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鲁大学医生抨击福奇对羟氯喹治疗新冠的否定

新闻来源:《华盛顿检查家》| 作者:Michael Lee迈克尔·李 | 发布时间:February 01, 2021 /2021年2月1日
翻译/简评:clau | 校对:感恩 | 审核:万人往 | Page:拱卒

简评:

耶鲁的医学专家在福克斯的采访中直接质疑了安东尼·福奇博士,该专家的研究结果表明羟氯喹是早期治疗新冠病毒的有效药物,而福奇一直以来否定羟氯喹作为有效药物的观点缺乏证据。来自耶鲁的专家认为以羟氯喹为代表的一系列仿制药在治疗新冠病毒方面的有效性和用法被政治化了,因为这些药价格低廉,不能为制药企业带来巨大的利润。川普总统去年公开谈论羟氯喹的有效性,也使得此药的应用受到了更多的阻碍和打压。

爆料革命早在疫情爆发之初就广而告之了羟氯喹的预防和早期治疗作用。随着疫情的蔓延,更多有正义感的医生们也开始研究羟氯喹的疗效,并公开为羟氯喹的作用站台,最著名的就是“大胡子医生”(Dr. Zelenko)。我们的英雄科学家闫丽梦博士直到最近都还在不遗余力的向公众推荐羟氯喹。与羟氯喹的安全有效、价格低廉相对应的就是各大跨国药企上市的高价新药,以及最近副作用事件频发的各类新冠疫苗。CCP病毒对全世界的人们来说都是一场浩劫,但对于医药行业的企业来说确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一些检测试剂公司、药厂和疫苗企业已经赚的盆满钵满。资本家永远把追逐危机中的机会放在第一位,他们的贪婪和嗜血本性得以充分展现。目前疫情正在持续爆发中,再次呼吁大家要戴口罩、注意卫生,必要时吃药预防,不要打所谓的疫苗。

原文翻译:

耶鲁大学医生抨击福奇否定羟氯喹在新冠病毒治疗中的应用

耶鲁大学耶鲁大学哈维·里什(Harvey Risch)博士

耶鲁大学的医生将矛头指向了安东尼·福奇博士,因为这位传染病专家拒绝将羟氯喹作为COVID-19的潜在治疗方法。

“我真的希望福奇博士能在证据方面说点什么。他从不引用任何研究。很难知道他是否有任何证据。”哈维·里什(Harvey Risch)博士在出席英格拉汉姆·安格尔( Ingraham Angle)节目时对福奇否定该药物的说法表示。“我们发表的研究是对早期治疗的所有证据的整体回顾。”

里什继续指出,除了羟氯喹之外,还有很多有效的治疗方法。

“这不仅仅是一种药物,”里什说,“不仅仅是羟氯喹。有许多药物可以使用,正如我们本周所看到的那样……有一个全新的在早期治疗中起作用的药物清单。我们将它们联合应用以获得最大的好处。这就是我们治疗早期新冠病毒的方法,效果很好。”

“这是令人惊讶的,”里什继续说道,“一切都变得政治化了,就像老大哥在幕后用一个没人理解的剧本监视着每一个人的举动(老大哥源自小说《1984》)。这些药物价格低廉。它们是仿制药。没有人能从它们身上(药物)赚取巨大的利润,也许这就是底线。”

里什还针对拜登总统的新冠病毒应对团队和福奇的一些自相矛盾的说法,表示有很多“灰色地带”,没有人知道真正的答案。

“有很多灰色地带,缺乏具体的知识,”里什说,“没有人完全知道答案…新的病毒株——疫苗和自然免疫力似乎对它们有一定程度的免疫力,但没有对正常毒株那么多。这是否足够,我们需要疫苗的备选方案,这是我们基于以往使用疫苗的经验总结的。”福奇没有立即回应《华盛顿检查家》的评论请求。

里什的评论是在新的研究开始出现之时发表的,(这些研究)表明羟氯喹可能是治疗一些新冠病毒症状的有效方法。

“我们明确表示,我们不能推荐它(羟氯喹)。”约翰·瑟勒(John Theurer)癌症中心的淋巴瘤医生和结果和价值研究部主任安德鲁·叶(Andrew Ip)说,他帮助撰写了一项研究。“这只是一项观察性研究。我们只能在临床试验的背景下推荐它。在门诊环境中使用这种药物可能有好处。”

该研究是在11月另一项研究之后进行的,该研究发现“治疗过的患者住院的几率比未治疗的患者少84%。”

当时任美国总统唐纳德·川普在一次新闻发布会上提到羟氯喹的有效性时,羟氯喹成为了争议的焦点,导致许多医学界人士和媒体对川普的乐观提出质疑。各大科技公司也纷纷采取行动,对含有该药疗效的正面消息进行审查。

🔗原文链接

编辑:【英国伦敦喜庄园编辑部】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英國倫敦喜莊園 Himalaya London Club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2月 0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