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病毒新西兰吹哨人

编译:农夫Farmer

一年前的今天(2020年2月5日),在怀唐伊(Waitangi新西兰地名)充满仪式感和激动的历史悠久的一天中,新西兰财政部长格兰特-罗伯逊从一个特殊的晚宴中走出来,接了一个电话。

电话那头是专门从事亚洲业务的咨询公司Wigram Capital的负责人罗德尼-琼斯。他是一名经济学家和分析师,参与了重大危机事件的研究和策划,包括在中国的SARS 1疫情。

他当时警告部长说,袭击武汉的病毒将准备向全世界扩散,其影响将超乎任何人的想象。

随后,琼斯成为COVID-19政府的重要顾问之一。

1月20日,武汉已经进入封锁状态,琼斯从几位在封锁前赶到武汉的记者,以及香港的医学专家那里得到了相关信息。

他说,通常这类事件的线索会来自美国CDC—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该中心确实在北京设有一个部门。但前特朗普政府已经关闭了该部门,这次把重任留给了世界卫生组织,但受政治的牵制,行动较慢。

到了新西兰的奥克兰周年纪念日周末,琼斯当时在皇后镇,那里的中国人由于接触到了国内的真实情况,他们大量抢购城市里的口罩。他说,从他们的反应可以看出,他们完全明白发生在中国的疫情到底有多严重。

“微信上沸沸扬扬的,传的都是发生在中国的事情,你只要看看当地中国人在做什么就知道了。很明显,我们正面临着一个重大事件。”他说。

到了2月初,不仅仅是武汉,琼斯得到了来自全中国384个城市的数据,并追踪中共病毒的传播情况。

然而在中国,一旦一个事件被政治化,你就会失去对这些数据的访问权,这就是事情的真相。他说:”很明显,这比SARS1严重得多”。到2月5日,他已经准备好给罗伯逊打电话了。

琼斯说,“新西兰、澳大利亚、越南、台湾、新加坡和韩国,之所以在抗击病毒方面做得很好,部分原因是他们尊重来自亚洲的信息,并拥有开放的沟通渠道。” “我们有联系。在西方,他们比较排斥。我们可能会在情感上与英国和美国有那种共同的历史联系,但实际上我们还是在亚洲地区。我认为我们与亚洲的邻近和经验,意味着我们更加开放,在某些方面比其他政府的做法更受到尊重。”

一周后,他在惠灵顿提交了一份关于病毒(传播)路径的报告,以及即将到来的经济冲击。

在今天的播客中,琼斯与莎伦-布雷特凯利谈论了他最初是如何对封锁持怀疑态度的,认为这是一种过度反应。但在看到3月份的一个10天里的感染数量的跃升,改变了他的想法。提前封锁是唯一的答案。

中共病毒在全时间已经盛行了一年多时间,去年的今天,如果中共能第一时间开放武汉,接受世界相关机构及人员的调查,相信很快就能找到病毒真相,并会及时遏制疫情蔓延。但是中共的做法却是层层隐瞒虚报,封锁城市,拒绝与世界的真实信息沟通,销毁证据,完全不顾人类安危。如今回看过去一年发生的事情,能清晰看到中共的狼子野心—3F美国,蓝金黄全世界,以最终控制全球。

原文链接

+4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huaxiadewenli
15 天 之前

👍👍

0

喜马拉雅农场新西兰站

欢迎大家订阅喜马拉雅农场新西兰站 有意加入喜马拉雅农场新西兰站的战友们,请使用官方discord 链接 https://discord.gg/nyPUqYj 并附上您的挺郭经历及法治基金捐款凭证。谢谢大家🥰 2月 09日