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特克利夫:根据我看到的情报,中共国是美国面临的最大威胁(文字版+字幕版)

翻译:laowu,文范,奔腾的长江 字幕:文麦

玛丽亚:自从5月26日宣誓就任国家情报总监以来,约翰·拉特克利夫就把中共国作为他的首要任务之一。除川普总统外,他是全国内见过原始情报最多的人。现在来到我们的直播节目,是他成为国家情报总监以来第一次接受采访。拉特克利夫总监,很荣幸今天早上你能来。非常感谢来参加直播。

拉特克利夫:早上好,很高兴来你的节目,玛丽亚。

玛丽亚:最近有很多关于你和你的最新行动的讨论,我们谈谈这件事。7月31日,你向全体国会做了一个简报。紧接着第二天,大家都看到了关于俄罗斯干涉我国经济的头条新闻,但俄罗斯几十年来一直如此,(而那天上了头条。)请跟我们说一说,你为什么做出改变,改了你向国会汇报安全问题的方式?

拉特克利夫:好的,玛丽亚,我就任时,人们看到我做出的一些承诺,其中之一就是要始终遵守法律,另一个,是我会尽我所能保护未经授权的机密信息,防止人们出于政治目的将其泄露。我昨天宣布的事情与此完全一致。我向国会重申,请注意,我会按照法律要求向你们及时、完整通报情况,但同时,我们不会让一个月前发生的事情再次发生。之前我不以这种方式,当时按照国会的要求,我不仅要向监督委员会做简报,而且要向所有国会议员作简报。当时,玛丽亚,我说我唯一的条件是你们必须正确对待这些信息,要保密。然而,仅仅几分钟后,其中一个简报刚结束,多名国会议员就找不同出版商,再次出于政治目的将机密信息泄漏出去,就为了造成一种舆论,即在某种程度上俄罗斯对国家安全的威胁比中共国更大,那根本不是事实。因此,我将坚持履行我的承诺。我将坚持依法办事。我会继续向国会通报情况,但是我们已经有大量信息从情报界泄漏出去,我会有所行动确保这种情况不再发生。

玛丽亚:实际上,参议员罗恩·约翰逊(Ron Johnson)曾多次参加这个节目。他告诉我们,在从奥巴马政府到川普政府的过渡期间,曾经在126天内发生了125起泄密事件。也就是,每天都有泄密事情发生。请跟我们讲讲,为什么让公众明白这一点如此重要?因为我们知道在对俄罗斯进行调查期间,你深入参与了这项任务。亚当·希夫一直在那说,这明显是(与俄国)共谋。瞧,推动俄国威胁说法正好迎合了他的论调,但是他们忽视了真正的对手,中共国。

拉特克利夫:是的,玛丽亚,就像你在节目开头说的那样,在这个职位上,除总统外,我有幸比国内其他任何人,包括所有国会议员,看到的情报都多。我每天都看情报,假如把我们所获得的情报数量考虑在内,以及从经济、军事、技术等方面考虑,中共国才是我们面临的最大威胁。我并不是要弱化俄罗斯问题,它依然是对国家安全的严重威胁。但是,日复一日,我们面对来自中共国的威胁要大得多。我认为这显而易见,任何人看到情报都明白这一点。如果有人不这么说,那他就是在为自己的言论将情报政治化。我的意思是,比较俄罗斯与中共国,我们要看谁的潜在威胁更大。

玛丽亚:总监,我们知道俄罗斯不像中共国那样有资金支持。中共国是第二大经济体,他们已经明确制定了计划,他们要取代美国成为第一大国。

(广告休息)

玛丽亚:下面继续采访国家情报总监约翰·拉特克利夫。总监,我们刚才就国家安全受到的威胁问题将俄罗斯和中共国做了对比。请再跟我们说一说它们的不同。

拉特克利夫:嗯,正如前面我概括所说的,俄罗斯本身有局限性,因此它只想在国际秩序中有一席之地。中共国却想占据首位。中共国有一系列计划,通过“一带一路”、“中国制造”、“千人计划”、军民融合项目(让公司利用5G和华为为政府进行间谍活动)等等,所有都是为了从各方面挑战美国优势而制定的计划,目的是成为老大,在国际市场上,在国际规则、标准和规范方面说了算。当然,你知道,我们这里说的是中共,他们做所有决定都是为了那个政府,而置人的自由于不顾,以所谓“集体利益”的名义侵犯人权,这些都是美国的个人自由和民主价值观所不齿的,是我们所有人都应感到担忧的,也是情报界提醒大家的。凡是看到情报的人都知道这是威胁。

玛丽亚:那为什么总是有人说俄罗斯是更大的威胁。就比如,我们知道川普总统是第一个以实际行动抵制中共国的恶劣行为的总统,他们几十年来一直在盗取知识产权,释放了这个病毒,还极力说病毒不来自中国。有关冠状病毒,你看到了什么情报能跟我们说一说吗?另外,中共国是不是想让川普总统下台?

拉特克利夫:好。在此处不设保密级的情况下,我能说的是,首先,第一波感染病例出现在中国武汉,所以经评估我们相当确信该病毒源自武汉。我们还知道,该病毒是被任由从中国扩散出来的,因为当中共及其官员知道人传人时,他们以其一贯的行事风格压制信息,在其本国社区和医疗界淡化病毒(危险性),试图影响外国政府和国际组织的旅行禁令、公民撤退等行动,以及从根本上,展开了一场转移问题焦点的运作。你知道,律师讲究“近因原则”,律师界不会…这么说吧,情报界不做法律判断,但说到“近因”,我会想到”要不是”:要不是中共国的行为,这个病毒本可以控制在中国内,要不是中共国的行为,就算病毒已经扩散到其他国家,也本可以利用个人防护设备和呼吸机更好地解决,假如中共没有隐藏信息,药物和疫苗研究早就开始了。他们是国际上不守规矩的一员,所以不能让他们代替美国制定国际规则。

玛丽亚:我在想,考虑到中共的行为,(例如)到目前为止关押了上百万维吾尔族人,监控其国民并在年底给每人评一个社会信用分数,如果不合他们的意,就限制人们坐飞机等,因此世界各国会希望美国阻止中共国成为世界主宰。而我们知道中共肯定不会支持川普总统。本周,我们看到一家中国国家媒体表示支持拜登当选,说他比川普总统“更平和,更诚实”。跟我们说一说,你觉得中共国在干什么?他们想对选举做什么?

拉特克利夫:嗯,在不设保密级的场合,我不能说太多细节,只能说中共国正在从事大规模、复杂的影响力活动,让任何其他国家、其他事都相形见绌。是这样的,首先,说到竞选安保工作,我向美国人民保证,任何人,无论俄罗斯、中国、伊朗,都很难篡改真实的选票计数。我们在全国设置了分散的点票点。但说到恶意影响和恶意外国影响,中共国正在地方、州、联邦各级拉拢人,其他国家都不这么干。北京用毁掉经济的手段来威胁人,比如对议员所在州,威胁对企业、工厂和工作造成破坏,除非议员支持亲北京的政策,或反对本届政府的强硬政策。所以,类似这样的恶意影响,中共国已经运用到了他人无法企及的程度。所有美国人都应为此感到担忧。

玛丽亚:所以,最近的情报泄露事件应该引起各种警觉,因为真正的对手是这个试图超越美国,而且可能有大量资金这么做的国家,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有着14亿人口,这个国家不是俄罗斯,而是中共国。

拉特克利夫:是这样的,中国、俄罗斯、伊朗或其他不守规矩的国家,为了自己的目的,都在试图干预或影响我们的大选。所以,我不是说只有中共国。但,还是那句话,作为一个比其他人看到的情报都多的人,(我认为)中国在经济、军事、科技上对美国优势构成了巨大的威胁。而且,你知道,他们强硬的…他们干预大选并表示对拜登副总统的偏爱,因为川普总统对中国态度强硬。中国一直没停手。

玛丽亚:总监,跟我们说说今后将如何向国会做简报?你仍要就大选安保问题做简报,会有什么不同之处?

拉特克利夫:是的,我们将按法律行事,那些有权参加简报会并获得机密信息的议员仍旧会得到信息。我们不再向所有国会和参议院议员做全员简报会。你知道,以前这么尝试过,信息未能得到保护。所以我们实施了一套程序,主要通过书面材料来做。但我们也会像以前一样,向有资格的成员提供简报。所以,不要误会,按照法律的要求,国会依旧会得到全面的和最新的信息。这没有问题。该做的我们都会做,但是我们还要防止信息出于政治目的而泄露。这事发生太多次了,我决不容许。

玛丽亚:是的。我想听听你对中共国的影响力运作有什么看法。他们在进行一场大规模的间谍运作,收集美国人的信息并可能以此敲诈勒索。他们是如何对联邦、州和地方议员施加影响的,能否跟我们说一说?

拉特克利夫:嗯,我能告诉你的是,中共国在地方、州、联邦各级政府所做的就是拉拢人。他们试图游说企业领导、在任官员和国会议员,对他们施加影响。他们先试着公开这么做,但不成功。于是就私下里用威胁、恐吓、霸凌手段,利用中间人或代理人尝试造成影响。有些情况下最终还敲诈勒索在任官员、企业领导及其他人,让他们支持有利于中共国的政策。这是系列运作,其规模是任何其他国家所没有的。所以,说到来自外国的恶意影响力,涉及多个国家,但没有谁达到了中国的程度。

(原视频中内容节选删除一部分)

玛丽亚:今天最后一个问题。我们知道中共国为了影响各级政府官员在做什么。共和党领袖凯文·麦卡锡曾告诉我,他曾努力组建一个中国工作组,但南希·佩洛西不让她的政党成员参加。所以说,有些议员在有选择地把俄罗斯的信息透漏出去,但却不提中国。我没听到过那些批评总统的左派对中共国的间谍活动和恶劣行为有一句微词。所以我想问,议会在中共国问题上有问题吗?我们是否会看到对议会在任议员的影响持续下去?

拉特克利夫:嗯,玛丽亚,已经揭开了很多内情。有些是我管辖范围之外的。作为国家情报总监,我的职责是向国会通报国家威胁。我想我已说的很清楚,中共国从很多方面对国家安全造成严重威胁,包括恶意外国影响,对议员在内的政策制定者施加大规模复杂的影响。我会继续向公众,呃,和议会通报这些情况。遗憾的是,我们现在还是一切政治化,我认为人们还会试图曲解事实。我会始终说出真实情况。

视频链接

+2
3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joop12345
5 月 之前

0
123456l
5 月 之前

God make ccp disappeared

0
灭共52165 新中国联邦

take down ccp

0

GM65

8月 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