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因监控:中共全面控制的奥威尔式世界

新闻来源:Bitter Winter《寒冬》;作者:Ruth Ingram;发布时间:2020年8月24日

翻译/简评:Cathy r;校对:TCC;审核:海阔天空 ;Page:拱卒

简评:

澳大利亚社会政策研究所发布了一份报告,全面分析了中共国政府的法医DNA数据库,以及中共国和跨国公司与中共国警方在数据库建设中的密切合作,暴露出了中共国秘密进行的收集全体男性国民DNA的行动。中共无所顾忌地霸占着全体国民基因资源,挑战世界基因伦理界。中共就是一个恶魔,在对天理人伦宣战。这种与人伦背道而驰的做法,是自取灭亡,将天理不容。

基因监控:中共全面控制的奥威尔式世界

从新疆和西藏开始,中共国政府希望收集所有公民的DNA和其它生物数据。是的,它可能有助于解决未破案的犯罪,但也可以更有效地迫害异议者和少数民族。

基因监控是如何在新疆运作的

“全体免费体检!为什么要犹豫呢?”喀什社区领导对於为何在他前面挤进广场的人並未赶紧抓住这个由党提供的最新免费礼物的机会感到迷惑。难道人们不想知道是什么危及生命的定时炸弹正在他们体内滴答作响吗? 他告诉他们,他们应该感激。

这回朔到2017年5月,中国共产党所发动的撒网式地收集新疆公民生物标记的运动。在某周一早晨强迫号招聚集的500人中, “被提供”了血液测试、组织分型、虹膜扫描、DNA采集甚至面部、声音和步态识别检测。他说,他们不应该再拖延了。

三年后回看,我们知道不情愿或不遵守的后果。我们现在也知道了,事后看来,在2017年10月之前,已经从整个新疆人口中收集了2300万份生物数据样本,这些样本用于何种令人不安的目的仍有待推测。

世界上最大的DNA数据库

早在2003年,北京就一直在收集罪犯DNA,以建立其法医数据库。但在西藏自治区以免费年度体检为幌子对几乎所有人口无差别地收集DNA,这是由《人权观察》(Human Rights Watch)在2013年首次报告的。

但北京现在已经更进一步。不满足于简单地收集所谓的“麻烦地区”的数据,新的发现已经被曝光,详细说明了中共的计划是追踪整个中共国男性人口。通过从数百万从未犯过罪的男人和男孩身上采DNA样本,中共似乎正进行一个更深远、更全面、更非法的進程,即使根据中共自己的法律也算是非法的。

澳大利亚社会政策研究所(ASPI)发布了一份新报告,题为“基因监测,中共国DNA的天罗地网”,曝光了这一令人不安的计划,并指明北京违反中共国国内法和全球人权规范。该报告称,这将“增强中共国家的力量,并以维稳和社会控制的名义进一步推动国内镇压。”

令人担忧的是,中共政府的基因组数据集现在估计是世界上最大的DNA数据库,有超过1亿个各例,可能多达1.4亿个。並且似乎没有停止的迹象。

外国朋友的 “一些”帮助

报告作者乐卓博大学(La Trobe University)政治、媒体、哲学系主任和副教授、 澳大利亚社会政策研究所非常驻高级研究员詹姆斯·莱博德(James Leibold)和 多伦多大学(University of Toronto)政治学博士候选人埃米·迪尔克斯(Emile Dirks)也注意到了在这价值超14亿美元一利润丰厚产业背后的外国生物技术公司。,他们警告说,这可能会使他们成为侵犯人权行为的同谋。

以美国为基地的赛默飞世尔科技公司(Thermo Fisher Scientific)在销售测试盒方面所扮演的角色上,无锡中德美联生物技术有限公司和微读遗传学(AGCU Scientific and Microread Genetics)等中共国主要公司已经被重点指出。报告指出:“所有这些公司都有道德责任确保其产品和流程不侵犯中共国公民的基本人权和公民自由。”

此报告声称:“这份澳大利亚社会政策研究所报告提供了首次全面分析中共国政府的法医DNA数据库,以及中共国和跨国公司与中共国警方在建设数据库的密切合作。”这份报告借鉴700多份公开来源文件,包括中共国政府的投标书和采购订单、公安局的微博和微信(WeChat)帖子、国内新闻报道、社交媒体帖子以及企业文件和宣传材料。这報告提供“新的证据,证明新疆那记录完备的生物监控计划正在向中共国各地推广,进一步深化了中共国政府对社会的控制,在同时也侵犯了数百万中共国公民的人权和公民自由。”

为什么基因监控是危险的

报告解释说“DNA的法医应用有可能解决犯罪和拯救生命;但它也可能被滥用,加强歧视性执法和专制政治控制。”其调查发现的影响令人深感不安。

报告说,“在中共国一党专制下,治理犯罪和压制不同政见之间是没有任何区别。”一個中共公共安全部管理的全国样本数据库与每个样本的详细家庭记录相连,“不仅会对持不同政见者、政治活动家和少数族裔和宗教少数群体成员产生令人不寒而栗的影响,而且还会对其相關接的家庭成员产生影响。”

在西藏和新疆的大批量测试活动之后,2017年末预示着一种更具成本效益且同样强大的方法,即选择男性公民进行DNA检测。在《华尔街日报》2017年报道的一个案例的推动下,一种較小规模DNA收集形式正被考虑着。这个案例为两名店主九年前在犍为县(Qianwei)被杀,通过收集数千名男孩的DNA并利用它们来识别他们的血亲共同的生物学特征,破解了这个案件。

该计划最初是为了测试该镇所有13万居民,但由于公众可能反对和令人望而却步的费用,警方决定不这样做。“意识到DNA是遗传的,”《华尔街日报》写道,“他们决定他们所需要的只是该地区每个家族的样本,其中大多数至少有一个孩子在学校。”

这种有针对性的方法收集Y-STR数据——“短串联重复序列”或发生在男性(Y)染色体上独特的DNA序列。当这些样本与警方创建的多代家谱相联系时,它们有可能将任何来自未知男性的DNA样本连接到特定家庭,甚至连接到男性个人。

该澳大利亚社会政策研究所报告记录了2017年末到2020年4月期间,在中共国31个行政区中的22个行政区(不包括香港和澳门)和100多个城市,警方领导的DNA数据收集行动。

包括儿童在内

有记录显示,政府官员为了测试集結了幼儿园的幼儿、课桌旁的学童、农民工和在偏远山坡上劳动的农民。“这个项目的规模和本质令人震惊”报告作者说,他们详细描述了中共当局自2017年末以来为从中共5-10%的男性人口(3500万至7000万人)中收集样本所做的艰苦努力。普通公民无力反对,对他们的基因组数据如何使用没有发言权。

埃米·迪尔克斯形容他对这份报告的汇编主要是“窥探中共政府网站的黑暗角”的侦探工作,他得出结论认为,DNA项目的报告是不适合公诸于世的。他在最近的一次介绍澳大利亚社会政策研究所报告的网络研讨会上说“他们正在保持沉默,”他指出,有关DNA收集的报告主要针对村庄和城市级别的当地受众。共同作者詹姆斯·莱博德认为中共的沉默“很有趣”,“他们通常很快就会批评澳大利亚社会政策研究所”。他最后说“这个计划似乎是在地方级秘密地实施的,也许他们担心会被反对。”更不祥的是,北京似乎要在承认这一计划存在之前,以及在中共国公民和世界意识到正在发生的事情之前,完成这一计划。

新的国际问题

根据发给《华尔街日报》的一封电子邮件,赛默飞世尔科技公司相信它可以“充分保护个人隐私,同时适当地达到政府的公共安全和国家安全需求”。但报告作者迪尔克斯怀疑其可能性,因为收集的材料是与中共国警察中央数据库共享的,他说完全沒有隐私可言。

一个主要的担忧是,中共国在数据收集方面的成功将刺激世界其它地区从最脆弱和边缘化的社区单方面并强行收集数据。美国、英国和科威特已经开始尝试,泰国、马来西亚和印度都在考虑同样的问题。

迪尔克斯说:“我们认为,基因监测问题将是二十一世纪的决定性伦理问题之一。”这是延伸到中共国之外的问题。但中共国缺乏反对派政党、独立的司法机构、自由的新闻媒体和强大的民间社团,使那里的局势更加严峻,他说。他敦促西方民间社会代表中共国公民挺身而出,揭露侵害行为,推动公众讨论。

詹姆斯·莱博德指出,除了几项不起眼且框架式的联合国协议外,对基因数据所有权缺乏严格的监管,使中共国能够改变全球规范。如果中共国以外的民间社会保持沉默,中共将成为对待生物数据的试金石。

“这些东西在我们眼前的发展相当迅速,”他补充说,“如果没有明确的安全界限,也没有什么限制,中共国就能在推倒这些安全界限上起到带头作用。”

除了一颗解决悬案的灵丹妙药还是别的什么?

报告的作者怀疑收集DNA者的动机。这并不是解决悬案的灵丹妙药,他们怀疑是一个更麻烦的议程。

他们援引国际调查记者联合会(International Consortium of Investigative Journalists)和《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获得的泄露文件写道:“中共国国家有悠久的对威胁政权目标人的家属使用威胁和暴力,以消除对共产党的反抗的历史。”文件揭露新疆当局收集该地区再教育营地被拘留者的家庭成员信息,以及被拘留者的释放取决于他们在营地外的家庭成员的行为。他们总结道,“对家庭成员的镇压远远超出了新疆。著名人权律师的父母和子女,以及海外政府批评者的兄弟姐妹,经常被中共国警方拘留和折磨。”

他们继续说:“通过迫使异议份子的家人为其亲属的行动付出代价,这些策略残酷卻有效地引起了抵抗。一个由警察管理的Y-STR数据库包含生物识别样本和来自中共国所有父系家庭的详细多代家谱,很可能会增加国家对异议份子家庭成员的镇压,并进一步迫害异议份子和少数群体的公民权利和人权。”

中共国研究人员对法医DNA表型越来越感兴趣,这一认识警示,在中国共产党“准心”的少数族裔已面临着更多的危险。报告作者发现,中共国科学家通过分析未知样本的生物地理特征,诸如头发、眼睛颜色、皮肤色素沉着、地理位置和年龄等,可以确定样本在众多民族中是否属于维吾尔族或藏族。报告说,他们正在利用这些方法帮助中共警方针对少数民族人口进行更大的监控,而中外公司则在竞相为中共警方提供开展工作的工具。报告作者担心“一个包含数千万中共国普通公民基因信息的国家数据库,已显示中共国政府及其公安部原已不受控制的权威的扩张。” “中共国公民已经受到广泛监视。”甚至在西藏和新疆以外,中共国各地的宗教信徒和公民信访者也被添加到警察数据库中,以跟踪他们的行动,而监控摄像头已经扩展到全国的农村和城市地区。强制生物识别数据收集的扩大只会增加中共国国家破坏其公民人权的能力。”

原文链接

编辑:【喜马拉雅战鹰团】

+1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灭共52165 新中国联邦

take down ccp

0

英國倫敦喜莊園 Himalaya London Club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8月 2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