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版】路德时评2021.2.4晚:拜登首次对华政策演讲表态,英国关闭CGTN电视网

文字整理:茅屎坑 sdblack 青桐 kimkim(文沙) 墨墨十七
编辑:喜马拉雅华盛顿DC农场

 

原标题

 2/4/2021路德时评(路博艾冠胡谈):怎么看拜登首次对华政策演讲表态“既竞争亦合作”?中共外交部指责BBC发布关于种族灭绝假消息,英国关闭CGTN电视网意味着什么?

 

视频



音频

 

文字

 

路德先生:各位观众大家好,欢迎收看路德时评之路博艾冠胡谈。今天是2020年2月4日,美国东部时间,现在是晚上8:30啊。今天我们来看看,这个拜登啊,拜登就任总统来,首次啊,确立对华政策的一个演讲,专门提到这个既竞争又合作啊,同时今天啊,演讲结束之后,蓬佩奥在福克斯关于拜登政府的演讲,进行了一个专门的一个节目,在玛利亚的节目里头点评了一下,我们来看看啊,这是一个,第2个就是BBC啊,我们今天早上做节目说BBC这个揭露中共的啊,这个种族灭绝的这篇报道,中共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开始指责BBC啊,说假新闻,报道假新闻,随机啊,英国政府然后把中共的这个CGTN,环球环球电视网啊,直接给关掉了啊。这里面实际上就是一个这个媒体战啊,在开打,为什么这个英国?这个到底是真找还是假打?是英国走在前头还是说这个只是做做样子的啊,我们待会来深入跟大家分析啊。首先博博士给大家分享其他相关资讯。博博士好。

博博士:大家好啊,今天有很多消息跟大家分享,捡几条比较重要的说啊,首先就是说,今天凌晨,就是Space X发射了这个STAR LINK18,这是第18批次的STAR LINK卫星的任务,将60颗卫星送入轨道,然后呢,第1级也是安全着船了,所以这个都已经没悬念了啊,但是啊,大家一定要知道,这第1级助推火箭,在27天以前,就今年1月8号刚刚执行过土耳其的那个satellite5a的这个卫星任务啊,所以说这27天以后再次执行任务,可见这个Space X的这个翻新和这个啊,就是重新把这个任务给继续啊,就是两次任务之间的间隔,创了一个历史记录啊,就是这个可见Space X的翻新火箭的这个技术已经非常非常成熟,而且,他这个以后的这个时间间隔会进一步的缩短,这是一,第二就是说,明天啊还会有一次star link发射,这是这个延迟的star link17的任务,本来是上周的,这次是延迟到明天啊,所以说,这个密度真是厉害啊,所以今年是star link这个发射大年,可能会有几十次发射任务啊,所以说大家一定要拭目以待,非常非常有意思。第2次就是说,现在,就是在现在这个时间,尼米兹号航母打击群正在穿过马六甲海峡进入南中国海,所以说这个也是今天比较重要的一个消息,可见这个尼米兹号是从海湾穿过,直接穿过印度洋,马不停蹄的赶到这个南中国海,要来干什么?大家拭目以待啊,而且大家要知道,要在这个菲律宾海,马上会有大型的这个美国和澳大利亚和日本的这个联合空军演习,而且尼米兹号和这个罗斯福号两艘航空母舰都会参加啊,而且大家还要知道,这个附近的这个美利坚号,也可能会参加,所以说在这个上面,可见在菲律宾海将会有一次非常非常大的一次这个军事演习发生啊,这是第2条,第3条就是,今天这个美国海军麦凯恩号啊,这个导弹驱逐舰,穿过了这个台湾海峡,而且这个一如既往,就是这个中共这个外交部的这个战汪啊,汪文斌,表示中方要继续保持高度警戒,随时应对一切威胁和挑衅啊。就是在这个里面,大家一定要知道,这是拜登上任之后的首次这个台湾海峡穿越行动啊,可见这个对于这个台湾这个压力,美国的军方还是一直保持着比较高的这样的一个压力啊,然后今天还有一条就是,中共啊,今天,半夜,就昨天半夜的时候,中共上新闻,发布新闻宣称这个又一次的中段反导拦截试验成功啊,这个在外界是来,为什么要忙不迭的,就是怎么说,来宣称这个实验成功呢?主要是为了给拜仁政府施加压力啊,这个反导的这个事情,所以说看来,现在拜登政府依然是沉默,依然是没有给这个习总打一个电话或者是作一个沟通的表示来说的话,这个中共现在是非常非常的心里不安,要用各种各样的方式逼着美国有反应啊,所以我们看到后面会怎么办,今天节目里面再跟大家细细的讲。好的,艾丽女士,请分享一下。

艾丽女士:好,跟大家分享一下。先针对这个冠状疫苗,今天呢,就是在巴黎,马克龙在参加对这个对智库,大西洋理事会,发表演讲的时候呢,他说到了1条,说中共国啊,中共国在向其它国家配发疫苗方面的初期,完成了外交的成功,可以被作为对西方领导人的这些他们啊,就是西方的领导人,感觉到有些羞辱啊,那么另外,他也警告说,因为来自国药集团或者是说来自科星生物疫苗的这个功效仍然不明显,所以没有这些出事的这个讯息,但是他说从中长期来看,如果这些疫苗不合适的话,几乎他可以肯定,他能够促进新变种的出现,这样绝对不会解决目前这些国家这个出现了病毒的情况,所以大家听到吗?这就是西方的,法国的马克龙已经开始声称了啊,就是疫苗问题,第一羞辱了西方的领导人,第二,如果他真的达不到效果的话,可能会促进病毒的变种啊。那么另外一条呢,想和大家分享。就是在极限施压对美国的极限施压的同时呢,今天还曝出了一条消息,就是中共国自主研发的70公尺口径的这个最大的单口径天线啊,就是一个大锅啊,可以360度旋转,在国家天文台完成了验收,即将投入使用,为什么呢?大家还记得之前,中国已经把探测火星的这个发射器已经发出去了,但是收不回信息,那么这个在星期三正式将完成验收,投入使用的这个大天线呢,就是主要为了回收火星探测的信号,那么就是说很弱,因为有距离火星探测器4亿里啊,现有的天线无法满足信号接收的要求,这个70公尺的天线呢,就是为了接受这个呢,大家想一想,我们早就知道,那你这个火星发射之前,你都不能够接受信号,你怎么就发射出去呢,而且发射出去这么长时间了,才开始验收这个天线,可想就是说,中国现在在卫星,在外太空的宣称上呢,明明知道自己技术不够,但是,也要依然像美国的太空军宣誓,表明自己要在这个领域里边跟你竞争啊,我们看的很清楚,好,就这两条信息跟大家分享号。冠博士。

路德先生:好,冠博士。

冠博士:大家好,今天第1条要说的是,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发布了一份报告,那这个报告就讲,中共如何通过各种用手段来渗透和操纵全球各国媒体,其实翻译成直白一点的话,中共如何蓝金黄控制全球媒体,那么它这是一篇非常全面的报告,那特别是他把这个事情用一个词来定义,叫做锐实力,即利用西方社会的开放性,来操纵外国媒体内容,那么他就具体从某几个方面啊讲到了这样的中共手法,首先就是说这个资金短缺,中共用中共国企业的合伙邀约广告交易啊,然后还有就是外交部门的这种政治影响啊,通过这些来控制媒体,包括还赞助这个外国记者进行这个数千次旅行啊,通过这些方面去改变媒体的内容,那么举到的例子,就比如说,这次这个中共病毒爆发,中共在全世界讲述所谓的中共国的这个成功的抗疫经验,和把这个病毒来源的事情和这种族主义种族歧视搞在一起,所以他这个报告是非常非常全面的说出了从头到尾中共的策略,做法和结果,那么这也看到了美国和西方世界,他对于中共的这种媒体超限战的这种重视,现在已经落实到了这种这个类似智库的纸面报告上,而且最后一点他是说,他不仅仅是控制说这个某些小国家的媒体,而是说每一个国家,几乎全球的媒体,那么都是被中共这样玩弄和操纵了。第2条要说的是,这个来自美国两党的议员提名这个香港的返送中运动为2021年诺贝尔奖和平这个候选人啊,表彰这个香港所有为建立和维护人权民主人士。那当然了,这里面其实虽然说是一个这个表面上的一个动作,但是这背后我们看到的是这个两党议员啊,这个民主党和共和党议员都有参与,所以不管怎么样,我们说从这些事情上可以看到,美国对待中共的这种底线和他的这些最低目标,所以也就可以看到,现在这两党共识的部分像这些种族歧视啊,香港的事情,新疆的事情,都已经形成两党共识,形成了一条政治正确的底线,那当美国和中共的任何交往在这条政治正确的底线上的时候,那给中共的空间就确实不多了。那么从这个今年,我们可以看到,确实这个从2020年开始,香港人来台湾的居留许可,居留许可证人数达到10,813人,2019年是5000多人啊,是涨了一倍,是30年来的新高,所以也可以看到,中共破坏了香港,在香港这个实行了国安法,但香港人用脚投票去选择民主和自由,那这也给台湾提了一个醒,如果说台湾不吸取香港的这种教训的话,那以后台湾人也会变成香港人。好的,路德。

路德先生:好,胡博士。

胡博士:好,我给大家分享一条是关于这个病毒,对这个男性生殖系统的这个影响的一篇文章,今天是在这zerohedge里面发出来的,而这个基本上是一个中立综述性的文章。世界上很多科学家,多国的很多科学家都发现,最早的时候人们发现这个病毒可以在这个睾丸中出现,然后呢,后来发现精子中也含有病毒,但是呢,这个精子中这个病毒对他有什么影响?他当时还不是很清楚,后来呢,现在又渐渐的发现,他不仅影响精子的数量,还影响精子的质量,而且可以明确的降低这个他的着床,也就是说精子让这个卵子怀孕的能力,然后更重要的是,它能够引起你这个慢性炎症,引起这个细胞的压力,所以说是这个男性的这个生育率是降低的,与此同时的话,今天这个,我们都知道goden qiang(音),他转发了一个,就是说中国现在其实真正的生育率,在2017年他说生育可能估计可能只有1.05,我们知道世代更替率应该是2.1,也就是说一个女的生二个,这个整个种族才能够速度才能维持不变的延续下去。现在已经掉到1:05了,如果是这个我不知道这个covid-19这个CCP病毒对这个,到底对这个整个的这个人群是怎么样,open biology这个杂志就是说到,这个CCP病毒的全球大流行,实际上是对这个全球的这个人口的一次大的威胁。

路德先生:这个拜登啊,今天在美国国务院啊,发表一个演讲,主要是对华政策的,而被解读为对华,美中关系定调,他这样说的,他说中国是美国最严峻的竞争者,但是在符合美国利益的前提下,华盛顿愿意与北京合作,然后呢,他说美国回来了,国际外交已经成为我们外交政策的核心,拜登表示,美国的同盟是美国最大的财富,在国际外交中发挥领导作用,意味着美国必须与我们的盟友和重要伙伴再次肩并肩的站在一起,他说美国必须去面对,全球挑战日益加剧的新时刻。无论是新冠病毒疫情,气候危机还是核扩散问题,而所有这些挑战,只有各国在共同努力下才能解决啊,这是拜登的,最核心的就是跟中共的啊,这个关系是什么?跟中共的关系是竞争啊,跟中共国又有合作,我们看,然后呢,我们再多说一点,这个美国总统的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斯在白宫演讲谈到,拜登总统在国务院的首次外交政策讲话,说美国的首要任务是应对中国,损害了美国就业和美国工人利益的贸易恶行,看看原话怎么说,我们的立场是一旦我们确立了这一实力地位,我们将能够更有效的与我们的竞争者展开全面合作。特别是中国在每一个领域,包括经济,外交,科技,安全等。我们的首要任务不是为高盛集团争取进入中国市场,我们的首要任务是确保我们要应对中国的贸易恶性,这行为损害了美国国内的就业和美国工人的利益。因此不管是倾销补贴,还是盗窃知识产权,还是世界上那家些有着令人质疑的货币行为的国家,我们在贸易领域的首要任务将以美国工人为主,而这些啊,这个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所说的,基本上就是川普总统的这个政策延续,但是拜登啊所说的,既竞争又合作,博博士,你觉得这个是延续川普总统的前面4年的这个政策呢,还是说啊,重新往回调啊。博博士,说完之后我们讨论一下。

博博士:好的,我觉得这是拜登政府可以预见的这个做法,它是一部分的,延续了这个川普政府的做法,但是,拜登政府也会有它自己的特色,为什么?就是说这是一个民主党的这种左派政府,首先,他不会像川普总统这样的,就是说完全以America first,美国优先的一个姿态去这个啊,就是处理国际问题啊,它在里面,这很重要的一点提到的,就是说,要把美国和美国的盟友,包括欧洲盟友以及亚太的盟友这个利益要放在比川普时代要重要的这个位置,这是一,第二就是说,他跟中国的这个态度,不会像在川普总统时代那种硬碰硬的这种打法,但是在关键利益上面一样的,也不会有任何的让步啊。所以说在这个里面,我觉得个人来说的话,对于这个拜登现在的这个外贸啊,就是说这个对外政策来看的话,首先它是要以这个盟国的这个合作为主,第二,他对于中共的话,他会更有策略,所以说从这上面来说的话,对于中共来说其实并不是一个好消息,因为大家要知道,如果川普政府它是直接是,完完全全的就是说硬碰硬的这种这种对打的话,中共还是比较有这个啊,就是能够预测到这个川普政府到底是用什么样的,什么样的招数,什么样的方法,但是,拜登政府的话,它现在的预测难度就比较大,这段时间拜登政府对中共之间的这个交流几乎是没有,几乎等于0,所以说在这个时候,这种不确定性对于中共来说是一个非常大的问题,就是说,你说好也罢,你说歹也罢,总得总得要给个说法,最怕的就是说什么消息都没有啊,现在就这样的一个情况。而今天拜登这样的一个表态的话呢,也基本上体现了他的这种施政策略,首先就是气候啊,环保啊,像这样的一些议题要提到议事日程上来,第二就是说,他一样延续了川普时代的对中共的这个贸易啊,这个货币操纵啊,知识产权侵犯啊,还有这个盗窃啊,像这样的一些行为,要严厉的继续对待啊,所以说我觉得在这个里面,拜登政府是延续了川普总统的,川普政府的一些做法。而且也在这里面也有他自己的一些就是新的一些做法在里面。好,路德。

路德先生:艾丽女士,你怎么看,这个到底是,竞争和合作,是一个什么?怎么理解的啊?

艾丽女士:嗯,我觉得他其实,就是因为他没有表态,上台这么长一段时间,10多天啊,两个星期了,中共一直在疯狂的试探拜登政府最新的,在之前政府接下来的这样的一个烫手的,必须对中共进行制裁的这样的一个方向下,怎么样表明新的态度,当然是极力的施压了。可以讲到,那么拜登政府,其实我觉得在这个时候,对这个整个的回应呢,他还是属于一个还依然是模糊的一个状态,就是说我对我之前的,你看他讲的,对中共的带来价值观,民主安全繁荣带来严重挑战的这个中共啊,他先是给他作为这样的一个定义,那么对中共的经济舞弊啊,反对激烈的这个强制性行动,回击中共对人权,知识产权,全球治理的这个攻击,其实他这个给的这个框架说的很模糊,但是我觉得他可操作的这个空间,他是给自己留了足够大的余地。那么他也说了,我也在符合美国利益的时候,我也可以跟您合作,那么这个时候呢,其实,就我觉得更让中共摸不清楚了。他这个行动它可以很激烈,他也可以慢一点来,我觉得他是给自己留了一个比较大的空间。那么在总体上来讲,方向上,就是之前带来的这个挑战的这个上面呢,其实是没有退缩的,没有退缩的,我觉得在这个问题上,那么他有了一个更大的空间,不像川普总统,我只有一条路,那咱们就是这个,就是硬碰硬啊。就会有折断的这种效果,那么它这里面留了一个缓冲区,就说我在符合美国利益的时候,我也可以和北京合作,然后他主要还是说,但是他就说,大家要看到,之前的制裁就是经济制裁,通过经济制裁,然后知识产权制裁,人权制裁,这几大问题上,其实都已经走到了这个非常极端的这样的一个对抗上,那这个时候,那就是拜登政府是不是能够继续延续之前的这个政策,然后继续对制裁进行实施了,其实我们看,要是如果之前按照川普总统的意愿,如果他能够当第2任总统的话,那么他这一任是实施的过程,其实已经把所有的政策和定义都已经完成了,这个时候交在拜登手里的这个可执行的板砖太多了,所以他完全有足够的回旋的余地,所以他今天说的这个话,我觉得就是,依然是对中共,我相信中共是不满意的,中共是希望来彻底的谈判啊。放弃对抗,那么这个在拜登手里有这么多筹码的情况下,拜登是没有放弃的。所以我们看到这一点是还是比较可喜的,接下来就是看它的这个,就是看他执行的速度和力度。好,路德。

路德先生:大家知道。这个实际上这个竞争合作啊,他中共听了以后,肯定心里毛毛的啊,但是这个咱们听了可能觉得不满意,是不是啊?是不是啊?后面说,赶紧啊。

博博士:毛毛的这个词用得特别好。

路德先生:对,中共听了,完了,咱们听了,很多啊,灭共的战友觉得,拜登不行,你应该上去,立马宣布对中共开战了。

博博士:抽他啊。

路德先生:打呀,是不是?什么又竞争合作,肯定很多人对这个事情啊,实际上,这个说这叫做什么?对未来美中关系定下基调,这只是美中关系的专家表示的,不是拜登表示的,我们的节目也不会说拜登,就这一句话,就为美中关系定下基调,是吧,绝对不可能,拜登他的这个未来的这个表现,他是随时会变的啊,就像川普总统,实际上从2017年一上台,是不是跟习近平搞好关系,到后来慢慢的都是在变的啊。随时变,所以这个,包括川普总统,哪怕到后面,他也是,是吧,是跟习近平在有些方面也是合作的吗?但是,这个竞争这句话,实际上让中共心里毛毛的,咱们的战友啊,心里明白,为什么呢,川普总统之前的政策也跟中共,也是说了,我们跟中共,他没有这样说啊,没有说什么竞争合作这句话,既竞争又合作,始终说的是美国优先,美国优先,是吧,但是这个蓬佩奥在旁边经常补,我们要跟中国合作,但是中共和中国我们要分开,对中共,我们一定要,是吧,说白了就是灭共啊,等等这个概念,但是呢,拜登这里现在还始终没有分中国和中共的这个区别,所以这个说完以后,我相信中共听了肯定是毛毛的心里,冠博士你怎么看?

冠博士:首先拜登的这一番讲话,我们可以就分出两个部分来看,那第1个部分就是说,美国的新政府对于中共新的政策的一个底线的内容,也就是两党达成共识这部分,美国整体比较达成共识部分是什么?第2个部分就是说,拜登的新政府,他在和这个中共接下来的交往中,他流出的这个空间或者留给自己试探这个前后左右来回走的空间在哪里,或者说呢,这个留出这个空间以后作为和中共谈判筹码也好,后面看形势再如何打牌也好的,这样的空间在哪?那么首先呢,拜登他还是强调了,这个竞争者的事情,那么他把中国定义成一个竞争者,但我们都知道,其实这一届政府他非常清楚,那事实上中共现在目前的位置就是美国的一个敌人。因为他敢和普京通电话,现在迟迟不敢和习近平通电话,这就是一个非常好的一个这种显示。因为这个美国的拜登政府它是把俄罗斯定义成一个敌人,把中共国定义成一个战略竞争对手,但是,实际操作起来是反着的。那么第2个就是说。他在里面提到了这个美国现在要对抗威权主义,所以这个就是。我觉得是第1条底线。就是他在这里面提到说美国和中国也好,俄罗斯也好。是这种的价值观之战,是一种民主的政治和这种威权主义的价值观之战,所以在这一点上,美国他是要摆出一个对抗的这样的一个态势,也就是说它这里面所谓的这种竞争的事情。那么拜登,他在这个说话里呢,实际上是提到了一些那个中共和美国之间的问题,因为我们说这个在过去4年,川普总统4年,中共和美国之间的这个极大的这个逾越在这中美关系之间的这种鸿沟啊,中共和美国之间,就主要就是说贸易的问题啊,包括华为的问题,知识产权的问题,那这个新疆西藏啊,这个香港的问题,人权问题,南海问题,台湾的问题和最后最重要的中共病毒的问题,那么我们数一数拜登在他的这里面演讲中提到了哪些问题,或者说拜登的政府。现在主要提到这个贸易的问题肯定提到了,他自己也说这个国际贸易规则对我们不利啊,如果知识产权得不到保护啊,那我们就这个,我们就需要注意,就需要让中共在这里面和我们公平贸易,包括这个国家安全顾问,他也提到这个点,说中共对贸易补贴,知识产权的问题,其实这说白了就是强奸美国行为,现在美国要制止,那么这个是完完全全的就提到了,那接下来,也就是说这个,新疆的问题,西藏问题,香港问题。这些我们统称为这种人权的问题,实际上在拜登新政府,它在各种各样的这种声明中也提到了,包括这个确认新疆着种族灭绝的事情,等等一系列事情,也都提到了,所以这里面就是说,当它的这种美国和中共国的这条底线立在这儿的时候,那未来的空间就不会很大,那包括这个国家安全顾问,就说我们现在的目标不是让高盛进入中国市场,是保证美国工人的利益,实际上这个也是在说,中共这个贸易战的绑架利益链条的这个供应链的一个事情,因为现在美国撕裂,很大程度上就是这个公务员中产阶级和华尔街之间的这样的一种撕裂。所以美国政府,现在新政府,你不管是哪个党,都需要去平衡这里面的利益。所以在这里面我们基本上可以看到,这个美国的新政府的这种意见,拜登也好,或者是民主党共和党也好,他们设定的底线,这个叫贸易的问题,人权的问题,这些问题啊,如果说在将来中共要和这个美国谈,要和美重新挂钩的话,那你就中共就需要在这些方面,至少要给美国跪下,那么这个也是一个两党的这样的共识,也就是说,中共你现在的这种要控制全世界,战狼外交,这种情况下肯定不可能让美国在这些问题上进行一个松动。那么第2个部分就是说,拜登他新政府这个谈判的空间,我们看他没有提到什么。这里面其实拜登自己呢,他在对于中共的这里面呢,他没有提到说这些,台湾啊,南海啊,这里面更加敏感的问题呢,特别是中共病毒追责的问题,他也没有提。那么反而呢,他是在提到,比如说我们在疫情啊,气候啊,这些方面可以和这个中共,如果符合美国利益的情况下进行合作,所以我觉得这一点就是他现在比较模糊的空间,它这些牌要拿在手上,还没有打出去,但是他要看,接下来呢,是这个和中共合作,好让中共给我这些利益,我把这些牌放了呢?还是说我用这些牌去打,去灭共了也好,那我觉得这个是他目前还在观望的事情。因为毕竟这个所谓的合作和竞争符合美国利益,是由拜登政府来决定的。所以在这一点说,在这一点上,他也给自己留了这种空间,当然我们说,如果说拜登政府最后走向这种绥靖的这样的道路,在这一条中共和美国的底线下,显然是不能满足习近平的胃口,那么习近平在接下来在这样的一种情况下,即使拜登绥靖,他也一定会把这个战争升级,他也要去拿台湾,拿下亚洲。所以说接下来这样的情况就是两种选择,如果拜登不灭共的话,习近平一定要这个,趁着这个拜登绥靖政策来灭美国,来灭这个拜登政府,所以基本上就是这样一种情况。所以说呢,无论是哪种情况,中共都是灭,只不过如果拜登不灭共,习近平把战争升级的话,那导致美国内部的重新一次大变革,那拜登政府将是一个最大的牺牲品,所以我觉得从这一点来说,那么拜登政府它的这样的一个政治选择,就在接下来就和中共这样角力的过程中,就显得比较关键了。好的,路德。

路德先生:好,我们看一下这个蓬佩奥最近采访怎么说的啊,蓬佩奥(说),这美国人民现在意识到新冠病毒本来完全可以避免,数以百万计的失业都是由于武汉病毒的爆发所致,导致美国普通百姓个人收入损失数千亿美元,是的,我一直都在说,如果你们希望你们的孩子,以及他们的子孙们,能拥有和你们一样的机会,认识到一个共产国家企图要超越美国,全世界都应该为此感到担心。那么你认为中国会尝试夺取台湾吗?美国会支持台湾吗?其实,蓬佩奥说,我们只需要听听中共领导人习近平总书记的讲话,在这一点上我们应该相信他说的是真的,我们要承认一个中国的政策,也是在法律层面上的承诺支持台湾人民。川普政府做到了这一点,我们对台出售了数十亿美元的武器以帮助他们保护自己,这才是正确的做法。玛丽亚,对台湾的错误做法则是采取绥靖政策或胆怯的态度,让中共认为自己可以随意霸凌我们或随意欺负,随意霸凌我们或谁欺负台湾人。然后我确定了在中国西部新疆啊,在中国西部新疆所发生的事实,事情是种族灭绝,这也是自1930年以来,我们从未在世界上看到的可怕暴行,你前面谈到的强迫婚姻,强迫妇女绝育,将人们拘禁在劳改营中,对这些悲剧全世界人民需要团结起来,对中共说我们必须停止这样对待这些人。布林肯国务卿也对此确认,他表示这是种族灭绝的行径,我希望全世界团结起来,反击当今在中国西部发生的这一可怕且卑鄙的悲剧。这个胡博士怎么看这个蓬佩奥在福克斯节目中的表态啊。

胡博士:我觉得这个蓬佩奥先生他的这个表态,实际上已经对这个拜登总统的一个回应,怎么回应呢?就是大家注意看他那个、其实我今天听这个拜登今天的讲话里面,他反复提到一个就是同盟者。所以我们可以看得出他的政策是要团结他的同盟,一起来抵抗中共,他的想法是这样想的,至少他觉得他可以做得到,但是事实上能不能做到呢?这个蓬佩奥已经说的非常清楚了,你这个是不可能做到的为什么?因为蓬佩奥先生已经跟中共打了四年的交道,这个过程中,他已经反复尝试过这些东西是不可能做到的,如果不强硬就一定会被他打回来,而且一定会蹬鼻子上脸。第二点,我觉得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实际上他讲到了什么叫符合美国利益?我觉得这个先决条件是什么?就是你中共你得回到二三十年之前,一九九几年的时候那个水平,我可能看交情放你一马。但是问题是现在有可能回到那时候吗?不可能。大家现在看首先就是中共觉得自己膀子壮了,而且更重要的一点是现在经济混不下去了,它不向外扩增,它不去奴隶其他国家的地方的人,它根本就无法去维持它现在这种、这种癌症型的这种畸形的经济,在这一点上它和这个美国的冲突,实际上我们可以看到它和这个拜登总统的这个冲突,这个政府的冲突实际上可能甚至比跟川普总统的冲突还要强,为什么?因为川普总统是我一切只要美国优先,你别惹我就行,你自己该干你的干你的事,你别惹到美国头上。对这个拜登政府来讲的话,你只要往外伸爪子你就影响了,你往东亚伸爪子,你就影响我东亚的同盟啊,你往欧洲伸爪子就影响了我在欧洲的同盟,实际上今天文贵先生也讲到了中共真正的意图,它是要做双边,就我拿下东亚,我拿下这个南亚,然后我拿下欧洲,然后甚至相当部分非洲还得两不相帮,然后我和你美国共治世界。大家听完这一点你还觉得就算是拜登政府他听完听他讲话,你觉得他所谓的美国利益他能符合吗?是绝对不可能符合。蓬佩奥先生已经说得非常清楚了,先不说他们对台湾这个政策,他们是非常认真,他们一定要把爪子伸出去,如果你不把他爪子砍断,那么你就只能是等事情发生以后再去收拾烂局了。这是我对这个事情的看法,谢谢。

路德:博博士你怎么看蓬佩奥对于这个在福克斯讲话,对于这个拜登政府的这个,他这个今天的表态啊,你是怎么看?

博博士:我觉得拜登政府肯定是压力山大,为什么呢?
就是说蓬佩奥国务卿他秉承的一贯的是鹰派的态度啊。第二就是说他跟这个中共是斗了好几年了啊,这个里面他就一直在这个里面是直接跟中共硬怼的这种人啊这种前政府的官员啊,这是第二。第三就是说他的这些观点,从玛利亚的节目、从这个节目里面都已经非常清楚的表达出来了,就是已经非常清楚的告诉世界知道了,假设啊我们假设,比方说拜登政府对中共采取怀柔政策,然后导致中共坐大,导致中共在这个亚洲像文贵先生说的一样,在亚洲在中东坐大,把整个美国的势力挤出这个亚洲区域,那蓬佩奥国务卿所做的这些东西就是当前的警告啊,你拜登不听就搞成这样的,那整个民主党的这个选情,整个民主党在这个议会,大家不要忘了中期选举也就一年多以后了啊,所以在这个里面会造成各种东西极大的翻转啊。而且这就是美国的两党政治的这个特点,就是说在野的下野的这个共和党和这个平民主义和保守派力量的这个官员,可以在电视上自由的发表自己的言论,而这个时候的话,如果被他们说中的话啊,那台上这些就是如坐针毡啊,这个屁股底下的可能这个这个啊叫坐锥子一样是很不舒服的一点。所以说在这个时候蓬佩奥国务卿通过福克斯讲话,我是跟大家保证,美国的就是现任的这个国务院的官员都会去看蓬佩奥国务卿的这些公开表达这些观点,美国现任国务院的官员都会去考虑啊。所以说从这里面可以看到,这就是美国保证它的这个政策延续性的一种方式,用在野党的这种实力以及包括媒体的这种力量来改正和修正现任政府的这样的一些错误,如果是他一意孤行的话后果自负啊,基本上是这样的一个意思。所以这个话可以看出来蓬佩奥国务卿他对于中共的所有的这些行为,这么几年以来他所对中共的、在美国的上届政府里面对中共的这个本质看得最透,认识得最清楚的一个官员。而且他是最早的说这个中共和中国分开的这样的一个官员啊,大家一定要知道。所以说在这个里面,他对于中共的这个本质以及中共的这种邪恶的这种目的啊,是了解的很清楚的,所以说在这个时候他所说的话,就算他现在是一个下野的官员,他通过媒体方放出来的话,美国政府也不能不考虑啊,一定会听的。

路德:对,是的,所以说啊拜登他的这个表态实际上意义不大啊,就是根本不是定下什么基调。因为拜登说白了他没有定基调的这个权利啊,因为大家知道拜登是背后的各个势力推举出来的,不是像川普总统这种啊,基本上啊就是在这个比较啊,就是稍微啊这方面的刺激,还能说有一定的自己说话权啊,但是拜登这方面,还是随时他会变,他会随时变化,这是第一啊。第二,更重要的其实啊,就是把这个最严峻的、中国是美国的最严峻的竞争者这个概念已经提出来了,这就是前面几年,八年前奥巴马的政府绝对不会提的这个概念啊,当时是战略合作伙伴。所以说最严峻的竞争者这个概念提出,在拜登啊这里提出来,这就已经让中共啊心里毛毛的,对咱们来说啊可能、我告诉你就算川普总统现在啊,现在在也不可能马上啊,马上就已经开战了,我就该干啥干啥,就不可能的啊,绝对不可能。他也是基本上时机不成熟啊现在,所以呢中共现在为什么时机不成熟?为什么呢?大家看到这个美国很多方面还是没有准备好,美国的民意也还是没有真正认识到中共的这种邪恶啊,至少现在民主党这一块有一定认识但是还没有全面。那我们再看啊,但是一切都在往好的方面去走,为什么呢?今天早上我们说啊这个英国BBC啊,报道的这个新疆种族灭绝的这个事情,然后这个中共外交部的汪文斌在答记者问的时候就否认这一指控,指责BBC发表虚假报道。发言人王文斌说没有对妇女的系统性侵犯和性虐待,中国在人权准则范围内经营所有设施,然后BBC的调查啊,这个所有的报道的人说我们有证据,报道揭露了什么?就是对着干啊。大家知道啊,英国政府部长周四在议会中表示,该报道显示显然是邪恶的行径。大家知道啊,这个我们早上做节目时候就说BBC的这篇报道能够出来就已经不得了了啊,因为中共渗透BBC啊,可以说是不比渗透CNN差啊,不比渗透纽约时报差,居然都出来了。并且这个汪文斌外交部直接否认这个,BBC还跟他们对着干,那可见在这里头啊,这个英国相应的媒体啊,已经和中共似乎在脱钩了。并且英国下架了中国环球电视网CGTN,中国就拿BBC开刀,这报道怎么说的啊?英国通信管理局周四发表声明,就是今天说啊,今天该机构取消了中国环球电视网CGTN在英国的广播牌照,指之前的一项调查认定,这家频道最终编审是由中国共产党负责,中国外交部今天宣布近日就英国BBC 1.29日播出的疫情假新闻向该媒体驻北京分公司负责人提出严正交涉,要求BBC公开道歉,并扬言保留采取进一步措施的权利。你看这等于说BBC现在和中共杠上了,英国啊这个通讯管理局,英国也和中共杠上了,这个英国被渗透的很严重啊,现在直接当排头兵。这个艾丽女士,你觉得这是这个又是一个演戏呢,还是说真正的是英国觉醒?

艾丽:我觉得这个不应该是演戏啊,就是说大家被强奸久了,以后总有一天是这个、强奸民意强奸她的思想总有一天他们要站出来,而且在现在这个时候,特别是我们讲到这个关于新疆的这个西方的媒体啊,最起码还有一个底线就是证据,因为大量的证据,我们看刚才这篇报道里面他讲到了大量的证据,就是在中方的这个汪文斌在回复的同时,这个BBC继续播报说他们采访了当时的一个维族的这个拘留所的这个警卫。这个警卫就是也说确实是挑年轻的女性对她进行这个性虐待,那么这个说明什么?就是说这种证据一个接一个的会出来,你否了这个我还有一堆呢,抽屉里一堆一摞子的证据在那里等着你来否认。所以就在巨大的事实的证据面前,我相信西方的媒体的这个底线就是说这个压力啊已经足够大,以及让它第一次能够拿出来就已经做好了后续准备跟中共怼的一个过程。那么你看这个警卫也讲了酷刑和剥夺囚犯的食物,就不让你吃饭,我关着你饿着你啊,我然后性虐待酷刑整个证据。它就是说在汪文斌回怼的过程中在否认的过程中,这个BBC继续在播啊,这个在BBC news里再继续放出更多的料来,所以看到这一点,就是说绝对不会后退了。那么在这一点上大家就看到这就是现在的媒体的脱钩,中共一定会找理由,就像我们之前讲,你只要加拿大一打击中共的人权,中共马上再抓两个加拿大在中国的人一样的道理,那么现在同样的手段,你BBC做了一个真实的报道,那马上就说BBC在北京的一个什么新闻是假新闻,我要对你进行审查,严正交涉。这些都是一种非常简单粗暴的这种暴力行为,而这个方法如果继续再这样使用的话,我相信接下来就是媒体脱钩,就是真正的让这些媒体觉醒,因为他们使用的方法让媒体人、媒体人士毕竟是一个发声的渠道,你惹毛了他们就会更多更多的证据扔出来的,所以我觉得在这一点上呢,中共的这个做法延续了一以贯之的这种流氓行径,已经彻底没有任何的偏差的无偏差同一个模式啊,复制粘贴式的这样的、在这个媒体上进行实施打击和制裁。那么另外呢,他让BBC督促驻京办事处啊,要不然就对你采取进一步措施。大家知道上一次是美国的媒体,这一次是BBC享受了、英国的媒体享受这个待遇,所以我觉得在这些问题上呢,整个欧洲的这个态度,包括今天我们看到马克龙的表态也是说这个欧洲的领导人感觉是被侮辱,被这个疫苗的假信息所蒙骗后感觉是一种侮辱,我觉得这种话能够在媒体上爆出来,其实都是一个态度,就是欧洲现在的这个方向,特别是BBC英国为主的媒体这样的一个方向。之前这个也在上议院开始进行讨论,要立法正式定中共的这个反人类罪,那么在这件事情上,我觉得是绝对不会退步的,路德。

路德:冠博士啊,我们核心来给观众们,给我们的观众们啊就是深入的来剖析。不要这个来回胡扯,这个就是什么意思呢?就是说这个BBC现在是吧,这个互怼啊,和中共的这种互怼。然后英国现在又把这个CGTN取消了这个它的牌照,这种现象啊现象的出现,冠博士你觉得这种现象的出现预示着、因为英国绝对的白左啊大本营,BBC也是左派的大本营,这个里面个BBC和中共之间,因为你看他对的是一个驻北京的记者,这里面啊英国为什么会这样站出来做这个举动?深层次的看看啊,看我们冠博士有没有什么好的的内容啊,给我们还能带来一些新鲜的东西好吗?冠博士:我觉得这个事情,它的一个本质就是说现在的一种媒体战在逐渐升级,因为英国它是这种老牌的资本主义国家,被中共强奸了很多年,那么现在到这样一个地步,说这个国家被病毒搞成这个样子,经济也不行,那你的这种国家的主流价值观开始被中共渗透,政客开始被控制,在这个时候,现在在全球激起的这种反共灭共的反弹力是非常非常巨大的。因为我们说这里面其实不是一个左右的问题,我们说西方国家的左右它是在一个这种民主法治的框架内说左和右的问题,那我们说即使西方的左派是比较偏社会主义的,但是和中共的共产主义它的这种本质的这种价值观也是差的很远的。比如说社会主义还是承认这个私有财产的,共产主义一点都不承认,那你的钱也是我的,我的钱也是我的。当然了,那西方现在左派还没有走到社会主义那一步,所以这里面巨大的价值观的鸿沟是存在的。很多时候说之前是西方的左派和共产党它在这个反对川普总统,反对一些右派势力是有一些利益的共同性的,但是到现在这个时刻,当我们说左派现在完全掌权了之后,面对国家撕裂的这种情况,不论是美国还是英国,它都面临这个问题,它现在必须要对中共这种共产主义价值观的渗透全面的反击。因为种族灭绝这件事情,我们就可以看到设置了西方不管左右派对于中共的一个基本的认识,基于巨大的证据,BBC这么大的媒体报出来,你中共外交部发言人还拿着这个被采访女士照片,还在说假话,还在传播假消息。那这种事情实际上和这种中共包括CGTN的事情结合起来一起看,这就是西方现在已经对中共的这种超限战已经是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因为我们说CGTN也是一样的道理,这个媒体战本质就是军民融合,因为CGTN表面上是一个私人媒体控制,但是英国把它下架的原因就是因为它背后实质上是中共政府在控制。所以说中共政府的这种掌控媒体、掌控舆论的这样的一种方式,是对西方的一种超限战,那么,当你的这样的一种超限战、我们说以前给西方输送利益的时候,但是到了现在这个地步,当你现在用病毒把这些国家一个个都击垮,当你这个真正的要占领亚洲,要占领台湾,逼到不得不反击的时候,我们就可以看到现在西方的这种主流的意识形态已经开始慢慢扭转了。所以这个是全世界的、包括四年之前到现在的一个灭共反共的大潮,是西方国家越来越意识到现在不是我要灭中共的问题,而是中共要灭我的问题,所以我为了自救我也要进行一个全面的反击,反击就从这个媒体战就可以看出来,媒体战就是这个第一步也好,或者开始也好,那么后面这样的反超限战反击会越来越多的,特别是在这种欧洲国家。

路德:胡博士来分享一下。

胡博士:我是这样看的,首先第一这里有一个问题我在想,就是我之前其实像这种非人权的事情在中国发生很多,外国媒体也知道,为什么就没有发生现在这样子的开打的事情。我觉得这里面可能有两个因素,第1个就是以前是没有渠道的,如果没有蓬佩奥国务卿定义了这个反人类罪的话,英国是不会开打的,或者是其他人是不会开打的,因为大家不认为这件事情政治正确。现在这件事去打是政治正确的,去打是正义的,所有的人就像这个一看到这个狗已经倒在地上谁都想上去踢两脚,你知道这事中共也没法在这个地方去给他做回应,因为你如果说、你不能说我承认我是种族屠杀,不可能承认的,所以两者之间就不可能勾兑了,这是第1点。第2点就是气氛已经到了,最重要的这个气氛就是全世界对疫情对它造成了巨大损失的愤怒,我们可以说当时在香港的时候,香港事件发生,记得香港法院通过的时候节目中就记得很清楚,以后就可以正好可以依法灭共了。因为这就是一个法案,但是当时为什么没有形成这样的事?我觉得就是因为疫情没有把这些人的怒火燃烧到足够,现在英国可能包括欧洲各个阵营都是憋着一股火,就是没有一场宣泄,正好你蓬佩奥先生把这个种族灭绝的这个定义给你头上,我就借着这个事情就宣泄出来,就可以给你开打,而且中共也没法在这地方跟我勾兑,这是这是一个。第2个我觉得从我看到一个很重要的一点就是依法灭共是可能的,今天文贵先生讲这个依法灭共三十条的时候,我当时还在想这个东西它可行性有多高,就是从这件事一下就证明这是可行的,这才是其中的一条啊,三十条中的一条,但是这一条打出去以后,大家看看现在发酵才多少天?就已经发酵到现在这个地步,说明并没有说让你真的派什么三角洲部队,这个比派三角洲部队还厉害对不对?三角洲部队你才能打多少的地方,这三十条法案下来,我一条一条法案就把你们勾兑的渠道斩断了,把全世界灭共变成了政治正确,气候全部改变,每个人都吐口唾沫都把它淹死了,所以说我觉得这就是可能给我们做了一个依法灭共的典范,看看依法灭共到底是怎么打的?这才是一条也给战友们信心,如果把那三十条一条一条我们把它推进让它实行了,事情又会怎么样?谢谢。

路德:其实我看到之前啊川普总统在的时候,对吧,这所有的事情啊,汪文斌他会说啊,这个川普是极右翼啊,一小部分极右翼啊,这个歧视华人或者对华的这种攻击,现在啊这边这个板子一抽,突然抽走以后,这边所有的啊之前攻击川普总统的这所有的、当他们一起上的时候,中共现在傻眼了,都不知道,哎,这怎么打?这等于说之前它可以把所有的责任全部攻到像班农啊什么叫做种族歧视啊等等啊这种角度,说他们是白人至上主义啊,然后这个右翼啊这种方面,现在板子一抽所有的一起上的时候,中共傻眼了,不知道咋处理,是不是?然后就是这些媒体啊像BBC啊包括接下来这些,包括现在英国的知道,因为他们看到这些东西都是之前要跟川普对抗,所以哪怕手上有这些东西它也不报,要玩政治正确。现在川普撤了啊,他们发现哎你手上不报的话,你没看现在没什么热点了,发现没有?CNN也是收视率下降了44%,这所有的人发现川普总统在这四年实际上是媒体的一个大盛宴,博博士你发现没有啊?绝对是这样,不管左派右派,川普发个推啊大家还激动的赶紧、所以呢,川普总统没声音了以后,包括CNN这个整个点击流量少了44%不到,这个少了一半,大家都需要川普总统,就等于说这个社会就突然间啊,就没有话题了呀。这啥话题都没了是不是?啊,然后你看所有的、你看现在所有的话题,你说美国内部的话题,也没啥话题,基本上没啥。就川普总统不发推了,他们也天天想着川普总统也盯不到了,是吧?无非就是弹劾,弹劾基本上不用说了,肯定过不了的是不是?因为共和党内部都已经、他们不可能有17个人站出来支持的啊,这个、然后,那不就是台湾、缅甸啊这些事情,国内的话你天天玩政治正确也没人去关注了,因为你政治正确多了,我告诉你,你玩到最后你玩的政治正确多了,大家也都腻了,基本上没新意了。因为你天天政治正确,你就像拜登说既竞争又合作,这就是政治正确的话,最后大家一定还是期盼,因为你现在总共才几天时间?才十几天时间,就整个至少媒体界就感觉冷清的已经完全一潭死水的感觉,是不是?

博博士:因为媒体是这样,媒体一定要有东西炒的,川普总统上台时候他不管是往哪边,他总是给媒体各种各样的这个炒作的材料,川普总统就是我那一站来炒我了,今天我发10个推有8个都可以让媒体炒一炒的,这就是流量啊,是吧?所以说这个里面大家一定要知道川普总统在台上的时候其实是一个娱乐性极强的一个总统啊,所以说媒体是非常的非常喜欢这点。但是你看拜登上来一遭老头子对吧,十句话讲不了八句讲不全的那种哼哼唧唧的,而且全部搞政治正确的一个老政客,对吧?是属于民主党的一个老党奴这种感觉知道吗?你像这种人他根本就没有话题啊,是吧?所以说这个里面来说的话,对于媒体绝对是灾难啊,但是大家一定要知道媒体炒作不了川普总统,他们可以炒中共啊,所以这就开始了啊。第二,大家一定要知道BBC啊,大家一定要知道BBC,我刚刚看到BBC跳出来,就BBC跳出来扒中共的时候,我说这下麻烦大了,为什么?BBC在英国以及在所有的英属的这个英联邦国家里面,基本上啊相当于央视,你知道吗?BBC当年、大家不要小看这BBC,当年拿的是就是皇家特许令啊,这等于是奉旨发推啊知道吧?所以说BBC是奉旨,奉了英国皇室的这个特许才开始做节目的啊,大家一定要知道,这是说明BBC的这个上层的这个他们的这个owner,是跟英国的皇室以及整个的这个欧洲的、欧洲的这个老的家族势力和老的这种贵族势力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啊,所以BBC在这时候跳出来绝对不简单。而且你看BBC跳出来战汪,这个汪文斌怼BBC,然后谁出来骂这个中国外交部?是英国政府官员啊,是经政府的官员出来骂中国外交部的,替BBC讲话,所以可见BBC在这个里面是非常不简单的一个行为,这是一。第二就是说当时中共做了很错的一件事情,就是说习近平开始搞香港,他先不管是他的那个什么习近平和他的女人们这些书啊或怎么样他搞香港。但是习近平治下他把香港的那个中英联合声明当做历史文件,完完全全给扔到历史的垃圾堆里面去的时候,狠狠的打了英国的脸啊,这一点中共绝对会后悔一辈子,为什么?英国它是一个、第一它是一个传统的这种老式国家,它是对于契约是非常非常的看重的,当年邓小平吐痰连这个撒切尔都忍了,为什么?要签一个好的契约,这个契约可以以保证香港的繁荣,但是你看你中共做了什么?就对于英国这样的这种传统的有骑士这个精神的这种这种传统老式的资本主义国家和老式这种贵族国家来说的话,这是绝对不可容忍的啊,这一点,只是时候未到,不是不报时候未到,这这球绝对会啊报,英国对香港这个问题绝对不会咽下这口气的啊,这是一;第二就是说大家一定要看到最近的这个军事行动,美国,虽然说他自己也在南海这边搞大规模军事行动,但是5月份英国的伊丽莎白女王号要开始印太部署阿,大家一定要知道,英国伊丽莎白女王号的印太部署他的这个随附舰队里面有美国的导弹驱逐舰啊,已经去了那个英国了,前两天刚出发的,而且英国伊丽莎白女王号航母上的舰载机有一半是美国的海军陆战队啊,大家一定要知道,这是一个英美联合舰队,联合执法,知道吧。所以说在这个时候香港的问题,英国绝对不会就这么就咽了这口气了。如果这口气咽的话,大英帝国的脸往哪里搁,所有英国跟国外签的这个什么条约什么的都是历史文件,都可以扔到历史垃圾堆里去,对吧,如果按照让中共把这个事情做了的话。所以在这件事情上面,在香港问题上面,英国绝对不会咽下这口气,所以说在这个时候拿这个种族灭绝和反人类罪出来跟中共直接开干,这跟这是等于是英国跟中共直接开干这个事情绝对不寻常,而且这是一件出其不意的事情,因为中共已··可能已经认为英国已经拿下了,是吧,已经没什么大问题了。但是这个事情突然出来的话,可以可见可见就是英国的朝野跟中共直接翻脸啊,这个问题是打中共一个措手不及,所以说这个事情在后面,我我觉得可能会变得很大,有可能是在这个法律层面向中共呃···就是要求他负责的这样的一个法律战的第1枪,由英国打响,这是我的观点阿,路德。

路德:你像这个刚才说啊这个所有的啊焦点都已经随着120之后,基本上已经没有了。像CNN直接它的流量,它在整个收视都降到44%,降低了百分之44,BBC也是一样,福克斯都是这样,所有的等于说这,大家知道,媒体这帮媒体,你说咱们比如说啊,从2万在线降到一万二、三,1万2、3,无所谓咱,毕竟啊咱本身也是以这个公益为主。但是他们这里头有多少人啊要吃饭的,你想想有多少?是不是。这些他不可能天天指望中共给他发钱养着他,是不是,他的流量的直接的下降就相互之间,现在等于说左派互相之间都在竞争,左派的媒体,左媒,相互之间比如说CNN下来44%啊、BBC下45%、那个下百分之多少,互相之间都要找热点,他一定要找热点,现在唯一的热点那不就是这个种族歧视,是不是,谁拿着了,他不报,回头纽约时报就会报或者是CNN就报,如果在之前,大家流量都很高,像CNN之前流量都很高,一没有节目做的CNN就开始骂川普总统了,是不是?一一骂川普总统绝对有人看(博博士:对,一试就灵)对,一试就灵,(博博士:骂川普总统就一试就灵,就就收视率的保证啊这是)对,这川普总统这没事天天老发推,发几十个,发几十个推,他随便找两三个推他都做能做一期节目能做能把今天的这个流量给撑起来,这就是真的是现实的啊,大家啊,是不是?所以你想想川普总统现在推特也没了,推特现在估计后悔的要死啊,绝对,川普总统推特没了,是不是?都不知道,你看,推特现在还有人还有人关注吗?太少了,是不是?整个媒体啊,你看现在整个经济,啥都不行啊,这个这个经济又因为疫情的原因,lockdown,什么餐饮的更加很惨,是不是,现在媒体又开始惨了,惨淡啊,是吧,然后然后这个这个只有互联网稍微好一点啊,那是别的都不行,这个时候,大家就知道,这个时候,这帮就知道,原来啊,那中共在这个时候肯定更加更加牛逼轰轰的跟他们说话跟这些,你要不要广告、要广告费就怎么怎么的?是不是,但是它内部的现在就等于说川普总统把这个板子一抽这几个人他们自己就慌了,绝对慌了,我告诉大家,他们就发现欸,没川普总统真不行,咱至少做媒体的发现没川普总统真不行,我跟你说,知道吧,这个时候未来你看这人从1···120之后现在是才14天,15天时间,大家觉得川普总统在的时候,欸,大家一个个觉得唉呀这个好热闹,那没川普总统的时候一个个很多基本上就死水,死水一片,无论是西方的政坛啊,还是这个媒体界,基本上都是。这个实际上其实就蕴藏着巨大的能量,大家感到没有?我想说这个,那历史啊,你看人类历史的进程都这样,都这样,是当在这个平静的时候后面一定有大事出来,一定有大事出来啊,这个在去去去年的115签了协议贸易协议之后,很多人,唉,这下没啥事了,你看这贸易战都快结束了,基本上也差不多了啊,没想到这个疫情出来了,是不是,这个119,而整个一年,所以啊现在就后面一定是有大事出来,所有人啊都在关注,你看2019年,那就是香港的事情,是吧,他们都有事干啊,这些所有的媒体刚开始没人注意到,后来全部都关注这个,基本上都是跟中共,这这几年所有的都跟中共有关系,你在2017年之前,基本上老外的媒体谁去追踪中共的事情啊,你现在你在谷歌随便搜一下,最火的所有的东西都是跟中共国有关系啊,所以这个压抑久了就要爆发,说的是这一段时间真的是,绝对是很,因为因为我这是有后台数据的,这个几年来的这个数据,我仔细在观察,我发现现在在蕴藏着大事出来,蕴藏着大事啊,这个艾丽女士你怎么看?

艾丽:对,这个确实是这个很细致啊,确实我们讲到在川普总统一停推了马上突然间就消失了,感觉到一种冷落。但是另外呢,我也想说,就是其实英美背后的或者说英国背后的这个真正的力量它能让BBC出来发声,其实也是整体的一个应该讲是一个互通,互相通气或者说达成了一致的共识的这样一个动作。另外不要忘了英联邦国家都是看着英国的,54个国家不是开玩笑的,这些国家的风向标啊,谁不看着英国的新闻,谁不以他的新闻为主要的这个媒体和风尚,所以英国的媒体BBC一曝出来,绝对是一个阵营的要要开动;另外我想还想到1点,就刚才大家在谈的时候,我就想到一战的时候,一战是什么?萨拉热窝的这样的一个大工啊,突然间这个被刺杀这样的一个非常偶然的事件导致了一个大的事件,就说往往在发生一个大事件(路德:对)呃···之前的这个导火索可能往往是出人意外的,不在你预想的这个时间和地点,我们都觉得现在应该是在美国,是吧,这这个应该发生这样更多激烈的这样的媒体战争或者一些动作,但没想到是从英国开始,英国开始BBC爆出来,而且在这穷追猛打啊呃···怒,跟这个跟中共两个就是完全杠上了啊,架起来了。所以看到这一点的话,你就觉得这个后边的力量的运作英美是一家呀,所以我觉得这个背后是有很大的一股力量在后面,那么媒体上呢现在就像呃··刚才大家讲的,其实我觉得更主要的是因为左派媒体一直在台下骂呀骂呀骂呀,你把人都骂走了,然后你上台了,你似乎环顾一圈,还找谁骂呢,骂自己总是不行的,(路德:对)那就是一定要找一个,对,标的,他把别人骂走了,这个时候不要忘了台下的依然是反共的,那么他把这个台上的骂走了以后或者说它成为主流媒体又回到这个局··媄光灯下的时候你你上哪里去找标的?你以什么来形成矛盾体?你要谈什么问题?那这个时候你还你你已经在主流媒体上,那这个时候就是之前要谈的这个目的帮就是中共,那么就成了他们必然的选择,他不可能骂自己民主党,也不可能再骂台下,因为台下的人已经被他骂到台下去了,他现在在台上了。那必须要找一个真正的实体的,那这个时候就是说所谓的台上台下左派右派都合起来灭共的时候,因为没有别的更大的敌人了,最大的敌人已经显现出来了的,路德。

路德:是的,这个因为媒体这个风向很关键,很重要,很关键。你看这几年啊,基本上啊,这个如果说咱们排个十大热点,就2020年吧,是不是,你看福克斯闫博士出来,你看多那个,后面又是这个三硬盘的事情,是不是,就全世界都在关注。反正呢这边只要那个,然后他们也有活干,CNN开始骂闫博士啊,说这个政治化,是不是,然后这个纽约邮纽约时报也有活做,也有活干,是不是?基本上都是围绕这个,别的基本上都是边角边料啊,没什么太大意义,BBC每天的一些边角边料啊,这里出个车祸那里啊什么参议员说个啥事,这都属于边角边料,基本上影响力都不会有太大的啊这种热的热度的东西出来。所以呢,这其实啊这我想说这1点就告诉大家,这个根据这种这种事物的这种规律啊现在都憋着啊有一个大事出来啊,这个大事,不可能没有大事的,没有大事,这帮背后的利益集团他都会创造大事出来,这就是这样的,大家你去看,这个是人类的一个绝对是一个共性啊,就是美国人、西方人也是一样,中共呢他就不希望你搞事,为什么呢?中共他是用超限战他就是给你渗透温水煮青蛙,他现在觉得这挺好的啊,各方面挺好的啊,慢慢的慢慢的,但是就是这这个感觉就跟当时啊这个阿拉伯帝国渗透到耶路撒冷一样,他实际上他已经在布局,20万大军天天呆在这个耶路撒冷外面,是不是?实际上这种大事其实就要发生,就是这个意思啊,这个冠博士,你来给大家用你的科学家语言来解读一下啊。

冠博士:是,如果如果我们去看这个120之前这个所谓的媒体的热点,其实所谓的热点也就是等于政治正确,那么之前呢反对川普总统是政治正确,那当然我们说这个政治正确的大氛围他是由这个利益集团决定的,因为确实这些主流媒体都是利益集团用来玩弄民意的一个这个最主要的一个手段,那么我们说之前虽然说这些主流媒体反川普那中共也反川普,但是他们这毕竟背后的目的不一样,但中共在在这个里面就搞错了,以为主流媒体和他一起反川川普,就认为这些主流媒体就完完全全和他站在一起了,所以这一点不完全是正确,只是说在某一个时间内在反川普这件事情上中共和他们利益是一致的,那么这个背后的利益集团,他们不喜欢川普总统原因是因为川普总统在很大程度上没有代表他们的利益或者说川普总统更多的和人民站在一起,不被他们操纵,所以说他不喜欢川普总统,而中共不喜欢川普总统,是因为川普总统他这个反共灭共的这样一个措施。所以说到现在转过来之后呢,那利益集团他们认为这个民主党上台他们认为一个老政客能被他们控制的政客拜登上台之后呢,这些主流媒体也也是它的这个风向也是需要一个变化,那么现在的情况是利益集团想要主流媒体为他们做什么,因为确实是不管利益集团再不喜欢川普,对于灭共这件事情上在很大程度上是是和这个川普总统的政策或者美国的大方向是有一致的,因为这就像我们刚才说的,西方的这种利益集团,他再堕落、再和中共这种沆瀣一气、再和中共勾兑,他的也是有这个底线,毕竟是由这个基督天主教文明2000年下来延续下来的这样的一个信仰的系统所维持的这个底线和中共是截然不同的,所以说到到现在这个情况,我们说是这个价值观之争也好,那即使是价值观支撑,社会主义和中共是共产主义他的底线也是不一样的,即使是这些利益集团想统治世界,他和中共这种残暴统治世界的这种方法也是不一样的,所以说现在呢这个利益集团他会利用这个主流媒体的,他他们认为解决了川普总统问题,那现在呢就要处理中共的这些问题,因为现在他们和中共利益是完完全全也不站在一起了。所以说呢在下面这个风向来看,我们就会看到主流媒体他在这种政治正确的大风向下,会对中共的一些事情,比如说种族灭绝的事情、比如说人权的事情、比如说不平等贸易的事情会进行一个猛烈的抨击,那么毕竟西方的利益集团也希望能通过这种压力让中共这个内部发生变化,然后再重新给他们跪下,就不说灭不灭共的问题,利益集团肯定是希望中共重新给他们跪下,希望中共内部发生变化了,所以这就造成了一个很大的问题,因为习近平总加速师他面对这种情况显然是他非常不满意的,因为他自己他自己这个内忧外患情况不说他,而且他还面临着一个20大的问题,那么20大其实距离现在也就不到两年的时间,那么如果说习近平想要这个无限连任的话,他必须在这个有限的时间内拿出这个证据可以服众的这种政绩在党内可以服众的政绩来去得到这下面人对他的支持,所以说那么在现在这种情况和美国重回以前在这样的时间内肯定是不可能了,这个通过和世界挂钩解决经济问题也是不可能了,所以他只能再继续升级战争的扩张,台湾也好亚洲也好,新加坡日本等等等等,所以说在这样的一种情况下,那即使说这个西方之前不想有大事,总加速师也会把世界搞出大事来。所以这是现在的这样的一种情况,就是这个战争又是处于这个升级的状态。所以接下来这个事情,这个中共和西方之间的角力会越来越激烈。好的,路德。

路德:知道之前啊这个大家都有川普总统川普往前面给他挡着,然后这边的背后啊始终给他戳他,啊,川普啊你现在不在了,那就戳拜登没人看啊是不是,天天批拜登这帮左媒批拜登批着也没人看,就批着也没人看,没人关注啊是不是,这个里头啊大家知道这个媒体的风向啊,很关键啊,媒体的风向,媒体的风向就决定了很多事的啊就这个走向,之前呢,之前这几年啊就是美国人突然啊就是西方世界突然切换到一个这种吵吵闹闹的感觉啊,他感觉不好,是不是,但是到那个感觉突然冷清下来啥都没有的时候,很多人感觉更不好,更慌了,心慌了。所以啊这里面,我就其实就告诉大家这里头有这种所有的东西,它会有东西有一个口子,去发要一定要发泄出来,一定要释放,咱不叫发泄,叫释放,因为之前呢是不是没有疫情,大家可以啊,晚上去酒吧是吧,然后该去看体育比赛,该看NBA该看英超,现在,基本上啥地方都没得发泄。之前啊,没地方发泄还可以在这个社交媒体骂骂川普啊,有左派骂川普,右派了就骂这个亨特拜登,来回胡扯一下啊。也也过过瘾,现在基本上啥都没了,大家看到没有,这就是问题,这就是问题,这啥都突然没了,这就是问题,我不知道大家明白这个这个道理没有啊,胡博士啊。

胡博士:嗯是的,其实这个啊川普总统这个时候突然离开了以后,大家想想其实所有的问题一个都没解决啊,问题还是留在那里,病毒仍然很猖狂,这个经济仍然很差,大家还是哪里都去不了,而现在以前所有的东西都是一股脑全推到川普总统身上。这是因为这个川普执政不力,所以哪哪都错了,但现在问题是这个拜登政府上来后说了一句话我不知道大家还记得吗?他说未来几个月这个疫情没有办法改变,该咋样还能只能咋样,这个东西是无可奈何的,当时我记得看到很多这个左派的推都已经忍不了了,他说这个你说当时说的Science控制去哪儿去了呢?科学你的科学哪去了呢?其实大家都有很大的期望,期望越大失望越大,失望越大了以后政府他怎么去诱导这个,他不能说我错了呀,那只能去找这个东西真正的源头是哪里啊,而且再想想这个不论是媒体还是这个这个社会上的这种怨气,之前的话总有一个宣泄口。现在你在美国,这个你总不能拿政治正确去说这个啊,这个这个拜登政府有什么问题,而且之前他们说了几次,发现都没什么人看,《纽约时报》还提了几次,那现在发现噢就是讲这个这个种族大屠杀就是中共的问题大家看,因为所有的人都受到利益损害啊,因为我们每个人想到自己不能出去工作,自己不能出去玩,有些人失去了工作,有些人是因为这个这个这个中共的这个它的这个贸易逆差导致的他这个企业的这个关键技术被偷窃,连苹果公司都被偷窃知道吧,但是以前这些东西帐都压在那都不算了,现在一下子川普走了以后,我们这些人的帐是不都得拿出来翻过来好好算一算,哪个东西都可能被当作热点宣泄出来,我觉得。

路德:大家知道这个问题啊,现在关键更重要的是中共又把自己搞的一枝独秀,是不是。疫情啥都没有,然后各个也不用戴口罩,哎就是正常出去吃饭,你这就是啊,增加仇恨,告诉大家啊。你看为什么当时啊这个这个我们之前说为什么西方世界当时有十字军东征,为什么教皇一声令下,各个,我们之前说啊,你只要去你就是骑士,这是一。第二就说白了那时候整个西方的社会他的那种就是很低流量的啊这种这种存在啊,就是,就是叫咱们就是古代说的日出日出而做日落而息的这种生活方式啊,大家憋的慌,说实话憋得慌。宁愿出去,为什么,这就是基督徒啊,就天主教在这欧洲它特别特别容易传播,因为它的这种文化适合他们那里是不是,宁愿啊十几年出去去东征一下是不是,也比在家里呆着,就跟现在这样,你说很多很多老百姓啊,在家里绝对憋的慌,我告诉你,现在再过过段时间啊,这个你一看啊,你中共CCP习近平啊,是不是,到处还指点这指点那,然后呢,你在这里啊还

博博士:不戴口罩。

路德:对,你还不戴口罩,你中共现在到处天天宣传,你看我们这里啊零感染啥都没了,哎,你要知道这一点啊,这个这个就跟当年啊大家知道这十字军东征的一个最主要的一个原因,博博士知道吧,就是阿拉伯国家太有钱了当时

博博士:对,因为它占据了这个丝绸之路的这个路口啊

路德:对,太有钱了,知道吧,他们跑到耶路撒冷,哇

博博士:拉仇恨的这等于

路德:对,就拉仇恨,他们所有人去了耶路撒冷,哇,居然这么繁华,这么富裕。回去以后个个都说那里就是天国,那里是天国,当时整个欧洲是很穷很穷的,我告诉大家啊,基本上都是属于很荒芜的地方,所以这就是啥,就是就是中共这种拉仇恨,现在之前呢所有人都懟着川普总统去了,现在川普总统没了,大家没地方可懟了,知道吧啊,是不是?找责任,都没地方可背了啊,你像拜登他要出成绩,你看他这几十个行政命令出来,一点水花都没溅起啊,是不是,我说什么水花,没人激动啊,有啥?什么什么奥巴马回来,对于整个社会来说起不到任何的作用,哪怕说啊这个为什么?你可以看这个整个媒体反应你就知道,你可以看媒体反应,这么远不如川普总统随便发个推所造成的整个社会的整个这种热度啊这种。大家知道很多人说这个是媒体热,我告诉你这个热度,其实就带来了一种希望。川普总统实际上就是通过告诉大家这个希望,就跟当年教皇去耶路撒冷一样的概念,现在突然间告诉你啊,耶路撒冷不用去了,你想想那啥概念,这所有的人之前啊吵吵闹闹啊,争着要去突然说啊,比如说两个人为了争一个骑士去耶路撒冷啊,能那一种荣耀,现在突然耶路撒冷不要去了,我们全留在当地,你都不知道,你本来是你的目标是争一个骑士,后来发现骑士也不用争了,骑士也没啥意义,你整个社会的运转的这个体系出问题了,这是未来大家可以看到,因为主要就是有这个疫情,你之前你可以什么?说白了大家去酒吧里头一起看球赛,你所有东西都可以发泄出去,说白了啊,是不是?大家网上约这个party那个party是吧?美国,因为美国以前他的这种西方人啊他们那种就说白了因为他追求自由,所有的他很多东西他就要及时释放,不释放的话,他积累下就会出问题的。现在等于说啊,之前这种利益集团觉得川普总统这个太过了啊,赶紧换换个拜登上来,稳一点,平稳一点,他觉得稳一点,但是现在又出了第2个问题出来,这是大家看到的,大家看到的啊,这个未来这个在积蓄这个能量,这个能量出来以后,事情不小啊,博博士,你你是怎么看啊?

博博士:这个我觉得这个里面啊今天这个事有意思了,就是说本来这个川普总统其实是在媒体前面帮着中共党挡子弹的,川普总统他一天到晚身上都是热点啊,所以媒体就盯着川普总统打知道吧,川普总统啊他说这个了啊,今天川普总统又做了什么动作是吧?他是一个一个坏人是吧?他又模仿谁了对吧?又又讲粗话了,又怎么样,好

路德:吸引火力

博博士:川普总统,对,他其实是在帮中共吸引火力啊。要不然的话,如果川普总统很老实的话说,是什么新闻热点都没有的话,那中共就会暴露在媒体的子弹下面啊窗口下面,现在好,川普总统下去了,一天到晚也不发推了,媒体现在要寻找下一个热点啊,所以我们要恭喜习总啊,他终于当选这个年度热点人物,现在所有的媒体都要找中共开始打了啊,刚刚看到,澳大利亚也开始是要要追责中共的这个这个啊种族灭绝和反人类罪的事情啊,所以说这个事情刚刚开始啊,所以说可见媒体它是这样,它一定要有热点,否则的话它一定要有起码它没有热点,它要炒热点出来啊,所以说从这点上面看的话,因为没有热点就没有流量,没有流量就没有广告,没有广告就没有生意吗是吧,这都是一个一环一环相扣的,而川普总统周身都是热点啊,这一点大家一定要知道,这就跟现在这个媒体的这种冷清啊,就跟那种说高潮以后这种冷落或者是什么什么川普总统之后的这种这个这个这个失落啊,大家都有这种感觉是吧,所以说这个时候现在要要知道了,真正的下面的一个一个一个这个热点啊,全球的这种新闻热点啊正在酝酿之中啊,我觉得这个中共这个反人类罪和种族灭绝是非常非常有希望当选的,因为BBC已经挑出来了吗,是吧?所以说从这个后面来看真的是中共这次又是打错算盘,把川普总统弄下去以后,自己将会成为世界媒体的热点啊,所以说这个习总真的是又又是加速这个油门上面又狠狠地踩了一脚,是吧,路德。

路德:是的,艾丽女士,最后总结分享一下,你想想你怎么看啊,这个关于这点。

艾丽:嗯,就是其实我们说水涨船高看到的是那个打川普总统的,之前都是川普说什么都是错的。这是一个主流的政治正确,不管他说对的还是错的,他都是错的,那这个时候他不发声了,水落石出,那么错的就是错的,对的就是对的,因为你看现在的这个整个的我们看到整个媒体和全球的这样在大选之后的这种挫败感和消沉意志的消沉,其实就是一种价值的失落或者流失。到底我们在寻找什么?就是刚才我觉得路德讲到这个问题,其实也确实是代表了现在的整个的一个思潮,或者是说你退回来了,你在缅甸问题上你发现这个大选包括美国的大选一切的民主的意志都可以操纵的时候,人们有两种选择,如果他能找到代表人替他们去发声,那么他们就尽最大的努力去发声,如果不能发声,那么就是消沉,就是这么简单,所以在这个时候如果是消沉的话,或者是说对主流的这个真正的价值观的挑战打痛了这个各个国家的信心啊,人民的信心的时候,我觉得这个是媒体不愿意看到,也是社会的这种真正的这个势力背后的这个经济的主导人员不愿意的。当人们没有意志、意志消沉的时候,就没有经济动力,没有消费没有活动,没有旅游出行,一切的热闹都没有了,那这个时候你这个世界,那你经营是要靠这些大家的情绪来赚钱的对吧,对经济的期待,我们为什么说这个希望这个太重要了,就像新中国联邦带给中国人希望一样的道理,就说我们因为有希望,所以我们一股劲儿一直顶着,那当这个世界的主流媒体都看不到希望,或者在这个这个看的太清楚以后这个希望的消沉,那这个就是最所有的经济实体不愿意看到的啊,就是没有没有希望就没有经营的热热情了吗?没有热情还有什么动力呢?怎么去驱动这个经济的发展和未来的这种经营活动呢?我觉得这是一个大问题,所以在这个这是一件事情,另外一件事情,就是中共给世界这些所有的消沉都要跟中共挂上钩,那么给西方带来的这种思考和真正的你最后要带要走一个什么样的社会体制,要带领全世界的人民走向何处,我觉得这些都是真正深层的这些,我们说沼泽地的主人也好,还是这些真正的这些定海神针,他们要考虑的问题,所以在这个时候引起热点,引起人们在正义问题上对事实真相的热点,就是水落石出以后看清楚什么才是我们应该打的,我觉得这个时候真的是啊,可能是不会等很长时间,所以这种平静它一定会被打破,而这个打破下面就是整个局势的变化,就不再是之前的因为川普总统最起码一段时间内不会出来成为热点,他已经彻底在推特上都被关封了吗Facebook。所以这个时候我觉得就是你自己打自己,还是你去打真相,真正的敌人,这是我对这个问题的分享。好,路德。

路德:这里头这个一个国家,一个社会的运转它一定得有个目标有个有个方向啊,这个如果没有,你看冷战啊,冷战之前那叫二战。二战的时候,美国发展速度最快,冷战的时候美国速度也快,因为它有个敌人有一个前苏联,赢了的时候,你整个它整个社会它会上升到一个新的台阶,但冷战之后啊,后来马上就是反恐,你看90年代到2000年啊,中间经历的小的那就是一个反恐,反恐之后基本上啊,你这个美国很多人说这个很平静啊,好像带来的这种虚假的这种东西啊这种平和的话语,没有那个实际上你就根本就无法去凝聚啊,很多人就不知道自由的民主人权平等的意义之所在,如果你没有一个对比的话,所以现在啊大家会看到回头看的就是川普总统他没有被把帮中共吸引火力的话,现在我相信很多啊,很多这些左派媒体都会都会自己重新审视,之前逢川必反,到底对还是错?是不是,跟中共到底要不要合作啊?现在静下心来,他们就是之前完全是逢川必反是不是?哪怕为了反川普,然后和中共合作勾兑都无所谓是不是,想方设法抹黑,反正啊,反正编故事抹黑,只要能抹黑的都有人看,反正就这个意思,哪怕帮中共说话,现在这个他们就会反省,反省之后,我相信接下来这个时候可能就会有真正的啊大事发生。好了,谢谢啊博博士,谢谢艾丽女士,谢谢冠博士,谢谢胡博士,谢谢诸位观众观看,别忘了点赞分享,今天节目就到此结束,再见。

 

更多路德文字版请看:GwinsGnews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喜马拉雅-华盛顿DC农场

喜马拉雅华盛顿DC农场,是喜马拉雅联盟总部正式认可的农场。如申请加入这个团队,可以通过以下方式联系 (Join Himalaya Washionton DC): 1. Discord 私信: 阿丙#8752 2. Discord: https://discord.gg/yGRdNdYU 3. E-mail: [email protected] 2月 0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