驱逐孔子学院后,美国从台湾寻求中华文化的替代

新闻来源:NIKKEI ASIA《 日经亚洲新闻》| 作者:NICK ASPINWALL 尼克•阿斯潘沃尔 | 发布时间:2021年2月2日

翻译/简评:wmorpho|校对:SilverSpurs7|审核:万人往|Page:小雨

简评:

由于对学术自由的担忧,中共国的孔子学院在美国的大学校园中被关闭,因此美国驻台湾最高代表正在呼吁讲普通话的民主台湾来填补中文普通话教学这一空白。这为全球各国树立了中文普通话教学的一个典范,随之会有其他民主国家效仿美国来邀请台湾替代中共国,开始从意识形态上驱除中共国。

30年前,美国大学和地区图书管的中文藏书大部分来自台湾和香港,那些书籍内容广泛丰富,无论是历史还是文学,真正颂扬的是中华传统文化的核心——仁、义、礼、智、信。后来,美国大学和地区图书管的中文藏书都逐渐地被中共国的大外宣书籍和影视剧所取代,现今已经很难看到来自台湾或香港的书籍。中共国在意识形态上下的本钱和功夫是有成效的,例如,“九指妖”之所以能兴风作浪、妖言惑众、伤害无数,除了她自己作恶,还因为有产妖的土壤与气候,使得受害人失去了分辨妖魔的能力,失去了中华传统文化的基本核心——仁、义、礼、智、信!推动与宣扬中华传统文化,光靠台湾是不够的,需要我们全球热爱中华传统文化的每一个人的鼎力推广。

灭共,不仅仅是要解除共产党这个组织形式,还要从意识形态上彻底除去CCP的毒素,不然,灭共就会成为空中楼阁,你永远也摆脱不了中共的控制。即使中共被灭,你也摆脱不了“九指妖”之流的欺骗与控制。我们要从自身做起,去除假大空,重拾仁、义、礼、智、信,真正的让世界了解中华传统文化的魅力与伟大,让全球的华人能够重拾尊严。

原文翻译:

由于中共国孔子学院在美国被关闭,美国请求台湾填补空白

美国大学为普通话学习者寻找替代方法

2018年12月,代表们参加了在中国西南四川省成都市举行的第十三届孔子学院会议。©美联社

纽约——由于对学术自由的担忧,中共国的孔子学院在美国的大学校园中被关闭,因此美国驻台湾最高代表正在呼吁讲普通话的民主台湾来填补中文普通话教学这一空白。

美国在台研究所所长布伦特•克里斯滕森(Brent Christensen)告诉《日经亚洲新闻》,台湾可以在满足美国学生学习普通话的兴趣方面发挥“主角作用”,并应借此机会大力宣扬台湾的文化和民主。

中共国的孔子学院在美国校园内提供普通话语言和文化课程,由于担心中共对美国大学学术自由产生影响,各大学正在迅速关闭孔子学院。去年八月,美国国务院将孔子学院的总部标记为中共国的“外国使团”,更加速了孔子学院衰落。

克里斯滕森说:“中共认为台湾以及许多其他议题在政治上是敏感的。然而,中共国的敏感性不应该决定美国校园的学术环境或课程。”

相反地,他说:“台湾与美国一样鼓励并确保知识和学术自由。”

去年启动的美国台湾教育计划为两国提供了一个增加教育交流的框架——通常这是一个轻量级的政治议题,但由于华盛顿终止与北京的教育联盟的举措,使得这一框架具有重要意义。

尽管双方尚未敲定这项启动的规划,但它已经导致双边教育计划的扩大,这将使更多的台湾教师前往美国教授普通话。

克里斯滕森说:“从台湾老师那里学习普通话,意味着学生是在没有审查或胁迫的环境中学习普通话。”

孔子学院自2004年成立以来,一直饱受争议,原因是它被指控审查诸如台湾和西藏等敏感话题的教育。

这些学院的职员也被指控企图影响其附属大学现有的亚洲研究课程,尽管他们在学术上是分开的。

2018年,国会通过了一项支出法案,美国国防部削减了在托管孔子学院的大学中为中文课程提供的资金。此举导致数十所大学关闭其孔子学院。

2020年8月,时任国务卿迈克•彭佩奥(Mike Pompeo)称孔子学院是“推动北京在全球进行大外宣和恶性影响运动的实体”。

中共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10月份在北京对记者说,孔子学院“为世界人民学习汉语,了解中国,加强中国与其他国家之间的文化交流提供了桥梁。 ”

他说:“出于意识形态上的偏见和政治上的权宜之计,彭佩奥等美国政治人物通过抹黑孔子学院并干扰其正常运作,有意破坏了中美之间的文化和教育交流与合作。”

根据美国国家学者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 of Scholars)收集的数据,目前,只有55所美国大学仍开设孔子学院,其中大多数是公立学校,他们缺少资金来源。

美国去年还结束了在中共国和香港的富布赖特(Fulbright )交换计划,引发了台湾对富布赖特计划的高度兴趣——这可以增加美国在台的资金注入。

2011年1月21日,中共国前国家主席胡锦涛,左边,参观位于芝加哥沃尔特•佩顿学院预备高中的孔子学院。©路透社

台湾富布赖特计划负责人林丽莎(Lisa Lin)表示,在2021-2022学年,将有多达60名台湾人在美国大学教授中文,而2020年为39名,2019年仅为25名。

林说,在过去的几年中,这些助教“受到本地教授的邀请,讨论有关台湾社会,台湾社会运动以及台湾和中共国之间的文化差异。”这使他们有机会分享有关台湾社会的诸多方面的话题,从土著群体到台湾的向日葵学生运动。

富布赖特台湾执行董事兰德尔•纳多(Randall Nadeau)表示,从2018年到2021年,申请富布赖特台湾计划的美国人的数量翻了一番。

纳多说:“我们当然看到了美国对台湾的兴趣越来越大。” 他强调:“中共国对学术研究的限性越来越多,台湾成功地处理了这次疫情并获得了国外的高度关注。”

台湾和美国已经在其他教育计划方面进行了多项合作,例如与AIT共同启动的人才网络计划以及美国大学的多项台湾研究计划。

尽管台北可能缺乏涵盖北京孔子学院范围的原始资金实力,但专家认为,那样做反而是不明智的。

华盛顿大学台湾研究计划助理教授詹姆士•林(James Lin)表示,台湾可能会效仿韩国和日本的模式,它们通过无条件的学术赋予在美国建立学术影响力,而不是效仿孔子学院的强制与霸道。

自1972年成立以来,由政府支持的日本基金会(Japan Foundation)就资助了美国大学的日本语言和文化的学术计划,而韩国基金会(Korean Foundation)自1991年以来也做了相同的事。台湾已经通过华盛顿大学的自有资金支持开始了类似的计划。

詹姆士•林说:“如果台湾外交部想复制孔子学院的模式,仅用台湾来替代中共国,那台湾也会遇到干涉学术自由的问题,就会面临与孔子学院相同的命运。”

他补充说:“资金可能是一个长期的问题。它必须没有政治上的限制。”

林说,他还没有看到美国大学的管理者对建立台湾相关的课程感到抵触与恐惧。

在欧洲和澳大利亚,那些开展了与台湾有关活动的学校收到了中共国大使馆的来信,扬言要进行报复,例如禁止中共国的留学生进入这些大学就读。

伦敦大学SOAS台湾研究中心主任达菲德•费尔(Dafydd Fell)说,为了加强台湾的国际教育影响力,台湾政府和私人的计划倾向于“分散而不是集中”,从而形成“许多短期的海外台湾研究计划”。

他说:“国际性的台湾研究项目比过去更加多样化和充满活力,但是许多中心或计划运行并不十分稳定。”

他补充说,无论如何,台湾的全球教育计划目前是“相当健康的”,并且可以作为中共国和香港的独裁政治环境的替代者而受益。

费尔说:“对台湾研究的需求在某种程度上取决于我们如何设计台湾或设计台湾研究计划。但是它也需要台湾的支持,关键是长期和有针对性的资金支持。”

🔗原文链接

编辑:【英国伦敦喜庄园编辑部】

+2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英國倫敦喜莊園 Himalaya London Club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2月 0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