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岐山和“红色央行”的历史和现状

新闻来源:Nikkei Asia《日经亚洲新闻》| 作者:Tetsushi Takahashi 高桥哲史| 发布时间:2021年2月1日

翻译/简评:helloworld |校对:X-Wing飞得更高 |审核:万人往 |Page:小雨

简评:

这篇文章写出了对中共国持绥靖想法的人士,他们的认识、焦虑和期待。一月六日的国会山事件,几乎已宣告美国无力阻止中共国的专制暴政。而病毒的处置,也让中共国挣得巨大的政治资本。而在他们看来,习近平和王岐山,象征着中共国的官方体制,“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在中共开改革倒车的今天,他们观望着王岐山和其主导的“既得利益”派,为了保护利益,阻止习近平主导的政策转向。而在王岐山势微、身边亲信纷纷落马的今天,中共国的市场经济伪装也将彻底褪去。

中共国打着所谓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利用着钟摆效应,利用着红白脸谱,也利用着各国政客的软弱,通过释放冠状病毒,对各国民意施压。各国经济界绥靖人士,还期盼着在王岐山副主席等人的努力下,中共国能够重新走向“韬光养晦”的道路,重新变得内敛。但在中共国“纪委”等部门权力已被习近平独揽的今天,这只能是一种幻想。当下,摆在习近平和王岐山昔日“好友”面前,只有两条路,一条是臣服于中共的淫威之下,任其宰割,无力回天;另一条是与爆料革命合作,暗中努力,“借力打力”,将钟摆效应、红白脸谱等战术还施其人,从而破除其迷魂之术,让其露出獠牙,然后用利益凝聚,内外合击,真正将中共瓦解。

病毒已对全世界造成了惨重的伤亡和损失。中共正在经济和意识形态上不断地攻城掠地,这也为世界敲响了最后的警钟。相信每一个决策者都能感受到来自中共的威胁。而爆料革命凝结了党内的正义人士,用准确迅速的情报揭开了中共的神秘,给美国和世界以及中共国人民一个向中共发起反击的机会、策略和方向。而当所有的幻想,如病毒溯源、政策回转等全部被打破之时,处于绝境之中的世界各国终将联合一致,在爆料革命的努力推动下,对中共发起最为猛烈的反击。

原文翻译:

王岐山和“红色央行”

疫情中的政治快照。(日经新闻中国分社社长供稿)

中共国央行前身,中国人民银行,成立于89年前(1932年)的2月1日。它已成为了一个重要的权力中心(图片来源:盖特图片社、路透社)

中共国正陷入与美国的激烈外交对抗之中。这种对抗可能不会随着白宫新主人的到来而结束。在国内,习近平主席正继续加强对权力的控制。一直以来,全世界都在努力阻止起始于中共国地区的冠状病毒大流行。日经新闻社中国分社社长高桥哲史正在位于北京的核心圈关注着这些影响世界的故事。

2月1日,星期一

2月1日是中共国“红色央行”的生日。89年前的今天,中国人民银行的前身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国家银行在江西瑞金成立。

1931年11月,共产中国之父毛泽东宣布建立了一个以农民为主体的“国家”,三个月后,该银行成立。毛泽东可能认为,他的新国家——中华苏维埃共和国,需要一种货币。

当临时政府开始运作时,毛泽东随即下令建立一个负责发行货币的中央银行。毛泽东的弟弟毛泽民成为了该行的首任行长。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国家银行成立之初只有5名员工,而其自己发行的货币,便成为了后来的人民币。

该银行货币管理专业性的日益增强,也是中国共产党最终在内战中战胜国民党的因素之一。

在1946年内战爆发期间,国民党印制了太多的钞票,导致城市地区通胀失控。而在同时,据点位于农村的共产党,通过建立自己的货币区域,保持了价格稳定。恶性通胀不可避免地侵蚀了公众对民族主义者的支持,而其对手共产主义的势力则变得愈发强大。

1948年12月时,中国共产党已确信其将取得内战胜利,于是在北京以南300公里的河北省石家庄市正式建立了自己的中央银行:中国人民银行。共产党发行统一货币——人民币后,其部队随即进入了北京市,这凸显了其作为中共国执政党的新地位。

1949年中共国成立后,中国人民银行成为了中央计划经济体制下的低调实体。直到1990年代,人民银行才再次进入人们的视线,成为国家的经济控制中心。

1993年,当严重通胀威胁到老百姓的生活时,中共国时任总理朱镕基撤换了央行行长,并亲自接任了工作。随后,他开始收紧货币供应。朱镕基邀请现任中共国副主席王岐山出任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

王岐山是国家主席兼中共总书记习近平的长期盟友。由于其先前职位,他在金融界有着巨大的影响力。

但最近,王岐山身边的情况似乎已发生变化。自去年以来,与他关系密切的许多人都面临腐败指控,其中包括据称从初中以来一直为其好友的、著名企业家任志强。而由陈峰领导的海航集团也在上周宣布,债权人已向法院请求对公司进行破产重组。

1月29日,王岐山参加了与美国商业领袖的视频对话,并呼吁改善美中关系。他说:“秉持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的精神,聚焦合作、管控分歧,是推动中美关系健康稳定发展的关键。”

王岐山还与美国金融界有着密切的个人联系。随着拜登总统就职,对于美中关系改善的期望越来越高,其个人形象也在最近有所提升。

目前尚不清楚共产党内部是否有政治势力对王岐山的日益壮大感到不满。但是,自毛泽东时代以来,有一点未曾改变:谁控制了“红色央行”,谁就控制了中国。

1月29日星期五:做了新冠肺炎的检测,并且无处可去:位于中共国首都的生活片段

我在北京住地附近的一家医院接受了首次PCR核酸检测(检测病毒片段的一种技术)。在周三,也就是我前往天津进行报告的前一天,我预定的酒店告诉我,只有当我新冠肺炎检测结果呈阴性时,我才可以入住。

我慌忙赶往医院。在等待10分钟后,我接受了检测。技术员将带有试剂的棍子塞进了我的鼻孔。虽然有点痛,但这很快就结束了。整个过程花费了120元(19美元)。

另一个意外随之而来。北京市政当局宣布,从周四开始,前往该市的所有人都必须在出发地进行PCR检测。

换句话说,即使我拿着在北京获得的阴性证明去天津,如果不在那里再做一次检测,我就无法回来。

这还不是全部。回到北京后,我将被要求接受两周的“健康观察”。在此期间,我每周都需要接受检测,并且被禁止参加晚宴或其它聚会。权衡各种风险,我取消了天津之行。

北京的这些严格措施将一直持续到3月15日。这实际上等于告诉居民,直到3月5日开始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结束之前,不得进出城市。

该规则还劝阻了2月12日的农历新年期间的出行。

农历新年是中国最重要的节日。其前后40天被称为春运季,期间,大量的人回到家乡与家人共度时光。往年的这时,旅客发送量将达到约30亿人次。但在今年,冠状病毒的威胁依然存在。交通部预测,出行次数将会在11.52亿人次左右,少于以往的一半。

星期四,春运的第一天,我去了北京西客站。这里,出发和到达的火车,连接着首都和其它主要城市。这里,往常拖着沉重行李的人群已无影无踪,相反,武装警察的身影格外醒目。

然后,我去看了一眼天安门广场。那里几乎没有什么游客。考虑到进入城市是多么困难,这也并不奇怪。

在北京,每天最多仅有几例新的感染。然而,为了在共产党的核心人物聚集之时保护首都不受病毒侵害,北京已实施了等效于封城的保护措施。

无论何种情况,我在手机上,通过政府指定的健康管理应用小程序,收到了我的PCR测试结果:“阴性”。

我未能赶到天津,其距离北京仅30分钟的高铁路程。但我感到欣慰的是,我获得了留在这个特殊政治城市的权利。

1月25日星期一:孔子学院总部改头换面,标志着时代的结束

北京正在迅速变化。周末我开车经过城北凯旋门时,产生了如此的想法。在十字路口,我注意到,一栋建筑原先标牌——“孔子学院总部”,不见了。

我很清楚的记得,在我上次于十月路过这里的时候,这个标牌还竖立着。而我现在看到,取而代之的,是一个“语”字标志,以及“CLEC”字样。

我下了车,问站在楼前的一个保安,什么时候换的标牌。“最近才换的,”保安回答,“应该是不到一个月前吧。”

入口处还有一个新的标牌,上面写着“教育部中外语言教育合作中心”。我仍然可以在玻璃上辨认出模糊的“孔子学院总部”字样。

2004年11月,中共国政府成立了孔子学院,以便在海外推广中国语言和文化。这些学院遍布全球160多个国家和地区。

去年十月,时任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Mike Pompeo)指责孔子学院是中共的宣传机关,并表示,将于年底前关闭其在美国的所有地点。

但为什么其北京总部的招牌消失了?在收到唐纳德•川普政府的指责之后,中共政府是否决定取消了该计划?

当然不是。根据机构的网站介绍,该项目此前由教育部监管,但从去年7月开始,转由中共国国际教育基金会运营。据悉,该基金会是由27所高校、企业和社会组织发起的非营利性慈善实体。

大约在同一时间,教育部成立了CLEC,帮助在海外推广汉语学习。这种结构令人困惑,但乍看之下,现在的孔子学院似乎已成了独立于政府的民间组织。

这一改变似乎是为了抵御来自美国的批评,这个标牌似乎赶在美国总统拜登就职典礼之前被人移除,以防新政府重提此事。

在“前”孔子学院总部停留之后,我攀登了城南的凯旋门。这是一座建于15世纪明朝时期的坚固城门。帝国的军队会从这扇门行军出京,对付外敌。

门的名字来源于中国的古语“德胜”。在南中国海和对台湾的粗暴行为上,中共国是否做到了这一点?

当从大门口往下看时,我注意到,旁边的公园已经变成了临时的冠状病毒测试场所。

当下,习近平主席政府的直接敌人是新冠肺炎。对发现新冠感染地区,当局将对区域内所有居民进行聚合酶链反应测试,以防止病毒入侵首都。临时的测试站点现已遍布整个城市。

的确,北京正在迅速变化。

1月22日星期五:随着东京圣火摇曳,习近平向北京奥运发起冲刺

在美国新任总统乔•拜登的就职典礼占据全球头条的同时,中共国媒体本周用大量篇幅报道了另一个话题:习近平主席对北京及周边河北省的视察。

习近平周一上午的第一站是位于城市西北部海淀区的首都体育馆。它是定于2022年2月4日开幕的北京冬奥会和残奥会的场馆之一。

中共国花样滑冰运动员正在体育馆内训练。共产党的喉舌《人民日报》报道,习近平现身溜冰场,并与运动员和教练员交谈。习近平说道:“建设体育强国,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一个重要目标……”

当天下午,习近平来到京郊延庆区,视察了高山滑雪、雪橇和雪橇比赛的设施。在那里,他还强调,发展体育事业将增强国家实力。据《人民日报》报道,他说:“我国冰雪运动成倍发展,是第二个百年目标的重要组成部分。”

今年7月,共产党将迎来建党100周年。其第一个百年目标是:到2021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

而第二个百年目标是,到2049年,即中共国成立100周年时,“建成繁荣、富强、民主、文明、文化先进、和谐稳定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

北京冬奥会是实现第二目标道路上的第一件国家大事。习近平希望在2022年秋季召开的、五年一次的党的全国代表大会上获得最高领导人的第三任期,而这不容有失。

而现在,这一切都面临一个主要威胁:新冠肺炎。

中共国目前似乎正在控制感染。但这一大流行病远未结束。该病毒一直笼罩在计划于今夏举行的东京奥运会之上。尽管已推迟一年,其恐遭取消的忧虑正逐渐增加。

而北京奥运会将于半年后开幕。

周二,习近平乘坐为北京奥运会而建的高速铁路前往河北张家口。

他在该市强调,一些设施“已经达到了世界上最先进的水平”,这表明了中共国通过党的领导、国家统一和权力集中来完成大型项目方面的“体制优势”。

在他看来,在冠状病毒肆虐期间举办冬季奥运会将为习近平提供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向世界展示,他所认为的一党专制社会主义相对于民主体制的优势。

当然,在1月20日周三刚刚宣誓就职的拜登总统宣告了民主党的胜利,并强调了他对中共病毒的决心。整整一年前,也就是2020年1月20日(后来官方文件指出早至1月6日),习近平首次作出重要指示,应对湖北武汉爆发的病毒。

不知何故,这两个人似乎被命运联系在了一起。

今年1月20日,习近平出席了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的会议,并进行了又一场鼓舞士气的讲话。他告诉官员们,北京冬奥会是政府第十四个五年计划(2021年至2025年)初期的一个“标志性事件”。

现在,取消北京奥运会似乎是不可能的。

1月18日星期一:回顾邓小平如何挽救中国共产党

在北京的景山公园北面,有一个被称为胡同的中国古街,它紧邻曾为皇帝住所的紫禁城。

1992年1月17日,一辆有警察护送的汽车,离开了位于纵横交错的巷子尽头的一座名宅。车上坐的是前最高领导人邓小平,当时他已经87岁了。

正如中共国《南风窗》杂志所言,车队先向南走,然后在贯穿于天安门前的长安街上左转。

当你进入这条大道,北京饭店很快就会映入眼帘。1984年5月,邓小平为这一城市中首屈一指的西式酒店题词。在他1978年发起的“改革开放”到处开展的同时,他的权力也随之达到了顶峰。

如果1992年邓小平从车窗往外看,当车队驶向北京火车站时,他会看到自己亲手题写的北京饭店店名。到达火车站后,他和家人迅速登上了专列。

第二天上午,火车驶入湖北武汉的武昌火车站。下车的那一刻,邓小平在站台上警告迎接他的地方高官,如果中国停止改革开放,就只有“死路一条”。

这就是邓小平著名“南巡”的开始。它改变了中共的历史进程。

当时,在1989年6月4日,天安门广场聚集的学生民主示威者遭到了军队镇压。而在天安门镇压后,改革运动遭到严厉指责,要求恢复中央计划经济的保守势力很快就重新站稳了脚跟。

邓小平对他的招牌政策即将落空的前景感到震惊。他前往华南地区(包括广东省的深圳和珠海,以及武汉),为向市场经济的转型辩护。

在考察中,邓小平强调,不仅要继续改革,而且要加快改革。他认为,进展缓慢,就等于停止甚至倒退。这次南巡历时一个月,至1992年2月21日结束。

没人可以无视来自魅力十足的邓小平的命令。

共产党在当年秋季举行的全国代表大会上通过了寻求“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政策。这意味着向市场经济的全面过渡。

而在六四镇压之后,中共国一直陷于低迷之中。但在新政策的推动下,经济迅速恢复了活力。中共国继续以平均每年10%以上的速度增长,并于2001年加入了世界贸易组织。

如果没有邓小平的南巡,中共国很可能会走上另一条道路。可以说,那时的中共国如发展到今天,则经济可能已经崩溃,而共产党的统治可能已经结束。

通过改革开放,邓小平成功控制了1966-1976年文化大革命造成的混乱。然后,通过南巡,他挽救了共产党。

此后,中共国成为了一个谋求追赶和超越美国的全球大国。

邓小平南巡开始29年后,1月18日,国家统计局宣布,中共国国内生产总值在2020年实际增长2.3%。在世界上大部分地区仍陷于冠状病毒危机之中时,中共国却已迅速恢复正增长,并朝着正常化迈进。

习近平兼任着国家主席和中共中央总书记。在习近平的领导下,共产党的统治显得坚如磐石。总体而言,国民的生活已经改善到了邓小平时代无法与之相提并论的程度。

但与此同时,中共国对言论自由的镇压只是在加剧。今天,政治自由的空间已远比改革开放初期更加狭窄。

这是邓小平所设想的中国吗?我们不得而知。

1月15日,星期五:习近平、星巴克、乔•拜登(谐音卡布奇诺)与中美关系

1月6日,在美国总统唐纳德•川普的支持者冲进华盛顿国会大厦的同一天,中共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一封信中,向一位曾考虑和川普同时竞选的美国知名人士伸出了援手。

据国家媒体新华社周四报道,习近平致信美国咖啡连锁品牌星巴克名誉主席霍华德•舒尔茨(Howard Schultz)。

据报道,习近平写道:“中国开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新征程,这将为包括星巴克等美国企业在内的世界各国企业在华发展提供更加广阔的空间。”

舒尔茨曾一度表示,他正在“认真考虑”寻求在2020年以“中间派独立候选人”身份寻求总统职位。但他决定不参选,因为他担心自己会分流民主党的选票,从而帮助川普胜选。

据新华社报道,习近平此信是在回应舒尔茨的来信。舒尔茨在信中对中国的进步表示祝贺,并表达了对中国人民和文化的尊重。

习近平强调:“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14亿中国人民为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进行了长期艰苦的努力。”

星巴克是中共国最知名的美国品牌之一。该公司于1999年1月在北京开设了第一家咖啡馆,而目前,它在中共国约180个城市拥有着4700多家分店。

星巴克一路走来,并不总是一帆风顺。2007年,星巴克关闭了位于北京故宫内的咖啡馆,因为有人批评它玷污了这处历史遗迹。然而,在崇拜美国文化的青年们的推动下,该公司已在中共国市场建立起压倒性的影响力。

对于星巴克来说,中共国已经变得不可或缺。舒尔茨给习近平的信,一定与川普在与北京保持多年紧张关系后的落败有关。同样,习近平似乎也很想利用川普的退出来恢复美中关系。

习近平写道,他希望这家咖啡公司能对经贸合作以及双边关系起到积极推动作用。

就在一年前,2020年1月15日,中美签署了“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很明显,川普总统和团队希望,这一突破能帮助他在11月获得连任。

但新冠肺炎改变了一切。而2021年初,在川普总统执政的最后日子里,美国国会山大厦发生了骚乱,川普总统也遭遇了第二次弹劾。

许多美国公司已向川普时代以及他对中共国的态度“说再见”。而甚至在拜登宣誓就职之前,习近平和星巴克之间的新蜜月似乎就已经开始了。

1月8日星期五:美国国会大厦突袭者给中共国送来了新年礼物

周四早上,我打开位于北京住所的电视,在CNN上看到了不可思议的画面。

“美国总统唐纳德•川普的支持者冲进了华盛顿的国会大厦。白烟——也许是催泪弹——正在飘荡。”(CNN旁白)

国营的中共国中央电视台也在播放类似的场景,副标题是:“美国的民主制度已被摧毁。”

美国民主的象征受其本国人民攻击的画面,对中共吹捧其一党专政的至高无上的地位很有作用。

党媒《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周四在推特上转发了《华盛顿邮报》和《纽约时报》的头版新闻,称:“他们的确是暴民。但如果华盛顿是发展中国家的首都,美国媒体肯定会给国会大厦暴动起名:华盛顿之春。”

这是一种对民主运动的统称方式。十年前,中东和北非地区的民主运动,被称为“阿拉伯之春”。胡锡进说,美国媒体称赞了这些抗议者,但却给川普的支持者贴上了“暴民”的标签。

这个具有着广泛影响力的主编,暗示了美国媒体的双重标准。但当然,向往自由公正选举的“阿拉伯之春”,与试图拒绝民主选举的“国会暴动”,没有比这差别更大的事情了。

周四,中共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对香港抗议者的报道进行了类似的比较。这些抗议者在2019年7月占领了香港立法会。

华春莹说:“如果你还记得一些美国官员、立法者和媒体对香港运动的描述,你可以将其与他们描述国会山场景的词语进行比较。现在再对比香港暴力抗议者的称呼,如‘美丽的风景线’…‘民主英雄’。他们说,‘美国人民和他们站在一起。’为何选词上出现了如此明显的差异?”

周三上午,在美国国会大厦被侵入前,香港警方以涉嫌违反《新国家安全法》为由,逮捕了53名前议员和民主人士。美国当选总统拜登预计将在人权问题上采取更强硬的立场。中共国政府一定是想在他上任前彻底瓦解香港民主派议员和活动人士。

通常情况下,作为“自由世界”的领导者,美国将成为中共国最强烈、最响亮的批评者之一。但此时,美国无力扮演这个角色,因为,中共国无疑会坚持认为,它只是在将冲击香港立法会的“暴徒”绳之以法。

周四下午,我在中南海以北的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驻京办事处停留片刻。办事处的办公室位于后海周边的旅游区旁边,但由于严格的新冠肺炎应对措施,以及低于零下十度的寒冷气温,这里行人寥寥。

中共国国旗和香港特别行政区的旗帜在强风中飘扬,但正如我去年5月观察到的那样,中共国的旗帜似乎在更有活力地飘扬着。低迷的香港区旗似乎象征着该市的民主活动人士,他们越来越被孤立,无法指望美国的支持。

1月4日,星期一:习近平办公室内:全家福和红色电话

每年除夕,中共国主席习近平都会在他位于北京的政治神经中枢——中南海的办公室向全国发表讲话。

习近平夸赞了其亲自下达的新冠疫情应对结果。他说:“我们克服了疫情的影响,在协调防控、经济社会发展等方面取得了很大的成绩。”

事实上,在新冠病毒基本控制的情况下,中共国脱颖而出,成为2020年4月至6月当季以来,唯一实现正增长的主要经济体。习近平说:“2020年,中国国内生产总值有望迈上100万亿元人民币(15.3万亿美元)的新台阶。”

对于普通市民来说,国营的中央电视台每年播出的新年致辞,为他们提供了一个难得的窥视最高领导人办公室的机会。

习近平坐在一张大办公桌前,面对一面中共国国旗和一幅长城画。画的两边是书架,书架上摆放着许多裱好的照片。在过去几年里,解释这些照片已经成为中共国媒体的传统。

央视今年展示了21张图片。其中许多都是习近平与妻子彭丽媛的家庭合影,以及骑自行车、背着女儿的照片。这些照片很可能是为了宣传习近平以家庭为重。

仔细观察画面还能发现,他的办公桌上有两部红色电话。这些电话在党内被称为“红机”,是四位数号码的专线电话。显然,只有政治局委员和党内部长级以上的高官才能用这些电话与主席通话。习近平一定也会用他们给出直接指示。

回顾2020年2、3月份,冠状病毒袭击武汉市时,我记得,中央电视台一再强调“习近平主席亲自指挥,亲自部署”。不知道习近平是否正是用这些红色电话发号施令。

北京仍在进行彻底的疫情控制。一旦发现感染者,所有密切接触者都会被立即隔离。

周六上午,我在市郊的一家酒店旁停下。这座酒店在去年年底发现了一名感染者。而现在,这片区域被一堵绿色的墙挡住了,而附近餐馆也被关闭。这里就像一个鬼城。

不到一年前,这样的场景在北京司空见惯。中共病毒的任何重大复发都可能毁掉定于7月举行的中共建党100周年庆祝活动。

对于习近平来说,2021年又将是不安的一年。

🔗原文链接

编辑:【英国伦敦喜庄园编辑部

0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Rocky
25 天 之前

文不对题

0

英國倫敦喜莊園 Himalaya London Club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2月 0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