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友寄语】:教育不应沦为政治的工具

编撰:心听见

教育,通常有广义和狭义两种概念。广义的教育泛指一切传播和学习人类文明成果,即各种知识、技能和社会生活经验,以促进个体社会化和社会个性化的社会实践活动,产生于人类社会初始阶段;狭义的教育专指学校教育,即制度化教育。广义的教育则包含社会待人处事的方方面面,例如家教、礼仪等文明与社会的教育。而中共就是用狭义中共特色爱国教育,有目的,有计划,有组织的通过学习教育工作,对受教育者的身心施加影响,有目的用意识形态控制人民思维。

图片:Telegram-反送中 文宣谷

所以,在香港通识科的改革引起广泛的争议,而香港回归之后,反对中共洗脑意识形态爱国教育,一直以来都是香港人坚持原则。然而,中共想改革香港教育也是贼心不死。在香港反修法至今,因为那些不畏强权暴政的年轻人站在最前线,使港共政府和中共组织更将矛头指向通识教育。当前的社会矛盾不断激化,不正是邪恶中共实施暴政取代民主言论自由法治体制,破坏《基本法》和“一国两制”而造成的吗?强制推行只会进一步激化社会矛盾,把一切社会矛盾归咎于人民和通识教育,只能说港共政府中共的邪恶,无耻至极。

当然,港共政府中共组织多年的政治教育改革,终于在国安恶法的带领之下,得以实现。然而我们见到邪恶的中共把教育工作者带入到政治斗争中,使最终受到伤害的是那些下一代。中共根本就没有尊重教育工作者,只是进一步的正在摧毁教学的专业,企图用政治来控制教育制度,把学校变成政治宣传洗脑工具,形成中共意识形态洗脑的一言堂。

在独裁者中共统治范围是不允许有民主言论自由的法治制度存在。经过反修例风波后,而香港人捍卫民主自由不屈服暴政的抗争,世界瞩目。使极权暴政中共,颜面无存,从而导致中共进一步对香港各个方面,针对性的打压。

图片:Telegram-反送中 文宣谷

而中共在中国71年的谎言愚民政策治国,我们可以看出来,经过几次中共邪恶的整肃运动,从小的意识形态洗脑,人民基本没有了独立思考和明辨是非的能力。而有着西方民主自由制度的香港,曾经就是中国人寻求民主自由,逃难的避风港,老一辈的香港人都知道中共的邪恶作风,所以当中共要将中共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取代香港原有的民主法治体制时,可以见到,香港人义无反顾的走上街头,进行捍卫民主之地不被暴政吞噬而抗争。

图片:『立场新闻』2019年9 月 4 日,小西湾多间中学默站,筑成过百人人链

而且,只有极权暴政统治者才会将政治凌驾于教育之上,把教育变成政治工具。因为他们惧怕人民有独立思考能力,所以禁止人民应有的言论自由的选择,害怕人民知道他们无恶不作的事实,谎言背后隐藏着邪恶和腐败。

所以,暴政独裁者只能把老百姓的思想进行意识形态控制,被他们永久的奴役,这样就不会对他们政权有所影响。而港共政府及中共官员的子女都送去西方民主自由有通识教育的国家留学,为何不是选择共产主义特色有爱国主义教育的国家,比如朝鲜?好明显,就是通过下一代的洗脑教育抓起,把人民反抗之声消灭。

以上观点仅代表笔者本人

资料来源:维基百科

复核:文乔 /上传:文粤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