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聊农村】鱼塘风波(一)

五月花写作组 | 作者:跟随战神 | 编辑:文合 | 美工、发稿:灭共小宇宙

1988年李福承包了村西的一片荒地,有20多亩地,经过半年多的忙活,变成了十几个大大小小的养鱼池。第二年春天,撒上鱼苗,就这样“李福鱼塘”正式开张了。

李福是个典型的农家汉子,黑黑的、中等个,由于早年在乡里开过车,在当地也算是“见过世面”。所以抓住时机,在村里包了块地,踏上了养鱼致富之路。鱼池虽然建成了,但是花光了他的所有积蓄,而且还欠了一屁股债,能够想到的亲朋好友都借到了,还好他开车的这几年帮助了不少人,攒下了好人缘儿,大家都愿意帮他。经过千辛万苦,鱼池总算建好了。

每到出鱼的时节他都会雇上几个伙计,出鱼、送货,一阵忙活,到年底算账,还算不错,小有盈余。随后他有开辟了一项新的业务:垂钓。渐渐地他的鱼塘在当地有了些名气,县城的许多人都会驱车来这里钓鱼,因为他的鱼又大又肥、鲜嫩可口。每到中午还会给钓友们提供免费的午餐,虽然只是简单的面条,但是客人从热气腾腾的面条中能感受到他的真诚。就这样,李福的鱼池越做越好,所有的欠账也已经还清,正式踏上致富之路。

可惜好景不长,在这个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富”,中共国体现的尤为淋漓尽致,一个普通农民哪能轻易致富,怎么可能让你致富,虽然李福还没有富,只是刚刚有了脱贫的苗头。

村书记的大舅子在李福的边上开了工厂,在当时的农村叫乡镇企业,做涂料生意,就是用于墙壁粉刷的涂料。村民们都知道大舅子的涂料厂是在村书记的关照下建起来的,土地白白使用、不缴费,盖房子的木料是村里提供,盖房子村民出力、村里出钱,就连水电都是村里无偿供给。在中共国这是普遍现象,但凡是个小小的芝麻官,都要把权力发挥到极致,用手中的权力换取利益,权钱交易、权色交易无处不在。究其原因,官员的权力来源不是人民,而是更大的官,所以官员只对上级负责,媚上成了大大小小官员的行为准则。媚上者必定欺下,媚上的动力有多大欺下的压力就有多大,媚上是为了得好处、欺下是为了捞好处。

这不,捞好处的来了,村书记通知李福:鱼池年底到期,明年不再续约,你的东西抓紧处理。这无异于一记晴天霹雳,李福惊呆了,明明自己的承包合同期限是30年,这才过了三年啊。“乡里有规划,土地收回”,村书记冷冰冰的话像刀子一样扎着李福的心。

村书记姓牛,在家排行老二,村民们私下里都叫他牛二。牛二果然不负众望,和水浒传里的泼皮有的一拼。中学时期经常打架斗殴,结果高中没毕业就被学校开除。混迹于社会后更是如臭鱼得污水,借着本家叔叔当村长的光,进入了村委会,混了个治保主任的差事。村里的领导组成一般是书记、村长(大多是书记兼任)、两个支委、一个治保主任,一个妇女主任,治保主任的职责是维持村里的治安,其实就是书记村长的打手,是维护书记村长的安全、恐吓村民的一条恶狗。自此,牛二开启了他欺男霸女的旅程,更可悲的是过了几年,这样的人渣居然入了党,并在选举中胜出,顺利当上了村里的书记兼村长,彻底掌握了村里的所有权力。

有村民评价说:只有这样的人渣才能入党,这话不无道理。中共国农村的现状是:大家族、大姓氏的人出任书记村长,这是一个普遍的现象。究其原因,一是大家族、大姓氏的人能够获得本族、本姓、本家的支持,在村里有较大的势力和话语权;二是入党已经被垄断了,虽然这个党不入也罢,村里的党员就那么几个人,只有本族、本姓、本家的人才能被支持入党,而入党的目的也只是为了把持权力、攫取好处。所以说,中共从最基层就已经烂了!这个庞然怪物说不定哪天就会轰然倒地。牛二就是在几个本族党员的支持下成了一个中共党员。

李福当然不同意,独自一人找到了乡里,官老爷们一句“村里的事找村里解决”,就将李福打发了回来。坐在鱼塘边的李福心急如焚,鱼塘里可不是一般的东西,那是几万斤欢蹦乱跳的鱼啊,怎么处理?!自打从乡里回来后李福弄明白了一件事:根本不是什么乡里规划,完全是村书记牛二捣的鬼。他越想越气,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随手抄起一把菜刀奔向村委会。

知道李福到乡里碰了一鼻子灰,牛二这几天正是春风得意。自从大舅哥说涂料厂的货供不应求,打算扩大生产,想再找个合适的地方,加大规模。两个人不约而同想到了李福的鱼塘。一是和涂料厂相邻,圈上围墙就是一家;二是,鱼池留一半填一半,填上的用于生产,留下的继续养鱼、垂钓。这样鱼池可以有一部分收入,更重要的是招待客户们钓鱼,这是留住客户、招揽客户的有效手段,两全其美。牛二和大舅哥一拍即合,牛二着手实施他的鱼塘侵吞计划。

也难怪牛二得意,事情进展的很顺利,乡里的领导他早已打点好了,当然不会出什么纰漏。李福虽然能干,但毕竟是个老实人。只要是老实人就意味着要受更多的不公和欺负,这在中共国几乎是普遍的现象。可悲的是,中共国老实人占了绝大多数,这也是少数的地痞流氓却往往能横行乡里的重要原因。统治者正是利用老实人的胆小怕事,一次又一次的欺负,一次又一次的压迫,一次又一次的收割。

想起那些数以吨计的鱼,想起两个嗷嗷待哺的孩子,想起年老体衰的父母,老实人李福急眼了,这是将我往后死里整啊!李福实在忍不了了,气冲冲的李福握着菜刀来到了村委会。

(未完待续)


更多文章欢迎浏览波士顿五月花GNEWS官方号

更多直播欢迎关注GTV官方号五月花之声五月花讲堂

欢迎加入波士顿五月花农场,订阅我们的官方推特账号官方油管账号

+3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