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林肯接受MSNBC采访涉及中共国的内容

俄罗斯莫斯科喀秋莎农场 仰望七星
编辑上传 银河

cnn.com

新任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Antony J. Blinken)昨天接受了MSNBC记者安德烈米切尔(Andrea Mitchell)的采访,现将其中涉及中共国部分的内容整理如下(供参考):

……
问:你说过,中共国是最严重的威胁——你在确认听证会上说过的,如果中共对台湾有任何行动,你会采取措施吗?你认为我们将来可能与中共发生军事对抗吗?

布林肯:毫无疑问,中共国对我们构成了(超出)其他任何国家的最重大的挑战,但这是一个复杂的挑战,这种关系有对立的一面,当然也有竞争的一面,还有一些合作的一面。但无论我们在处理两国关系中的任何一个方面,我们都必须能够从优势而不是劣势的立场来对待中共。

我认为,这种力量来自于拥有强大的联盟,而这是中共国所没有的;实际上,参与世界并在这些国际机构中表现出来,因为当我们撤军时,中共国填补了空缺,然后他们是制定这些机构规则和规范的人;在中共国挑战价值观时,包括在新疆反对维吾尔人或香港的民主制度时,我们必须捍卫我们的价值观;要确保我们的军队保持威慑,以便它能阻止中共国的侵略;为我们自己的人民投入,使他们完全有能力竞争。

但好的消息是,它们完全在我们的控制范围内。在许多方面,中共国提出的挑战既与我们自身的一些弱点有关,也与中共国正在崛起的实力有关,但我们可以克服这些弱点。我们实际上也可以在这一领域建设得更好,当涉及到更强大的联盟,当涉及到参与世界,维护我们的价值观,对我们人民的投入,确保我们军队的震慑力。

问:好吧,随着经济对许多美国人、数百万美国人造成如此沉重的负担,我们是否应该取消川普总统对中共国征收的关税?

布林肯:我们正在审查所有这些,我们必须确保,任何时候我们采取行动,我们首先要问自己的问题是:这是否有利于我们自己人民的利益?是不是让他们更繁荣了?是为了提高他们的安全吗?是在扩大他们的价值吗?这是我们要问的第一个问题。那么,当涉及到关税之类的问题时,它对我们的危害是否比对他们所针对的国家的危害更大呢?这就是我们要问的问题。

问:川普总统和蓬佩奥国务卿将冠状病毒称为中共国病毒,即武汉病毒,你认为中共国要为CCP病毒的最初呈现而没有公开(披露)负责吗?

布林肯:毫无疑问,特别是当CCP病毒首次出现时,但即使在今天,中共国在向国际社会提供必要的信息,确保专家能够接触中共国方面,仍然远远没有达到目标,所有这些——缺乏透明度,缺乏主动性,是一个深刻的问题,而且还在继续。

因此,在我们考虑应对这一流行病的同时,也要确保我们能够预防下一次疫情的发生时,中共国必须加快步伐,确保它是透明的,提供信息和分享信息,让国际专家和检查人员能够接触到它,它未能做到这一点,是我们必须解决的一个真正问题。

问:他们应该为此付出代价吗?

布林肯:我认为我们的重点是对发生的事情有充分的了解和问责——目前正在进行调查——但特别是要确保我们采取措施防止再次发生。

问:美国是否应该加入英国,为躲避香港政治压迫而逃难的人民敞开大门?

布林肯:我认为我们应该这样做。我们看到中共国采取了极端行动,破坏了在香港移交给英国的承诺。我们看到,在香港,人们再次站起来捍卫自己的权利,他们觉得自己的权利得到了保障,如果他们是——如果他们是中共国当局镇压的受害者,我们应该做些保护他们的事情。
……

既然是“最严重的威胁”,却“还有合作的一面”,逻辑上似乎有些勉强,可以确定,如果在听证会上布林肯有这番表态,必然会遭到严厉的质询。

布林肯表示,对付严重的威胁要依靠“来自于拥有强大的联盟”,难道布林肯看不出,目前的联盟已经被邪恶的中共渗透到何种地步?看看德国、法国,甚至包括英国,你不给出明确的态度,他们能站出来抗击中共?希望他们不是在演双簧!

在回答“取消川普总统对中共国征收的关税”时,布林肯说是要权衡利弊,“这是否有利于我们自己人民的利益”。谁都知道,利益有远近之分,眼下有利,并不意味着中期、远期有利。制造业回归,短期利益显现不大,但对中远期则是意义深远,更何况,你让一个虎视眈眈的恶魔从你身上获利时。难道美国人真的看不清这一点?

对CCP病毒来源的表态令人大跌眼镜,仅仅是不痛不痒的“缺乏透明度,缺乏主动性”。

对病毒追责问题表面上是回避,更多是像“不打算”,是“要确保我们采取措施防止再次发生”。

刚刚上任几天后拜登政府表现出了对中共态度的回转,希望新政府可以清楚的认识到只有灭共才是维系民主主权的唯一出路。

参考链接:

https://www.state.gov/secretary-antony-j-blinken-with-andrea-mitchell-of-msnbc-andrea-mitchell-reports/

+2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