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的全球封城大骗局(1)

翻译:洛杉矶天使农场-Jessi/詹茜
校对:洛杉矶天使农场-Feihua,艾罗
审核:洛杉矶天使农场-V

要求加快联邦调查covid-19公共卫生政策中的科学欺诈

收件人:


联邦调查局
宾夕法尼亚大道西北935号
华盛顿特区20535
抄送:
英国安全部(军情五处)
澳洲安全情报组织
加拿大安全情报局
联邦情报局(德)
美国司法部


发件人:


迈克尔.P.斯格尔 律师
斯泰西.A.路丁 律师
克雷尔.克雷格博士 皇家病理学家学会会员
退役的罗伯特.斯伯丁准将
兰迪.希利尔 加拿大安大略省选区省议会成员
弗朗西斯.霍尔 律师
桑耶夫.萨布洛克 博士
布莱恩.奥谢
马吉德.纳瓦兹
西蒙.多兰

在Scribd上可以以PDF格式下载此公开信

我们写这封信的目的是要求立即启动并且/或加速对新冠疫情期间关于对重大政策决策的科学辩论的联邦调查。在工作中,我们已经确定了有潜在的犯罪性质的问题并且相信这一调查很有必要,以确保那些推进某些大流行病政策的人能恰当地代表公众的利益。

在危机时刻,民众很自然地会去听取那些被他们认可的专家的建议。2020年初,当面对着明显的病毒大爆发的时候,公众求助于科学权威的建议。不久,大多数国家听从了著名科学家们的建议,实施了通常称之为“封城”的措施。尽管政策因管辖区域有异,但是一般来说包括对聚会和活动的限制、以及学校、企业和公共场所的关闭,这些都是受到了中国共产党在湖北省所实施的封城的启发。为了保证那些推进封城政策的人真正地将政策落到了实处,可能要求拥有警察权力的联邦当局进行干预。

这封信是为了提请澳大利亚、加拿大、德国、英国和美国联邦(以下简称“国家”)当局对有关封城的起源和历史先例多方面证据的注意;封城背后的科学文献和讨论;主要的covid-19检测协议和模型的起源和质量;某些著名封城支持者的动机、偏见和资质;以及围绕这些政策面向公众的沟通来源。

1.封城起源于中国共产党的总书记习近平的命令,并且由世界卫生组织在没有进行任何逻辑分析的条件下宣传成为了全球政策。

封城的支持者们时不时地通过与一个世纪之前的西班牙流感大流行期间采取的行动相比较来为他们的政策辩护。但是通过对为缓解西班牙流感所做的各种努力的现实考察表明当时根本没有实施过接近于封城这一措施。裁决巴特勒县起诉托马斯.W.沃尔夫案件的法官威廉.S.斯迪克曼(William S. Stickman)在其判词中引用了著名的历史学家的话:

尽管这个国家(美国)经历过很多流行病和传染病,各州和地方政府采取了各种干预措施来应对,但是以前还从未有过对全体人口进行过封城–更不用说漫长而无限期的封城了。虽然毫无疑问,各州和当地政府为了缓解西班牙流感在有限的时间里限制了某些活动,但是在我们的历史上没有为了应对这种或者任何其他疾病对整个人口实施过封城的记录。

封城不仅仅是美国历史上前所未有地应对以往任何传染病或者大流行病的措施,甚至在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最近提供的指导意见里都没有提到。斯迪克曼法官继续道:

事实上,即使是一场“非常严重”的大流行病(与西班牙大流感相差无几),指导意见也只是规定“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建议病人自愿居家隔离,”并且“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可能会建议在新流感传播的地区,已暴露的家族成员应该自愿居家隔离。”编号32,表10(重点)这与全州范围内的封城相差甚远。

事实是2020年初为了应对COVID-19大流行病在全美国实施的封城措施在我们的联邦和我们国家的历史上都是前所未有的。在我们的历史上为了应对任何其他的疾病从未实施过这些措施。(重点)

斯迪克曼法官关于封城的真实历史的直觉知识与一流的传染病学者们的看法一致。唐纳德.享德森(Donald Henderson),人们普遍认为是他根除了天花,在2006年写道:“经验表明当社区的正常社会功能受到最少干扰时,面对着传染病或其他的不良事件的社区反应最好,焦虑程度最低。”据我们所知,在中国共产党的总书记习近平亲自批准 “从1月23日开始对武汉和其他城市实施史无前例的封城措施”之前,没有一个科学家曾经公开支持过封城措施。

习总书记大概因为以下的所作所为而广为人知:以反腐名义惩罚了一百多万中共官员;废除了宪法规定的任期限制; 当然还有对在整个新疆和西藏地区的一百多万的维吾尔族穆斯林和其他在“染上极端主义”的少数民族进行再教育和隔离;依照中国共产党的宠物混合的公共卫生和安全政策:防恐—同样的政策激发了习对湖北省实施封城措施。总书记后来声称他在2020年1月7日向中国共产党的政治局常务委员会下达了这些指令,但是他的指令从未被透露。中国的商人领袖任志强因为在一封公开信中要求公开习的指令被叛入狱18年。

当湖北省开始实施封城的时候,世界卫生组织在华代表指出“试图控制一个一千一百万人的城市对科学来说是一个全新的事物……对一千一百万人实施封城的措施是人类公共卫生史上前所未有的。”人权观察者也表达了担忧。但是这些担忧并没有阻止世卫组织仅仅在实施封城几天后,远远没有产生任何结果前就大肆赞扬中共“前所未有”的应对措施:“中国采取的措施不仅仅对于本国而且对世界上其余的国家都有好处。”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赛.阿达诺姆(Tedros Adhanom)表示他本人“对习近平主席对疫情大爆发的详尽了解、印象深刻并且深受鼓舞,”次日又盛赞中国“为应对疫情大爆发设立了新的标准。”

到2020年2月,中共开始报道COVID-19病例呈指数下降。在其2月份的报告中,世卫组织为中共的胜利欢呼雀跃:总书记习近平亲自指挥和部署了防控工作……中国在多种情况下坚持不妥协和严格地使用非药物措施遏制新冠病毒的传播为全球应对疫情提供了重要的经验教训。”(重点)

此后不久,世卫组织举行了新闻发布会,会议期间,助理总干事布鲁斯.艾尔沃德(Bruce Aylward)–后来在现场采访被要求承认台湾时,他中断了采访–告诉媒体:“ 中国已经证明了,你必须这样做。如果你这样做了,你就能救命并且防止几千例非常困难疾病的病例。”(重点)两天后,在接受中国中央电视台的采访时,艾尔沃德直言不讳地表示:“照搬中国应对新冠肺炎的做法。”(重点)

世卫组织的这一建议之所以值得关注有两个原因。第一,世卫组织二月份报告中得出的结论是 “中国的相当独特和史无先例的公共卫生反应措施逆转了病例不断升级的趋势”,印证了事后,人为拥护者的谬误。尽管武汉出现的更“平滑的”曲线可能是由于中共的封城措施,至少可能武汉只是见证了这种“新型”病毒的自然变化过程。显而易见的是,仅仅发布了一项“公共卫生史上史无前例的”政策并不意味着这项政策是有效的–特别是考虑到世卫组织自己在2019年针对大流行性流感的指导方针中并没有建议关闭边境、大规模追踪接触者、甚至对在任何情况下暴露的个人进行隔离。

而且,世卫组织甚至没有考虑别国的经济状况、人口特征、甚至他们国家的COVID-19病例数量即世界上绝大数国家病例非常少。在指导整个世界“你们必须这样做”之前,世界上最重要的公开卫生机构做出这样的结论充其量是犯罪疏忽。

封城是习近平实施的一项政策,这一事实的重要性不能被夸大。对整个州或整个国家实施封城并且强制关闭其企业和公共场所的想法从来没有吸引人和讨论过,并且在习总书记在2020年1月发布这一命令之前,没有在任何大流行病文献中出现过。实施封城在2020年前从未尝试过,在2020年前也从未进行过测试,即使是在理论基础上都没有。“封城”这一想法是习在总书记的授意下而被纳入了人类历史;否则的话他的话永远也进入不了人类的集体想象。任何时间任何人只要赞同了无论多长时间,甚至几分钟的封城,他们都是在赞同习近平的这一政策。这封信的其余部分重点关注封城是如何成为了世界流行病政策。

2.Covid-19模型最具影响力的机构,自称是“中国在西方最好的学术合作伙伴”是目前为止最危言耸听和最不准确的Covid-19建模机构

2020年2月,由物理学家尼尔.弗格森(Neil Ferguson)带领的伦敦帝国理工学院团队运行了一个计算机模型,该模型在大多数国家的封城运动中发挥了巨大的作用。帝国理工学院预测了很多潜在的结果,包括到2020年10月前,大英帝国将有50多万人,美国将有2百20万人死于covid-19,而且建议实施几个月的严格社交距离措施来防止该结果。该模型也预测到即使有“加强社交距离”的指导方针,包括“保护老年人”,美国也将有一百万人死亡。事实上,到10月底,根据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和英国国家卫生局的统计,covid-19导致美国大约23万人死亡,英国3万7千人死亡,(尽管由于其他主要原因导致的死亡人数—包括心脏病、癌症和流感—神秘地下降了,这表明即使这些来自于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和英国国家卫生局的低数据也被极大地夸大了。)

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以及健康指标和评估研究所的研究员进行了一项研究,比较了不同机构预测covid-19致死率模型的准确性。从各个时期来看,帝国理工学院的模型的错误率比其他的高的多—总是犯过高的错误:

十二周的中位数绝对误差百分比(MAPE)反映出7月和8月所做的模型的误差范围从SIK-J Alpha模型的22.4%到帝国模型的79.9%…… Delphi和LANL的7月模型低估了致死率,6个周的中位数误差百分比分别为-5.6%和-8.3%。帝国模型的错误率更高,大约比其他模型高五倍,相差六周。这似乎很大程度上是由上述过高估计病死率的倾向所导致的。在十二周里, HME-MS-SEIR (23.7%)模型的中位数误差百分比是最低的,而帝国模型的中位数误差百分比最高(98.8%)……最新的模型中,各模型六周的中位数误差百分比为7.2%。虽然帝国的模型倾向于高估致死率 (+47.7%),其余的模型相对比来说没有偏差。

帝国模型的不准确有增无减。2020年10月,帝国理工学院的模型预测,到12月中旬,英国每天将有2000人死亡。事实上,根据英国国家卫生局的统计,英国每天的死亡人数从未达到400人。

五年前的2015年10月21日,总书记习近平亲自访问了伦敦帝国学院,宣布了“一系列新的中英教育和研究合作”,包括“纳米技术、生物工程……和公共卫生等”。这是习以总书记身份唯一的一次访问英国;这次旅行只持续了四天,只涉及一所大学:伦敦帝国理工学院。在欢迎总书记和他担任世卫组织亲善大使的妻子彭丽媛的讲话中,帝国理工学院院长爱丽丝.加斯特(Alice Gast)向英国财政大臣致辞:财政大臣,您说过您的目标是使英国成为“中国在西方最好的合作伙伴。”伦敦大学帝国理工学院努力做到这一点,‘中国在西方最好的学术合作伙伴。’作为中国在英国顶级的研究合作伙伴,学院的学者和学生每天都从合作中得益。(重点)

2019年,加斯特同中国的人工智能专家和风险投资人周开复一起成为明显亲华的世界经济论坛人工智能委员会的成员,而且直到今天,帝国理工学院仍然标榜自己是“英国首屈一指的与中国研究机构合作的大学。”2020年3月,帝国理工学院炮制出一篇题为“在遏制covid-19疫情后,中国取消社交距离政策初步成功的证据”的报告,总结道:

自从疫情大爆发以来到2020年3月23日,中国首次证实连续五天无新增本地传播确诊病例。这表明中国实施的社交距离措施成功地遏制了covid-19疫情……在实施非常激烈的社交距离遏制住疫情之后,中国在一定程度上成功地退出了严格的社交距离政策。

帝国理工学院无法知道这是不是真的—没发现并不意味着没有病例,特别是这种病毒除了最脆弱的人之外,几乎对所有的人都是致命的,以及一个有着悠久欺骗史的政权—并且其结论与美国情报界在大约同一时间获取的情报完全矛盾,中国故意歪曲了其冠状病毒感染人数。在12月份的一次采访中,尼尔.弗格森回忆了他如何受到中国的启发向英国紧急情况科学咨询小组提出封城建议的(SAGE):

我认为人们对控制可能性的认识从1月份到3月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我们说这是一个一党专政的共产主义国家。我们认为在欧洲我们摆脱不了疫情……然后意大利这样做了。然后我们意识到我们可以……如果中国没有这样做,这一年会是截然不同的一年。

在恐慌时期,公众自然会去关注可能出现的最坏结果。因此,一个著名的机构制造的特别危言耸听的模型,可以对政治话语产生巨大的影响。在这种情况下,受到质疑的机构不但一直在一个方向上犯着惊人的错误—“高估致死率的倾向”—而且与中国有着 “在西方最好的学术合作伙伴”的特殊关系。

3.中国提供的早期使用机械通气的致命建议

2020年3月初,世卫组织向医护人员发布了covid-19提供者指导性文件,建议迅速升级机械通气作为治疗covid-19病人的早期干预手段,这与过去呼吸道病毒流行病期间的治疗经验完全相反。在此过程中,他们引用了中国期刊论文提出的指南, 1月和2月发表的论文声称“中国专家一致同意”呼吁将“有创机械通气”作为中度或重度呼吸窘迫患者的“首选”治疗措施,部分目的是为了保护了医务人员。正如华尔街日报后来所报道的那样:

去年春天,当时不太清楚病毒如何传播,防护口罩和隔离衣也短缺,医生们给病人戴上呼吸机,部分原因是为了限制传染。在密歇根大学和密歇根州安安阿伯市的退伍军人事务部医院工作的重症监护医生西奥多.伊瓦希纳(Theodore Iwashyna)说,医生们本可以使用其他类型不需要使用危险的镇静剂的呼吸支持设备,但是早期的报告提出使用这种设备的病人会将大量危险的病毒喷射到空气中。他说,那时医生和护士们害怕病毒会在医院里传播。“我们很早就给病人插管了,这对病人没有好处,但是为了控制疫情和拯救其他病人,”伊瓦希纳医生说“这感觉太糟糕了。”(重点)

在纽约和其他城市,早期和经常使用呼吸机成为了一个普遍的主题,对病人造成了可怕的后果。2020年3月31日,一直在纽约市疫情最严重的医院之一的重症监护室护理病人的卡梅隆.凯尔.西德尔医生(Cameron Kyle-Sidell),是早期的爆料者,在一段广泛传播的视频里拉响了呼吸机问题的警钟。

我们正按照不合标准的医学范例进行操作……我担心这种误导性的治疗会在短时间内对很多人造成巨大的伤害……我不知道这种病的最终治疗方案,但是我非常肯定不是呼吸机……这个国家的每所医院此时此刻都在广泛地使用这种方法……事实上弊远远大于利。

4月份路透社采访了几十位医学专家,他们清楚地表明机械呼吸机的过度使用已经成为了全球问题:“很多专家强调了使用最具侵入性呼吸机的风险—机械呼吸机—太早或太频繁,或者在不堪重负的医院里由非专业的没有受过适当培训的医生使用。”

到2020年5月,早期呼吸机的使用对covid-19患者有害无益在医学界已是共识了,事实上侵入性较小的措施能有效地帮助病人康复。纽约市的一项研究发现那些接受了机械通气,年龄在65岁以上的患者的死亡率为97.2%。世卫组织向全世界发布的“早期行动”呼吸机指南杀死了成千上万无辜的患者;世卫组织从中国获得了这一指南。(未完待续)

原文链接: https://ccpgloballockdownfraud.medium.com/
第二部分:中共的全球封城大骗局(2)
第三部分:中共的全球封城大骗局(3)

+6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