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批评中共,墙内推特用户被捕判刑

新闻来源:《华尔街日报》| 作者:王春翰 | 发布时间:2021年1月29日

翻译/简评:Linda B| 校对:helloworld | 审核:万人往 | Page:拱卒

简评:

中共把整个中国的互联网封闭起来,并用大量的财力来养一个庞大的网络监察员队伍来把他们认为不利于中共的言论删除。如果中共是真正的处处为人民着想,他们就应该倾听人民的声音。前抖音内容审查员、天津居民周绍卿,就因为在推特上说了真话而被关入监狱。近年来,即使中共加大强度来严控中国人说出真相,也无法阻止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发出声音。同时也暴露出了中共的恐慌,因为觉醒的人们已经站起来开始反抗中共政权了!

习近平在党内搞终身制,企图让一个人(他自己)凌驾于所有人之上。党员入党宣誓时要说“永不叛党”,这形同黑社会一般的做法,根本没有法治观念。这样一个比黑社会还要黑的党,下定决心要把中国人永远奴役下去,把人们的口封起来。这将让更多的中国人,尤其是体制内的人站出来,发出批评的声音。

作恶多端的独裁者和他的政党,即使用尽各种方法来删帖、封号,甚至刑罚,也不能把自己粉饰成光明伟大正确的党。相反,全球范围内对中共的指责与日俱增,英美等国家已经开始和中共划清界限,中共的路越走越窄。

原文翻译:

中共现正把推特的用户关入监狱,因为他们发布了大多数中国人不能看的贴子

在过去的3年里局势逐步升级,已有超过50人被判入狱。

周绍卿

周绍卿因在推特上批评中共及其对COVID-19大流行处理而被拘留,并被判处九个月监禁。

香港 – 中国共产党正在加大努力,通过监禁中国公民来控制其在世界范围内的形象,其中许多人是几乎没有什么影响力普通人,他们利用外国社交媒体批评中共国主席习近平及其政府。

根据《华尔街日报》对法庭记录和一个由言论自由活动人士维护的数据库的调查,在过去三年中,有超过50人因使用推特和被中共屏蔽的其他外国平台,被中共当局以扰乱公共秩序和抨击中共领导的罪名关入监狱。

入狱判罚的增加,标志着中共控制和扼杀墙外报道批评的行动不断升级。人权活动人士说,过去,对外国社交媒体上观点的压制主要通过拘留和骚扰实施,判刑入狱十分罕见。

法庭记录中引述了这些令中共感到冒犯的言论,内容包括对国家领导人和共产党的批评,到对香港、新疆西北部地区以及民主统治的台湾岛(北京自称为其领土)的讨论。那些仍在使用或被法庭记录引述的推特账号中,大部分的追随者为数百或上千左右,但有一人在被拘留时,只有不到30个追随者。

通过政府新闻办公室对此事提出的质询没有得到中共国公安部的回应。

去年年初,港口城市天津的无业居民周绍卿,因在推特上批评中共及其对新冠肺炎大流行的处理方式而被拘留。

周绍卿在2020年2月的推文中说:“中国共产党的制度以稳定为原则,大事面前,人人自保。”医院和卫生官员“都会有意无意地瞒报确诊病例数量”。

当月晚些时候,三名打扮成社区志愿者的男子出现在周先生的门外,说他们想讨论疫情防控措施。据他描述,当他打开门时,这些人与七名身穿制服的警察一起冲了进来,将他压在地上,然后把他带走,审问他使用推特的情况。

尽管周先生说,他被拘留时只有大约300名追随者,但当地法院在11月裁定,他严重破坏了社会秩序,并判处他9个月徒刑。他表示:“我感到无助和愤慨。”

中共寻求增强其全球形象和影响力时,推特便成为了其政治宣传的战场。北京当局在推特上展开了舆论宣传活动。这些活动既包括不断扩大的外交和国家媒体帐户网络,也利用着被网络政策分析家形容为国家支持的“挑衅”运动(网军)实施。这些网军大肆宣传中共政府的观点,并攻击中共的批评者。

黄根宝因在推特上批评中共领导人和共产党而被关押了16个月。图片来源:HUANG GENBAO

人权观察(Human Rights Watch)的中共国研究员王亚秋表示,参照国内经验,中共国政府深知,宣传只有结合反对意见审查,才能奏效。

根据《华尔街日报》审阅的法庭记录,过去两年中,每年至少有25人的入狱罪名,与其在外国社交媒体上的活动直接相关。而2018年只有8起已知案件。在2019年的一宗案件中,判决被缓期执行。

这些案件大多数涉及推特,而还有一些与同样被中共屏蔽的Facebook和YouTube上的活动有关。一些案例涉及外国社交媒体服务,以及在中共国广泛使用的中国社交平台,如微信、微博和QQ。入狱的大多数人都被判以“寻衅滋事罪”,这是一项含糊其辞的指控,常被用来针对政府的批评者,还有一些人被判犯有诽谤罪或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刑期从六个月到四年不等。

《华尔街日报》通过在线政府记录库确认了58宗案件中的32宗。有些案件的原始法庭文件在资料库中无法找到或者不能访问,《华尔街日报》参看了由律师提供的或公布在由匿名活动人士维护的在线数据库上的复印件。该数据库记录了中共与言论有关的执法行为。王亚秋和台湾中央研究院(Academia Sinica)的法律学者陈玉洁审阅了该数据库中的副本,并通过与类似文件进行比对或通过对案件的直接了解来评估副本的真实性。

其中部分案件的涉案律师也向《华尔街日报》证实了相关法庭文件的真实性。这名维护数据库的活动人士在通过推特联系时,表示不愿透露自己的身份。

推特和Facebook对此拒绝置评。运行YouTube的谷歌公司也没有回应置评请求。

天津居民周绍卿很熟悉中共的审查制度。现年31岁的周绍卿曾是中共国科技公司字节跳动(Bytedance Inc.)的内容审查员,他曾经负责从字节跳动广受欢迎的新闻聚合应用《今日头条》和视频分享平台抖音上删除政治敏感资讯和淫秽内容。像许多中共国科技公司一样,字节跳动也保有一支庞大的内容审查团队,负责根据公司内部准则和互联网监管机构的指令,对该公司线上平台的内容进行清理。

他说,这种经历加深了他对共产党的蔑视,他在推特上表达了这种情绪。字节跳动称,周绍卿在2018年7月至2019年1月期间,任职于该公司天津的内容审核部门,因表现不好于2019年1月被解雇。

法庭记录说,检察官指控周先生发布并转发了120多个推特帖子,这些帖子有损中共国领导人、中共国的政治体制和诋毁其对冠状病毒的应对措施。去年11月份,天津的一家法院判决周绍卿犯有“寻衅滋事”罪。

法院记录说,经政府法医精神科医生评估,周先生患有精神分裂症,但仍可能被追究刑事责任。周先生承认他过去曾有精神健康问题,他说他相信当局利用这一点抹黑了他。他说,为了争取从轻量刑,他在审判期间供认不讳。

天津当局没有回应询问。周先生的律师孙胜拒绝了置评请求。

检察官称,中国中部郑州市居民、现年41岁的孙家栋,在2019年底被警方拘留时仅有27位推特跟随者。他涉嫌散布有关该党、香港、台湾和新疆的“谎言”。他们说这些帖子吸引了168个赞、10位用户的转发和95位用户的评论。

2019年10月,孙先生回复了中共官方媒体推文。他回复说:荣光归香港,耻辱归共匪。法庭记录显示,他在去年12月被判有期徒刑13个月,算上被警方羁押的时间,他在当月已服完刑期。记者无法与孙先生取得联系。

一些人出狱后继续在推特上发帖。法庭文件显示,在线活动人士组织“玫瑰中国”(Rose China)的成员黄根宝于2019年5月被拘捕,并被羁押16个月,原因是他在推特上抨击中共领导人和共产党。45岁的黄根宝说:“以前只是恐吓、做笔录,实在没想到,这次动了真格。”

🔗黄根宝-玫瑰中国网

在9月获释后,黄先生启用了一个新的推特帐户,并发起一项请愿,要求上级法院推翻其定罪,他说中共的互联网控制阻止了大多数中国人阅读他的推文。他说,在警察要求下,他删除了该推文。“我现在减少了发推频率,也避免过于敏感的内容。”拘捕黄先生的徐州警方没有回应询问。

周绍卿去年12月获释后也继续在推特发帖。他说:“没有必要屈服于施暴者。”不过他已经更加小心。他表示,自己会在一段时间内保持低调。

🔗原文链接

编辑:【英国伦敦喜庄园编辑部】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英國倫敦喜莊園 Himalaya London Club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2月 0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