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从“群体免疫”被证无效说起

——中共病毒的关键细节:群体免疫、自身免疫和羟氯喹

作者:枳实

编辑:翼族

图片来源:墨尔本雅典娜农场设计组

“魔鬼就藏在细节中”,中共病毒的疫苗也不例外。本文将试图从与免疫有关的几个细节揭示中共病毒一些关键的真相。

《柳叶刀》在2021年1月27日发表了一篇论文[1],显示“群体免疫”并不能阻止中共病毒的流行。这项研究在巴西西北部亚马逊流域的城市Manaus采取血样,发现在2020年10月之前已经有76%的献血者已经感染了中共病毒,这说明Manaus人口的感染率已经超过了公认的67%的群体免疫的标准。然而在2021年1月Manaus仍然出现了二次爆发,因感染中共病毒而住院的人数在2021年1月1日到1月19日达到3431人,远远超过了2020年12月同期的552人。这说明群体免疫并不能通过人群的免疫力的建立而阻断病毒的流行。实际上,已经在巴西发现了2到3种毒性和传染性更强的变异毒株,事实证明了病毒变异足以使群体免疫失去控制疫情的作用。

既然大规模的病毒感染所产生的“群体免疫”并不能控制疫情,人们不禁要问,广泛的免疫接种疫苗所诱发的“群体免疫”能否控制疫情呢?一般来说,真实的病毒感染产生的免疫要强于疫苗所能诱发的免疫。既然连病毒感染造成的群体免疫都不能阻止疫情二次爆发,又如何能指望广泛疫苗接种可以控制疫情呢?有些疫苗制造商声称其疫苗能比活病毒感染诱发更好的免疫,可是连中共病毒疫苗的铁杆支持者——澳大利亚广播公司医疗健康领域的记者Norman Swan医生都半信半疑[2],他评论说恐怕要等全部人口的疫苗接种完成才能看到疫苗是否能有防疫效果,如果疫情复燃可能需要继续接种更多疫苗,甚至要根据变异毒株情况对疫苗做调整。

针对一种病毒短期内多次接种疫苗?全球人口绝大多数人都没有这个经历,只有少数人会每年打流感疫苗,间隔时间长达12个月。而中共病毒流行1年多来,著名的变异株已经至少有5-6种,疫苗刚刚上市就已经出现了可能逃避疫苗免疫保护的毒株。即使疫苗研发能追得上病毒变异的速度,短期内人体能否耐受多次的疫苗注射呢?没有人知道答案,因为目前缺乏这方面的临床试验数据。

好在有人对这个问题做了动物实验,可是结果很糟糕。日本神户大学在2009年发表的对小鼠的研究[3]发现,重复的疫苗接种刺激不可避免的会导致小鼠发生自身免疫现象。所谓自身免疫,也就是免疫系统不能分清敌我,对自身组织发起攻击。本来小鼠并没有发生自身免疫疾病的倾向,可是反复的免疫接种对免疫系统的过度刺激却使小鼠的免疫系统疲于奔命,超过正常负荷,最终导致了自身免疫的发生。

人类不是小鼠,自身免疫性疾病在人类并不罕见,风湿病学就是一门专门研究自身免疫病的医学学科。正常的疫苗接种诱发自身免疫病的副作用在人类更加不是新鲜事。比如在1976年美国大规模接种猪流感疫苗然后被迫中止的事件中,格林巴利综合症的发生率就明显升高。而格林巴利综合症正是一种自身免疫疾病,它是人体免疫系统对周围神经发起攻击破坏导致瘫痪和麻痹的病症。

更糟糕的事,中共病毒本来就很容易造成免疫系统的紊乱。18年前曾经出现的SARS病毒正是中共病毒的“前身”,它就能够引起细胞因子风暴,造成免疫系统对自身组织发动大规模攻击,造成病情突然恶化。本次疫情中中共病毒感染的病理研究同样已经有很多类似的报道。包括川普总统在被中共病毒感染后也曾接受糖皮质激素的治疗,以防止免疫系统过度反应攻击自身组织。《医学病毒学》杂志在2020年12月发表了一篇文章[4],总结了中共病毒感染造成的免疫系统对神经组织的自身免疫攻击现象,标题就相当耸人听闻——“我们是否正面临自身免疫性脑炎的流行率增长?”

由此看来,一方面中共病毒感染本身就容易诱发自身免疫,另一方面免疫接种的刺激更容易诱发免疫系统的紊乱,而中共病毒的变异使疫苗对病毒的防护作用有限,如果因为变异株的流行又要注射更多疫苗的话,无疑会让免疫系统雪上加霜,各式各样的自身免疫病很可能会接踵而至。

写作本文时,恰好听说福奇博士竟然声称对儿童和青少年进行免疫接种可能是建立群体免疫的关键[5],难道他要建立已经在巴西证明了的根本无法控制疫情的群体免疫模式吗?对此我只能一声叹息,两大药厂对儿童疫苗的临床研究最早是从去年的10月才开始的,大名鼎鼎的福奇博士就迫不及待要给儿童打疫苗,而且要赶在春季开学之际开始!就这么三五个月的研究怎能知道这种疫苗会不会造成儿童自身免疫疾病,怎么可能验证疫苗的安全性?回顾历史看看法国赛诺菲药业的登革热疫苗在菲律宾的失败!赛诺菲的疫苗虽然经过长达6年的临床研究,在大规模应用时仍然有几百名接种儿童死亡,最后被菲律宾卫生部门紧急叫停。就这样急急忙忙对儿童接种会造成多大的近期和远期危害?就在几天前,一名19岁的青年接种辉瑞疫苗后因心肌炎被送入重症监护室抢救[6]。他在接受疫苗注射后就立即出现了心慌、呼吸困难和向左臂放射的胸痛症状,5天后病情危重被送入重症监护室。医生怀疑这是疫苗注射后的免疫反应诱发的心肌炎。

由此看来,不管是疫苗还是中共病毒,本身都容易诱发自身免疫和免疫功能紊乱。那该怎么办呢?其实饱受抹黑的羟氯喹就是能发挥类似疫苗作用的现成预防药物。羟氯喹本来就是用来治疗常见的自身免疫疾病如红斑狼疮,类风湿性关节炎的药物。它不仅能调节免疫,抑制细胞因子风暴,而且它还能抑制中共病毒进入细胞,帮助锌离子进入细胞,而锌离子就能够抑制RNA病毒的复制(所有病毒的复制都必须在细胞内进行),从而能广泛抑制大多数RNA病毒,包括流感病毒,当然也囊括了所有中共病毒的变异毒株。更妙的是羟氯喹在体内可以停留很长时间,体内半衰期长达32天以上,所以预防用药时不需要每天服药,只需要每周服用就可以,同时羟氯喹预防疟疾已经有长期广泛的使用经验,安全性得到了可靠的验证,根据美国疾病控制中心(CDC)的指南[7],孕妇、哺乳期妇女,包括婴儿都可以安全服用羟氯喹作为预防疟疾用药。

有一组科学家在业余时间义务建立了一个中共病毒预防和治疗研究的非常优秀的网站”COVID-19 Studies”。 这个网站[8]总结了羟氯喹预防和治疗的240个临床研究,其中173个已经经过同行评议,结果证明羟氯喹无论是在暴露前预防,还是暴露后预防,以及早期治疗上都有33-67%的改善,尤其是早期治疗对死亡率的改善达到75%。这个网页最近也获得了川普总统前助理纳瓦罗教授的转推,他评论道:这再次证明福奇和CNN的手上沾满了鲜血(因为他们对羟氯喹的抹黑和压制)。

既然羟氯喹效果那么好,为什么主流科学界和医学界都没有大力推荐,甚至极力夸大其副作用呢?道理很简单,因为羟氯喹有一个致命的“缺点”:它实在是太便宜了!有羟氯喹在,要开发出比羟氯喹更安全,更有效预防中共病毒的疫苗更加成为不可能的任务。疫苗的生意对药品公司来说是稳赚不赔的大生意,疫苗就算再不安全,只要被政府批准,疫苗副作用产生的索赔再多,最后也基本上都是由纳税人买单,药厂不需要承担赔偿责任,只负责收钱就好。所以敢站出来支持羟氯喹,质疑疫苗的人就是公然挡人财路。胆敢这样做的科学家或医生或者是具备英雄气概和济世悲悯胸怀,比如闫丽梦博士;或者不需要医药财团提供经费而勇于仗义执言的家庭医生,比如Zelenko医生;大多数科学家和医生们往往只能匿名说出真相,比如前面说的COVID-19 Studies网站的科学家团队,没有一个人敢署名,他们只能义务贡献时间,用数据替代他们说话。因为羟氯喹,有医生丢掉工作,有网站被关闭。在疫情已经蔓延全球1年之久,130多万人死亡之后,Facebook和《美国医学杂志》才刚刚承认他们在羟氯喹上的立场是错误的。[9]

闫丽梦博士从去年二月就已经开始告诉公众不会存在中共病毒的疫苗[10],因为这种病毒经过了实验室内的功能增强(用人工方法改变病毒以增加毒性和传染性,耐受力等等),而且具备很强的变异性。现在这些都被一一被验证了。中共病毒疫情蔓延一年多来,从人传人、封锁边境到戴口罩是否有用等问题上已经反复证明WHO和福奇博士为代表的主流科学界的声音不再可信。病毒真相事关每个人的切身利益,要寻求真相,需要我们自己努力挖掘,正如COVID-19 Studies网站中所说的,“您不需要相信我们的结论,只需要自己验证,所有的论文信息都是已经公开发表的。”从闫博士在2020年1月19日通过路德社揭露中共病毒来源于实验室、强变异、大爆发以来,所有的信息都是公开的,魔鬼就藏在细节中,只需要耐心挖掘信息,自行验证,自然能够分辨真伪。小到获得真实病毒疫苗信息,拯救自己和家人,大到揭露病毒来源真相,拯救人类,全都藏在这些细节之中。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

参考链接:

1. Resurgence of COVID-19 in Manaus, Brazil, despite high seroprevalence
https://www.thelancet.com/journals/lancet/article/PIIS0140-6736(21)00183-5/fulltext

2. You thought herd immunity would save us? Maybe not
https://www.abc.net.au/radio/programs/coronacast/you-thought-herd-immunity-would-save-us-maybe-not/13100018

3. Self-Organized Criticality Theory of Autoimmunity
https://journals.plos.org/plosone/article?id=10.1371/journal.pone.0008382

4. COVID‐19 and anti‐N‐methyl‐D‐aspartate receptor (anti‐NMDAR) encephalitis: Are we facing an increase in the prevalence of autoimmune encephalitis?
https://onlinelibrary.wiley.com/doi/10.1002/jmv.26745

5. https://news.yahoo.com/vaccinating-children-for-covid-19-could-be-key-to-achieving-herd-immunity-231757915.html?guccounter=1&guce_referrer=aHR0cHM6Ly93d3cuZ29vZ2xlLmNvbS8&guce_referrer_sig=AQAAAKsuKt8sRmQvQwD2Z3_blR4-RK-2fT8n4lGaKXXQLlacxePEX6fm0MLMz18VAkR4C6Y3Vf7kir7Wdi-mh4gNvLoYZIcrD7YyJTtPAhKHr-3Vfqq2YUJjTRFiPu9V2NMpyUitsI-KUMQ0g-TDY5lXPLhehGCQnrU1fYlFHjjASdK_

6. https://www.jpost.com/health-science/19-year-old-hospitalized-with-heart-inflammation-after-pfizer-vaccination-657428

7. https://www.cdc.gov/malaria/resources/pdf/fsp/drugs/hydroxychloroquine.pdf

8. https://c19study.com/

9. https://www.thegatewaypundit.com/2021/01/440000-americans-dead-facebook-american-journal-medicine-admit-stand-hcq-wrong-people-prosecuted/

10. https://twitter.com/drlimengyan1/status/1356406969922445312?s=12


+2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墨尔本雅典娜农场

墨尔本雅典娜农场是新中国联邦在澳洲的驻地之一, 期待战友们的加入, 来共同建设我们的雅典娜家园: https://discord.gg/aaqJrdY 🌹欢迎大家订阅GTV频道: https://gtv.org/user/5f72f8f60cd82c6bb6a248a6 2月 0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