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版】路德时评2021.02.01晚间(路博艾冠谈):自然期刊居然主动屏蔽闫博士的推特,布林肯表态中共国是美最大挑战

文字整理:茅屎坑、 sdblack 、青桐 kimkim(文沙)、 战友长江、 墨墨十七
编辑:喜马拉雅华盛顿DC农场

 

原标题

 2/1/2021路德时评(路博艾冠谈):为什么说布林肯国务卿所说的“中共国对美国构成最大挑战”的表态实际上是对中共的绥靖?世界知名科学顶刊“自然”居然把闫丽梦博士推特屏蔽可见害怕真相怕成什么样子?

 

视频



音频

 

文字

 

路德先生:各位观众大家好,欢迎收看路德时评之路博艾冠谈。今天是2021年2月1日,美国东部时间,现在是晚上8:30啊,今天我们来看,美国国务卿布林肯最新的表态啊。他说,中共国对美国构成最大威胁,最大挑战,愿为受镇压的港人提供避风港啊,让我们看看它的出处以及具体讲话的这些内容啊,这是一个方面,第2个我们来看啊,这个nature杂志,就是世界顶级的期刊啊,叫自然杂志,只要搞科学的都知道nature和科学这两个世界顶刊啊。nature居然把闫博士的推特给屏蔽了。200多万啊,200万的注册用户居然把闫博士屏蔽了,怕什么啊?这到底怕什么?看看这个推特上的反应啊,以及我们来分析一下,为什么要把闫博士推特屏蔽,这个不寻常,好首先让博博士给大家分享了其他相关资讯。博博士好。

博博士:好的,大家好啊,首先啊,缅甸的这个情况,军事政变啊。现在是各个方面的,这个情报就现在开始出来了啊,像昂山素季啊和其他的这个政府领导人都已经被拘捕啊,然后呢,昨天后来这个拘捕了以后呢,军缅甸军方控制的这个电视台播报,从政变时间开始,要开始为期一年的国家的紧急状态啊,所以说这个是真的,是由军政府控制政权现在,然后今天又有消息爆出来说,中共解放军的这个南部战区已经进入了戒备状态啊,大家知道,南部战区,就是说应对越南,缅甸啊,南海啊,像这些地方,跟台海关系,台海东部战区啊,所以说这个里面就是说,可见,这个情况的这个紧急程度正在提升啊,所以说在这个里面,缅甸的民主进程也算是一波三折,现在又被军政府把持了以后,这应该是一个民主进程一个倒退啊,所以我们的我们看这个情况到底是会怎么样继续的发展啊。这是一,第二,就是说今天还有一个消息是,印度,美国空军的这个B1一B战略轰炸机,有史以来第1次降落在印度的领土上啊,这次来访的目的呢,是参加这个Aero India 2012的这个航展,要做飞行表演啊,但是呢,大家可以看到,我今天还得再贴了一张这个飞行路线图啊,是他从美国本土的这个基地,肯萨斯的这个基地起飞了以后,直接越过太平洋,然后经过菲律宾,然后经过绕过这个新加坡,然后就直接飞到印度啊,就中间经过这个空中加油,所以说这可见美国的这个全球打击这并不是一句空话啊,美国的这个军事力量的全球打击和全球投送,这2点才是美国的军队如此厉害的这个主要原因。它可以在一小时之内,就是说开始进行全球打击和全球投送。在24小时之内,会将兵力可以部署到世界任何地方,也可以将这个炸弹扔到世界任何地方,所以说这点事才是美军很厉害的一点。好的,路德。

路德先生:好,艾丽女士分享一下。

艾丽女士:今天分享一条,就是爆料革命在国内到底有多大的影响力,我们最近看到这个教育部呢,发布了一条信息,因为我们爆料革命从文贵先生到路德是一直其实在提倡,包括所有这个大使馆呢,就是各地的这个喜马拉雅大使馆呢,都在这个节目中啊,谈阳刚之气,那么最近呢,这个教育部呢就弹出来说,而关于防止男性青少年女性化的提案,要老师也表现得阳刚一些。因为中国太缺少阳刚之气啊,这个啊,这个引起了一些热议啊。就说到底中国的这个舆论媒体,所谓的这些娱乐至死的媒体,在把所有的人都引向女性化,或者是说男女不分性别的这种,男性的人的成为时尚的,那现在已经遭到了这种诟病啊,这种阳刚特质的这种讨论呢,其实也反映出中国现在的这样一种没落的这个网络媒体的这种现状,同时也是说,我想在这里表达的,就是我们真正的爆料革命,以及新中国联邦的媒体在中国的影响有多大?这个阳刚之美的对他的讨论呢,也是以反映其中的一斑。今天就分享这一条。谢谢。

路德先生:好,冠博士分享一下。

冠博士:好,大家好。今天第一条要说的是,这个新西兰贸易部长了,叫欧康纳,那么他在上周发表澳洲新西兰与中共的关系的言论,这个言论在政坛引起轩然大波。他当时是这么说的,他说,我不能代表澳大利亚经营外交关系的方式,但显然如果澳大利亚效仿我们,也就是澳大利亚效仿新西兰,对中共展现出尊重,时不时都用一些外交手段,同时在措辞上保持谨慎,那么他们就有希望和我们,意思就是新西兰和中共之间有类似的状况。所以这个很明显是一个亲共的言论啊,所以这个言论呢,也招来了这个轩然大波。那有一位新西兰的议员那就直接就说,他这种大张其鼓的在澳洲人的脸上吹喇叭,很符合中共的政治目的,他意思是说,你作为一个新西兰的人,那么你再向澳洲,帮为中共向澳洲喊话,所以说这就是说,中共他现在在全世界就是一种过街老鼠的这样的地位,谁提出这种稍微亲共一点,或者是这个不反共的这种言论,或者对中共表示出友好的言论,就会招来这个人人喊打,所以这个就是一个非常明显的例子。第2件事情要说的是,美国政府呢,在本周将与台湾政府以及相关的产业代表召开临时会议,讨论有关供应链的问题,因为现在全球都面临着汽车芯片短缺的这种情况,那么台湾是这个芯片的生产商的非常重要的一个地方,所以呢,这个经济部部长,台湾的经济部部长,将在2月5日与美国美方举行视频会议,那么所以说这件事情也可以看到,美国和台湾他这种交流,在这个1月20日之后,还是延续着川普总统之前对于台湾的这样的一种政策,那么这次的交流级别实际上是也是比较高的,美国的副助理国务卿和代理副助理商务部长都会参加这次会议。好的,路德。

路德先生:好的,我们首先把这个,这是闫博士在7:38发的啊,做节目之前一个小时,不到一个小时。这是她截图的,nature杂志,把她给屏蔽了,block了。nature啊,然后闫博士发了个推,她说出了什么事,顶级期刊自然杂志,居然无缘无故把我屏蔽了,所谓的科学界,还打算用什么方式来封我的口,或者让我消失?就象CCP正在努力做的那样,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些代表科学团体,都这么害怕事实真相了?从新冠病毒出现后开始的吗?然后这个nature杂志啊,这个推底下,我们看看啊,有多少?有多少回复啊?所有的,你看,这是,What are you afraid,你们怕什么啊?这个把闫博士的这个推给他贴上去了。然后,然后你看,所有的啊,还有老外。你们为什么要屏蔽闫博士的推特啊?然后这个,A fight for Free what the ***, 你们出了什么问题,你们是一个CCP的走狗吗?把闫博士的推特放上去了啊,有些是咱们战友啊,但是很多美国人,你看,这绝对的是美国原推啊,都在把这个贴上去了。这绝对是一个大事件啊,为什么这样说啊?这个你看,Nears7.1也在这里,是吧,都把这个推发上去,有咱们很多战友,但是也很多啊,美国真正的,美国人啊,各方面都在质疑为什么要屏蔽,一个科学杂志,是不是?你说中共啊,去屏蔽一些那很正常,你看nature他的推特200多万粉丝,是吧? 210万,210万粉丝,对吧,这影响力这么大啊,有必要去惧怕一个现在闫博士,才几万粉丝啊,怕什么呀,无非不就是怕她发的这些东西,她在推特上发的东西,闫博士看了以后,然后给他回击啊,在底下回击。回去完以后,然后很多人就转发啊什么,无非不就是让nature脸上无光嘛,最终揭穿他们的一个个谎言吗?是不是?大家看,nature杂志是世界上最权威及最有名望的学术期刊之一,1869年10月4号开创的,到现在混到这个地步啊,混到这个地步,是不是?多么悲惨,关键你看,nature底下有这么多,什么医学,神经科学,还不是子刊,是直接他的总刊,nature的总刊,直接屏蔽。这我觉得绝对是一个荣誉啊,对闫博士来说,是不是?可见你的影响力已经可以,就你可以揭穿他们的事,想让他们的名誉,让他们的文章完全啊,被人揭穿啊,这是他们害怕的。科学到这个地步,你说多么可悲啊。博博士你怎么看啊?

博博士:这个真的是,听起来很无语啊。这个真是,大家在美国混过的都知道啊,就像这个nature和science,两大学术期刊啊,只要在这边发过的人啊,回去啊,今年欠人(听不清)回去以后都是有(被评为)院士的这个可能性。所以说在这个里面大家可以知道,这两天,这两个期刊,在这个像nature这样的期刊,在业界的这个知名度和这个重磅程度和这个影响力都是首屈一指的。而现在居然来屏蔽闫博士的推特,这个像nature这样的这个杂志,它并不是说啊,怎么讲呢?它并不是一个私人号,对吧,像很多人说是私人号,我不喜欢你是吧?你说这话我不爱听,我屏蔽你,nature他是一个代表,他是一个机构的一个号啊。像这样的话,再屏蔽的话,那就跟你,象什么赵立坚啊,屏蔽爆料革命战友啊,或者是像这样的这个意思就很接近了,就是为什么?他不喜欢闫博士说的东西。他们害怕闫博士说的东西啊,所以这就是为什么要被屏蔽的这样的一个理由。而且大家也知道,我们这一次的这个整个一年多下来以后给我感觉最深刻的一点就是,不仅仅是因为把这个病毒的这个来源,由我们在这里向世界就进行播送啊,还有一点就是说,也暴露了很多学术界的这个学霸,以及这个各个啊,就是期刊啊,杂志啊,这些所谓的主编啊,这些他们的江湖地位,以及他们的这种政治立场,能够真正的影响到这个,他们所负责的这个刊物的这个政治倾向啊,所以说可见,像科学这些东西,以前大家都是觉得,科学是一个象牙塔一样的这样的一个环境啊,是没有什么政治倾向的,是真是就是真,是假就是假,科学容不得半点虚假,这是谁说的,是不是?我们小时候都已经听过了这样的话。但是,现在科学已经完完全全为政治服务了啊,所以说这一点我们就能看得出来,这个里面由科学,尤其是这个nature自然这个杂志啊,这么著名的杂志来为这种,首先是由主编的这种政治倾向,以及他的这个政治立场来决定,就是说发什么不发什么,以及在什么方向啊。这一点上面来说的话,真的是非常可悲的一件事情啊,作为一个,怎么说呢,还算是搞过一点研究的人来说,这个真是一件非常可悲的事情,这是一,第二就是说,从这件事情下面,也暴露出来,把这个真正的这个像什么科学期刊啊,这样的东西,拉下他们的神坛,剥去他们的伪装啊,这个他们真的是带着这样的光环就更有更有迷惑性,更有欺骗性。所以说他们所发的东西,虽然我们知道他带风向,但是有很多不明真相的读者,和不明真相的群众,还是大量的受骗,而且他会被向中共啊这样的组织和这个政府引用,然后来作为他们作恶的这样的一种这个背书,和这样一种理由,所以说从这件事件上面来说,像自然杂志今天做这个事情,真的是,我觉得这是在自然杂志一两百年的历史里面,也算是非常耻辱的一笔啊。路德。

路德先生:对,你就知道,这个屏蔽,实际上,你还是可以看的到他,为什么你?直接换一个啊,另外一个手机,用网页版登录,其实就可以看到,不登陆你的账号,他怕的是什么?就是怕这个跟随她以后,然后在里头回复,回复以后,就让他们难看,怕的是闫博士的回复啊,艾丽女士你怎么看?

艾丽女士:我也同意,就是说最主要的,他们第一呢,就是闫博士没有对他进行任何的评论,一些质疑,或者是引用它,或者对它进行挑战,那么他主动的就关闭了闫博士,说明什么?说明这一个闫博士的论文,和接下来病毒来源在科学上,以及在自然杂志上,以及相关的我们讲柳叶刀也好,新英格兰杂志也好,这些其实都是主战场,就是说接下来中共要干的事情。不是听说石正丽也要去搞一个诺贝尔奖嘛,就是所有的这个不干事的期刊杂志还有它的这个话语权、最高话语权在科学方面中共都要把它拔下来,都要把这个高地拔下来插上那个红旗对吧,这是它要干的,那接下来的行动可以知道,就是这样的,否则它怎么会主动的找到闫博士去主动屏蔽她呢?那一定是交代了任务,所以我觉得这个时候才是显现出来,说明什么?说明中共的力量开始是发力了是吧?中共开始要准备做一些动作了,一些文章可能要持续的发,之前我们讲过了是吧who已经去中国这个参观访问交流合作,然后这个烟酒了一下,那么接下来who下边、这只是一个国际组织,这个真正最后决定的评判权的法官听谁的?真正决定它是不是来自于实验室最终听的是科学家,科学家作为这种陪审团似的这样的人物,在这个法庭上是有至关重要的作用,那么它肯定要把科学家这个群、群主和群标志、群杂志全部都要给它拿下来。它一直在干这件事情,所以为什么说科学最后在中共这种轮番轰炸下,也依然会丧失到它的这个真正的科学的意义本身,这种悲哀真是不言而喻,可以讲这就是一种严重的挑战世界文明。对科学杂志上百年来的这种大杂志、自然杂志,这些把它们拿下中共认为就可以了,所以我觉得它干的这些动作都说明中国在做,但是最后当全面沦陷的时候,我相信就会有更多的像我们讲的这个奎恩博士一样,会有这么多的科学家站出来发声,我觉得一定会出现这样的角力场,大家都要去争夺的。

路德:这个冠博士你怎么看啊?你是科学界的,你怎么看这个自然杂志的这个屏蔽啊?这种恶心的动作。

冠博士:首先这个杂志它确实是在这个科学界是公认的两个最好的杂志之一,那么它的这种杂志本身的定位应该是科学的传播渠道,它自己来说呢应该是没有立场或者不持立场,它就是一个平台。如果你觉得科学的东西好,你发上来了它给你传播把这个放大,然后给科学家提供一个讨论的一个地方,提供一个传播的平台。但是呢从中共病毒这件事情,我们就可以看到不仅仅是这个杂志,是整个科学界现在完完全全是为政治服务,而这个杂志做的这些事实际上也是其中一个缩影。因为比较有意思的是这个杂志最早是发了很多中共的那些假的病毒的论文,比如说石正丽的假的rtge13,还有这后面假穿山甲病毒都是在自然上发的。那么我们先不说到底这个自然杂志和中共之间他们的编委有没有这些勾兑的情况,那即使是你作为一个杂志,当这种明显造假的东西或者前后不一致的东西,连续两次发表在你这个最顶尖的这个杂志上的时候,那这里面实际上作为这个杂志来说,你也很难说是没有责任,而且更何况他现在还很可能背后有很多关系。所以说这件事情我们就可以看到,在病毒这件事情闫博士的影响力是非常非常巨大的,这后面是这个闫博士爆料革命最早曝出了病毒的真相,直到走到今天谁在说病毒这个问题?不仅仅是说病毒来源的问题,而是说现在这个我们讨论到变种病毒问题疫苗的问题,你最后都绕不开闫博士,因为问题最后都绕不开这个119的爆料,这个病毒的真相到底是什么?所以现在这种情况,就是说当你的这种科学界完全已经政治化完全被利益服务,这就是实质上的马克思主义开始渗透全球了,把这个科学当成一个神,那实际上就是说把它控制的科学家,现在不仅仅是科学家,还有这些杂志、科学的传播渠道都控制在手里,那么它就掌握了绝对的话语权,掌握绝对话语权就是它可以用科学去想说它任何想说的话。比如说现在它在说这些有这个变种病毒出来了,然后就开始说这件事情,那它背后跟随的就是找了一些人采访说变种病毒出来,那我们应该根据变种病毒再做更多的疫苗,实际上背后还是在说这个疫苗经济的问题,还是在为利益服务的问题,而且它在这里面还完完全全不敢说追究病毒来源的问题,因为这里面牵扯了很大的利益。另外一点来说,即使说这个自然杂志最后要开始慢慢说病毒来自实验室,要把自己之前打脸了,那它最后也不会把这个功劳算到闫博士身上,它也会自己搞一套自己的系统,自己掌握唯一的话语权,把所有的功劳都归到自己和背后的这个生态圈上。所以现在的这样的一种科学界的本质上的独裁就可以看出来是多么明显,另外一方面我们也可以看到这个闫博士巨大的影响力,因为闫博士都没有和自然杂志这个推特互动过,那它还主动把闫博士屏蔽了,说明它一直在关注闫博士,知道闫博士是说的是真的,知道闫博士巨大的影响力会对这个杂志、会把它之前杂志做的一些这个不太好的事情给揭露出来,让世界看清楚,所以这是这是背后的这样的一种逻辑,也是我们现在可以看到的这种用真相推动的这个平民主义,去让这个真相传遍世界,去这个打破科技界的垄断啊,这种用话语权来造成独裁的这样的一种现状。

路德:这个幸亏啊现在是在这个21世纪,如果是在啊中世纪的话,这个科学、他用科学宗教就可以把闫博士啊,她这推特都给屏蔽,如果是中世纪那就直接给你烧死,就像布鲁诺日心说一样。你这和我们的观点不一样,所以我就把你封杀,这个屏蔽不就是封杀吗?是不是啊?所以这种封杀,所以你看这就是所谓的科学的最核心的就是说允许假设、允许探讨,允许你去探索未知领域,这不就正好和他们所谓的自然而科学的这种理念背道而驰吗?成了什么?他们成了自己的这个叫做教皇啊,这个就像中世纪的这种教皇一样,现在这就验证了一系列,验证了什么?验证了他们通过科学来掌控这个话语权,来通过科学对这个世界来进行各方面的影响和洗脑,然后获取、最终肯定是利益。就像当时中世纪为什么日心说、地心说这个东西,很多人说这个东西跟我们一日三餐有啥关系?那你就错了,因为你说了日心说你就击破了他的地心说,他的这个话语权无上的话语权,他的话语权被你戳穿了以后,他就无法再忽悠人了就骗不到钱了,他的利益、所有的东西他就不能站在正义的制高点,所以今天屏蔽闫博士,这就意味着自然杂志它已经丧失了它的科学的制高点的这个点。就是这绝对啊,大家一定要传播,这个自然杂志这个屏蔽,就说白了这就彻底把它们所谓啊秉持的这种科学的、打着所谓的制高点,这个科学的正义的制高点来忽悠大家的这个全部曝光,全部给揭穿了,他们就是一帮骗子。博博士你赞不赞同我的观点?

博博士:那不仅是一帮骗子还是一帮奸商,为什么说是一帮奸商呢?就是说这个像科学杂志这些东西已经在慢慢的、因为它缺乏这种这个真正的行业内的这种监管,它已经变成了一种生意。就是说你看以前中共对吧,它要有人要发这个自然的这个文章啊,发这个文章能评到什么职称对吧,你比方说你要想进中科院啊什么,或者想评教授啊,你要有发表有多少影响因子的这个学术问题、学术期刊要若干篇啊。所以说在这个里面像这些啊都是有这种一条龙的像一种生意了啊,而且你看如果我们、假设如果这个自然杂志、我们假设它比方说转载了这个闫博士的这个文章或者支持闫博士的这个观点,或者就算不支持,就给闫博士一个发声的机会,那这样的话中共说你看我们中国的所有科学家都不再投这个自然的期刊了,那自然杂志在中共国内被屏蔽被封杀,那这样的话对于生意是不好的对吧?这个生意就要越做越大,所有的人都来我这个地方玩,都来我这个地方发文章这才行啊,这才能够把生意越做越好。所以说现在啊真的是我们就不说什么科学奖上的铜锈味啊,已经完完全全成为一种这个生财之道了,只不过它披着这种科学的光环来玷污这个科学的名声,其实行的是一种怎么说呢?谁给钱谁有利益,谁就是这个、有奶便是娘像这样的一种感觉啊。所以说真的是非常非常的可悲,所以说这一点上面来看的话,在很多这个学术期刊里面这些学霸他们都是有着一手遮天的这样的一个能力,在这个他们所控制的这样的一个学术圈子里面啊。第二就是说像这个里面所滋生的腐败真的是罄竹难书啊,这个所滋生的腐败真是非常非常多,中共国内咱们就不说了,有多少什么女研究生被导师玩弄啊,或者是要送、就是说这些方面的这些事情就太多,蓝金黄分分钟都会发生啊。现在你看连那个皮特扎克这样的人都知道了这个什么特工茅台卡啦OK啊,所以你看中共的这些东西,已经把这个学术圈子给污染成什么样?而且这些人你要知道科学家也都是人,也有正直的科学家,也有满肚子男盗女娼是吧?脸上道貌岸然的科学家都有啊,所以说大家就不要以为啊,就是科学家这三个字就给了他一种道德上的这种关怀,或者是道德上这个制高点啊,其实不是的。科学家也是人也是可以被蓝金黄的啊,来两瓶什么什么特供茅台,大家吃完后卡拉OK搞几个妹子来一下啊,这个东西很多的正直的人是不屑于去宣扬的,但是你看皮特扎克种人对吧,就非常非常的喜欢这一招,非常非常喜欢,而且这些东西只有在中共国墙内才能有啊。所以说可见在这个里面已经、中共已经把这个世界的科学圈子给污染成什么样了啊?而现在自然期刊居然主动屏蔽了闫博士为什么呢?就是不能惹中共不开心嘛,惹中共不开心了以后生意就不好做了嘛,那生意就不好做了呀,所以说这一点上面来说,他们的这个经济头脑还是蛮灵的啊。

路德:为什么要屏蔽?第一闫博士的重要性,就像当年布鲁诺一样,为什么要把布鲁诺囚禁8年最后烧死,啊,是不是?布鲁诺第一当时也是神学院出来的,他也是神父,24岁时候任命,那个体系出来的。第二他看到了真相,是吧?然后被打成异端邪说啊,就跟现在说什么什么阴谋论啊,说什么异端邪说啊,极端的这种、最终历史证明了,是不是?那像现在一样的,所以又是一个新的时期啊,就跟那中世纪一样。所以大家都经历了这个历史,大家都看了正是因为布鲁诺,当时整个罗马教廷知道布鲁诺掌握的是真相,知道他这个真相一定会戳穿他们教廷的什么地心说的谎言,所以他们才紧张。现在对闫博士也是一样的,知道闫博士掌握的是真相,所以知道闫博士只要在它的自然期刊推特上,一旦给他们揭穿,他们必然啊这个连锁反应,这个叫做啥?这个蝴蝶的翅膀一闪动,一定会让他们自然杂志建立的这种虚假的这种基石彻底崩溃,所以他们怕,怕了闫博士所以才屏蔽啊,一样的概念。大家又经历了又见证了一次历史啊,所以你说,我们之前啊关键看你的对手,你才能体现你的价值。说白了你喊的、你说的再那个没人搭理你,你想想有啥用是不是?所以你就可以看到啊,之前皮特扎克怎么攻击闫博士的是不是?然后这个自然杂志又怎么屏蔽的,再加上这个石正丽开会的时候提到闫博士啊,所以你就这两份报告,他们现在已经根本就找不到人能够回击,所以他们急了,这就跟当年那个罗马教廷一模一样,发现你找不到人能够回击布鲁诺写的论无限宇宙和诸世界这本书啊,他的几本书,找不到人,所以唯一的办法就是让他消失。现在因为有人权,所以啊没法把闫博士关起来烧死,但是如果再回到1000年前就是中世纪的时候,我相信这帮人一定做得出来,他一定是打着他们的这个正义的幌子,占领正义的话语权的制高点,是不是?这个艾丽女士。

艾丽:每一次他们想干这种事情的时候都是这样的,闫博士可不是说回到1000年前,她逃跑出来的这个过程就已经严重看出,对她的这种恐惧症,这个科学家、因为要搞死她的可是她身边的人啊,这些科学家,住在香港的这些科学家们,他们报告了给了中共等等。那么整个的过程我可以讲,其实我觉得闫博士有一点像把最大的大主教光环、宗教统治全地球的这种光环,用科学统治全地球的这个光环把它吹灭,然后大家发现光环后边全部都是蛇鼠蟑螂蝎子,全部的黑暗都暴露出来,而他们想掩盖的就是这个。因为在光环后面的黑暗你是看不到的,这是因为自然的盲区啊,这是一个自然的盲区,就是自然形成的,它就能够形成权威和权威体系、权威生态圈以后你去打破它,就等于把它的所有黑暗都戳穿了,因为它已经形成生态圈了,有金融,有金融链条,有产业链所有的一切都已经形成,这个时候你戳破它,等于你就是把这一个链条全部打碎啊。要看到我们在整个的灭共的过程中揭示给大家看的这个亲共的生态圈,从金融,从政治在美国大选上我们看到的,然后现在在病毒疫苗问题上看到的科学的这个亲共的生态圈,所谓的作假生态圈吧应该这样讲。这一套以及宗教全部都联系到一起,那么这一个链条因为它太真实了,它是科学,是用数据来说话,它是用证据来说话,而且你做了就是做了,而且会留下痕迹,所有的这一切都无法抹掉。而且在现在这个时代,不像过去你把他的嘴巴赌上,你把他放在绞刑架上让全国的人民都来看对他唾骂,这都是过去可以安排的,其实现在的媒体也在干这样一件事情,中共也在干这样的事情,就是把黑的说成白的,白的说成黑的,就是这样黑白颠倒,因为它掌握着至高无上的这种话语权,已经形成了它的光环和话语权,和维持这个话语权的所有的机器啊。所以大家看到整个的这个过程,如果闫博士在自然期刊对她屏蔽的这个动作里面,主动来屏蔽她的动作里面就说明闫博士的重要性和这个病毒疫情的这个关键真相的重要性,这件事情可能真的就是揭露以及最后把这些黑暗曝光于天光之下的一个最主要的链条和推手。她的这把钥匙就能撬动所有的事情,打开大门让阳光照射进去,所以我们看到全球的、包括这样的期刊的这种恐惧,所以我觉得这个意义确实是非凡啊,就是病毒真相可能就是揭开所有这一切背后黑暗势力的这样的一把钥匙。

路德:最后冠博士关于一点,你有没有什么要补充的啊?

冠博士:这个最后补充一点,就是实际上我们可以看到这个中共病毒从头到尾就是为政治服务的,中供病毒的真相打破了太多人的利益。这个病毒一开始为这个政治利益服务,为这个中共最开始要打击美国,打击川普总统的这个大选的政治利益服务。现在主要又变成了为这个经济利益服务,就在搞疫苗经济,包括在美国内部的一些和中共利益链相互勾连在一起的人,他们也都是属于这个一个链条里面的。那么在这样的一种背景下,我们看到这个商业界学术界科学界和起伙来去打压真相,去为了自己的利益牺牲了美国人,牺牲了中国人,牺牲了全世界人民的生命。所以说这样的一种目前由中共导致的邪恶的生态圈,必须被打破,那如果不打破的话,这里面那么这些圈子他们如果想控制世界的话,他随便再搞一次疫情,再搞一个别的病毒,分分钟可以再把今天所用的招数再重现一遍,所以到后面就全世界人都变成了奴隶。所以说闫博士爆料革命曝出真相,真的是在拯救人类,是在打破这种腐朽的圈子。

路德:好的,我们接下一个话题。这个布林肯大家看啊,表态中共是美最大啊、构成了最大挑战,愿为受镇压的港人提供避风港,这个在2月1接受了NBC的专访,就多项外交政策问题进行了答复。布林肯采访中首次重申与其他国家相比,中国对美国构成最大挑战,但他指出美中关系性质复杂,其包含对立层面,竞争层面,和在部分问题上的合作机遇。他强调在处理美中关系中无论遇到的是上述何种层面的问题,美方必须以实力地位而不是弱势位置处理对华关系。在这里啊这个博博士你怎么看啊?

博博士:首先他的这个说明啊,是一个怎么说呢,就是说政治技巧非常强的这样的一个发言啊。因为大家也知道这个川普总统是非常非常的这个直的这种,就是他的这个讲话都跟这些政客的发言不一样,但是我们可以看到这个布林肯他真的是一个非常老道的这样的一个政治人物啊这个发言,整个里面挑不出什么破绽来。第二就是说布林肯的这个表态,他就是说进一步的做实这点,就是说和中共的这个对抗将是美国长期的这样的一个国策,这个已经定下来了,已经是由川普政府这4年以来已经是坐实的一个国策。就是后面这段时间,因为大家要知道一旦一个国策定下来了以后,就不能够因为是总统的这个换届而改变,因为这个国策的话它是通过很多的这个长期的情报和信息收集来影响的这样的整个的全国的整个国家的这个方向的改变啊,所以就像一艘航空母舰想掉头的话没那么容易啊。所以这个里面就是说有川普这4年攒下来的这种跟中共对抗的这样的一个国策的话,像拜登政府他一样会继续的秉承,继续的保持,所以说从这点上面来看,布林肯的这个表态也非常清楚的能看到这一点啊,这是一。具体他们是说挑战和这个互相的应对和互相这种交锋和交手,会以什么样的形式以及什么样的力度产生,这是我们后面要继续观察这件事情。但是从现在来看的话,整个这个策略并没有多大的改变啊。第二就是布林肯在这次谈话里面提到了香港啊,所以说在这个里面可以看到中共在香港所作所为也将会是成为美国继续强力打压中共,打击中共的一个非常非常重要的一个地方啊。因为我们从去年和前年的香港整个事情的发生,我们都已经看到了中共在里面的表演,而且现在香港已经完完全全的沦为了一个中共的一个二线城市啊,所以说在这个里面非常非常可悲的一点,就是很多很多的这个人还在为中共在香港的所作所为,要么就视而不见,要么就跟中共同流合污。就是说在这件事上来看的话作为世界民主的自由灯塔之国的话,美国一定要在这个香港问题上面把中共的所作所为公布于天下,让中共能得到应有惩罚。

路德:艾丽女士你怎么看?

艾丽:布林肯这段表态里面,他其实是讲的比较客观的,就是我觉得他在新的政策、整个对中共的政策全面出台和方向就是定调子之前呢,我觉得他现在所有的表述都是很客观的一种表示。他说中国和美国之间的这个关系比较复杂,其中他讲了三个层面,一个就是对立的完全对立的,然后有一部分是竞争的,就是大家可以竞争的,有一部分呢是需要合作的,可能这有合作机会的。那么怎么样处理好这样的关系?我觉得他最近其实一直在谈的就是这方面,那么对立、完全对立他就说的很清楚,就是最大的挑战,中共的这种复杂性,因为它这个国家这个力量是不可以忽视的,现在已经成了和美国之外,这个世界上最大的另外一极的挑战方,那么他怎么样处理好和中国的关系?既把这个对立面能够削弱,刚刚他讲的一点,我觉得就沿袭了上一届政府的这个力量,就是讲到说我们能够对中共在对立的问题上,对他进行时是比较严格的这个政策呢,是有很大的底气,这个底气就来自于强大的联盟。中国没有这样的联盟,中国的联盟就是朝鲜啊,伊朗等等这样的事情,那么他讲到我们和国际社会有完全的在对抗中共的这个合作,在国际组织中扮扮演这些相关的角色,但是在当我们退群的时候中共就趁机而入,然后就设定标准,然后绑架其他国家。你看他说的非常的清楚,其实他现在就完全把之前对中共那些所有政策的制定,以及中共的表演,最近一直在讲这些事情,包括对新疆香港两个地方的问题,他都说了我们军队在这个问题上不会进行退让啊,所以我觉得在这一点上是非常好的一个消息,就是说对中共在关键问题上的这个打击和对他们的态度,就是没有更多的采取后退啊。当然还有讲到了台湾,台湾这个问题其实不是说现在才出来,是因为中共现在把这件事情扔出来,它在不停的转移风向,其实你看在东南亚的缅甸的军方的事情,但是所有的这些事情都不应该转移我们对中共现在要逃脱在美中的这个对抗中的任何的想找第三方或者换一个、就是通过世界另外一个冲突来缓解对中共的这个冲突的关注啊,所以这其实还是一个主要的矛盾点。当然他讲到了还有一些合作,因为毕竟两国这么大一个经济体,之前的贸易怎么退出、脱钩,所有的问题都是要慢慢的抽丝剥茧,但是大问题没有退让,我觉得这个就是好的。

路德:冠博士?

冠博士:首先布林肯这番讲话呢,是基本上就是在说把他之前说过这句话具体化了一些,那之前他说什么呢?说我们同意川普总统对于中共的这样的强硬的态度,就是同一策略,但是呢有些具体的行为呢,我们是不完全一致的。那这个也可以理解,因为毕竟嘛他新上任的政府肯定不可能说之前的都是正确的,他肯定要打压之前的政府,说我要比他们做得更好。所以这里面最大的一点就是他上来就说中共国是一个最大的挑战,美国面临最大挑战,实际上这个就是继承了川普总统4年的政策,那实际上这个也就是事实上在说,那中共是美国的、应该是如果和俄罗斯相比的话,那中共更像一个敌人,而不是说现在所说的战略竞争对手。当然他没有这么说,但他实际上的意思,把这个意思表达出来了,那么他讲的这三方面对立竞争合作呢,那实际上在我理解,根据他之前一贯的表态,对立就是说美国和中共之间是价值观的对立,是独裁和民主法制,是共产主义和这种资本主义价值观的对立,这个对立是没有办法调和的,所以说这个设定了中共和美国之间交往的一个底线。比如说在价值观对立上什么事情呢?新疆的事情,香港的事情。新疆的事情是种族灭绝,那香港的事情也是非常残忍的,虽然说这个是不是种族灭绝这些不谈论没有定义,但是这种事实上做的事情,杀人强奸越货的事情是和新疆的性质是完全一样的,都是对这种人权,对于人的生命,对于人的最基本的价值是一种没有底线的践踏。而这一点我们讲说民主党的之前也说人权嘛,也支持香港民主法案,所以这一点人权的问题,新疆,香港,西藏这些问题,是设立了一个中共和美国新时代这种交往对立的一个底线。那么竞争呢,就是说根据他们之前的说法,竞争按我的理解,就是说美国和中共要在世界上竞争一个国际秩序,那么他之前就说川普总统这个又退群啊,退出各种国际组织,那他就说我们要加入这些国际组织,因为如果我们退了,那中共就在这个国际组织有话语权,所以要在这个方面拉拢盟友和中共竞争。那最后合作呢,合作的意思就是说包括他们之前说的环保的问题,就是说在某些必须合作的地方,比如说这个地球的问题,比如说全人类都要面对的问题,所谓气候的问题,那我们和中共要进行这种合作。所以说这个意思就是我们视中共是最大挑战。但是我们正视它的存在,所以我们是在它的存在的基础上调整一个作为美国和中共交往对美国最有利的这样一个策略和利益。当然这个是他表面上说的这个意思,那么包括后面呢他又提到了几点在这基础上,一个就是说军队的问题,那我们要保证美国的军队在全球对于中共是有这个领先地位的,那么又谈到这个关税的问题,实际上这个也是1个比较敏感的问题,那么对于关税呢,它首先承认说这个关税是有用的这个关税川普总统政策是正确的,但是呢,他最后也说了一句说我们也需要全面审查这些关关税看看到底是不是有些关税对美国的伤害更大,所以这个呢,被外界理解也是在给下一步他们的这种试水温的行动呢留了一些空间,那第5个就是说病毒的问题,病毒的问题他里面就是讲中共没有透明讲中共国这个没有向世界分享信息啊,所以要最后又问到追责问题,那他就说如果我们需要把这个事实调查清楚了,根据事实来进行追责。所以说整个来看这几点,看到第一他强硬立场对中共这个是确定了,大方向确定了,美国和中共关系确定了;第2个具体动作,他在这个时候所有的具体动作都是模糊化,他没有具体说这些事情我们应该怎么做,而是说我们要进行全面的审查最后来决定,实际上这里面是有两个意思,第1个意思就是说我们要这个,我们要展示自己比川普总统做得好,所以呢这这个要调查、审查;第2个呢就说如果说他后面要和中共有一些勾兑,有一些交易的话,现在也没有把话说死,给他留了这种试水温的空间,但是我们讲说无论如何他接下来如何的这种试水温如何在中共之间来回徘徊,那么这种香港的问题,新疆的问题、病毒的问题,特别是后面这个要把病毒定成实验室,谁也避不开的这些问题,设立了现在的这个美国政府和中共之间交往的一个底线,而再退一步说,如果说美国政府他真的要和中共走回以前的话,那必定是美国的撕裂,所以他们肯定不会去这样做的。但是这个整体看下来呢,他的这一番讲话,在这个某些地方,比如说说这个庇护香港难民这件事情,他就说的很清楚,所以这个也是一种好是他在对于帮助香港人上,对于帮助被中共这个残暴镇压的人上开始了有一些的这种实质的动作,所以说我们讲这一篇他的这种立场是非常明确的,那么具体的动作他现在还没有向各方面说清楚,这个还要后面还要再继续看,好的路德。

路德:我觉得啊这个,咱们深入的分析一下,这个布林肯的这个采访啊这可以说第1次接受媒体的采访,这NBC记者,这个里面他是典型的这个政客的说话的这种方式,一定要听话,一定要学会听音,你看他所有的这种说法是啊,比如说啊这个美中关系是怎么样?他说啊,中国对我们构成最大的挑战,但是啊,我们既有什么什么我们还存在合作,实际上却很他重点其实就告诉你虽然有挑战但是我们还是要合作,所以在这一句话里头,实际上其实我们就看到了,这个他是各方面他都要照顾到,各方面的,他啊,但是呢,这里头,因为他不可能立马就把川普4年4年以来的建立的这个跟中共的这个揭露中共的这种中共国的这个巨大的事实啊给给翻转,所以呢所以同时存在合作,所以我看到的这个信号,实际上这个他给出的一个重要的信号就是说虽然啊这个上任政府是巨大的挑战我也承认,但是我们现在还是要合作,这个所以这是一个比较狡猾的说法啊,很多人说对;第二点,是吧这个,然后说啊,这个我们,这个中方挑战美国价值观的时候怎么办?他说我们要确保军队摆好架势,意思说我们要确保我们啊具有在跟他们比上更具有竞争力,实际上在这里头,你看,实际上还要说就是之前说的就是那个国家安全顾问说的,就是我们还要跟我们的国际联盟要打好一只这其实就是绥靖政策,其实就是绥靖政策,如果是蓬佩奥他绝对不会这样说啊,不会这样说的,但川普总统他他也不会像蓬佩奥这样说的,就是蓬佩奥的说法是可以说是最直接的,而这个布林肯说的说法呢是明显的想稍微往回拨,但是呢又又不想让别人感觉到他立马可以去否认前面4年,因为你才上任10天,有什么资格能否认前4年的,是不是?除非三年以后,他说,唉,我们可以否认,但是你才10天,但是他通过在这个信号里头,我是感觉到他实际上就是传递的一个重要信息,就是前面4年的东西,我不敢否认,但是他想往回拨,然后关于关税这个事情也是说得很清楚,所以啊关税怎么怎么样?但是我们要审核一下这关税到底对我们美国人民的利益产不产生问题?如果产生了,我就要取消关税,实际上就这个意思,关税问题,他们现在肯定是在找各种各样的理由和借口,回头肯定会取消啊,然后,然后最后就关于病毒这块,他不讲,他不讲什么呢?溯源。但是呢说希望中国确保做到透明并对外提供和分享信息,他又说未来,如果说啊,还有什么大流行的时候,希望中共国啊能做到,过去的就算了。所以在传递的这个重要信息,实际上在这一次访问里头啊,他专门约了一个,约的这个安排的这个访问,其实我觉得感觉不是很好,这个博博士你怎么看?

博博士:是的,这些就是说我刚才说的,就是说这是一个圆滑的一个政客,他所他所就是说表现出来的东西,你要像川普总统的话,他肯定不会这么讲是吧。所以说这些圆滑的政客的话,他这个里面放出的信息就是说,第一,他会继续把这个啊跟中共国的这个竞争啊,就是说和这个对抗来作为一个主要的一个国策啊;但是第二,这个里面就是说他,我我我觉得他是在这里面,他也是给中共释放了一些信号啊,就是说他从这个里面,他首先要说啊,要把一些冠冕堂皇的话把它给说清楚是吧,就是说作为策略性的东西给说清楚,但是他说,大家也也也一定要知道啊,很多的这个意思都是在但是后面在这个里面,比方他说,但是美中关系性质复杂,这一关系中存在对立的层面,也存在竞争层面,也存在合作的层面,所以说像这些话来说的话,就是一个非常圆滑的政客的说法,他不把东西说死,就是说他先先讲,好,我们现在要保持这个竞争可能是对立就对抗肯定是现在要做要要做的事情要遵循的国策,但是他后面就是说他把所有的这个可能性啊,都把它给打开,这样的话,如果中共想过来,就是进行勾兑,如果是中共想过来进行知道吧,跪地求饶或者是撒泼放赖像这种东西他也是可以谈的嘛,对吧,所以说这就是我刚才说的,为什么说他是一个圆滑的成熟的政客所说的话,在这个里面,所有的人都能看到自己想要的信息而且在这个里面所有的人也找不出什么毛病,所以说在这个里面可以看到这个就是说政客和像川普总统这样的这个华盛顿的这个圈外人所能所讲话和做事存在非常截然截然不同的地方,像布林肯的话,他以前曾经在奥巴马的时代就是就是担任了很高的这个官职啊,所以他是也是在华盛顿混了很多年的这个这个这个老油条了,所以说在所以说在这个里面他所做出来的事情是和蓬佩奥和这个川普总统是完全不一样的啊,路德。

路德:他这个里头啊,这个,我相信啊,这个蓬佩奥包括纳瓦罗啊,就是川普的前任团队,看完这个采访,他们会心里很清楚,这就是准备往回拨的啊,这个布林肯的这个表态,当然了,他也会随时啊往往前走往回拨,因为他们至少在目前这个点上啊,目前这个点上,他基本上他反正是左也可以右也可以,据说中共是最大的挑战,但是据说这个又但是那个,其实现在就相当于在招标,相当于在招标,但是这里头有几个事情,我们可以看到,就是说他无法翻盘,一个香港问题,第2个就是新疆这个事情,就是对于蓬佩奥的这个,蓬佩奥这个对中共的这个种族灭绝和这个反人类罪,反人类罪的这个定义,我看他基本上翻不了翻不了盘,但是他说了一个但是,意思是说虽然你这样定义了,但是我们啊跟中共国还是要有合作的,啊这个不得不合作,所以呢,啊,这个接下来啊可能会处理起来会很麻烦,会很慢啊,等等啊。所以这个绥靖这个政策,绥靖啊,绥靖主义啊在欧美的这个英国,当时二战的时候,历史上比比皆是,当时张伯伦,是不是,德国要把是吧这个捷克的苏台德地区吞并,这个张伯伦啊法国的这个总理两个人跑过去,小心翼翼的签了协议,是不是,同意,历史往往它在又会重演,很正常,但是就是因为这种绥靖让而希特勒说白了胆子更大,是吧,直接最后二战就开始。所以任何的事情啊,这个,我相信这个布林肯的这一番话一定会让他们激动啊,让中共很激动,我告诉大家啊,激动,这个加速师之前开的火车啊,这个吃着火锅,接下来估计要开飞机了啊,我看到的就这个,一定是很狂妄,绝对很狂妄,这个布林肯这里头一番话,实际上,你看这个但是,其实就是对中共的什么也存在合作的层面的意思也对中共是有所忌惮啊,不敢啊,但这种不敢说实话,很正常,很正常,因为他们对中共国都不了解,是不是?川普总统他都不敢,文贵先生说了,说了几次,是不是,但是这个里面促成了,反过来,我觉得中共可能会马力全开,因为他这里头说的台湾采取行动,你会不会采取措施?他不回答他不正面回答;又会不会发生军事冲突?他也不回答啊。所以说啊,他不回答其实意思基本上就不会采取措施啊,意思就是这个概念啊。会不会发生军事冲突啊?不会啊,不敢。所以这个我们今天这样说,目的是什么?就是用咱们的一点点影响力啊,揭穿他们的这种那种侥幸心理,绥靖思想的心理啊,让他们知道啊知道,不要不要再有这种啊这种侥幸心理,如果有这种侥幸心理,一定会啊被中共玩得更惨。艾丽女士,你怎么看?

艾丽:是啊,这个说到一点啊,这里面也讲到了关税问题,他说他要评估一下对美国是不是有声···,其实呢大家知道之前川普总统在不停的加关税,在最激烈的那个在去年的时候,2020年的时候呢,那个当时2019年以及到2020年头的这个阶段呢,其实大家发现吗,中共是通过贬值人民币让中国人民买单,这个15%当时这个川普总统曾经说过,这个关税美国人民没有买单,因为美国没有多加,因为人民币贬值了,所以他买··卖出去的这个货值,买进来的这个货值呢从中共国买了加了关税的这一批呢,完全没有受到影响,这是他讲到的,就是说其实川普总统在这个贸易对谈过程中,他是完全是牵制中共的鼻子走的可以讲,那么中共在这个时候他完全就是为了把货卖进去,我宁可通过人民币贬值,让中国老百姓让厂家遭罪的模式来买单也不让你美国人买单,因为我这样我才能把货卖进去,这是他的最终的目的,要赚你的外汇是最终目的,所以当时川普总统是在这一点上是彻底看清了中共的招数是有多么的卑劣可以讲啊,为了赢得这个卖出货物的总值不惜牺牲中国人民的利益,那么在这一点上川普曾经对媒体讲过,但是。有多少人现在的这个布林肯国务卿呢?我相信他没有看到这一点或者是说他当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他只是说我要再评估,那么再想一想,最近配合这个他曾经也讲过说中国人最近买了美国的农产品啊,买了很多农产品,那这个是不是对美国也是好处呢?所以我看到就是说在这一场的这个答辩中就是这一场的采访中呢,能够看出来一点就是布林肯不想搞死中国。或者这一届政府是不想搞死中共的,不像上一届政府它是有很强的一派,像啊这个西点帮等等这些力量它是真正的要把中共就是说解体它为目的的,那么现在在外交在国际事务上他也认为中共之前的政策是我们退出然后我们拉个新群,旧群就自动解散,中共依然没有话语权,那现在他采取的方法我重新走回这个群,我依然承认中共的存在和之前的说的中共已经非法,他不应该在这个群里包括联合国里再继续存在下去,联合国各个组织中不应该再存,你只要存在我就退出他用这样的一种方法倒逼中共推出。或者倒逼所有的这些盟友们与中共脱钩,这样的一个动作呢就明显的感觉已经没有了,所以我我能确实是说能够感觉到这一这一届和他的这个言论呢,就是不想搞死中共,与它共同存在,继续形成这种对抗的局势。
这种局势继续存在,然后呢,当然也有对话的渠道,之前是基本上要把对话渠道都要给他封死了,所以我觉得这个确实是说是现在的这个。可能接下来出台的这些政策会朝这个方向走,路德。

路德:冠博士你怎么看

冠博士:我觉得他的这番话也不是非常意外,因为我们知道这届政府它们的背景是什么?所以他现在的这一番话呢,我们就可以看道是继承了上一届川普政府的这样的一个大的策略,但是在具体执行方面上留了各种余地,那么他留余地的这样的一个地方。这实际上也是在平衡背后的这样的一些势力,当然其实中共也可以算他们背后的一股势力,因为现在这情况我们就讲说美国的它的这样的一种。这样的一种撕裂是本质就是因为中共,而他们上来之后需要解决这种撕裂的问题,那他如果要解决撕裂的问题。就必须在这个巨大的民意上和这种中共背后的这种利益集团进行一个平衡,但是他们现在在平衡的过程中说实话,我不认为他们现在已经找到了未来这个平衡点怎么走?所以他现在说的这些话的意思是,在这些方面上我都承认中共坏,但是另一方面呢,中共又是一个实际的存在,中共又很强大。所以我们要找到一种和中共共存,又能遏制中共,但是又是对美国利益最大化的这样一种存在办法,所以说它在具体的执行上他没有一种任何的这种具体的这个明确的表态。应该说如说这个对立竞争合作,当他不说哪些方面,就是哪些具体的算对立,哪些具体的算竞争,哪些具体的算合作的时候,他都可以把他想要的去进行清共的这样的一些动作,去往这几个地方去安放,但是我们就讲说还是那句话,如果说他们和中共真的是像之前一样走到一起的话,那么美国内部会出巨大的问题。第1个撕裂的就是他们自己,所以说我觉得在接下来这个较量当中,他们会做一些给中共留后路给中共放水的这样一些事情,但是他们一定不会一开始都做到,觉得他们会试着做一两下,然后去看美国民意的反应。然后去看共和党的反应,然后去看美国沼泽地的反应,最后再决定到底怎么往前走,所以说当这样他们这种,我们说即使他亲共也是在巨大的阻力下重新找平衡点,所以说它的这样的一种新的政策和之前的奥巴马时代的这种政策也是不可能完全所比拟的,也就是换句话说。他也是不可能完全解决中共的问题呢,因为现在中共的问题已经非常非常严重。他到了一种这个迫在眉睫必须解决的地步,如果说不能短时间解决的话。中共内斗已经到了这种程度,那总加速师他肯定会再次的出手。我再次的主动出击去寻求解决这个问题的机会,所以现在的情况是。美国的这样的一种找平衡,拖着慢慢往前走的,这样的一种态度,很可能。会让总加速师再次的这种加速孤注一掷去这个攻击台湾。把问题再次升级,把战争再次升级,好的路德。

路德:这个。哦,我们看比尔格茨写了一篇这样的报道,刚刚啊,今天发布的晚上说美国的战略啊,这个可忙的,首席啊首席司令官警告。说中国和俄罗斯啊,很有可能有一场真正的这个核战争啊,这样警告的,这里面专门提到啊。把这个叫做理查尔斯里查德将军,他是美国战略司令部司令,在对全球美国全球平衡的重大新审查中警告说,这个美国必须为中国和俄罗斯的核战做好准备,并寻求新的方法来阻止两国是用心获得的先进战略武器,他直言不讳进行了详细的评估,他将他在美国海军学院学报上发表的文章,直言不讳的。进行了详细的评估,认为在冷战后时代无法实现以敌对核力量直接武装冲突的奢侈生活已经结束,这次四星级的海军上将写到。如果俄罗斯和中国认为常规损失,会威胁到该政权国家,那么以俄罗斯和中国的区域危机,很可能会迅速升级为设计核武器的程度,他在新的调查中督促五角大楼必须从一个几乎不可能使用核武器的主要假设转变为有核就是非常现实的可能性。他呼吁说政府和军事领导人需要更好的理解和冲突的新威险,并形成威慑和必要是核战争,战略的新理念。以危机和最终的核战的组下两国正在以前所未有的方式进行考验,我们的国防部门要理解我们面临的挑战以及对此因采取的措施下,我们将制定无法执行的计划并获得无法带来预期成果的能力的风险,所以啊这个这是军方啊,在海军啊,海军学院的,那是美国战略司令部司令对美国的这个政府的国防部的一个警告啊,这个博博士你怎么看?

博博士:其实他这个观点跟我的一些想法是很接近的,就是很相似的,就是我也有类似的观点,就是说如果川普政府继续执政的话,他有这种高压形势打击中国的话,中美之间爆发大规模战争核战争的这个可能性还小一点,而一旦拜登政府上台的话,它进行对于中共这种绥靖。或者是对于这种这个弱势行为的话,反而能导致大规模的战争的爆发。为什么就是说这个时候你看我们当时的时候,在这个川普政府的时候大力支持台湾大力武装台湾,像像这种情况再发生的话,如果我们说如果拜登政府在这个力度上放缓或怎么样的话,就会导致习和中共觉得台湾是一个有机可乘,有这个啊可能性持下来的这样的一个目标,如果是这样的情况发生的话,中共有可能会铤而走险,如果中共铤而走险的话,这个时候美国又不得不为了自身的利益进行强力应对的话,那就是一场大规模战争甚至可以可可能会升级为核战争啊,所以说在这个时候拜登政府如果是对于中共采用绥靖政策的话,中美之间爆发大规模的冲突。爆发核战争冲突的可能性不是变小了,而是变大了,中共国是大家要知道。我们一直说中共他就是一个流氓,他就是一个黑帮,流氓黑帮的这个特点是什么?欺软怕硬。你如果美国这样的国家,它虽然有很大很强大的核武器,有很大的核武库和常规力量的话,但如果他在对中国的这个反应体现出一种软的感觉的话,那中共就会欺软,就会在这个事情上面拿这个美国的退让来敲打美国的第一岛链,因为大家就知道,以前我们在200几年的时候就已经看到像迟浩田这样一种老军头们,他们的目标就是说要把美国赶出第一岛链啊,把美国赶出第一岛链以后跟美国在太平洋上分庭抗礼啊,这就是中国的这个建造建造这个。啊这个大力建造海军的这样的这个理论的这个依据。好在啊,所以说在这个时候中共国的目的就是一直想要做的,就是说要把美国驱逐第一岛链,把美国驱除出第一岛链的话,就是说首先拿下台湾,台湾是肯定的,拿到台湾了以后,那日本和韩国无险可守,那这样的话整个那菲律宾什么更不用讲,所以说整个的这个第一岛链。被中国占领后关岛是一个孤岛是没办法守的,所以说美国必须退到中途岛和夏威夷这样的一个一条线啊,所以在这个时候的话,就基本上中美在太平洋的分庭抗礼。虽然这个时候是要求中国的海军实力和空军实力有着巨大的增长,但是大家要知道。中共国去就最近几年以来,战略导弹的数量已经翻了一倍了,所以你说,在这个时候我们是可以看到中共国是在。还是在就算是它国内经济差成什么样,他还是在大力的发扬军备吧,我们刚刚在节目里面跟大家跟大家播报的很多很多,在这些地方都发不出工资来,社保都成问题了。但是一线战斗人员军队这工资还在涨的啊,所以说这就更不用说他们在军力和军备上投入了,那现在我们刚刚看到第3艘075级两栖攻击舰刚刚下水啊中共,中国的造舰速度现在是世界第一。然后我们刚刚看到003号航母,也也是在大力的进行这个啊,就是啊赶工啊,而且我们最近看到的一篇新的东西是中国的095攻击型核潜艇已经开始进行建造啊,所以说在这上面有很多的这个标志就是说中共的军备先不管它的这样的训练训练状态和人员素质怎么样,但是它的这个军力和军备方面。那真的是发展得非常非常之快,如果这个时候拜登政府没有这个把中共直接对抗就是说高强度对抗的这个勇气的话,那一定会被中国欺软啊,就是这个时候的话,而到一旦真正是台湾开打的话,美国一定要应对,这是一定的,如果美国应对的话,那就是说非将会是一场非常大的局部战争,而且是在两个有核国家里面爆发了一场局部战争,而且中共要知道是一个独裁国家,只要习近平说使用核武器的话,那就使用核武器没有什么好说的,所以说在这点上面来说的话,真的是拜登政府如果对中共继续绥靖继续软弱的话,那中美之间爆发大规模战争。和核战争的危险将会大大增加啊,

路德:好这个艾丽女士你怎么看?

艾丽女士:嗯是这个这个。比尔格茨先说我们知道比尔格茨先生他一直关注的,在军方的他的情报能力。和他的这个分析一直是走在最前沿的,之前我们也讲过,就是美军在太平洋上的这个两艘和这个航母的这个演习,他都可以采访到这个舰长。那么他在关注的现在和的这个问题上,我我认为就是其实就是这样。
他如果拜登政府现在表示一个,现在还在研究政策,他已经上台10天了,他之前没有研究好它的应对政策,就是说现在他接受以后。他发现他用以前的政策不能再来继续对待中国,因为就包括像这个对新疆问题119这一天,这个国务卿蓬佩要给力的给中共国立的反人类罪这件事情使得他不得不在新上任之后,继续调整他的外交政策。要知道外交政策是整个美国对全球政策中最重要的,所以国务卿。我们刚才分析到国务卿布林肯其实就代表了他整个国家的全球政策的这样的一种态度。那现在它是如果是这样的一个只是客观。陈述而没有表达他的主观意志的,这样的一个态度的话,其实就是给了中共一个空间,而中共又可以继续用这个时间来换取它快速增长,然后侵占全球的这样的一个空间,所以就是说。继续可以跟美国玩障眼法,一方面派人向今天杨洁篪是吧?继续在这个。崔天凯和美国讲,我们要跟你合作,我们要破冰之旅,我们要继续的这个搞好关系,把我们之前的这个中美关系进行修复,同时呢派的这些所谓的婊子们啊,去跟你搞关系去。然后另外呢,在军事上动作从来没有停过,那在台湾问题上如果他现在是这样做的话,可能台湾问题上他不会过快的主张,但是它的建造,我们知道就是说全中国的力量集一国之力,即所有的企业民营,私营企业全部都是用来为这个军事发展来做动作,已经全中国都在搞军事化GDP了啊,已经没有民营民营的GDP,除了你能吃口饭,饭还吃不饱以外,真的是全部都是军事化的这个这个增长一切都是为了军事和军事扩张而服务的话,那这个时候大家想一想美国的所有跟你玩杨洁篪玩所有的外交,都是拖延美国人的时间,包括拜登的时间。那么最终拜登可真的不一定是卖的是自己的这一届政府,所有美国人的这个性命和这一切都会啊都会丧失掉这个机遇啊,就是说这是中共最需要的。如果再给它4年时间,相信它的这个力量可能就不是美国能够压着中国打了,压制中共国打而是中共国和美国这个这个分庭抗争的这样的一个一个局势,就是大家是势均力敌的这样的一个力量。那个时候你再削弱它可能就很难,所以我觉得在这个时候它大量的发展核武器,甚至它在你美国意识到它已经跟你同样的时候,它可以对你首先进行这种威慑或者战争,发起一个挑战来自我觉得这个就是不可控了,就是真正的走入不可控,所以这个时候一定要警醒,千万不要被中共的障眼法迷惑了眼睛。啊,路德。

路德:对,这个冠博士你怎么看?

冠博士:首先我们如果去看中共内部的情况,他现在习近平为什么要搞先军政治,就可以看到现在中共解决问题的办法基本上就只有战争这一条路或者是类似战争这种状态,因为它内部面临着几大派系分崩离析,而且接下来这些这个经济的问题,粮食问题,金融的问题,不是说拜登政府上来就可以解决了。因为我们讲拜登政府和中共之间,他即使后面去亲亲共、给中共开一些口子,他也是在这个种族灭绝的这条底线加上中共病毒这条底线,这两条底线上来给中共开口子,那么如果说开的话这个口子也不会很大,那么口子不够大,就完全不会解决中共内部的经济问题,就不会解决中共的粮食问题,就中共的这些问题,他拜登是解决不了的,中共的经济它也是回不到过去的,那回不到过去的话用内部面临如此大家压力,那习近平只能通过去攻打台湾的方式去缓解它内部压力,同时呢,它就是把这个所谓的危机转化为他称霸的这样的一个机会,他之前都是这么做的,我们看香港的事情之前我们都觉得说香港绝对这个中共不敢在香港杀人,结果杀的杀了那么多人。然后这个中病毒的事情当时之前我也没想过说中共有这个胆敢把生化武器放了全世界,结果中共就干了,包括大选之前的事情也一样。所以说中共之前干了那么多事情,习近平每次他都以一个既成事实的方式得到了这个他认为的这种胜利,那么他每次都觉得自己得手了,所以越干越大,越干他发现这对方西方好像越来越不敢和他对抗,所以当他胆子越来越大,野心越来越大又敢干的时候,那下一步就是去弄台湾,弄完台湾就是这个像日本啊第一岛链这些国家就要全面控制,那么当中共的扩张让美国真正意识到不得不对抗中共的时候,那个时候可能就已经有些晚了。所以说如果真正的到那一步,就像刚才博博士说这种全面的战争,那就是问到这个问题,习近平敢不敢扔核弹,那之前那么多事情我们都觉得他不敢他都干了,真正到那步的时候他的这种做事的风格和现在中共政府的这种独裁的抵制,扔核弹这种事情他是绝对会这个干出来,做出来的,是绝对会做出来的。所以说,我们就讲说现在这种美国西方的这种绥靖政策,如果说真的走向绥靖政策的话,那也许历史会重演,但是另外一方面我相信在这样的一种在这样的一种这个之前爆料革命川普总统4年把中共打得半死的这样的一种状态下,再加上中共内部的这个有很多真正的战友,再加上美国他现在内部的这个巨大的灭共的民意以及这个共和党内部啊川普总统蓬佩奥先生这些灭共的盟友来看呢,我想这个局势应该是不一定会走到那步的。我相信上天在这个灭共的这件事情上会会给我们一个好的结果,但是这个需要我们每一位战友去努力才能不让这种事实走到那一步,那现在这个情况还是通过这种对于中共打击的既成事实,以及现在美国对于中共这个中共政策的惯性去撬动以共灭共,而我们说这个过程现在来看呢,也已经是这个内斗也已经升级到最高级了,所以在接下来的事情在接下来的过程中什么都会有可能发生。好的,路德。

路德:最后我想说一下这个布林肯他在接受采访一定是啊试水啊,就他各种都说了啊,这个是中共是个挑战,但是怎么怎么,他这话说完后接下来明天啊,后天你看福克斯啊等等各种媒体啊,就会对他说的东西一个个来回击啊,是不是,特别是关税的事情,他感觉就是关税要重新审核,到底对美国人民有没有利益上的损害。也有可能在这个基础上,然后把这个比如说啊对美国人让美国老百姓啊,这个利益上有损害的,那些关税减少,但别的依然增加,唉这也有可能,所以他现在实际上就是一个试水啊,一个试水,但是最终啊大家知道这个民意才是最关键的,但是我们希望的就是这个现任的这个美国政府千万不要幻想着用绥靖政策最后能够觉得可以继续下去,肯定不可能。好,这个博博士啊,最后分享一下,最后总结分享一下。

博博士:好的哦,今天我们这今天这个节目里面大家可以看到就是首先我要从就是说布林肯的这个表态啊,布林肯这个表态我我再多说两句啊,就是说他是一个圆滑的政客,政客他他的这一点最重要一点就是说他把很多话都没有说死,这个时候就要看各方面的这个反应,不仅仅是美国国内的民意反应,也要看中共的反应啊,以及他这里面所有的各方的反应都要美国的左派右派美国民主党共和党以及各方面的反应,而从这个时候他才开始来调整各方面的这个这个啊策略和这些东西,我们可以看后面怎么样,而且这时候这时候啊如果大家要继续的对于这个就是在推特啊什么各方面来发声的话,将会有非常好的效果啊,这个大家一定要记住这一点,就是说现在这个情况尘埃都还远远没有落定啊,这个时候真的是来大家来发力、大家来产生影响力的呀这样的一个最好的一个机会啊,这是一。还有我们今天讲的就是说闫博士的这个被这个《自然杂志》这个推特所屏蔽的这件事情,这真的是一件嗯就是作为这个老牌的美国老牌的这个科学杂志来说,真是一件非常耻辱的一件事情。为什么呢?就是说他为了不让闫博士在在他们关于这个病毒的有一些这个带风向的这些东西上发声啊,然后就把她给屏蔽掉了,这完完全全是属于怎么说,自己心虚做贼心虚啊,只有做贼才会心虚,所以说这就是说为了和中共勾兑,为了保证保证中国的这种这个啊这个啊论文论文市场啊,论文市场占有率啊,所以说来做出这些啊怎么说呢,跟科学的这个精神完全背道而驰的事情,虽然说他们说要把这个事情要掌控在这个可以解释范围之内啊,要跟这个中共啊和美国的一些主流的这个观点一致啊,所以才不能让闫博士发声。但是所有的这些搞这些东西的人有这个专业知识的人都知道闫博士说的是不是事实,为什么?现在我觉得很多这个美国的这个左派、左派的媒体,左派的人和左派的政客以及左派的这些这个所有的这个科学科学这个行业的人啊,大部分都是比较天真的左派啊,所以说他们为什么,就说他们不愿意相信中共有这么邪恶,知道吧?他们还是说本身都是人啊,怎么可能那么坏呢,但是我们在中共国混过,我们在中共国出来的人都知道中共绝对是超突破人类底线啊,这一点真的是以后会会把他们真正的给打醒,我们是从法轮功那个时候开始,其实那以前就已经有各种各样的事情我们能看到,但是这些东西拿到西方来都说啊阴谋论,啊怎么可能活摘器官呢是吧?这么这么残忍的事情是人干的吗?中共干的比这残忍的事情多了去了,所以说这些人他们觉得你看这个闫博士一天到晚说这些东西,那中共又不喜欢,听着又像阴谋论对吧,所以说,但是这个时候一旦以后我们一定要知道,我们是在处在历史的这个创造过程之中,我们再回过头去看的话5年10年20年以后再回头来看的话,就会知道现在的这些事情,这些左派的人有多么的可笑多么的卑鄙啊,所以这点上大家一定要看清楚,大家要要知道从历史上来看的话,在纳粹的那个时候的话,替纳粹说好话,同情纳粹的大有人在啊。并不是说在纳粹就是说如日中天的时候,纳粹就是世界上最大的坏蛋啊。其实同情纳粹的人大有人在,在当时啊,现在我们回头来看那些人当然都已经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所以我们说从现在往后看10年20年以后再回来看今天的事情,我们就会发现这些左派的这些,你说他是幼稚也好,你说他是天真也好,你说他是怎么说呢虚伪也好,他们将为他自己所做的事情付出代价。路德。

路德:好的,谢谢博博士,谢谢艾丽女士,谢谢冠博士,谢谢诸位观众观看。别忘了点赞分享,今天节目就到此结束,再见。

 

更多路德文字版请看:GwinsGnews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喜马拉雅-华盛顿DC农场

喜马拉雅华盛顿DC农场,是喜马拉雅联盟总部正式认可的农场。如申请加入这个团队,可以通过以下方式联系 (Join Himalaya Washionton DC): 1. Discord 私信: 阿丙#8752 2. Discord: https://discord.gg/yGRdNdYU 3. E-mail: [email protected] 2月 0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