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操纵中共国的留学生团体压制美国校园的言论自由

翻译:康州盘古农场-Bruce
校对:康州盘古农场-烟波浩淼
编辑:康州盘古农场-Antsee-GTV

Washington
西雅图,华盛顿大学校园

作为川普政府阻止中共颠覆美国运动的一部分,中共政权在美国大学的秘密活动引起了越来越多的关注和关切。

在过去的一年里,美国通过起诉隐瞒与中共有联系的学者、禁止与中共军方有关联的研究生入境、针对在美国大学工作的中共军方卧底科学家等方式,重点关注北京窃取美国研究的尝试。

与此同时,中共驻休斯敦领事馆在7月被关闭,因为川普政府宣称该外交机构是努力招募当地科学家加入中共人才计划的基地。这些计划被美国官员批评为激励参与者将美国的技术和知识转移到中共。

最近,政府敦促美国大学审查与北京资助的孔子学院的合作关系,称它们传播中共宣传,并对大学校园施加恶意影响。

但该政权影响活动的一个方面较少受到关注,那就是它如何部署中共学生学者联合会(CSSA)来控制中共学生,并在大学校园里压制言论自由

虽然这些在100多所美国大学设有分会的学生团体为适应外国生活的中共学生提供了一个社交渠道,但分析人士说,这些组织还有一个更隐蔽的功能:促进中共政权在美国学术界的利益。

加拿大卡尔顿大学(Carleton University)亚洲史副教授雅各布·科瓦利奥(Jacob Kovalio)说:”CSSA是一个非常强大的树状结构的一根“树枝”,而“树干”是中共的情报收集、间谍活动和宣传中心”。

通过领事馆进行控制

CSSA是北京在中共统战部(UFWD)下开展的庞大的海外影响力活动的一部分。据分析人士称,中共统战部协调数千个团体开展对外政治影响行动,镇压异见运动,收集情报,并促进技术向中共的转移。

科瓦利奥说,中共几十年来一直在美国等西方国家工作,“传播政权的“善良”,同时,直接从一些中共移民中建立重要的宣传渠道”。

他说,CSSA由当地的中共领事馆监管,并补充说,这些团体是中共在美国校园里传递其宣传的 “主要工具”,同时也压制批评共产党政权的言论的自由讨论。

许多CSSA公开表示或曾表示他们是由当地的中共领事馆指导、支持或资助的。

例如,密苏里州圣路易斯大学的CSSA章程中说,该组织由中共大使馆和中共驻芝加哥领事馆的 “直接领导和支持下”。田纳西大学的CSSA在其章程中(后来已被下架)说,该组织接受中共大使馆的资助。

中共领事馆对西南地区CSSA(一个涵盖该地区26所大学的伞式组织)的控制更加明目张胆。该组织的章程规定,CSSA主席候选人必须得到中共驻洛杉矶领事馆的批准。它还说,该组织接受领事馆的指示,并在其网站上将其列为联络点。

中共政权对CSSA的控制并不是最近才出现的现象。现任南卡罗来纳州大学艾肯分校工商管理学院副教授的弗兰克·谢(Frank Xie)1986年来到美国,当时他是印第安纳州普渡大学的化学博士生。他震惊地发现,那里的CSSA被中共驻芝加哥领事馆 “严密控制”。

“我没想到在一个自由社会里。你还被中共的政权控制得这么严密,”谢说。”我对此不满意。”

谢开始在CSSA推动改革,最终成为副主席。两年后,他领导了一场 “政变”,切断了领事馆的控制。他说,俱乐部独立后,领事馆终止了资助和其他支持。

那时,谢建国才意识到,领事馆曾派遣中共学生监视他和校园里其他有民主思想的学生。

“他们把我们的身份、我们的活动报告给领事馆,”谢说。

这位教授说,1989年6月中共政权在天安门广场血腥镇压民主学生后,在美国的中共学生为了声援抗议者,控制了全国所有的CSSA,成为独立于领事馆的组织。但随着那批中共学生毕业,这些团体又落入中共手中。

他说,从那时起,中共政权就 “完善了这种对国内中共学生的控制和影响计划”。中共学生知道他们正受到CSSA和领事馆的监控,如果他们公开发表与北京制裁的观点不一致的观点,他们在国内的亲人可能会受到当局的威胁。

“他们不断有这样的恐惧,”谢说。

2017年,中共学生杨淑萍(Yang Shuping)在马里兰大学的毕业典礼演讲中赞扬了在美国找到的但在国内享受不到的 “自由言论的新鲜空气”,从而感受到了中共政权的愤怒。这引发了该校CSSA,以及其他中共学生和网民的激烈反弹,他们称她的言论是汉奸;她被迫公开道歉。

《大纪元时报》2018年报道,宾夕法尼亚州卡内基梅隆大学一名20岁的中共女学生,在匹兹堡犹太教堂枪击案发生后,在朋友间的微信私聊群中批评该校中共学生会推广一款暴力电子游戏,被传唤与该校中共学生会成员开会。微信是中共流行的社交媒体平台。

成员们警告她不要惹事,并要求她为自己的言论道歉,告诉她:”你不能在朋友圈里这样说话。”该学生说。

一连串的丑闻

美国和其他地方的CSSA多次因试图取消海外异见团体(包括藏人、维吾尔穆斯林和法轮功学员)举办的活动或演讲而引发批评。

2017年,当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原定在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演讲时,CSSA在社交媒体上说,它已向中共驻洛杉矶领事馆请示如何停止该活动。

2019年9月,加拿大麦克马斯特大学禁止其CSSA,理由是该俱乐部违反了禁止危害人们安全的行为的规定。此举是在CSSA抗议校园内的人权活动,该活动讨论了新疆地区政权对维吾尔穆斯林的迫害后的几个月。

根据《大纪元时报》当时看到的微信群聊天记录,中共驻多伦多领事馆曾要求学生报告他们对这次集会的观察,并让CSSA向校方官员投诉这次活动。

但是,许多CSSA压制公开讨论的努力都没有被举报。谢讲述了2004年左右的一件事,当时他在宾夕法尼亚州的德雷塞尔大学任教。在那里,他认识了宾夕法尼亚大学的中共学生经济俱乐部,并帮助安排在美国的著名中共经济学家何清涟(He Qinglian)在校园里为中共学生做演讲。这位经济学家是《大纪元时报》的撰稿人,以批判中共经济和政治制度著称。

不过,该社团的社长迫于压力,取消了这次活动,谢说,最终还是撤了下来。虽然会长不承认是谁向他施压,但教授说,这显然是CSSA或中共领事馆的工作。

CSSA也曾与间谍活动有关。法国《世界报》报道,在2000年代中期,比利时一所大学的CSSA充当了中共工业间谍活动的幌子。

在上世纪90年代和2000年初的另一起案件中,加拿大移民官员指控康科迪亚大学的中共学生社团领袖曲永杰(音译,Yong Jie Qu)从事 “间谍和颠覆行为”。当局说,他指认了支持民主的学生,并向中共大使馆报告了他们的信息。

原文作者:凯西·何(Cathy He)

发表时间:2021年2月4日

原文链接:https://www.theepochtimes.com/how-beijing-wields-chinese-student-groups-to-suppress-free-speech-on-us-campuses_3484306.html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