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P病毒—有史以来最大的人类实验

编撰:喜马拉雅文白

在CCP病毒大爆发时,社会可能采取哪种比较合理的做法。一是隔离病人,并采取合理的预防措施 阻止那些被确认为易感人群的人感染疾病。二是试图 “控制病毒”,防止数百万健康人与其他健康人接触。对于2020年之前的任何一个社会来说,很明显,第一种方法不仅是合乎逻辑,而且是最不可能产生其他意外和高度破坏性后果的方法。然而,令人继续感到惊讶的是,现在社会中的许多人不仅相信答案是第二种,而且他们还以某种方式相信它是基于既定的科学。

许多支持”封锁”的人会反对Rob Slane对他们立场的描述。他们会说这是故意误导,因为它说的是健康人,而没有提到病人。然而,这种反对意见是建立在这样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上的:封锁政策就其性质而言,是一种完全没有针对性的、不分青红皂白地处理健康问题的方法,依法禁止千千万万健康人与其他健康人接触,是这个政策的一个特点,而不是一个错误,这个政策在去年1月中国共产党首次实施之前,还没有经过试验和测试,但此后又被世界上许多国家的政府所效仿。正如Malcolm Kendrick博士在他那篇出色的文章–《禁闭到底有没有用》中所指出的,封锁的支持者认为的lockdown与事情的本来面目恰恰相反。

“任何科学假设的出发点都是为了让支持者反驳零点假设,要求那些相信某件事情可能行不通的人,去证明它行不通,就是把科学方法颠倒了。因为你永远无法证明一个否定的事实。”

原文作者还指出,每百万人死亡人数最高的国家,大多是那些实行了相当严格的锁国措施的国家,因此,迄今为止的数据不能说明锁国措施是有效的。封锁的支持者永远不会错,死亡率低,说明他们是有效的,死亡率高说明人们没有按照相关的要求来做。

在2020年第一次强加给世界封锁。意味着它们是一次实时的实验。整个世界在过去的一年里,以及在可预见的未来,将继续接受实验。事实上,CCP病毒带来了有史以来最大的人类实验,包括心理、社会和经济等实验。大规模隔离事实,不可能不改变心理、社会和经济,但心理学、社会学和经济学的实验绝不是终点。现在再次进入了医学实验,给数百万人注射所谓的”疫苗”(所谓的疫苗是因为它们实际上并不能阻止人们感染病毒,是否能防止传播还不得而知)。换句话说,疫苗的中长期副作用不可能被知道,因为研究还在进行中。现在接受这些注射的每一个人实际上都是有史以来最大的人类实验中不知不觉的试验品,被要求同意接受一种疫苗注入身体,而没有被适当地告知疫苗的情况。

简单地说,无论是注射这些针剂的人还是接受针剂的人,都不可能知道这些东西的中长期潜在后果,因为生产这些东西的公司还没有完成对它们的研究。况且全世界还没有对中共彻底追责,没有弄清CCP病毒的来源和实验室设计的细节。

综上所述,无论是”封锁”还是”疫苗”,本质上都是对人类的一次大规模实验。两者的中长期后果都将是灾难性的,更诧异的在于数以百万计的人不假思索地默许,留下来的时间所剩无几,解决灾难的方法只有一个,消灭中国共产党。

援引原文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审核校对:楼兰古城
上传排版:糖果儿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喜马拉雅农场新西兰站

欢迎大家订阅喜马拉雅农场新西兰站 有意加入喜马拉雅农场新西兰站的战友们,请使用官方discord 链接 https://discord.gg/nyPUqYj 并附上您的挺郭经历及法治基金捐款凭证。谢谢大家🥰 2月 0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