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刘彥平如何从信心满满要带走郭先生到仓皇离开美国的

作者:Diago

据喜馬拉雅國際工作站@GlobalHimalaya于2020年8月29日8:09AM发表的推文:

比尔.格茨先生在访谈中提到——

【上周从夏威夷释放的新信息(指司法部文件)涉及到2017年深圳的会议,其中牵扯到时任中共公安部副部长的孙力军,他是负责安全事务的中共最高级别官员之一,他与妮可.戴维斯、布罗伊迪以及马来西亚流亡资本操盘人刘特佐会谈,会上他们启动了双管游说计划,一方面游说美国政府高层官员,包括原司法部长塞申斯、原国土安全部长凯利以及总统本人,这是一个非同寻常的案子,另一方面是迫害郭文贵,郭文贵是一位持不同政见的亿万富豪,他被上千万致力于灭共的中国人视为英雄,这个会议发起了替中共和公安部副部长孙力军游说美国的行动,目的是强制遣返郭文贵,也就是郭文贵先生提到的“二十亿美元的性命”,而据我了解未被这个司法部文件提到的是这些人有一个阴谋,他们本想利用阿联酋阿布扎比遣返郭文贵,他们原计划诬蔑郭文贵从阿布扎比窃取二十亿美元,然后试图说服川普政府将郭文贵遣返至阿布扎比,然后再将他遣返回中国,他们将以现金作为交换,也就是用这二十亿美元作为遣返郭文贵的回报,这是一个惊人的故事,牵扯到最有权力的一些人,另外拉斯维加斯的赌场大亨韦恩也卷入其中,时任共和党财务副主席的布罗伊迪就在韦恩的船上和川普总统通的话,通话中他们试图游说川普遣返郭文贵,你应该对此事很了解,这发生在你在白宫任职期间,万幸的是川普总统并没有那么做,在白宫理智战胜了一切,川普总统决定说,不我们要留下郭文贵,他是我们掌握中共内部情况的重要资源,我们要保护他】

关于司法部文件大家已经解读得非常多了,对于比尔.格茨先生在班农先生WARROOM中提到的司法部文件中没提到的阿布扎比王子的事情是什么事情呢?

2017年5月29日郭文贵先生在郭文贵5月29日报平安直播视频 关于王歧山中提到了中共为遣返郭文贵先生用了三招:通过阿联酋曲线遣返;通过中美政府间会谈遣返;通过在美国制造郭文贵先生犯罪事实遣返;这三招同时进行,而2017年5月23日到郭文贵先生家里与郭文贵先生会面的刘彦平一行本来是信心满满地要把郭文贵先生带回中国的,结果发生了很多令人惊心动魄的事情,郭文贵先生在2017年9月10日的报平安中做了详细解答,据郭文贵9月10日报平安直播视频关于:江绵恒.王岐山.孟建柱.傅政华.孙力军.马云!及我与刘彦平先生的对话41:47时间点——

【我再简单先说一下,未来我会对刘彦平书记的第一第二或者未来放出更多,那么我还有孙力军,还有和北京其他领导通话我会逐一放出来,那么放出来以后我的解读才是最权威的,当然了何频先生为了弄两杯咖啡解读也是可以的,这我也没剥夺人家权利,谁解读都行,但是呢我现在可以说我看了大家的解读基本上都是错的,因为你们没有、你们不知道,真正的我和刘彥平书记放出的第一和第二放出的对话的语境,还有你们没有听到整个对话的前提和后缀,所以说这个你们就是断章取义,你们都是猜的,你比如说第一段里面,第一次刘彦平书记讲话的核心是什么?第一次所有的刘彦平的讲话跟我见面的核心,他就是承认郭文贵没有犯罪,郭文贵你确实没有犯罪,而中国的商人当中那你的资产是最好的,像什么恒大啊、像什么王健林啊、什么郭广昌啊这些人都是,包括马云都是利用国家机器发财的,然后负债率都是一块钱的资产六倍七倍,不是说一百块钱借了八十是一百块钱借了八百,郭文贵是一百块钱只欠外面他说百分之二十我说百分之十八,全世界最好的资产。而且他也说我没有刑事犯罪,他知道中国共产党想让谁犯罪就是谁犯罪,你的问题是什么?你只要认、配合我们、别再爆料,你的事都不是事。然后呢这里边当然了掩盖了他根本的事实,就是说他做梦没想到,你们没有听那段,就是说他坐在那儿讲完了以后,我就拿了两张纸放在他前面了我说你看看这个吧刘书记,他傻了,因为就在他进屋前的三十分钟,我收到了这两份文件,我说这两份文件是不是中南海给的, 是中南海给的吗?他傻了,因为他来之前开的秘密的会议,到美国来孙立军来带着一帮人,找美国FBI、找美国CIA、找美国国务院就是要遣返我,这边刘彦平先生到这来是来当面一套来劝说我拖延我麻醉我,本来就拖了十几天不让我太太和女儿来,他以为在这之前能把我拿下,实在拿不下了为了麻醉我,只有把我女儿和太太在有保证情况下来,然后他就把我拿下,然后我太太和我女儿还得跟着回去。而且在那一天,美国总统川普就见我们中东那位王子,他以为那个王子会向他提出来把我遣返回阿布扎比阿联酋,他的梦中是这个语境,所以他很狂妄,他那天他以为你已经马上就是跟我走了。所以进屋的时候是晃着进来的,他那个状态是完全不在乎你郭文贵你现在说啥了,而且就是有这个打算,他没想到。所以呢,整个当时的情况他是胸有成竹的,当他没想到我一亮在这儿,他傻了,我说你三招,华盛顿孙力军来了,明着是你来跟我谈了,暗的有华盛顿有孙立军一波, 第三外面有人准备来黑道,福建帮、福青帮、什么黑社会、沉默的力量择机把郭文贵做掉,他傻了。因为这个会只有常委能获得,没有人能得到。那一刻刘彦平先生还有他带来的吴小姐、另外一个刘先生、另外一个国管局局长也是我们情报的头子,就深刻的认识到郭文贵手里有真料,那种感觉是很吓人的;同时,那一天他真正的说出了他的心里话。

刘彦平他带着机器来的,他非常清楚我想录也录不了、我也不敢录,  他觉得这样,但他是录了音的,他录了音,结果在机场被人家给扣了,扣了的录音又到我手里了。大家现在搞明白这个问题。

所以这个语境解释是第一段、 第二段,这个事情呢就是我已经揭穿了他在华盛顿这些行为以后,他也跟孙力军通过电话了,他有点懵了,第一段和第二段之间有什么差距大家知道吗 第一段他离开了我家,他就被人家FBI摁在那、当场把他签证给撕了,说你马上就给我滚出美国,他只是没告诉我而已,所以那个时候他心已经慌了,他知道郭文贵这回弄不回去了。而同时这个时候我中东的朋友也来了,这个华盛顿的也告诉我了、也告诉他了,说你不可能动郭文贵的,已经保护起来了,所以这回他暗手失败了就靠他这个一手了,靠这一手的时候第二天跟我说话的时候就要套近乎了,套近乎的目的很简单,就是绝对不允许薄瓜瓜参加我的全球新闻发不会,绝对不允许令完成参加我的新闻发不会。他咋不说周永康啊?他咋不说徐才厚啊?他咋不说郭伯雄啊?他说的都是真话?我相信绝对都是真话,同时也告诉我你不准爆王岐山、不准爆孟建柱,傅政华死活咱不管,傅政华最好你弄死他。他们私下趴耳朵上说话,这里很多说话是趴耳朵说的,我没办法听到录音的。然后他默认了孙立军确实在华盛顿,而且让我安排华盛顿叫孙力军来和我见面,这是一个很大的变化。从气势汹汹来掩盖百分之百自己把我弄走,这三招儿,然后第二天是挫败,然后签证被取消,然后那边也失败了。 这个时候讲的话他是真的,没有那么多,所以这里边就是很简单:担心令完成出镜、担心薄瓜瓜出镜,让我对他们彻底死心。所以给我判定马健的事儿根本不算事,根本不是事,你也没有犯罪,什么都好解决,你先别爆料。等那一刻把我骗回劝回的心还没敢那么明显,他真正的事就是让我千万别跟薄瓜瓜、别跟令完成连上,这是他发自内心的。然后呢希望我呢把爆料缓下来或停下来,说实在话这个时候他已经败了。但我真不知道这个美国政府对他采取的措施,那个第二次完了他又去了华盛顿, 结果就是,然后又回来跟我见面吃完午饭 只限他三小时,他必须得离境,这个时候我才知道他的东西被签证签了,必须马上就等于是遣返了、驱逐出境,我才知道这个事,才有这个让我来证明他有没有威胁我,如果威胁我,他就在美国被判刑。结果我是以个人感情为重,感谢刘彦平他四个我始终说没有威胁我,然后他们离开了我家,吃完午饭,到了机场就被摁住了,把身上东西咔嚓全给拿下来了。这个环境是这样子的。

这个环境的过程之前在伦敦那见面,包括他回到北京以后跟我电话联系,那太多了太多了,一百五十多个小时我会给你们播出来,我跟孙立军有一次通话,三小时三十分钟我把孙立军三小时三十分钟的通话,这是我录了音的,我放出来以后你们会看到孙立军是什么人,你们那天把耳朵好好洗洗啊、然后你们坐在那、你们的好好的想想,别伤了你的脑子、伤了你的心、伤了你的耳朵、伤了你的视力,所以说这些过程,我们每时每刻发生的斗争,过程本身 它就是重要的资料,因为你在过去的这么多年,任何人没听到过中国的一个政法委的一个这么高重要的官、纪委书记安全部的,但是你千万别忘了,刘彦平那么多年他是曾家江家最相信的人,这在北京城没人不知道,这曾家江家没人不相信他。那孟就是江家的狗、曾家的狗, 你必须相信他、同一级别的,所以人家来代表的是江家、曾家、孟家,习总书记都往后说说、 王歧山顺便说说,王歧山是共同联盟者,关键不要说江家和孟家、曾家,所以大家看清楚,这个人物太重要了,这几个人都太重要了,他是位高权重或位不高权也重,因为他深受青睐 本来原来这安全部的董副部长马上给CANCELL掉,因为他不是百分之百被信任的,所以这前面的情况和后面的情况这语境完全不同,所以解答你们是不准确的,未来我会再一一解答。 同时呢这两个对话,对整个西方的影响是巨大的,据我所知,西方对这两个是极为重视的,因为这个东西是反应了中国真正的政治:薄熙来是什么个情况、令计划什么情况。他说的都是事实,就中南海的斗争没像你们想的那么神秘、那么高大上,跟你小孩子过家家一摸一样 ,形式不一样本质都一样,拍个照片嚓传过去了,这个女孩在专机上给玩了玩了以后怀孕了,怀孕了到哪儿流产了,这个用的时候不方便,调到中南海来,中南海还不方便到人民大会堂去,人民大会堂也不方便,那离自己近点随时可用。为啥原来我说过他们经常愚弄那女孩啊 人民大会堂很多人没去过,我是经常去,那里边有很多密道暗道中央首长特道,这些女孩子经常就被拖到一边去 10分钟5分钟比郭三秒时间长一点,就给解决一次,这些领导就是午觉的时候必须得有性,然后开会期间得有性,他们有压力他们要释放,他们把女人当成了泄欲泄压力的工具, 这是整个。现在也一样,大家也别把他们想的住在这儿,把他们想象的他们就是没有生殖器都不使用,他们都没有性欲,瞪眼睛在那里写字,都是骗人的嘛,他们那个东西那都是瞎胡来的,他们拿生殖器治国,为什么拿生殖器治国?因为他深知自己是什么样子的,这就是个最简单的逻辑。所以说说到令计划说到薄熙来我无意识评价人家,他当然他就说的是,而且这个案子刘彦平是重要的案子的办案人,他是办案人,包括讲到王丹啊、包括讲到马部长啊、包括讲到张越啊、包括讲到李东生啊、包括讲到徐才厚啊、包括讲到很多这些案子,他都是知情人、他是参与办案人,他是有资格说这个话的,刘彦平这个人从个人角度,我非常非常尊敬他、非常非常的喜欢他,他是党内少有的一个老实人、是个好人,这人不害人,他这个人就是完全被政治洗脑了的、他没有判断能力,你不能说他水平不行,他完全没有这个判断能力,而且你看他从过去64的时候王丹三进三出送他出去说的话,他当年就是典型的共产党——是被洗脑了、被欺骗了的共产党,严格讲也是玩具、工具,对这个人我是绝对喜欢、尊敬、感激的,我放出他的语音时实在是迫于无奈,我非常不舒服,所以这中间有很多剪辑,有很多他说的一些对他个人有重大伤害的话我都给删掉了,有些话你们也别听,听完你回忆真的会得精神病的,那个龌龊的话我都没有说,很多关于大领导的现领导的那些事儿你们没法想,我举个最简单的例子,有这个女的被他们虐待成什么样子,那话你说了之后,咱们女同志回家以后都不敢洗澡了,是不是啊?这太可怕了,所以说我只选择性的一部分,但接下来的这爆料呢,我希望我整个都放完以后,你们来研究中国的政治形态和状态的时候是个非常重要的参考工具。因为这个信息啊,因为你很难让一个中国国家安全部有这样的人,事实上他比安全部长陈文清有权力得多,陈文清就是听听嘛,业务干部, 孟不相信他,习也不相信他,谁相信他呀?他不是他们的人,只有刘彦平是被相信的,这个纪委书记想弄谁就弄谁的,那是绝对的。而且所有这几年的大案要案他都是参与者重要办案人,所以说大家从这里边未来都放完以后,可以看到真正的我说的中国以警治国、以黑治国、以贪反贪、以警反贪这个真实的情况,你会听到说这个中央的女同志,现在还想当什么常委呢, 就跪在他们前面跪在那抱着腿求求你别把我们家人说出去求求你了,到他家去跪在那、求着他,你说现在还想弄常委呢! 就是你能看到中南海你能看到主席台那些干部他们真的是伪君子、伪女人、龌龊,然后他怎么可能爱戴老百姓,他怎么可以爱戴人民,怎么可以代表人民,就用鲍老鲍彤说的那几句话——他伤心了,谁听了谁都伤心,这真的是一个黑社会以黑治国,所以说为啥我说习主席他很惨呢,这些人压根就不可能跟他一心,这些人就一个想法: 把江家的势力曾家的势力延续下去,最起码得达到 19大对习主席要政治恐怖平衡。就是说你觉得不敢动我们,他要达到这个目的,这是在伦敦他都说过的事。我在伦敦呢,刘彦平讲过令完成一段话很吓人的,他说如果令完成这个事情爆发那是国家的巨大灾难,不亚于核战争,这是他原话,说令完成要回到中国去,那国家就会什么什么样,我就故意套他的话大家你们要注意到,很多事我装作啥都不知道,是吗?哎呀!不知道!我都是套他话,我知道的不比他少、有的比他多,这是肯定的,我套他话而已。那么我套他话的时候发现令完成掌握的资料绝对能灭他们太多次了,不是一般的料,然后就讲出了他们内心的想法,他也喝酒了我们也喝酒了 喝酒唯一的好处就是能套出别人的话来,哎呀,这暴露我的秘密了,现在已经决定,从那天喝酒上直播起到今天,我一口白酒没喝,我向推友、向我老婆已经保证了,绝不再喝白酒、一口不喝,我那天我失态,我深深地忏悔,原来我干过很多酒后的混蛋事儿、犯过很多错误、丢过很多人,但是这回喝多酒上直播让我伤心欲绝,下决心不再喝白酒了,原来喝白酒也有目的,你跟这些蛆在一起呀,你不喝点白酒,这个蛆是不吐真相的,所以那天和刘彦平先生在一起他讲了很多真话,就是非常清楚19大江曾家族、上海帮、朱镕基、王歧山必须达到恐怖平衡,就是一定让习没有资格没能力,连想都不敢想做也做不成、想做必须失败的这种本事就是恐怖平衡,那么这是绝对的,所有的那也都是假象,所有这些领导就是俩目的:保住自己家的钱、保住自己的后代,其他什么国家利益、国家战略那都胡说八道、那都是胡说九道那都是,老百姓别天真了,所有这四百万的公检法都是保护他们的而已 哪保护老百姓啊,只要你别造反就行,你爱什么死活,你只要反我就弄死你,就这么简单。老百姓也不懂这个,那你不就傻了城管真的是来管你秩序来了?那就是让你听他的话,他定了个规则听他的服务于他、服务于他利益,打你的目的是让别人害怕,以后你不要敢去揭发我的腐败,这都是每天杀鸡给猴看、杀猴给虎看、杀虎给所有的反对者看的,说到这时候就从伦敦谈话,大家未来认真的听你就能听到19大到底是在干嘛,这就是为什么我一直坚持他们绝对是跟习主席不是一个心的,他们绝对是要最起码我最好是控股、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控股,你习是我们的CEO,但是发现习主席可能是当CEO不甘心,那没问题,你五十我五十,你绝对不能五十一,那我恐怖平衡,所以说一切反对力量他们都会用非常合法的方式让习主席深信不疑的方式,然后觉得深信不疑是对习主席好的方式,还要打着国家安全的方式统统灭掉,用习主席的愤怒和害怕和担心和怀疑,确实哪个人都有屎,查出对方的铁的一般的证据,然后习主席心甘情愿下达签字命令、灭掉,用他的手灭掉了江、曾、孟、王歧山等除了傅政华所有的对手,然后达到了孤立习主席,所以现在他们说习主席在军队可以,其他方面他根本没有决策权,他也不可能有决策权,他也忙不过来,这话不说完了吗?你没队伍、你没人,我给你你也管不了,你就管的军队去吧,你还能把我们杀了吗?就这意思】

根据刘彦平2017年5月23日与郭文贵先生会面的时间来判断应该对应的是川普总统5:51 AM · May 22, 2017 from Kingdom of Saudi Arabia·Twitter for iPhone这条推文提到的——

应该就是这个时间点是中共幻想的阿联酋王子向川普总统提出利用郭文贵先生阿联酋护照身份把郭文贵先生遣返阿联酋的,关于这一点没有其他资料进行佐证,纯属笔者推测,但是通过郭文贵先生的解释,再对照2020年8月17日司法部文件以及比尔.格茨先生在班农WARROOM的访谈,我们可以看到中共为遣返郭文贵先生所精心编织的网是如何一张张被撕破的。

当初中共盗国贼和美国的DEEP STATE及世界其他国家和地区被中共收买的力量,因为不了解郭文贵先生以美灭共、以法灭共所以会自投罗网,而今在司法部文件于2017年8月17日公布之后,等待着中共的是以美灭共、以法灭共、以共灭共的三管齐下的;等待着美国DEEP STATE和世界其它国家和地区被中共收买的力量的,要么是接受法律制裁,要么是与中共完成切割,达成认罪协议,他们还有没有第三条路了?我看不出来。

中共除了被灭还有没有第二条路了?我相信绝对不会再有第二条路了,但是我们不应该高兴得太早,哪怕现在中国共产党已经被灭亡了,我们依然不能掉以轻心,班农先生在2020年3月26日接受WELTWOCHE daily 的专访,在Steve Bannon “The globalization project is over”中提到:【With Wuhan at the epicenter of a disastrous pandemic Bannon pledges to “dedicate my life” to make sure the Chinese leadership is “held accountable” for the damage done.】——在武汉处于灾难性大流行的中心的情况下,班农先生承诺将‘奉献我的生命’对造成这种(灾难性)伤害的中共领导人追责。

班农先生将奉献他的余生对造成这种灾难性伤害的中共领导人追责,我们呢?为了我们和我们子孙的未来,我们能够容忍共产主义的余毒在我们生活的土地上存在吗?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3
4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123456l
6 月 之前

God make ccp disappeared

0
joop12345
6 月 之前

0
81301527
6 月 之前

这个非常好,把我以前只听录音不太明白的内容全部写出来了,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十分好。
只有灭共,才能拯救中国大地

0
灭共52165 新中国联邦

take down ccp

0

艾格

8月 2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