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超限生化战:一个至今仍被忽略的关键角度与四个实施攻击的可能性细节

作者:Xingfffooo

内容摘要:对CCP病毒的追查和追责,除了来源和动机,还可以投放方式方法入手,本文从四个方面剖析中共实施攻击的相关细节。

闫丽梦博士在她的两份报告中,从科学和情报的角度不仅严谨地论证了CCP病毒来自中共实验室,而且界定了它是中共军方的生物武器。然而,在中共的全力掩盖、百般阻扰,以及花拳绣腿的污蔑性攻击下,两份重磅报告并没有引起全世界一致的惊醒和反击。为什么?除了因大多数民主国家长期政治投机而培养出来的政客的无知和懦弱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实锤的病毒来源证据需要深入中共的腹地才能调查和取证。

目前,尚没有一个伟大的政治家或利益集团,敢冒着开战的风险逼迫中共打开大门。最近,WHO又与中共合演了一出戏,在中共的收买和恐吓面前卑躬屈膝,急不可耐地帮中共脱责。虽然他们的造假和做秀伎俩并不新鲜,但在中共对主流媒体和社交媒体的掌控下,肯定会有不少人被蒙骗而对中共的看法出现动摇,一些意欲与中共勾兑的政客也多了一个借口。难道世界真的束手无策,从此不得不为疫苗或解药而屈服于中共吗?

非也。还有一个可以查明病毒来源和实现向中共追责的关键角度,不知道为什么一直被人们忽略了。试想,CCP病毒既然是超限战的生物武器,它必然是通过精心设计的方式方法进行投放的。稍微有点医学常识的人都知道,世界现有的隔离、集中医治、社交距离、通风、口罩等传染病防控机制已经比较成熟,完全可以有效地控制自然状态下病毒的大面积扩散。

然而,甚至在各国采取非常严苛的封锁、大范围的核酸检测和个人防护意识增强的条件下,大流行不仅不减缓,反而继续快速地大面积传播。更加诡异的是排除季节原因外,病毒居然可以在寒带和热带无差别地快速传播。如果不是中共把病毒武器化并进行有计划、针对性的投放,这种情况怎么可能发生。

由于病毒投放的调查可以在每个国家内部进行,这种侧面着手的方式就成为了目前行之有效的证实中共作恶的应对策略。那么,在调查之前必须先了解中共可能会采用的方式方法。

感染者传播

这个攻击方式是中共在武汉疫情爆发时所采取的方式。在爆发初期掩盖病毒的传播性和疫情的严重程度,利用2020年的春节假期和冬季的强传染性向全世界扩散。由于爆料革命的及时爆料和预警,中共的第一波攻击行动受到了很大的挫折,也引起了中共内部的中低层官员的忧虑,军心不稳,逼得习总加速师不得不亲自指挥、亲自部署。

投放装置或材料

中共在研制新的生物战剂的同时,也必然在研制配套的投放装置或材料。两者相互配合才能实施病毒的选择性攻击,达到中共通过CCP病毒控制全世界的目的。病毒投放装置可能是一种特制的低温喷毒装置,其特征应该是便携、易操作和隐蔽。外形可能与一些常见的随身医疗器械或公文包或背包相似,甚至可能完全嵌入到特制的衣服中,可以实现投放者在走动当中神不知鬼不觉地迅速投放。

另外,一些人们经常接触到的保洁材料也可能是中共生物战的一部分。虽然美国环保署一直在更新可用于CCP病毒的消毒剂或多用清洁剂清单(目前已经超过420种),但只要中共渗透到保洁公司的耗材供应链中,依然可以通过偷梁换柱混入高含病毒的假的清洁剂、洗手液等,实施隐秘攻击。

公共场所投放

在卫生和防疫先进的发达国家,中共在投放病毒时可能会更加小心,避免太过于明显的攻击痕迹而被发现。为了减少可追溯性,中共可能主要定位于人员流动性大的公共场所进行投放。这样既避免疫情在特定的人群中集中爆发,引起防疫部门的警觉和调查,又不会因投放人员的异常举动而被怀疑和举报。因此,机场、便利店、超市、餐馆、电梯等公共场所是比较理想的投放场地或设施。

病毒在劫持宿主细胞之前,普遍的特性是耐干不耐湿,耐冷不耐热,耐阴不耐阳,CCP病毒也不例外。病毒在一些常见物体表面的存活期限差异很大,最长竟然可存活7天并依然具备传染能力。为了达到病毒更好的投放效果,中共应该会选择经过处理、表面光滑、不易吸附水汽的材质,如不锈钢、塑料、木头等。所以,公共场所的门把手、收银台、餐桌、购物车、电梯按钮、扶梯把手等,都是比较理想的投放目标。

投放者控制

生物武器使用时难以控制,使用不当可危及投放者本身。中共可能会采取三种措施解决这种新型生物武器的局限性:一是中共已经掌握了CCP病毒的解药或抵御高浓度病毒的预防药剂,这在中共潜伏在世界各地的投放者的血液里应该可以分析出来;二是投放者携带最高级别的防护口罩、隐形手套和消毒剂,最大程度防止投放者感染;三是中共的病毒投放者可能是携带特殊等位基因HLA的人员,这些精挑细选出来的对CCP病毒有先天免疫的人是最理想的投放者。

郭先生在2月6号的盖文中,根据他的消息来源向世界发出警示:有些国家在与中共减少来往,停止合作后,CCP病毒的感染率和死亡率双双下降。这也反证了CCP病毒的投放者——伪装成商务人士和外交官的秘密生化部队存在的可能性。如果推测没错的话,这支部队或训练教官大量外派的最可能时间是疫情爆发前的2019年。

参考链接

https://medicalxpress.com/news/2020-04-disease-transmission.html

https://www.epa.gov/newsreleases/epa-approves-first-surface-disinfectant-products-tested-sars-cov-2-virus

免责声明】  尽管作者努力揭示真相并保持信息的准确性,但我们对网站,文章中引用的信息或相关图形的完整性,准确性和可靠性不做任何形式的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观点”部分中表达的所有观点均属于作者,并不代表任何组织或其他个人。 

欢迎战友加入旧金山金喜准农场

旧金山金喜准农场 GTV 

旧金山金喜准农场 Discord 

旧金山金喜准农场 Twitter 

责任编辑】:舊金山文宣组

+11
2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SnowMT20
27 天 之前

写的真好👍。台湾在20年病毒爆发初期,追踪溯源每一个感染者,找到谁是第一个感染者,就可以分析出是否是带病毒从中国进入台湾的,或者其它原因。我想,他们的行动可能就迫使中共不敢投毒,因为会被查出来。
然而在美国,从没有这样的行动。原因肯定不是因为美国医学落后,而是他们在和中共打配合。

+2
伊萨贝拉
27 天 之前

WHO 与中共狼狈为奸毒害全世界。
WHO相信中国共产党,一定是快速跑进火葬厂的结局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