。除了高辐射的“乏燃料”以外,拆除中的工具、护具和拆除后的废炉碎块及其他反应堆配件管线,因为长期接触放射性物质,也具有一定的放射性,需要当作核废料处理。

核电站的报废拆除并无害化处理所需要的资金、人才和技术之高超乎想象。非常重要的实情是,很多中国的核电站的建造中并没有妥善考虑几十年后如何报废安全拆除,如何保存核废料如何消除对环境的影响。

因此目前对核电站的态度能延寿就延寿,能封存就封存,尽力避免拆除!

A 核电站作为企业在法规不健全的情况下对高昂的拆除费用有规避的本能。

B 几乎没有实际的、妥善的拆除和无害化处理经验。

C 核废料存储设施建设滞后,将报废的核电站直接作为核废料储存场所是最方便的方案。

其他核废料

清华大学核能研究设计院的统计:截止目前中国因核技术运用产生废料累计近1万立方米左右,研究开发产生的废料大概在5000立方米左右,军工生产遗留下的核废料大约有几万立方米,核运用产生的放射源有上万枚。另外,铀矿开采时产生的含放射性物质的废矿石有几千万吨,核矿渣有几千万吨。上述数据,就是目前中国整个核废料存量的明细账。从中可以看出,中国目前核废料的主要来源还不在核电站。核电站产生的核废料存量比重低,主要是因为核电站边生产边处置核废料。

这话很对,但其实并不准确,在秦山投产之前,我们国家早已面临着核废料的处理问题,而核废料的种类和来源也非常复杂,远不是只有核电站才会产生的。

5 目前核废料的处理现状

目前中国核废料主要处置方法是 深埋。

一埋了事?绝无可能

核废料所产生的热量足可以将地下水蒸发,继而腐蚀核废料容器分解周围的岩石,这意味着放射性物质被地下水带走。而强放射硝酸盐废液会产生氢气有爆炸可能,腐蚀性严重,且发热量大,液体散热不良会沸腾,并且由于可裂变物质的浓缩可能会临界产生新的核反应。所以大部分后处理场会将高放射性废液和固体废物固结在玻璃体中(通常是硼硅酸盐或磷酸盐玻璃),目前也有在研究陶瓷固化的。

核废料的包装物既要有很好的封闭性、导热性、耐久性和便于运输等复杂要求。目前没有成熟完善的商业方案。

而中国核废料的现实状况是大部分的“核废物都处于待处理状态”!!

综上分析:

以中国西北某中低放废物处置场为例,它的设计寿命是300年,它可以接收的只是中低放射性的废物,比如医疗、学校、辐照站产生的放射性废物。

而对于高辐射物“乏燃料”的地下深埋建造标准,目前中国核燃料循环工业所采用玻璃固化方法+深埋方案也只是“工程设施1000年左右、地质屏蔽10000年左右”,有效标准只是放射性物质“不会大量进入环境地下水中”

走向永恒 Into Eternity(2010)这部芬兰纪录片,讲述芬兰建造寿命十万年的“乏燃料”地下储存设置。

在此我有必要提醒各位,300年前,是公元1720年,是康熙六十年!这中间的变化不言自明。而一万年有多久?中国这片土地的可以考证古代文明史不过区区3500年,埃及的金字塔也不过是4000多年而已。一万年期间,地质条件,地震条件,洪水周期,建筑结构,腐蚀条件,防护条件,安保设施这些变量如何保证?漫长的岁月过后,那些深埋石棺中的核废场所可能会变成古老的传说亦或被彻底遗忘。做决策的执政者在位不过几年到十几年。

我们利用核能不过几十年,事实上建造了一颗颗保质期超过亿万年的超级脏弹并深埋在一个“安全”的地方,是因为“利润”?只是为了一些美元? 而我们的后人又需要花多少代价处理深埋在地下的高辐射物质。

我们留给后人的究竟是什么?我们拼命为自己争取的又是什么?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

+3
2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灭共52165 新中国联邦

take down ccp

0
joop12345
6 月 之前

谢谢

0

烧火棍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8月 2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