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候变化与病毒流行都是为了“大重置”

俄罗斯莫斯科喀秋莎农场 土星

编辑   水星   上传   银河

c-vine.com

NEWSMAX 2月4日发出一篇《气候、病毒,利用危机重启世界新秩序》的文章,全文如下。

1996年,前苏联总书记戈尔巴乔夫在莫斯科的一次会议的发言,强调了充分利用气候警报论实现社会主义和马克思主义目标的重要性。“环境危机造成的国际灾难威胁,将是开启世界新秩序的钥匙。”

戈尔巴乔夫当然不是唯一认识到这一世界趋势和机遇的人。2000年,法国前总统雅克·希拉克在海牙举行的联合国气候变化会议上发言,解释了制定《京都议定书》二氧化碳减排条约的主要目标,即美国总统拜登承诺美国加入的《巴黎气候协定》的前身。希拉克对听众说,”人类第一次建立了一个真正的全球治理工具,这个工具应该在法国和欧盟所希望建立的世界环境组织中找到一席之地。”

为什么世界环境组织希望建立气候政策的全球治理?

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的官员奥特马·埃登霍夫在2010年11月的讲话透露了一些端倪, ”人们必须摆脱国际气候政策就是环境政策的幻想。相反,气候变化政策是关于我们如何在事实上重新分配世界财富的问题……”

但科学论述呢?IPCC的成立不就是为了指导人类想办法避免即将到来的全球变暖危机吗?戈尔巴乔夫、希拉克、埃登霍夫等人显然从未读过备忘录。正如加拿大前环境部长克里斯蒂娜·斯图尔特在1988年对《卡尔加里先驱报》的编辑说的那样,“无论全球变暖的科学论述是不是虚假的,气候变化确实提供了实现世界正义和平等的最大机会。”

他们“建议”如何实现世界正义和平这一目标?莫里斯·斯特朗在巴西里约热内卢组织了第一次联合国地球气候峰会(1992年),他解释说:“我们可能会到了这样的地步,即拯救世界的唯一办法是工业化文明崩溃。”当时代表克林顿-戈尔政府,负责美国全球问题的副国务卿蒂莫西·沃斯表示认同,他告诉观众:”我们必须在全球变暖问题上乘胜追击。即使全球变暖的理论是错误的,我们也会在经济政策和环境政策方面做正确的事情”。同样在里约会议上发言的美国国务院副助理理查德·本尼迪克也支持这种紧迫性,”即使没有科学证据支持温室效应,也必须执行全球变暖条约,《京都议定书》。”

持续关注这一理论的人当下可能已经识别出这个特定的模式。因为目前我们正在快速推进,国际大国在瑞士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上提出的战略。这些战略正谋求一个机会,利用中共病毒大流行期间在各国施行的社会控制先例,在新的世界秩序下完全”重置”全球社会。

对于我们中间一些没有被邀请的人来说,达沃斯2021年议程被描述为”开创性地动员全球领导人,以形成在这一具有挑战性的新环境中所需要的原则、政策和伙伴关系”。正如世界经济论坛网站上所说的那样,”病毒造成的封锁可能正在逐步缓解,但对世界社会和经济前景的焦虑只会加剧。我们有充分的理由担心,经济急剧下滑已经开始,我们可能面临自20世纪30年代以来最严重的萧条。虽然这种结果很可能发生,但并非不可避免。为了取得更好的结果,世界必须迅速采取联合行动,改革我们社会和经济的所有方面,从教育到社会契约和工作条件。从美国到中共国,每个国家都必须参与,从石油和天然气到高科技,每个行业都必须转型。简而言之,我们需要一场资本主义的‘大重置’。”

中共党主席习近平用所有符合这一场合的流行语为达沃斯名人欢呼,”全球治理”、”包容性增长”、”绿色发展”和”建立共识“。几天后,习近平命令其空军威胁性地飞越台湾。

世界经济论坛创始人兼执行主席克劳斯·施瓦布还曾经乐观地解释说,虽然实现 “大重置倡议 “的合作程度和雄心壮志将是前所未有的,但它”并不是什么不可能实现的梦想”。”事实上,施瓦布热情洋溢地说,”这场大流行病的一线希望是,它显示了我们可以多么迅速地彻底改变我们的生活方式”。加拿大总理贾斯汀·特鲁多对此表示赞同,他将此次病毒疫情称为”一次重启的机会”,以”重塑经济体系,真正解决极端贫困、不平等和气候变化等全球性挑战。”

如果你还是很难接受气候变化和病毒危机在控制大重置上是异曲同工的方案的话,拜登政府的“健康专家”福奇博士可以帮你澄清。在9月3日科学杂志《细胞》上的一篇合著文章中,福奇写道,我们必须授权联合国和其他国际组织”重建人类生存的基础设施,从城市到家庭到工作场所,到水和下水道系统,到娱乐和聚会场所”。他还指示说,这些全球性的联合国指令中最主要的是”减少家庭、工作和公共场所的拥挤,以及最大限度地减少对环境的干扰,如砍伐森林、密集的城市化和集约化的动物养殖”。在11月12日与其他国际卫生权威人士一起发言时,福奇甚至不客气地教训美国人说,我们需要抑制美国的”独立精神”和”听命行事”。福奇只差没有明确让联合国世界卫生组织负责治理气候问题了。

参考链接:

https://www.newsmax.com/larrybell/covid-fauci-schwab-trudeau/2021/02/03/id/1008517/

+3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