庚子年中国洪水真相

作者:赵圣欢

讼,有孚窒惕,中吉,终凶。利见大人,不利涉大川。

《彖》曰:上刚下险,险而健,讼。有孚,窒惕中吉,刚来而得中也;终凶,讼不可成也。利见大人,尚中正也。不利涉大川,入于渊也。

《象》曰:天与水违行,讼。君子以作事谋始。

——《周文王易经》第六卦“天水讼”

乾坤屯蒙需讼师,比小畜兮履泰否。正好主题是洪灾真相,于是笔者以梅花易数见事占——普天之下,满目皆水,是为“天水讼”。结果细细推敲,内在逻辑竟无比契合主题:这一片水乡泽国,绝不仅仅是自然灾害这么简单;事件的肇始,甚至比在座所有人都源远流长。

天灾

三千年草蛇灰线雪泥鸿爪暂时先放一边,单就说今年华夏天灾之肇始——印度洋偶极,这是类似厄尔尼诺和拉尼娜的大洋东西两侧温度异常振荡现象,如年初东侧低温,西侧高温;东澳暖流式微,河川见底,遂有野火连三月;东非蒸发旺盛,云气浩渺,于是豪雨九旬天。

但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印度洋东西侧势同水火,不过是大灾劫吹响的进攻号角——自入夏以来印度洋持续高温,巨量水汽升腾至对流层顶,逐渐冷凝;与此同时它们还受北移的副热带高气压裹挟,又在地转偏向力作用下转而朝东,长空云横迢递万八千里,台媒《关键时刻》妙喻称作“天河倒灌”。于是印度东北、四川盆地、荆襄湖广、淮扬苏杭、直到南韩和日本九州岛,连月暴雨一线纵贯,周遭千里尽作水乡泽国,人民皆为鱼鳖。

印度东北在雨带肇始处,感受不到什么;南韩和日本九州岛受灾颇惨,但雨带到最后已是强弩之末不能穿鲁缟;由此可见倾泻了最多豪雨的神州大地,又会是怎样一幅萧索流离之景——新安江九孔泄洪,三峡十一孔泄洪,武汉江堤成悬河,诸如此类常见诸报端,外媒还有更多重磅连篇累牍,不提云梦泽复现,波撼岳阳城;莫论乐山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佛足;单说韩国济州岛外海养殖区盐分大幅下降,就足见此次洪灾之恐怖——径流量达到地表所有河流五分之一的亚马孙河,入海口冲出的淡水海也不过向外延伸160公里;而长江入海口到济州岛,直线距离足有446公里!不是银河落九天,胜似银河落九天!

长江流域已如此不忍卒睹,副热带高压却裹挟水汽继续北抬,于是既长江水满为患之后,黄河也开始泛滥成灾——从甘肃山崩泥沙俱下,兰州黄河几与堤平,赤峰街道成怒江,太原城中央黑泥井喷三丈,到塞上江南草场变河滩,八水绕长安顿作了八水灌长安……

极端气候背景下决不会雨露均沾,而是旱的旱死,涝的涝死——在广西全线告急,桂林阳朔山水秒变黄海亚龙湾的同时,广东多地经月不雨,水库见底;江浙沪所有河湖水漫长堤,隔壁福建反倒赤地千里,新疆和东北更是野田禾稻半枯焦,最抗旱的玉米也多半绝收。还有上海一小时内电闪雷鸣上千次,长安飞花带泪扑寒窗夜雨凄迷风乍狂,漠南草场黑气贯扶摇,龙卷摧枯拉朽;北京、上海、青海雾凇堆栈,碎琼乱玉六出花,于此三伏盛夏!

人祸

常言道六月飞雪,必有奇冤。三地六月雪,那得多大冤?!尽管是暂无科学依据的经验主义论调,各地同时出现的异常情况也可用巧合或者黑天鹅事件搪塞过去,但人为原因加剧灾难,这点无法掩盖——大致分三种,其一曰泄洪,其二曰丢卒保车,其三曰见死不救。

先说第一条。水库想发挥正常拦蓄作用,正常操作流程是豊水季蓄水,枯水季放水,故江河正常流量可保,不至于非旱即涝。然而一旦扯到利益,所有这些全部抛诸脑后——两大产业,一曰发电,二曰养殖,都需要保持高水位而获利。于是乎,枯水季蓄水,下游大旱;豊水季大坝水位超标,突然泄洪,洪峰迭加,下游一片汪洋都不见……本该是利民工程,只因利欲熏心,本末倒置,生生地成了祸国殃民之举。而更可恶的事,在于无预警泄洪。

为何泄洪却不通知下游?官老爷们的如意算盘其实很好懂——预警了,就是人祸,给予补偿是应尽之义,还总有刁民嫌少,每每狮子大开口,徒增骂名且费力不讨好;不做预警,就是天灾,洪水滔天也与我无干,此时稍作施舍,老百姓便会对雪中送炭者感恩戴德。当地不下雨,责任推给上游;上游也不下雨,人工增雨瞒天过海!甚至很多时候都是半夜泄洪,百姓住二楼整个人也都泡在水里!这是真正的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

再说第二条。沛县亭长刘太公家眷为西楚霸王所抓,曾言“吾翁即若翁,必欲烹尔翁,则幸分我一杯羹。”以退为进之策果然力保家眷无虞。而某朝太祖则截然相反,1927年秋收起义,杨开慧长沙避祸,结果第二年太祖就娶了第三任妻贺子珍;进攻长沙时本可带其离开,然而遗书字字泣血亦不见救星:“恨无双飞翮,飞去见兹人。兹人不得见,惆怅无已时。”直到遇害后某渣男方才作词一首聊作吊唁——“我失骄杨君失柳,杨柳轻扬直上重霄九”。

俗话道上梁不正下梁歪,太祖如此,其麾下、生前、身后衮衮诸公皆不足道也。对生育三子嗣,至死痴情不改的妻子尚且薄情,那毫无关联的亿兆生民,自然更是随时随地变弃子,朝鲜战争国民政府投降军缺衣少粮上前线爬冰卧雪,非战斗减员无数还能被吹成辉煌胜利;中印挑起边衅,对面为阵亡者举行国葬,反观我们连名单都不敢公布,装聋作哑讳莫如深。而这次水势滔天,掘鄱阳湖大堤保武汉,掘安徽大堤保南京上海,高调宣传“自愿牺牲”,反正人民群众被代表被小康被自杀被精神病近年早已是家常便饭。可叹皖省遗民泪尽烟波里,千辛万苦捞出一点收成沿街叫卖,转头又落入城管荷包——习李相左,池鱼亿兆有余殃!

最后第三条。五月下旬洪荒便已酿成莫大灾劫,然而官媒几乎不见半点风声,有的只是巫山三峡等沿水航拍滤镜,好一派云缭雾绕空山新雨,殊不知粉饰太平正是大内宣拿手好戏。无边灾劫?镜头放远,挣扎泥潭的蝼蚁自然就看不见了,不明真相的群众更是眼不见心不烦;报道重点?雇几个人假装赈灾,三十厘米浅水也要装做面包车熄火,人民公安慷慨助力推车;网上求助?操纵热点、关闭评论、封禁账号一条龙服务,敢报警无线基站都给你掐了。有逃出来的,恭喜你,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什么?要讨个公道?那是天灾,节哀顺变!灾害导致通讯故障我们也没办法啊!整村死绝与我何干?若纠缠不休,收回前言,幸存者伤重不治。

官媒顾左右而言他的表演直到六月中旬方告结束,根由并非是总加速师良心发现,纯粹因北京也开启看海模式,某人自己真正被戳到痛处而已。与九八年大洪水不同的是,这次的人民子弟兵忙于厨艺比赛,丝毫不顾灾民死活,最高指示是“自救”和“投亲靠友”。

被通知成为泄洪区的某县良心发现,给灾民发了巨额补偿款,一百二十万,划到每个人头上依旧是天文数字:人民币三元,足够买两个馒头,第二天接着忍饥挨饿。七十年来搜刮民脂民膏可未曾如此吝啬过,向来都是鱼肉百姓家,妆点罂粟花。取之尽锱铢,用之如泥沙!

来龙

在介绍前因后果时,不得不自我引用下先前文章的三个段落:

气候变迁研究证明,上古时代漠南(内蒙)和山西植被茂密,远非今日的朔漠枯沙可比,遂有了传说中的尧唐故国,山西煤老板挖出来的都是百万年倒伏埋藏的森林;甚至直到西汉,传统印象中的游牧帝国匈奴其实也是半牧半耕;西周和先秦时代河洛甘陕森林覆盖率接近60%,最早的天府之国其实是指关中盆地八百里秦川;那时黄土高原是不折不扣的绿荫高坡,甘肃河西走廊矗立着郁郁葱葱的陇中森林,楼兰国濒临的罗布泊水域面积达两万平方公里;秦汉时代营造宫室,四下开垦,到汉末森林覆盖率下降到40%;隋唐后进一步下降到30%,长安左近粮食不足,很大程度上仰仗漕运;原本是草原的鄂尔多斯高地毛乌素沙漠初见端倪;北宋和西夏,明朝和蒙古在此反复拉锯,毛乌素沙地面积扩张到四万平方公里,成为中国第四大沙漠,直到最近几十年集中治理才基本恢复旧貌。而被几千年开荒樵采蹂躏的黄土高原,清末民国森林覆盖率仅剩8%,旧照中延安嘉岭山唐塔周遭一片荒芜,犹如戈壁雅丹。森林覆盖率的下降导致旱涝灾害日趋频繁,汉朝平均2.1年一次,唐朝平均1.5年一次,宋代后几乎年年发生,气候变迁和降水带位移固然是重要原因,人为破坏却也“功不可没”。黄土高原的例子可以看出,纵使是天府之国,一样也架不住人多。

新疆罗布泊,20世纪20年代,在探险家斯文赫定前去考察时尚存2000平方公里水域,之所以会彻底干涸,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可谓居功至伟,在塔里木河上游营造了数百大坝用于灌溉和城市用水,不但河床见底,甚至沿线极度耐旱、千年不死的胡杨林都成片枯槁倾颓。于是在70年代,罗布泊彻底干涸,沦为了数百公里不见人烟的“死亡之海”;不但边陲如此,就连中原腹地也免不了一场浩劫——“除四害”、“大炼钢铁”、“向山河湖海要粮”……诸如此类的全民政治运动此伏彼起,完全罔顾周遭环境。北京曾是水网纵横林木葱郁的风水宝地,但自从内蒙、燕山、太行大片森林引颈就戮,每年春季的风沙已经成为日常;不得不建设起三北防护林;无数河港明沟被填实,甚至连老舍投水的太平湖也未能幸免。然后北方缺水,不得不搞南水北调工程……早知如此,何必当初?一为之甚,岂可再乎?

岂可再乎?至少某党不在乎。江淮泾渭灞河汉汴洛潇湘,所修水坝,单单四川,就至少有八千,甚至连流往域外的怒江澜沧江雅鲁藏布江也不放过。毕竟青藏高原亚洲水塔,或许在他们看来这是挟生命之源以令众生,但天意昭然,万众皆睹——你想要全天下的水?!从印度洋、喜玛拉雅南麓、四川盆地、湖广江淮、陕甘河洛、幽燕太行,两万公里平流层雨带天河倒灌,九个商品粮基地淹掉八个半,剩下半个台风所向披靡,这水乡泽国如你所愿!

无论自然生态抑或人文,这七十年来都是亘古未有的大灾劫。某种程度上,这正是某党利欲熏心蚍蜉不自量所招来的自然法则反噬。然而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首先倒霉的,并非决策者,而是所有底层蝼蚁。少数人竭泽而渔,导致了整体环境恶化,然而往往是普罗大众遭此无妄之灾,不少人或许还会喃喃自己上辈子作了什么孽。不,尔等同胞只是替死鬼,罪魁祸首依旧在花天酒地锦衣玉食,按他们的观念,反正有人垫背,我死后哪怕洪水滔天。

去脉

其实,灾难还远没有到结束的时候。洪水本身伤亡并不会很大(若三峡出事另当别论,之后文章可能会细说),即使加上山崩泥石流等诸多次生灾害也是如此。毕竟穷山恶水人烟稀少,哪怕一场泥石流灭了全村,有可能外人都不知道。重点在于次生灾害——如饮水短缺(不少地方已经开始哄抢了)导致霍乱横行,泥沙俱下阻遏交通等等,但这些都不是重点,前文提到九个商品粮基地为洪灾毁掉八个半,硕果仅存的江浙地区还惨遭台风蹂躏。

所以,真正的问题在于粮食。按文贵先生说法,甚至可能造成21世纪最大的人道主义灾难。笔者上一篇文章《你是要中国,还是冢国?》曾经提到内卷化,马尔萨斯陷阱等诸多理论,长话短说就是人满为患导致缺粮,按官方数据约三成依赖进口,然而今年在新冠病毒和极端气候肆虐全球的大背景下到处限制出口,哪怕拼命进口美国农产也依旧杯水车薪。说十八亿亩自给耕地红线,就算没洪灾估计也被到处开发房产暴利的地方政府祸祸得差不多了;战略储备粮?为诸多硕鼠所盗卖者以次充好者似有实无者不知凡几,故此一查就起火爆炸;因此官方宣传一边大言不惭夏粮丰收,一边暗地里偷偷通知全国乡镇非必需作物全部扒掉,改种水稻;青山绿水金山银山不要了,全部改种水稻!一边挥斥方遒慷慨陈词,说粮荒统统是谣言,仿佛一月份说疫情可防可控般言之凿凿,然后便口风一转大力提倡节约,N-1点餐模式、回收剩菜高温消毒再给下一桌客人…对了亩产十万斤也是他们说的,谁信谁傻子。

三峡下游有多座核电站,一旦溃决有可能夹杂着放射性污染物一道奔流而下,简明扼要下注意事项:转移到高地,囤粮囤水,深居简出,自备盖革计数器,天上落灰雪或下黑雨,切莫沾身。外出时全身遮盖,佩戴口罩或防毒面具,轻度沾染应及时洗去沾染物。

其余细节可自行查阅相关知识。

数字货币作粮票,内循环就是变相的计划经济配给制,等于说不工作就没粮票,没粮票就没饭吃,庆豊帝等于是一脚把中国踹回一甲子前——正好是三年大饥荒时期。高层这一手疲民弱民之策玩得可谓是炉火纯青。但高层机关算尽,却多半难以窥测个中奥妙——

开头提到“天水讼”,普天之下,满目皆水。既是真实景象,也是隐喻时局。人心似水,民动如烟。一直以来水都代表了民心,大半中国遭此灾劫,何尝不是人心思动具现于世间?“上刚下险,险而健,讼。”但凡统治阶级,莫不自认为秉承上天意志,某党更是大放厥词“与天地人斗其乐无穷”、“没有共产党就没有如来佛”于是刚愎自用,一味强压,狼狈驱使,杀伤无数,罗钳吉网,异见当诛,囹圄因言,道路以目。然治水之道,堵不如疏,一味强压,结果往往民怨沸腾——“天与水违行,讼”,正是统治阶级离心离德,上下戕害,沸反盈天!

另一解则是中美争端,“有孚窒惕,中吉,刚来而得中也。”若是建交伊始便以诚相待,怀持忧虑谦卑之心,迷途知返主动投身民主阵营(如苏联解体),尚为两全其美的中正之道。“终凶,讼不可成也。”若是一意孤行发动超限战,运用生物武器荼毒亿万生民,酿成不死不休之局面,结局便是零和博弈,兵凶战危,一如现在剑拔弩张。“利见大人,尚中正也。不利涉大川,入于渊也。”助纣为虐者,此刻若拜谒德高望重者,悬崖勒马,犹未晚矣;若是兵行险着,等待在前方的便是无底深渊——相信共产党,跑步进入火葬场!

+1
3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 庚子年中国洪水真相 […]

0
joop12345
6 月 之前

邪恶

0
灭共52165 新中国联邦

take down ccp

0

喜马拉雅农场新西兰站

欢迎大家订阅喜马拉雅农场新西兰站 有意加入喜马拉雅农场新西兰站的战友们,请使用官方discord 链接 https://discord.gg/nyPUqYj 并附上您的挺郭经历及法治基金捐款凭证。谢谢大家🥰 8月 2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