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战略中心警告与中共国或俄罗斯的核战可能切实存在

【日本大阪方舟农场】作者:比尔·格茨 翻译:瘧垬小油鍋 校对:文小律  

 美国必须做好准备以应对与中共国或俄罗斯之间爆发的核战,同时应该寻找额外的手段以震慑这两个刚刚获取先进战略核武装备的国家。依据关于全球核武实力的重大审议报告,美国战略指挥中心的司令官随即作出了如上的警告。

查尔斯·理查德上将,在当前的美国海军智库的《推进》周刊中进行了陈述,用直白而详尽的评估指出,后冷战时代无核军事冲突思维所引导的奢靡生活不能继续延续下去。

“这是一个切实存在的可能,和中共国或俄罗斯的局部的危机有可能将迅速扩大到引发核武器参战的冲突,在他们意识到常规战争的失败会威胁到自己的政体和政权。”这位四星海军上将写到。

五角大楼必须将有关核武的原则性假设,从“近乎于不可能”转化到“核武部队随时可能参战”,他在这次调查中敦促。

政府和军事领导层需要更深入地认识核武冲突的新生危险,并且在必要的前提下,重塑一个核武对抗的战略概念,以维持本国核威慑能力。

当前中共国和俄罗斯高阶战略力量的军事部署正在迫使美国采取更强势的措施,从而增强反制他国威胁的能力。在各个局部危机中,甚至是终级的核战争中,以前所未见的方式震慑两个对手国家,理查德上将在此提及。

“直到我们,作为一个(国防)部门尽管难以统一意见,但至少能够理解我们自己面对的是什么,以及我们应该如何应对它的存在。由于实施力不从心的军事计划和制定无足轻重的行动目标,我们正经历着莫大的风险” ,理查德上将辨析说, “缺乏应有的改进,我们一直在执着于为假想中的冲突做准备,而非事实上所要面对的情况。”

莫斯科和北京近几年来在核武器和战略打击的能力上耗资巨大,用于遏制美国的行动,测试盟军的反应,甚至“超越曾经的我们——包括核武器的使用”,理查德上将说。

在一次采访中,理查德上将解释道,自己在九月创作的专题,就是为了激励海军领导层重视威胁日益加剧的外部环境,并且向国民的领导层提供最为恰当的军事建议。

“在当下充满竞争的时代里,最晚直到这个年代末,我们国家将首次同时遭遇两个核打击能力与美军势均力敌的对手。”他告知华盛顿时报的采访者。

“我们设想过现有的战略性威慑力在未来仍能存续,但是在外部威胁形势改变时,这种设想可能不再符合事实”,他补充说,“我们需要全方位地考虑21世纪的战略威慑方案,充分筹划以响应来自多种领域的威胁,籍此保证我们国家和盟友的安全。”

战略核武军备竞赛应当被视为常态,以在各竞争国之间保持相对优势,而美国在此谋求并扮演主导的角色。

数个方策和构想已经被起草以处理当前的挑战。但是其中鲜有方法能够架设一种合理方案以保证美国的军事优势,他补充说。

“作为一个政府部门,我们要合理建立行动上统一的步调来面对俄罗斯和中共国的敌对活动,另一方面也要明白对它们各自需要不同的手段来进行震慑,并且将这种思维方式尽早整合到专业的军事教育中。”理查德上将说道。

战略指挥中心已经重新开始思考威慑手段和改良后的评估机制,称之为“战略威慑失效的风险”,用于协助日常事务。

五角大楼仍需要改善对新型装备和系统的采购计划,而且需要提升指挥控制系统和网络情报处理能力。

“我们必须通过了解对手的危险程度和他们的决策规律,来适应今天的战略形势”,理查德上将说,“我们同样必须面对拥有核武器的对手,并接受大国军事竞争的冲击。”

说到底,认清威胁的本质才是关键所在。

“直到我们能够广泛认识到这种危险是什么,以及我们该做什么,我们一直冒着尴尬的风险——或者更坏——处在被我们的敌人所左右的境地。

中共国——一个“战略对手”

          理查德上将说,中共国对核武装备的建设已日渐促使北京成为美军名副其实的“战略对手”。

北京的武力“不应该被错误定义为“次要附属”的选项”。

就像俄罗斯,(中共国)表现得异常敌对,以挑战民主价值观和重塑全球经济秩序,谋取其自身利益。”他说。

“中共国在各个领域里仍然持续着的科技飞跃的势头。”他又警告说。

“就常规武器系统而言,他们持续投入众多的资源研发高超音速和尖端导弹系统,且在同一时间内扩充其太空和反制太空的军力。”

太空军事系统已经能够向中共国提供对其军力实施全球化的更加优越的指挥控制情报体系。中共国在南中国海具有争议的人工岛礁上也部署了多种相应的武器系统。

“类似俄罗斯军队,中共国解放军的空军和海军也敢于骚扰在国际共有空域和海域执勤的美国战机和部队。”他在此提及。

中共国一直在重点投资核武装备和相应的两种核打击配套设备——陆基洲际弹道导弹和潜射导弹,之后将很快与中共国最新研发的远程轰炸机一起形成综合打击的力量。

中共国的战略部队在完善军事响应能力的同期,也建立了前段预警与指挥控制综合能力。中共国军队的核武储备扩充到两倍多,远超预期的数量,这位上将提及。

“中共国的核武储备预计将要翻一倍——乃至达到三倍或四倍都有可能——就在下一个十年”,理查德上将如是说。

中共国在战略上使用的骗术意味着美国应当依据北京的行为来评判,而非参照空口无凭的政策。

就其宣布不首先使用核武器的政策而言,中共国大规模制造导弹和其他战略武器动作已经显示出二者的“不一致性”。

“尽管(中共国)从上六十年代开始就维持了“不先手”的政策——强辩称其绝不会抢先动用核武器——然而其建设尖端打击能力的行为足以终止对其的信任”,理查德上将坦言,“这个政策随时可能会风云突变。”

另外,中共国正在加紧建设实战部队和能力,与此同时“其运作的行为却已经背离了最低拥核战略准则,借此得到了所有主动权,包括有限应用(核武器)和克敌先机的能力。”

对恐怖袭击的关注和震慑

         面对批判国防部拘泥于冷战思维的声音,理查德上将十分愤怒,辩护说真正的挑战来自于当前“判断生存安危时,不再考虑潜在的拥核敌对势力”的內部状况。

整整两个十年将反恐作为军事重点,导致忽视核冲突爆发的危险後果正日趋凸显。

“近来打击无核武敌对势力的经验使我们相信,使用核武器是不可能甚至无需考虑的”,他说,“在战略指挥层面,尽管评估动用核武器的可能性很低,然而并非“毫无可能”,尤其在危机将临,当拥核的敌对势力继续在建设其核能力,且籍此施加国际影响力的时期。”

一场核武冲突肯定会造成劫难性后果,而这必须被郑重评估。

自从911袭击以来,美国一直着力于反恐行动,以致中共国和俄罗斯乘机扩充了他们的核武器库。

理查德上将说,这两个国家“已经开始自冷战以来前所未有的权威和恫吓,侵略性地挑战国际规则和全球和平——某些事件中,使用了超越冷战的方法,比如网络战和太空战。

他指控中共国和俄罗斯利用这场全球瘟疫来推进各自的国家战略部署。

“这些行为极具不稳定性,如果不加以检点,将会激化超级大国之间发生危机和冲突的风险”,他说,“我们必须通过竞争来对他们的侵略行动作出回应;向他们的动机做出退让,将可能导致他们形成美国不愿或不能应付的错觉,因而导致他们更加嚣张。”

美利坚的盟友也可能误解美国的不作为即是无意或无法胜任战略竞争领导人的表现。

被动接受来自中共国和俄罗斯战略威胁的“醒酒方式”,将引发美国战略实力影射被抵消的后果,这原先是美军优势所在,他补充道。

一个没有被美国响应的敌对行为终将迫使美国接受结果,或要聘用更多军队去纠正当下的错误,或是接受一个新式的美国“标准”。

俄罗斯——“侵略式现代化方针”

         这位上将表示,俄罗斯对其核武部队实施“侵略式现代化方针”早已十年有余,內容包含反导条约未曾限定的中程和短程导弹。

俄罗斯也在制造新型的轰炸机,洲际和潜射弹道导弹,以及核潜艇。还有核武部队的基础设施,比如预警与指挥控制系统,也接受了升级。

莫斯科的现代化方案已实现70%,而且将在少许几年后完成,这位上将讲到。

除了其传统的战略建设之外,俄罗斯同样致力于建造新奇的战略武器——包括高超音速地效飞行器,贫铀载核鱼雷,以及尖端巡航导弹。

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丁在2014年武装占领克里米亚期间宣示了莫斯科的核武实力。这种威胁的态度从普丁告诫敌对挑战的“措辞和举动”中都能充分表达,他强调。

俄罗斯的部队甚至在从事挑衅美国战机和战舰的军事活动,甚至发动网络攻击,就像最近被侦测到入侵美国政府网络。

另一个忧心的迹象是,莫斯科正在测试反卫星武器,不惜“危害国际太空资产”,理查德上将这样表述。

“全局而观,这些行为表明俄罗斯在竞争中始终带有进攻性的意图,并且无视国际准则。”他直率地指出。

原文链接:https://m.washingtontimes.com/news/2021/feb/1/charles-richard-us-strategic-command-chief-nuclear/

+1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我是1,小一
20 天 之前

加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