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专题】 香港警暴实录 – 「监管之人,谁人监管」(九) 集体滥权和发泄

搜集\编撰:文燕

审稿:卡西欧 上传:文粤

2019年社会运动期间,香港不少示威区内出现了「Quis custodiet ipsos custodes」这句涂鸦,意为「监管之人,谁人监管」,而这句涂鸦正正点出了当时香港非常严重的问题:示威者上街抗争被警方以「暴动罪」控告,受害者变成被告被捕,但警察滥暴又有谁来拘捕他们呢?

「生命无分贵贱」,然而9名当值的警员并没有把对生命最基本的尊重给予「阿十」。

去年2月,深水埗警区在通州街公园进行代号「晴天」的反罪恶行动,有露宿者投诉被便衣警员用铁锤打烂露宿者的物品,其家当、罐头及油米散落一地,又被警员扯头发及踩下体等。 「阿十」是事主之一,更被警员「屈(冤枉)藏毒」,5月提堂时被当庭释放。警方5月就事件共拘捕9名警员,涉嫌「妨碍司法公正」、「公职人员行为失当」和「刑事毁坏」,全部停职,获保释候查,但始终未被起诉。

香港惩教署于2020年10月公布,一名在小榄精神病治疗中心还押候讯的54岁、涉嫌藏毒的越南裔男子,于囚室内以「长裤缠颈自杀」,送院抢救后翌日不治。事后证实,死者正是早前投诉警员「屈藏毒」(诬陷藏毒)的黎民十( Le Van Muoi )「阿十」。

9名警察涉破坏露宿者家当:关键原告「阿十」离奇死亡。

「长裤缠颈自杀」疑点重重

协助「阿十」跟进「通州街警暴事件」的立法会议员邵家臻接受媒体采访时称,以其过去多年探监和曾入狱的经验,认为「阿十」于囚室内以「长裤缠颈自杀」事件疑点重重。他称,小榄精神病治疗中心的囚仓均是单独囚禁,楼高七呎,四面墙没有窗口,根本难以吊颈。据他了解,囚友事发时仍未换季,「即使在本星期四去查询囚友,都仍然是穿短裤」,除非有非常特殊医疗需要,否则不会获派长裤。邵家臻又强调,「阿十」虽然有吸毒习惯,但精神状态良好,不相信他会轻生。

邵家臻续称,被送入小榄的囚友都在医疗观察名单(Medical Observation List)之内,按监狱规则,惩教职员需每15分钟观察有关人士一次,并在纪录册上签名确认。 「在如此紧密观察,莫说自杀,要自残都不容易」;而囚房的墙壁都有护垫的「棉花房」,必定有闭路电视24小时监察,有关闭路电视会保存30日。

康文署拒交闭路电视,为何?

「阿十」的「自杀」疑点重重,本来最能还「阿十」真相的应该是警方,然而,警方在回覆查询时一直托词「有关案件已交由屯门警区重案组人员跟进」,或说「有关案件仍在调查中,现正等候律政司法律意见」。警方以行政程序作为挡剑牌,一次次地把想替「阿十自杀」寻找真相的立法会议员邵家臻和媒体挡在门外。

邵家臻最难过的是,「通州街警暴事件」仍未查明。他指一直循《公开资料守则》要求康文署提供闭路电视片段,考虑以私人检控方式控告涉暴警察,但一直被康文署以案件「进入司法程序」而拖延。康文署一直拒交闭路电视供当事人查看,令「阿十」的死更添疑问。到底,闭路电视片段有什么不可告人的隐情?

「阿十」。

《警务条例》如同虚设

根据《警务条例》第17 条,警务处处长基于公众利益需要,若警务人员面对「纪律处分或刑事检控」,可要求停职,并按每宗个案指示最多扣薪一半,直至被定罪为止。惟该条文赋予警务处处长自行决定「不扣薪」或是「扣半薪」等不同幅度。但「阿十」案件涉案警员,始终未被起诉,更免谈处分。没有处分就是纵然,到底,警队里谁在包庇和掩护着这班集体欺凌一个露宿者的警员?日前警务处处长邓炳强说,警方非常重视警员的操守和诚信,作为警员违法罪加一等,又说作为警察更加需要「知法犯法」。正如警务处处长邓炳强说:「作为警察更需要知法犯法」,他们的确是「知法犯法」。

滥权和发泄

露宿者是香港社会最底层、最容易受欺负、最无力反抗的弱势群体。他们没房子、没社会地位、没工作、没钱,有不良嗜好、身犯疾病甚至有情绪问题,使他们与人相处困难重重。

「绝对的权力带来绝对的腐败」,当警权无限大,必会衍生一班滥权的警员。前年的抗争运动,防爆警员的棍子高高举起,重重地打在抗争者的身上,这到底是防暴,还是合法的发泄?

「恻隐之心,人皆有之」。但是这9名警员,以扫荡为名,打烂了「阿十」的家当,甚至对「阿十」进行袭击。我们想问,「生命无分贵贱」这些执勤的警员为什么会如此残酷对待一位露宿者?社会还有公义吗?

「阿十」案中这9名被捕警员的滥权和发泄,与警员棍打年轻示威抗争者的心态同出一辙: 认为抗争者破坏社会安宁、破坏社会秩序和反政府, 但是这些都是不能被接受的原因。当今香港社会「监管之人,谁人监管」?

香港警务处长邓炳强脱口说出「作为警察更需要知法犯法」,事后改称是口误。 (独立媒体)

【香港专题】 香港警暴实录 – 「监管之人,谁人监管」

【香港专题】 香港警暴实录 – 「监管之人,谁人监管」(一)蓝丝,你还要撑警吗?

【香港专题】 香港警暴实录 – 「监管之人,谁人监管」(二) 6.12 我牺牲了第一只眼

【香港专题】 香港警暴实录 – 「监管之人,谁人监管」(三)急救员的眼泪

【香港专题】 香港警暴实录 – 「监管之人,谁人监管」(四)生于斯,死于斯

【香港专题】 香港警暴实录 – 「监管之人,谁人监管」(五)黑暗中的黑色眼睛

【香港专题】 香港警暴实录 – 「监管之人,谁人监管」(六)骨折的花季

【香港专题】 香港警暴实录 – 「监管之人,谁人监管」(七)死因存疑

【香港专题】 香港警暴实录 – 「监管之人,谁人监管」(八)六四的子弹

【以上观点仅代表笔者本人 】

资料来源:自由亚洲电台立场新闻自媒体 (森直口快)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