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专题】 香港警暴实录 – 「监管之人,谁人监管」(七)死因存疑

搜集/编撰:天灭中共 

覆核:卡西欧 

上传: 风华绝代石榴姐

2019年社会运动期间,香港不少示威区内出现了「Quis custodiet ipsos custodes」这句涂鸦,意为「监管之人,谁人监管」,而这句涂鸦正正点出了当时香港非常严重的问题:示威者上街抗争被警方以「暴动罪」控告,​受害者变成被告​被捕,但警察滥暴又有谁来拘捕他们呢? 

「死因存疑」 

「陪审团以 4:1 裁定死者周梓乐死因存疑」,西九龙裁判法院,死因庭研训第29天,周梓乐堕楼案终于有了裁决。死因裁判官高伟雄感叹道「每次做年轻人的死因庭都觉得难过,周梓乐年轻有为,我们同真相已经很接近,如果闭路电视的角度可以高5 度、转慢数秒,可能真相就会呈现」。 

他停顿了一会儿,对着周梓乐父母说「伤痛可能会持续一段时间,望你们互相扶持」。 

周爸爸紧紧握住身旁周妈妈的手。 

「孩子,责任完了,安息吧,我以你为荣!」 

2019 年 11 月 4 日凌晨 ,警方与示威者在将军澳尚德村一带彻夜对峙。期间,22 岁科大生周梓乐在尚德村停车场怀疑由 3 楼堕下至 2 楼,昏迷不醒,情况危殆。留医四天后,于 8 日早上逝世。

这是反修例运动以来,首次有人在冲突现场受伤身亡。 

1997 年 8 月 13 日,香港主权移交后一个多月,李丽丽在医院诞下一个健康可爱的男孩,取名:周梓乐。 22 年后的 2019 年,香港爆发史上最大规模的社会运动,22 岁的周梓乐离奇堕楼, 就这样离开了人世。 

年轻的生命见证了中共如何一步步吞噬香港,终于在第 22 年,一国两制彻底死亡之际,倒在了中共暴力治港的屠刀下。也正是这一天,香港人的口号从「香港人反抗」,变为「香港人报仇」。 
离世当晚,各区都有悼念活动,市民前去献花悼念,悲伤不已。在周梓乐堕楼的停车场,有市民点上蜡烛,摆满鲜花,周梓乐生前的朋友边折纸鹤边流泪,最令人感触的是一幅悼念字句,内容是「孩子,责任完了,安息吧!我以你为荣。」落款是父亲泣拜。

(图片来源:立场新闻)

「寻找真相」 

防暴警员随后赶到悼念现场,驱散市民,拆毁现场摆设,并向人群大叫:「今晚我们开香槟庆祝!」 

警员对示威者的仇恨,已经泯灭人性。市民暴怒,议员施压,警方高层匆忙出面表示已对相关警员作出训斥。 」 

如此敷衍了事,民愤更难平息,年轻的生命怎可以就这么枉死,市民坚持要为周梓乐寻一个真相、讨一个公道。一年后,死因裁判庭终于决定召开一场死因研讯。

彼时,坊间对周梓乐死因,主要有两种猜测: 一种认为周梓乐是为躲避警暴而踩空不慎堕楼,另一种则怀疑周梓乐是遭警方殴打后被推下楼。 

这场死因研讯长达两个月,横跨 2020 至 2021 年。 

1、消失的8秒钟 

周梓乐在停车场3楼堕下之前有8秒钟是完全空白的——没有目击者、亦没有闭路电视拍到关键一刻。 

2020年12月3日,死因裁判官高伟雄利用午饭时间翻查警方早前呈交法庭的闭路电视片段,在广明苑的闭路电视录像中发现了警方查看一年都没有发现的「重要影像」,但在拼凑不同角度的镜头,还原周梓乐堕楼的完整影像时,却发现镜头错过了堕落前最关键8 秒钟,无人知道在这「消失的8 秒」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意味着,没有证据证明周梓乐是不慎堕楼,亦没有证据证实他是被人推下楼。

事发停车场(来源:众新闻)

2、致命因 除了闭路电视之外,周梓乐的致命因,身上的伤势也是找出案情真相的关键。 

负责解剖遗体的卫生署法医郭嘉琪供称,致命因是头部创伤。她分析指:周梓乐右脑有受直接冲击的伤势,「相信由撞击位置造成」;左脑则出现「脑对冲伤」,推断创伤是从高处堕下所致。她还指出:虽不能完全排除死者生前曾被硬物撞击,但遗体上并无发现相关迹象。 

受家属聘请观察解剖的资深法医科专家马宣立其后补充,若以砖块或一个大面积平面施袭,就未必分到伤势是因袭击还是高处堕下而造成。然而,这种可能性很低,除非很有计画地执行。 

3、迟到的7分钟 周梓乐去世当日,香港消防处便在记者会承认救护员接报后用了19分钟才到达伤者位置,较12分钟内到场的服务承诺迟了7分钟。 

不过死因裁判官表示自己翻看广明苑范围的闭路电视后,却发现救护车其实是按时到达,当等了近8分钟之后才下车,质疑消防员供词。 

无论如何,关键问题是,如果早10分钟抵达医院,周梓乐会否有更大机会生还? 

伊利沙伯医院神经外科顾问医生麦凯钧上庭,详细解释了周梓乐的伤势及送院后接受治疗的情况。 

他指出:按送院时的情况,周梓乐在 14 日内死亡的机率超过 8 成半。即使能够生还,也有超过 9 成机率成为植物人或永久性深度昏迷。即使早10分钟送抵医院,他预计死者临床数据及电脑扫描结果也不会有很大分别。 

由于始终无实质证据证明周梓乐究竟是自己不慎堕楼亦或被人推下楼,陪审团最后以大比数裁定死因存疑。 

「我们尽力了」 

周梓乐父亲在研讯后,会见传媒时一度哽咽,低头沉默数秒后说:「我想对我的儿子说,我们尽力了,正如法官说的,离真相还差一步。希望我有生之年,可以找出真相」。周梓乐母亲亦首度开腔,向传媒鞠躬后说,「我只有一句话,大家辛苦了」。 

在研讯的最后,裁判官高伟雄也向家属深鞠了一躬。这29天的研讯,每一次回看案发当日的影像,每一个回忆案发当日的证词,每一种描述死者伤势的分析,都像是一把利刀,一次又一次扎进父母内心最痛的地方。

周梓乐父母(来源:立场新闻)

「死因存疑」是法律给周梓乐最有限的公义,「我们尽力了」是父母对周梓乐最无奈的交代。 

【香港专题】 香港警暴实录 – 「监管之人,谁人监管」

【香港专题】 香港警暴实录 – 「监管之人,谁人监管」(一)蓝丝,你还要撑警吗?

【香港专题】 香港警暴实录 – 「监管之人,谁人监管」(二) 6.12 我牺牲了第一只眼

【香港专题】 香港警暴实录 – 「监管之人,谁人监管」(三)急救员的眼泪

【香港专题】 香港警暴实录 – 「监管之人,谁人监管」(四)生于斯,死于斯

【香港专题】 香港警暴实录 – 「监管之人,谁人监管」(五)黑暗中的黑色眼睛

【香港专题】 香港警暴实录 – 「监管之人,谁人监管」(六)骨折的花季

以上观点仅代表笔者 

「资料来源」:立场新闻(走进周梓乐之死-1)立场新闻(走进周梓乐之死-2)

+2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