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讨论)大流行后世界中的生物伦理学发生了什么?

翻译 喜妈 喜安娜

图片来源:vocus.cc

近年来,没有任何时候象现在,生物伦理学的本质在全球的研究实验室中动摇和激荡。当然,从历史上看,医学界经常在对与错之间跨越很多次。一个有争议的例子是,我们从癌症患者亨利埃塔·莱克斯(Henrietta Lacks)那里获得了第一个永生化的人类HeLa细胞系。这些细胞在她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取走,为多种医学进步铺平了道路,例如得到根除脊髓灰质炎和发现HPV疫苗。然而,她和她的家人从未被公众意识到或得到补偿,他们继续生活在贫困中,无法获得医疗服务。

与补偿无关

当然,我们所未知的,还有更多这样的案例,但是,我们应该知道,仅靠金钱补偿并不是重点。当这种事情发生时,患者和医生之间沉默的信任就会受到影响。近年来,人类为达到永生而不停追求导致了医学科学取得进步,这加剧了研究人员和医生甚至患者自身经常会遇到的“生物伦理困境”。从辅助生殖技术(ART),基因编辑和克隆到安乐死以进行基因治疗和医疗旅游,当专家在临床上干预自然与自然方式时,“多少才是太多”的问题就永远不会消失。

中共病毒时代的生物伦理学

中共病毒在生物伦理学方面增加了多层含义。全球伦理界正在审查其生物学,经济,社会政治和法律观点,最普遍的呼声是这种流行病是如何成为生物伦理滑铁卢的。许多人提出了截然不同且相互冲突的“伦理”原则。大流行情况还引发了多个问题,这些问题可能会随着未来几年的发展而动摇生物伦理学的本质,因为,我们承认,冠状病毒研究将达到未来几年的黄金时段。而目前,首先会有如下的问题:

是否可以将治疗仅限于具有最大生存机会的患者?

治疗参数是什么?有明确的行动指导吗?

采取的行动方针是否有明确的理由?

所谓的疫苗目标达到标准了吗?

快速跟踪疫苗试验在伦理上是否可以接受?

分配医疗服务的道德准则在哪里?

当然,除了患者之外,该医疗供应链中的每个人都已经并且将从中受益匪浅,上述每个问题都是生物伦理学“原则”中的一项政策胜利,其中许多问题具有探底的作用·。这就是为什么中共病毒产生了许多所谓的“道德指导”文件,声称这些文件可帮助医疗从业人员和医疗保健提供者,甚至一线工人。人们普遍认为,这些文件将解决大流行病对医务人员和医护人员在应对紧急情况时以正当理由做出的伦理挑战。但是,在所有这些方面,患者的健康状况在哪里?病人如何看待大流行中“合理分配”医疗保健的含义?有什么答案吗?

技术与生物伦理

可以说,随着人工智能辅助科学的发展可以将人类的能力提高到无法确定的层级,这些问题势必会出现。但是,如果要看一眼大局,就可以看到世界各地,在获得医疗保健服务时,脆弱的社区往往会被通过制造和加深不平等鸿沟的做法来反复剥削。是的,每个人都知道,法律在那里;但是法律原意是否被遵循?答案是明确的“否”。

前进的道路

这个问题更多地植根于我们的教育和社会取向,而不是系统性失败。

科学类学生应在塑造未来时认识到并权衡医学发展的社会影响。他们必须进行困难而重要的讨论,提高认识,并在医学,生物伦理学,法律和公共卫生领域,提出相关问题并推动必要的对话。例如,我们当中有多少人与流行病的前线人物进行过第一手对话?或者考虑过在这艰难时期资源的分配?我们一直在寻求基于年龄,收入,工作和地域分配的治疗方案,其中包括大流行病。应准备为注射疫苗做同样的事情吗?这种方法正确吗?这是道德的吗?这里没有“正确”或“错误”的答案,只有困难的决定和不同的观点。让生物伦理学为全人类创造平等的医疗机会是我们的责任。

摘自:

https://www.indiatoday.in/education-today/featurephilia/story/what-happens-to-bioethics-in-a-post-pandemic-world-1764860-2021-02-01

澳喜文章:

https://gnews.org/zh-hans/author/aujenny/

欢迎加入澳喜农场: https://discord.com/channels/712986898376949760/713012519274283078/776438234401996840

+2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Himalaya Australia

One Team One Family 共同的梦想把我们团结 在一起,澳喜一家人。 2月 0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